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养龙(七金) 作者:楚容衣

字体:[ ]

 
 
文案:
     阅读提示:
 
首先,这是七金CP文,只是同人创作,傻白甜向,充分体现了作者的低智商,并且有借用尘缘一文的某些设定,是的我就是这么懒。
 
然后,此为新春贺文,致聂沈同人吧的管理组成员,么么哒,我爱你们。
 
最后,不要打作者的脸,作者只是个孩子,还要出门见人哒。
 
文案:
 
金光只是出了趟门,然后多了个小尾巴。
 
金光很头疼,他没带过孩子,谁来告诉他养孩子的正确姿势到底是哪种?
 
还有,小屁孩,我不是你娘亲!你摸哪啊,天地无极……
 
宗主!手下留情,他还是个吃奶的娃儿!
 
嘤嘤嘤,你不是我娘亲,那你是我媳妇?金光么么哒~
 
本座还是把你玄心正法好了。
 
内容标签:年下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七金,金光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01
  四贤站在大街上如临大敌面面相觑,他们把自家圣君弄丢了,不仅是弄丢了,关键是这时的七夜连人形都没有化出来,还是颗蛋。蛋里的七夜想出来玩儿,看看传说中的人间,四贤缠不过只能答应他偷偷带它出来,哪知道,他们居然把蛋,哦不,是圣君给弄丢了。想到阴月太后的脸,再想到镜无缘半白的鬓发,四贤不约而同的艰难的咽了口水。
  “无间,你先回去将此事报于镜老师知晓,至于太后那边,拜托镜老师帮忙美言几句,看能不能给咱们四个留具全尸。”恶龙苦着脸道。
  “你想多了。”修罗看着身边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百姓,果断的打断了恶龙的幻想,“不等无间说完,镜无缘估计就先倒了。”
  “长安这么大怎么找?而且……”无间抬头看了看,天色已是渐暮,“我们到底要怎么去找一个蛋?”无间设想了回他们四个挨家挨户去问有没有看到七夜的情形,“我们会不会被当成蛇精病?”
  风吹过,四贤下意识的拢紧了身上的披风,悔不当初为何要答应七夜来人间走走看看的要求,你说你明明是个蛋为什么还要来人间?!看就看,还到处滚,你要知道你是个蛋啊,为了不引人注目还化做了与人间的蛋一般无二的外形又彻底掩去了魔气,结果滚到蛋堆里,四贤就眼花了。
  圣君,你坑死魔了造吗?
  02
  金光认为自己一定是眼花了,不然为什么会有颗蛋在自己眼前滚来滚去,四下并无旁人,金光刚从上官远凡府上出来不久。今日出行他并未用车驾,正好是上官玉儿的芳辰,上官远凡这个妹控便将金光请来说是家宴。为此金光连四将都没带在身边,自个儿就出来了,而四将则在总坛忙于宗务,席间他略喝了些酒,论量应不至出现幻觉。
  那枚蛋离他甚近,金光并未察觉到一丝半点的魔气,因而他心中备感疑惑,这年头连蛋都可以成精?金光收回目光,决定当做没看到,就在他步下轻动时,蛋跟着他向前滚去,金光行它行,金光止它止,全然是赖上金光的模样。金光驻步侧目,他似乎看见那枚蛋微不可见的晃了晃,好像是在发抖,指间掐着的法诀此时此刻却是怎样都下不去手,对方毕竟还只是枚蛋。
  这里离玄心正宗总坛已不远,又是正在长安城郊,人烟较之长安城中已算稀少,金光与蛋相对而立,未几就见金光手指轻动,似有股肉眼不可见的助力般,蛋缓缓自地面浮起,轻飘飘的落进金光掌心。彼时的金光还不到十七岁,以他所知所见此蛋内中必有玄妙,心下顿生好奇,托蛋于掌心细细观察。许是掌心温度胜于地面的缘故,他隐约发现蛋的表面生起浅浅粉色,蛋壳表面也略有些烫手。
  “你要熟了?”金光声音清冷,这明明是件惨绝蛋寰之事,可从他口中道出又似再理所应当不过。
  “咯吱”蛋壳上突然出现几道裂痕。
  金光不动声色的看着手中的蛋,“要成精了?”空着的手指尖金芒流转。
  那蛋似乎察觉到空气里异样的道息一时间虽见壳上不断增加的裂痕却未见其中生物现身,又过了近一柱香的功夫,许是憋不住了,终于从蛋里探出个脑袋,脑门上还顶着片蛋壳。金光定睛一看,从蛋里孵出来的居然是个小人,顶着蛋壳的脑门上左右各有枚肉色犄角和稀疏的银白色毛发,乌溜溜湿漉漉的一双眼眸,粉嫩嫩的团子脸,光看脸与人类并无相异。
  四目相对,金光有瞬间的当机,这到底是什么?
  “娘……娘,亲……”肉团子含糊不清的开了口,软软糯糯的声音跟奶猫似的又细又小。
  
 
  ☆、第 2 章
 
  03
  回总坛之前的路上金光很纠结,肉团子开口叫自己时,自己的心莫名的颤了颤,虽然被称做娘亲很黑线,但金光指尖蕴起的金色华光已然彻底黯淡消散。万物有灵,金光虽将斩妖除魔天下太平视做毕生追求,但并不代表金光生性残忍好滥杀无辜。肉团子周身并无魔气也无妖息,金光观其相貌联想到宗门典籍中所记载的各种上古异兽,倒也有那么一种与这肉团子有几分相似之处,由是金光认为这肉团子大抵是自己未曾见过的某种异兽。这种情况也非从未发生,据玄心典籍所载数百年前亦曾有异兽降世,是为祥瑞之兆。
  金光拎起肉团子的尾巴,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翻,很圆,哪儿都圆,就像大汤团粘着几节小汤团。肉团子的尾椎上覆盖着银色的鳞片,从尾椎处长出条尾巴来,亦是银鳞覆盖。被金光拎着尾巴的肉团子不住挣扎扑腾,他胳膊腿生的短小声音也细小,刚刚从壳里出来肚子饿不说也没什么力气,挣扎了会儿就不动了,静静的继续做肉团子由着金光将自己翻来覆去的研究。
  “娘亲在看我的屁屁啊,嘤嘤嘤,人家好羞羞。”
  “啊啊啊,还有那里也被看到了,肿么办?以后会不会木有媳妇。”
  七夜还是枚蛋仍然还在魔宫时,四贤总当着他的面讲八卦,什么色的都应有尽有,镜无缘也会拿着书过来进行蛋教,所谓课业要从娃娃抓起,在魔宫则是从蛋抓起。因此,哪怕七夜现在只是刚从蛋里孵化出来,他所知的都不同于人间婴孩。如果金光能听到肉团子的心声,想必会停下动作直接还之以天地无极吧。
  04
  四将目瞪口呆的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金光和金光捂在掌心的那个肉团子,张了张口想问又不敢问,他们刚担任四将不久,金光也是初掌玄心正宗,大家都是在宗门里长大的孩子,是否有婚娶这点底细还是心知肚明的。四将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后,朱雀向白虎使了个眼色,合力将青龙推了出去,死道友不死贫道。
  “宗主……”
  青龙还没来的及说后半句,就听到肉团子在金光掌心里翻了个身,金光笨拙的赶紧将他捂紧了点,肉团子亮晶晶的眼睛盯着金光的脸就说:“娘,娘亲,我饿了。”声音虽小,但金光与四将都听的分明。
  风吹过,万籁俱寂中四将仿佛听见了自己的身体石化风化后再被风吹散的声音。
  娘,娘,娘亲?这是什么鬼!四将看向金光半晌没反应过来,这孩子……难道……四将猛摇头甩掉脑中那点不合实际的幻想,太可怕了。无论如何那个人一定无法活下来,不对,看肉团子大小对方大概还不是人,四将惊觉这个画面简直丧心病狂惨不忍睹!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四将忙将天马行空般的思绪收回。那为什么会管宗主叫娘亲?四将再度陷入了石化状态。
  金光将他拎到朱雀面前,木着脸仿佛对那声娘亲已经习以为常司空见惯般,“他吃什么?”金光没养过孩子,也没见过别人到底是怎么养孩子。在自己的记忆里已经没有婴孩时的那段过往,现在肉团子喊饿他也没辄,不过他至少知道一般姑娘家应该有可能知道怎么养孩子。
  适前他们四个未能完全看清被金光捂在掌心中的肉团子,这会儿肉团子在他们眼前伸展着小脚小手扑腾开了,此时才算是看清了这个被金光带回总坛并且叫着金光娘亲的到底是何物。朱雀到底是女儿家,生性细腻第一眼就看见了肉团子的圆脸,打眼偷瞧了回金光,默默于心里思忖,这真的不是宗主的孩子吗?明明都这么圆。
  
 
  ☆、第 3 章
 
  05
  七夜终究是吃上了顿好的,朱雀找宗门里尚在奶孩子的妇人借了些母乳过来喂他喝下,大概是饿的狠了,那一盏母乳被他喝了个底朝天。打着饱嗝眨了眨眼,又往金光手边爬去,一边爬一边咿咿呀呀指着抱朴居中陈设唤着金光娘亲。
  “宗主,这怎么办?”青龙觑着金光的脸色问道。这要让人知道有个这样小的奶娃娃管金光叫娘,传出去还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形,而且这娃娃看着都不似人,长着的犄角与尾巴看着倒有几分像画中的龙。青龙在心里大胆的猜测着肉团子的来历,因有典籍为证,更笃定这肉团子弄不好还真是龙一类的异兽。似这般天降异兽,多是被视做祥瑞,而且奶娃娃实在可爱的紧,如果将之抛弃就是青龙都于心不忍。
  “娘亲,吃饱饱了,要抱抱。”七夜在矮榻上爬着,缓慢的爬上金光的手指,仰起头眨着眼看他。
  “本座不是你娘亲。”金光决定纠正这个原则性的错误,被叫了这么久的娘亲他也很心塞,但让他去和个刚破壳而出的肉团子计较,又实是不可能,再不要谈愤慨或动武。
  七夜顿了顿嘴一瘪,眼泪就从眼眶里涌出来,“哇”的一声哭出来,别看他平时说话声儿小,但哭起来那就像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般,哭声几乎响彻天际,就听他一边哭着一边道:“娘亲不要我了,呜呜呜,我是没人要的孩子。”他哭起来就没完没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刚吃进去的那盏奶几乎要全吐出来。
  朱雀想哄但当着金光面又不好动作,四将的目光里都添了点不忍心,直直看向金光。金光全无照顾孩子的经验,他也只是陈述事实真相,但没想到肉团子居然会哭起来还哭的这么伤心,哭也就罢了,居然还吐奶。饶是除魔从不手软的金光宗主此时也慌了神,只能顶着四将的目光将肉团子捧到掌心里好生安抚。
  “娘亲,你真的不要我咩?”七夜哭的满脸是泪,小脸皱成一团,满脸通红,说起话来气息微促,边说着又吐了几口奶,金光不得不轻手轻脚的抚着他的后背为他顺气。
  金光刚想开口,四将的目光直直凝固在他的面上,七夜仰着脑袋泪流满面的看着他,金光稍低头便与七夜的目光交织于一处,心尖的某处有瞬间的柔软,手指自七夜的背后轻抚过,温言道:“本座不会不要你。”
  06
  七夜的走丢致使魔宫中乱了套,阴月太后在听到消息的刹那直接厥了过去,镜无缘生无可恋的看向四贤,朝着他们抖着手指点了几下,脸色苍白半个字都说不出来。这任的四贤都是少年男女始承重担,纵如此也心知自己此回闯下了弥天大祸,若是不将七夜找回来那么整个魔界都不得安宁。
  镜无缘曾想过往人间派妖魔去找,然而此事说起来容易,但真要办起来则是困难重重。首先就要考虑如何避开玄心正宗;然后还要考虑如何将这个消息隐瞒下来,派谁去最为妥当;最后也是最麻烦的一点,天下之大从何找起,总不能把整个长安城的蛋都带回魔界。镜无缘想到此处,头发又白了几缕,如果七夜没有隐去魔气,那么找起来则方便的多,然而七夜走失的所在正是玄心正宗的总坛附近,四贤与七夜如果不隐去魔气只怕早已凶多吉少。
  “我们去找圣君回来!”四贤也是心急如焚,不只是为自己也为七夜更为阴月皇朝。
  “你们若都走了,朝中若有异动又当如何?再者,现下又有何事需要四贤同时长期离开魔界,旁人必生揣测。”镜无缘立时将他们四个的请命给否决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