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刀剑乱舞之承袭者 作者:奉天玖镜

字体:[ ]

 
文案
刀剑乱舞ol衍生同人,与《盼君归》有些许延伸性,故事时间在盼君归之后百年的未来。ooc可能,毕竟每个人心中都有不一样的哈姆雷特。温馨生活为主,感情为辅。╮( ̄▽ ̄)╭没办法偏爱细水长流的那种滴水穿石的感情,作者我深信感情的极致就是亲情呢~所以其实盼君归原本是想扔到纯爱向,不过怕别人说我欺骗感情……﹁_﹁毕竟正文结束都没发展感情呢……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央央,烛台切光忠,鹤丸国永,山姥切国広,鸣狐等 ┃ 配角:椿,雏菊等 ┃ 其它:刀剑乱舞,审神者,温馨向,日常向,私设,ooc可能
 
 
  ☆、01.沉睡的房间
 
  往日沉寂萧条的宅院在近日突然热闹了起来,原本驻守在此地也算是安养晚年的下人们接待了新被送来帮忙的仆从们,分工明确的清扫着古色古香的宅院。
  庭院的池塘里的锦鲤被暂时打捞出来,放干了水后,一群仆人正在清理池塘底部陈年积累的淤泥。
  纯复古的和式建筑回廊里,穿着复古的女佣们挽起和服的下摆蹲在地板上试图将地板擦出原来的颜色。
  趁着清洗抹布的功夫,几个这几日紧急送过来的年轻女佣忙里偷闲的聊了起来。
  “这一次太过紧急了,真的没问题吗?听说要在日落前将这么大的宅院清理出来。”
  “大概……吧?”接话的女仆年纪略小,应该是入职不久,忍不住八卦起来,“不过到底是哪位主人要来这里吗?居然从本宅调遣我们来清扫一个久不住人的偏院。”
  “不知道就不要胡说啊。”一旁正准备清洗抹布的女仆忍不住插话,“而且你也是啊,对那些老人敬畏一些啊。看看你今天的态度!”
  “是她倚老卖老嘛!明明都是下人,我们也不过是本宅调遣来帮忙清扫,凭什么要被她们指手画脚?”
  看着一脸愤慨的少女,资历略高的女仆叹了口气,挤开对方弯下腰开始清洗抹布,过了片刻才说道:
  “这里的嬷嬷曾经都和我们一样,都是做了什么大事或是辛苦半辈子服侍主人们,才被安排在这里安养晚年。能被安排在养老这里本来就是主人们的恩惠,根本就不需要再做下人的工作了的。而且归根究底也是我们的前辈,该有的敬仰总归要有的。最重要的是,不要拿自己本宅仆役的事情抬高身份,我们所在的并不是本宅啊。”
  “哎?”似乎从来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只以为找到了一份稳定又体面的工作的少女难掩惊讶。
  “的确是呢。虽然我们所在的府邸被下人称为本宅,但也不过是相对于日本的说法。真正的本宅其实是在别国的。而这一次要来这座偏院小住的,听说就是真正本家那头的主人呢。”
  很多女仆都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原来竟然是外国人发展起来的世家吗?完全看不出来啊!”
  “就是说啊。不说本……我们在的宅院,这里也是纯和风呢。”
  “闲聊的话请工作结束后进行。”不知何时过来的年长的嬷嬷拍了拍手,并没有对女仆们的八卦过多责难,“如果有闲暇请随我来,有些地方还需要清扫。”
  之前还对这些年老嬷嬷保持着倚老卖老态度的女仆捏了捏手中的抹布,大概是对自己之前片面的看法表示愧疚,走到了老嬷嬷面前。
  “我这里可以暂时走开,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请告诉我吧。”
  似乎欣慰于少女的话语,老嬷嬷慈爱的拍了拍少女的肩膀转身引路。
  “那就随我来吧。现在时间紧迫也许会辛苦一些,等到主人们抵达就会轻松很多了。到时候会做些点心给你们吃吧。好久没有动手了,也不知道手艺有没有退步呢……当年啊,我做的和果子可是深受主人们喜爱的呢。”
  “那我就期待着了。”也许正是因为前辈话语的开解,看着走在前面身形略显佝偻的老人,心下反而越发平静与敬畏。
  需要清扫的是位于宅子后方的一条走廊。走廊一侧为墙壁,另一侧多为久未使用的陈放杂物的房间,走廊尽头有一扇古旧的双开门门板。虽然奇怪这陈旧的和式宅院为什么会有这扇极为违和的门板存在,而且也对为什么需要清理这个明显不会使用的地方存有困惑,却依旧认真的清扫起来。
  “辛苦了,我啊,去拿水桶过来。”
  “啊,这么沉重的工作交给我来就好!”
  老嬷嬷却制止了对方。
  “没关系的,我这身老骨头还是能做些什么的,交给我吧。”
  目送着老嬷嬷离开,少女展开抹布开始仔细擦拭门框上积累的灰尘。
  拉开第一扇门,里面陈列着大大小小的箱柜。为了方便日后来客需求使用方便,少女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擦拭外围,里面的东西也需要简单的清洗擦拭。
  好在这边似乎并不是主要库房,除了第一件和室的箱柜里摆放着一些在这个年代几乎能够称为古董的玩具、流苏、小孩的华服一类的东西,其他房间的箱柜大多空置着。
  不知不觉走到了最里面的双推门,在抹布的擦拭下,古朴的花纹也渐渐显现。
  “叮呤呤……”就在少女沉浸在门板上无法看懂的花纹中时,不知何处传来的铃声将她唤醒。醒过神来正打算推开门板,一只满是老年斑的苍老的手搭在她的手腕上。
  “这里边就不需要清扫了。辛苦了,过来喝杯茶吧。”
  不知何时归来的老嬷嬷突来的举动吓得少女惊魂未定,碍于前辈的身份也只能暗自忍耐。
  老嬷嬷离开这么久显然并不只是去打水,门廊上放置着的水桶边上,还摆着一碟精致的和果子和茶壶。
  “我啊,简单的看了一下,各部分都完成的差不多了,也可以休息一下了呢。”
  少女将清洗好的抹布搭在水桶边,接过嬷嬷递过来的茶杯。似乎对最里面的房间心存芥蒂,犹豫很久后才问出口。
  “前辈,那最里面的房间……”
  “你说,位于宅子最后面,阴森森的走廊,为什么需要清扫呢?”
  嬷嬷却没有回答她的疑惑,反而问了另一个问题。
  “如果主人们路过看见,会很失礼吧?”
  “并不是呢……”嬷嬷捡了一个和果子放在姑娘手心,“这座偏院啊,和众多偏院都没什么不同,可是真正的本家那边,每隔几年十几年,都会来这边小住几天的。我啊虽然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却也从没见过哪位主人去过那里。拜托你来清扫那里,不过也是前辈们耳濡目染的习惯。不过我想,问题也许就是那个房间吧。前辈们说那里不需要清扫,我也就这么告诫你,仅此而已。”
  年轻的女仆点头表示明白,低头轻轻咬住了手心里精致的和果子,忍不住发出惊叹。
  “前辈!这个很好吃啊!这种旧式的点心现在很难见到了呢。”
  “呵呵,你喜欢就好啊。我也觉得你会喜欢呢,所以特地做了些。辛苦你一个人清扫这么多地方,如果不嫌弃,这些拿回去分给关系好的大家吧。”
  “真的可以吗?太……太感谢了!”在这个年代,机器的便捷取代了大量的人力,美食文化虽仍有流传,却很难买到这种传统手法手工制作出来的点心了。这几个精致小巧的点心如果在店铺中购买,也并不是身为女仆的她能够消费的起的。
  “没关系没关系。很久没做还有些手生呢,练练手而已。听说这一次来的主人们也有小孩子,我也需要做好准备呢。”
  “小孩子啊……”
  一老一幼两位女仆忙里偷闲的享受着难得的时光,阴暗的走廊里,掩盖在两人谈话声中,再次传来了细碎的铃铛声。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还是没写完,不过正文部分已经OK了,所以和盼君归一样开始发出来。番外部分存稿还不多,所以正文就让我慢慢发吧~日本号啊不入手我没有灵感啊怎么办啊……我这都双开小狐丸放出来搜寻了……如果不是小狐丸做队长根本进不去boss啊你们这群路痴!
修改词语错字2015-08-28
 
  ☆、02.房间里的秘密
 
  炎炎的夏日被宅院中茂密的树影阻隔,除了不时传来的蝉鸣,很难将这个气候与炎夏联系在一起。不过脱离了树影带来的清凉,扑面而来的炎热还是让人无所适从。为了保持这座古老宅院的完整,而没有办法进行现代化的改进。除了在房间内增设调节温度的器械,也没有其他办法来改变外面的气候。为了躲避炎热,整个门廊几乎看不到人影。
  门廊那头传来赤着脚踩在地板而发出的声音。欢快密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直至跑的额角渗出汗水的孩子出现在拐角那头。
  突然发现此处太过安静的孩子放慢了脚步,对于过于繁茂杂乱的植物却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害怕,反而四处打量着四周。
  夹在两栋房子之间不足两米宽的走廊传来细碎的铃声,仿佛受到吸引般,孩子发出清脆的笑声,毫不犹豫的跑了进去。
  走到尽头后左转,古朴陈旧的门板在昏暗的环境中却好像透着淡淡的光。对于这诡异环境发生的一切,孩子却犹如不知害怕为何物般,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门板上微微发光的花纹在孩子的触摸下愈发明亮。尝试查看自己的双手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后,懒得理会缘由的孩子一个用力推开门板。
  “呲~”
  就在孩子推开门板的瞬间,烛芯自燃发出一声微弱的声响。在孩子眼中呈现着的,是被金色烛火照耀下的一室冷兵器。
  置放在房间最中心的烛台四周,两侧的墙壁上都挂满了款式大小略有差异的武器陈列架,有些出鞘放置的兵器在金色烛火的照耀下,发出温润的反光。
  “叮呤呤~”左侧墙壁上,白色太刀刀鞘上悬挂的铃铛无风自动,吸引着孩子的注意力。
  以为找到了吸引自己的铃声的孩子正打算走过去,右侧却又发出异常的响动和铃铛声。抬眼望过去,却是置放在另一把下绪挂着铃铛的打刀之上的出鞘短刀的刀鞘掉落下来,也许是触碰到了打刀下绪的铃铛,这才发出声音。
  也不知这个情景触动了孩子哪里,诡异的房间发出的这一连串事情却并没有让他感到害怕,反而“咯咯”的笑了起来。
  对于男孩子而言,一室的冷兵器显然具有足够的吸引力。笑够了的孩子不由得细细打量着整间房间来。
  除去一室大小款式各不相同的刀剑兵器外,在放置在中心最里头的刀架上,金色烛火跳动下,刀刃之上仿佛有新月流动。
  不知不觉绕过烛台,小手抬起时掠过烛台的火焰却不自知,小心的触摸着金属上的痕迹。
  似乎惊叹于刀匠创造的奇迹,顺着刀刃抚摸的小手不知不觉已经接近了刃口。一只戴着黑色笼手的大手,轻轻盖在孩子的手上,将孩子张开的小手握成拳头包在手中。
  “虽然我的刀刃不会伤害到您,不过这么危险的动作还是不要养成习惯才好。”
  男孩顺着抓着自己的大手望了过去,穿着绀色狩衣的男人正在用他藏着月亮的眼睛以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看着他。
  “你受伤了吗?”似乎毫不担心这个陌生的男人会伤害自己,男孩用绵软的声音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呢?”惊讶于孩子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男子的眼睛慢慢弯了起来。
  “因为你的眼睛看起来很难过。”
  得到这样回答的男人终于按捺不住笑意,唇边的笑意几乎溢出,男子弯腰将一脸义正言辞的孩子抱了起来。
  “这种眼神并不是伤心难过。您要记得,这是失而复得的喜悦与庆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