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相夫教子+番外 作者:东陵帝青

字体:[ ]

 
 
书名:相夫教子
作者:东陵帝青
 
《盗墓笔记》衍生同人作品
(伪)父子年上,大瓶小邪,清水,HE
专注撒糖与嗷嗷嗷卖萌
 
-----我是短小的文案君------
他已经等了十年,不在乎再多十年。
习惯比激情更难以挣脱。
反正这辈子总要和他一起过。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解雨臣,吴三省,黑瞎子 ┃ 其它:瓶邪
 
 
 
☆、序章+chapter1
 
  Prologue
  张起灵把热气腾腾的小笼包端上桌,又盛了两碗小米粥,将餐具摆好后解下围裙,轻手轻脚地推门走进卧室。
  窗帘遮挡了明亮的晨光,屋子里非常温暖,不带燥意的那种,温吞得像一杯白水。
  双人大床的一侧已经空了,另一侧被子微微隆起。温软绵长的吐息流淌在静谧的空气里。
  “吴邪,起床了。”
  张起灵把被子拨开些许,床枕之间露出小孩子特有的、白皙柔软的包子脸。他摇了摇小孩的肩膀,动作轻缓,虽然是强行叫醒,倒是一点不耐烦的意思都没有。
  迷迷糊糊地睁眼,没撑住两秒又啪嗒一下合上,嘴巴里蹦出几个撒娇式的婉转音节,不知在哼唧些什么。
  张起灵站在床边,唇角带着笑意,偏又要假装严肃:“快起床。不然掀被子了。”
  小孩闭着眼装听不到,乌黑的睫毛却在一抖一抖,张起灵于是伸手去戳他的包子脸,小孩禁不住逗引,咯咯地笑着在床上打了个滚。
  “去洗漱吃早饭,再晚上学要迟到了。”
  小包子穿着印着小黄鸡的睡衣,闭着眼躺在床上伸手:“爸爸。”
  每天早晨都要腻歪一番才肯起床,男孩子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虽然这样想着,张起灵还是抄着孩子的腋下把人从床上捞起来,抱了个满怀。
  从大床到他平日里坐着穿衣服的藤椅之间这四步的距离,吴邪从来没有自己走过。
  这是他来到张家的第一年。
  Chapter 1 
  去年初春的某一个午后,张起灵拎着水果和一盒营养品,走进了T大附属医院。
  坐电梯来到五楼,这一层都是单人病房,5201的房门虚掩着,里头传来小孩子清亮软糯的笑声。
  他伸手在门板上扣了两下,听见里头说“进来”,推门走了进去。
  老态龙钟的老人躺在上,床边的椅子上坐着个小包子,眨巴着眼睛望着他,脸上露出一点恍然的神情。
  老人问小孙子:“小邪,还认得这是谁不?”
  小包子奶声奶气地唤他:“张叔叔。”
  张起灵沉静如水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走过去将水果放上床头柜,又拉过一把椅子在床边坐下:“老师最近身体还好?”
  这个看起来衰弱不堪的老人正是张起灵的授业恩师、T大考古系教授吴老狗,曾经参与过长沙镖子岭战国古墓的考古发掘,是眼下考古学界为数不多的几个元老级人物之一。
  与其他同龄人相比,吴老狗身体还算硬朗,精神也不错,然而再强悍的人也经不住时间与命运的双重摧折。吴家的三个儿子里,老大吴一穷夫妇和老二吴二白带领考古队进入巴丹吉林沙漠里寻找古潼京遗址,整支队伍因迷路葬身沙暴,老三吴三省参与西沙海底沉船打捞项目,在一年前不幸失踪。吴家如今除了吴老狗,就只剩下这个刚满六岁的娃娃吴邪。
  如今吴老狗病重,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年过古稀,对生死早就看开了,却放不下这唯一的孙儿。
  可怜这孩子才这么大一点儿,就要变成孤儿。
  “起灵,老师想托付你件事。”
  张起灵神色肃然。
  吴老狗郑重道:“我想把吴邪过继给你。”
  他想都没想,第一反应是立刻拒绝:“不。”
  “你不愿意?”
  “老师。”张起灵定了定神,正色道:“他是您唯一的孙儿,吴家唯一的继承人,怎么能过继?再者,他生身父母泉下有知,想必也不愿意看到如此局面。”
  他说的句句在理,并非出自推诿。吴老狗沉吟了半晌才道:“算了,你还年轻,以后要成家立业;让小邪跟着你,确实是拖累你了。”
  “您何必说反话。”张起灵起身,绕到病床的另一边,把椅子上乖乖坐着的孩子抱起来。“吴邪很好,说什么拖累。您若放心,就把他交给我;但我绝不会给他改姓。吴家两代人都是国之栋梁,他应该记住。”
  “我已经立了遗嘱,把名下财产全都留给小邪。”吴老狗阖上眼掩去眼中泪光,长叹一声,“老师知道你心性坚忍,委屈你了。”
  张起灵摸了摸吴邪的脑袋,对方听得懵懵懂懂,两只胳膊抱着张起灵的脖子不放,眼睛却晶润黑亮地瞅着吴老狗。
  “该委屈的是吴邪。”张起灵抱着孩子:“医院这种地方不适合小孩子常来,您家保姆还在?”
  “还在呢。我想搬回家去,这把老骨头,在医院里住着也是捱日子罢了。”
  到了这个时候反对也没有意义,还能有多少日子可捱呢?吴老狗和他都心知肚明。
  张起灵想了想,点头:“我过去照顾您。”
  “你还有工作,哪顾得过来,帮我带带小邪吧。保姆毕竟是外人。”
  言下之意,竟是打算就此把吴邪交给他。
  吴老狗一生为人行事都是如此稳妥果决。当年带着考古队下战国墓时盗墓贼背后捅刀、村民暴动、墓里险象环生,他最终能带着所有人马全身而退,在那个年代,不能不说是胆识过人。
  张起灵是他手把手带起来的弟子,他算得上这世间最了解他的人。男人看起来冷淡严肃,内里却是个念旧情的人。
  他这样郑重其事的托付,不指望他把吴邪当亲儿子养,但在吴邪成年之前,至少还有个栖身之所。
  “小邪,”吴老狗柔声唤着孙儿,张起灵躬身让吴邪在床边坐好,吴老狗颤巍巍地握住他的小手:“好孩子,你喜不喜欢张叔叔?”
  吴邪点头,冲张起灵呲牙一笑。
  “爷爷老了,抱不动你了,以后让张叔叔照顾你好不好?”
  吴邪好像突然听懂了他话中的意思,脸顿时垮下来,眼泪在眼圈里打转:“爷爷不喜欢我了?”
  “傻小子。”吴老狗怜惜地摸了摸他的脑袋:“爷爷要出远门,晚上没人陪你一起睡。”
  “骗人,爷爷都走不动了,怎么出远门?”
  “爷爷不用自己走,会有车来接爷爷。”
  吴邪委屈地瘪了嘴:“哦。”
  张起灵站在一边,不赞同地蹙眉,显然觉得这样骗小孩子不对。
  吴老狗注意到他的神色,悠然道:“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我说的是实话。”
 
☆、chapter2
 
  Chapter 2 
  张起灵在H市有自己的房子。因为家世原因,他的资产水平在常人之上,又挂着海归博士和吴老狗亲传弟子的双重头衔回母校T大任教,除此以外相貌也是难得一见的俊秀出挑……这些或天生或后天的条件让他放在哪里都注定抢手,可是张起灵却仿佛毫不在意,从容地接过了抚养吴邪的这个担子。
  带上一个孩子会给这些条件打上多少折扣,未来要付出多少心血,不知内情的人会以怎样的目光窥探猜度,他竟是想都没想。
  张起灵带着吴邪从医院出来,先开车去吴家收拾了一点东西,随后将他带回了自己家里。
  吴邪站在偌大的房子里有点拘谨,张起灵也没有哄孩子的经验,仓促之间家里很多东西不齐全,连小孩子的拖鞋都没有准备,吴邪只好光着脚在地板上踩来踩去。
  张起灵略略思索了一会,在心里敲定要购置的物品清单,跟吴邪交代了一句便出门直奔超市。
  到家时天色刚刚擦黑,张起灵掏钥匙开门,走进玄关时脚步一顿。
  屋子里光线昏暗,也没有开灯,吴邪小小的身影在沙发上蜷成一团,好像是睡着了。
  心底仿佛被谁不轻不重地戳了一下。
  他轻手轻脚地放好东西,先洗过手,在沙发前蹲下,轻轻地把孩子的身子拨转过来。吴邪睡的很浅,稍微动一下就醒了,睡眼迷蒙:“……张叔叔?”
  “客厅冷,去床上睡。”
  吴邪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不用了,你开灯吧。”
  看得出小孩在新环境里不太自在,张起灵没再多说,起身去开灯做饭。
  过了二十四年单身汉生活,他的手艺说不上多好,只能算平庸。好在吴邪不难伺候,给啥吃啥,倒是好养活的很。
  餐桌上方的吊灯投下温暖的明黄色光,一大一小安静地对坐,画面温馨,却迥然于其他家庭父子间的亲密。
  小小的孩子眉宇间有些忧郁神色,他还正是藏不住心事的年纪,担忧落寞什么心情都写在脸上。张起灵又是个少说多做的性子,安慰人——尤其是安慰小孩子——更是超出了能力范围。
  吃过晚饭后已经是七点多,张起灵打发吴邪去洗澡,自己去给吴邪收拾房间。家里足够宽敞,三室两厅的格局,一间卧室一间客房,还有一间被他当作书房。
  虽然每天有钟点工来家里打扫,但毕竟是小孩子要长住的地方,他多少要更上心一些。
  吴邪顶着一头湿漉漉的短发从浴室里出来,在地板上啪嗒啪嗒地留下一行脚印,像只小鸭子。张起灵拿吹风机给他吹头发,温热修长的手指穿过柔软的头发在头皮上轻轻按摩,小孩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这种无言的亲昵莫名地让他软化下来,他把吴邪抱上膝头:“九点钟睡觉,还有一个半小时,想做什么?”
  吴邪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我想爷爷。”
  他的眼瞳带着点琥珀色,因为泪光而显得更加湿润明亮,白嫩的包子脸紧绷着,鼻子一抽一抽,泫然欲泣的表情好像天随时都会塌下来。
  张起灵坚持不过两秒立马缴械投降,领着他去书房打电话。
  电话里吴老狗再三劝哄抚慰并保证“出门回来后一定给你买一千块积木拼起来的大房子”,吴邪这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张起灵发现自己完全被这小孩吃的死死的,终于下定决心把他赶去睡觉。
  客房里是一张单人床,张起灵还怕吴邪掉下去,特意在床边加了个枕头。吴邪被被子裹成个蚕宝宝,只露出一张包子脸,双手扒着被子边缘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睡觉。”
  吴邪继续眼巴巴地看着他,不为所动。
  张起灵真是要败给他了,完全不知道这孩子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他思索了一会,俯下身吻了吻他的额头,呼吸轻柔地拂过熨帖的额发。
  “晚安。”
  吴邪:“……”
  (别走啊!别关灯!我怕黑啊嘤嘤嘤……)
 
☆、chapter3
 
  Chapter 3
  第二天早晨张起灵照例早起,去买了早点回来叫吴邪起床,小小的卧室充满暖意,吴邪睡眼惺忪地穿好衣服,打着晃走向门,然后“咣当”——
  张起灵眼疾手快地把手垫在门框上,吴邪一脑袋撞进他掌心,反应了半天,又迷茫转了个方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