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网球新选组之血舞樱花(网王穿越新选组) 作者:风落离

字体:[ ]

 
 
书名:网球新选组之血舞樱花(网王穿越新选组)
作者:风落离
 
因为天象异变,参加全国大赛的网球队员穿越到了幕府末年,
他们或成为幕府要员,或成为武士浪人,或成为攘夷先锋,
面对内忧外患的国情,各自怀着拯救国家的梦想,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较量。
不再是胜负之争,而是生死之战。
历史的进程会因为他们而改变吗?注定的命运又会上演怎样的传奇?
《网球新选组之最后的武士》之姊妹篇(迹部X手冢)
互穿人物表
土方岁三-----手冢, 近藤勇-----大石
冲田总司-----不二, 斋藤一-----越前
原田左之助---桃城, 永仓新八---河村
藤堂平助-----菊丸, 山南敬助---乾
山崎烝-------海堂, 迹部-------松平容保
幸村---------高杉, 真田-------桂小五郎
白石---------河上彦斋,木手----坂本龙
 
内容标签:网王 末世 穿越时空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迹部景我,手冢国光,不二周助,幸村精市,真田玄一郎 ┃ 配角:青学,冰帝,立海大,四天宝寺,比嘉中 ┃ 其它:薄樱鬼
 
 
☆、命运的异动
 
?  第一章命运的异动
  “我们穿越的可能性是99.9%。”乾推了推眼镜,得出最后的结论。
  “噢~,为什么我们会变成一群衣衫褴褛面带菜色的浪士啊?”菊丸孩子一般的脸上此时怨气弥漫,最觉得老高,“为什么我们的命这么苦?穿越什么的不是应该是很酷的事吗?至少也要成为将军之类的嘛,振臂一呼,万众响应!现在这样子真是逊毙了!”
  “好啦好啦,英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就入乡随俗吧。”大石一下子老了十几岁,办成了中年人的模样,但那种亲切的气质似乎一直跟着他。
  “果然,变成大叔,思想都没法沟通了!”菊丸抱怨道,明明是同龄人,瞬间老了这么多,菊丸感觉一下子生疏了很多。
  “英二!”大石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过,越前和海堂没来还真是幸运啊!”
  “越前是不可能啦,但是海堂那家伙可是和我们在一起,不会迷路了吧?”乾说。不过现在样貌已经不同也没有联系方式,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人,可是难上加难。
  “不过这样子看起来也蛮帅的啊!”桃城手持□□,舞得风生水起,心情顿时大好,“这东西比网球拍帅多了,是不是啊,河村前辈?”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不自信呢。”河村摸着腰间的刀,脸上带着胆怯的神色,喃喃道。
  “阿隆!”听到叫声一回头,不二已经把出窍的刀塞到他的手里,河村感觉就像是握上了球拍一样兴奋激动,血脉愤张,不,比球拍更加让人振奋,内心深处火一样燃烧起来,“great!让我们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用刀杀出一条血路来吧,burning!great!come on baby!”
  “原来阿隆还是没有变啊!”不二温和的笑容在那张俊美的脸上绽放开来,虽然一脸的污垢难免是瑕疵,但是依然看得出倾城倾国的容颜,似乎不是人间所有。
  咕咕!不知道谁的肚子叫了几声,大家这才想起来,早已经饥肠辘辘。
  “好怀念姐姐做的料理啊!”菊丸叹道,“现在要是有松软的蛋包饭,配上新鲜弹性的油炸虾,再来一杯清凉爽口的刨冰,就好了!”菊丸还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中,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却听一人大喝道,“喂,你们刚才说什么?”
  几个人面前忽然出现了四个腰上跨着长短刀,穿着和服的武士,每个人脸上都杀气腾腾的,仿佛和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菊丸他们吓了一跳,看几个人凶神恶煞的模样,感觉就像是遇到了拦路抢劫的强盗。现在可是光天化日之下啊,还有没有王法了?
  “什么?”
  “问你们刚才说了什么?”对方厉声道。
  “啊?蛋包饭,油炸虾?刨冰?”菊丸心惊胆战的重复道。
  “不是!”为首的一人脸上还带着一道刀疤,看起来尤其面目狰狞,“是他。”他一指河村隆,“刚才我们在远处都听到了,他说的是哪国语言?”
  河村想起他刚才的确喊了几句英文,实在不明白关这几个人什么事,“英文啊!”他说。
  “可恶的走狗!投降派!杀了他们!”刀疤男忽然拔出了刀,后面几个人也纷纷亮出兵刃,把他们几个人团团围住!
  到底怎么回事啊?大石感到非常无辜,说几句英语就要被杀吗?
  “对于你们这种叛徒,人人得而诛之!正是有你们这种人,日本才会亡国啊!”刀疤男说得正气凛然,仿佛要把他们诛之而后快。
  什么,什么啊?怎么他们突然之间就成了十恶不赦的之人了呢?还没等他们想明白,对方的刀已经砍了下来。虽然腰间还挂着刀,但打架杀人这种事他们从来没有干过啊!幸好反应还快,第一刀砍下来的时候,他们都用灵巧的身形避了开去,但是这样下去就只有挨打的分啦!
  “手冢!”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中间的部长。
  手冢看这个形势已经无法善了,沉声道,“不要大意的上吧!”
  不二笑道,“不愧是手冢啊!这个时候还这么冷静!”
  部长的话一下子激起了他们的斗志,就像是拿起拍子要走向赛场一样,如今只是拿起刀而已。
  “好!”大家喊了一声。
  对方一刀砍来,却见桃城高高跃起,对方就感到乌云压顶,抬头一看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一划,势不可挡,重重的砸在刀上,那人感到虎口发麻,刀脱手飞出,人已经摔在地上,瑟缩不已!
  “咚!”桃城发出他标志性的庆祝音。
  “Thank you!桃城!”不二说着,用自己的刀一挑飞过来的那把刀,那刀却飞旋转奔向正在和不二缠斗的人。
  “雕虫小技!”那人冷笑一声,头一偏,已经把刀让过。接着举刀冲向不二,却见不二微笑着指了指他身后,那人忍不住好奇的回头去看,这一看魂飞魄散,到才那柄飞走的刀,竟然鬼使神差的飞了回来,一刀斩在他的咽喉处。
  “啊!”那人尖叫着,狂奔而出,意料之中的鲜血却并没有喷出来。
  “反应太大了啊!只是刀背而已!”不二笑道。
  再看菊丸那边,战斗也差不多要结束了,菊丸那种舞蹈式剑术已经让对方手忙脚乱了,总是从完全预料不到的地方看过来,根本防不胜防啊!再加上大石在一旁保护策应,打得那人毫无还手之力!
  手冢这边呢,刀疤男躺在地上就像看到了魔鬼一般,无论怎样出刀似乎都有一股奇怪的力量牵引着,就像是被人操控的木偶,怎么也砍不到那人身上,难道是传说中的有法力的人?刀疤男躺在地上看着居高临下的手冢,那紫色的眸子里凌厉的目光摄人心魄,就像是夜间巡游的鬼,让人看到死亡的颜色。
  “嗯?”乾站在一旁从身上掏出个小本子,不停的记着什么,口中念念有词道,“原来网球的招式,也可以用于战斗,手冢zone也同样有效,不二的燕回闪似乎有新的变化,至于双打吗,嗯,攻守兼备,威力无穷。很有趣啊!”
  “乾,你抢我台词了哦!”不二偷瞄了一眼他的记录本,上面画了几个人物动作的草图。
  那几个人从地上爬起来,再也没了刚才那股狂傲之前,一溜烟的逃走了。
  “不愧是手冢,连刀都没有出窍,不战而屈人之兵。”大石由衷的慨叹道。
  “只要和部长在一起,无论如何总让人安心啊!”桃城也说。
  “走吧!”他们身前熙熙攘攘的看热闹的人群,像流水一样退去,只剩下空无一人的大道。他们茫然的往前走着,感到门帘后面,窗户之中,小巷里,不知道有多少眼睛正在看着他们,偶尔还能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
  “好可怕啊!”
  “听说刚才那几个人是攘夷派的啊!”
  “他们有不少同党在。”
  “京都越来越不安全了,都是这些带着刀游手好闲的浪士搞的,动不动就杀人。”
  “哦,真让人受不了啊!”菊丸说,“明明我们是受害人嘛,怎么会这样!”
  “就是啊!感觉被当成了坏人!”桃城附和着。”怎么感觉我们好像是众矢之的啊!”
  “江户时代,正赶上外国入侵,很多下层的武士不满将军和外国人签订的不平等条约,聚集在京都,希冀推翻幕府的统治。他们非常痛恨外国人和亲幕派,在京都策划了不少暗杀活动。”乾说着,晃了晃身上的小本子,“非常幸运的是我的宿主也是个很喜欢记录的人——所以刚才那几个人听到河村说外语,才会义愤填膺的冲过来!”
  大家正在讨论现在混乱的时局以及自己的身份,空旷的大街上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刚才那些窃窃私语一下子消失无踪。前面很快出现了一群人,全是带刀的武士,匆匆向他们的方向跑过来,带头的正是刚才那个刀疤男。
  “不妙啊!”大石看那阵势,那人数,不可能想刚才那样轻轻松松的打发了,这毕竟是真刀真枪,而不是什么网球啊!而他们对于打架,还心有余悸。
  就在这时一个贪玩的小孩子从小巷子里冲了出来,挡到了路中间,看到那些拿刀的武士,吓得呆呆的站在当下,一步也走不了。
  “快让开!别当老子的路。”刀疤男拔出刀来朝那个小孩斩落,旁边孩子的母亲凄厉的叫了起来,雪白的刀光映着孩子满是恐惧的眼睛,刀疤男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手起刀落。就在这时,不二忽然冲了出去,抱起那个孩子,身体一转,用自己的身体去挡那锋利的刀刃。
  一缕鲜血飞溅,落在他俊美的脸上。他一回头却发现手冢手中的刀,已经贯穿了那个人的咽喉!
  “不二!”手冢叫了一声,震惊中的不二反应过来,抱着小孩子跳到路边,手冢后退一步刀剑从刀疤男咽喉中抽离,鲜血喷涌而出,失去生命的尸体颓然倒在地上,流溢的鲜血在地上蜿蜒流淌着。
  “啊!”
  这是他们第一次杀人,恐惧震慑着每个人的心,不是演戏,不是游戏,是真真正正的死亡,生命在这一刻看起来如此渺小,轻薄的就像一张纸,一捅即破。刀尖上那月光一般的光华不再美丽,却带着死亡的苍白。
  而对方被手冢干净利落的出手镇住,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充满杀气的街道上异常宁静,孩子凄厉的哭声在这一刻响起,把所有人从梦中惊醒过来。
  “好啦好啦,快点回家吧?”不二抚摸着孩子的头,柔声安慰着,把孩子交到惊吓过度的母亲怀里,母亲道了谢,抱着孩子快速消失在巷子里。
  “杀了他们!”对面的武士纷纷拔出白刃,把他们围在中央。
  虽然恐惧,可是却有种比恐惧更强大的东西在心里发芽,正义感!”为什么要对一个小孩子拔出刀来?”不二质问着,俊美的脸上写满不可置信的悲伤。
  “对于忤逆武士的人,我们有权力把他斩杀!”对方冷酷的回答道。
  “你们简直就是武士的耻辱!”
  “你这个小子说什么?”为首的男人三十多岁,长得人高马大,嚣张的用刀尖对准了不二。
  不二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因为愤怒燃烧的眼睛,他貌似平静的低沉的声音里压制着愤怒,“说你们是武士的耻辱,根本不配用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