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伪装者同人)明月清风 作者:映小映

字体:[ ]

 
 
书名:[伪装者/楼诚]明月清风
作者:映小映
 
本来只想写个三千字的小短篇
结果折腾了一个多月又码了一万+字出来
还好把自己想写的小萌点也都写进去了
还是那句话,同人都是自娱自乐,不喜请右上角点叉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楼,明诚 ┃ 配角: ┃ 其它: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楼,明诚 ┃ 配角: ┃ 其它:
 
 
 
☆、始
 
?  明楼接到组织密电的时候是在晚上,刚用过晚饭,阿香在厨房整理收拾,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一本拉丁文的小说,明诚走进来把翻译好的密电给他,他合上书接过来看完,也没怎么多想,朝站他面前的明诚说:“回电,欢迎。”
  明诚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打算去回电,只是这一个微乎其微的停顿却让明楼看出来,于是他扬了一下眉问:“有问题?”
  明诚很轻的摇了一下头:“大哥决定了。”
  明楼放下手里的书站起身来:“阿诚,你听话是好事,但是,心里有话就一定要说。”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并不是不耐烦,只不过是想起了一些并不太愉快的回忆,语气也变得缓慢而凝重:“现在,也只有你和我了。”
  明诚的心也沉了下来,他的视线穿过明楼,在这有些空荡冷清的明公馆游走。大姐离开他们已经快两年,明台在北平已经站稳脚跟,明楼在新政府的位置也更加的稳固,可是这些都不能够抹平大姐的离去带来的伤痛。
  明城想起大姐离开前一天对他说的话,又觉得刚才自己脑袋里飘过的那个念头实在是太自以为是了,别说这还只是组织上的安排,就算是实事,他也应该全盘接受而不是有这些莫明其妙的情绪。
  想到这儿,他收敛心神,视线的焦点转回盯着明楼的眼睛说:“真没事。”
  明楼看了他一会儿,挥了手:“那你去吧。”
  明诚点一下头,拉开门出去了,风衣的下摆甩出一个弧度,又垂落回原位,随着他的步伐而轻微摆动。
  明楼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几不可闻的轻唉了一口气。
  电文的内容并不复杂,就字面上的意思来说也并不机密,“明长官未婚妻两天后到上海”一行字简单明了,就算被截获也不会让人有所怀疑。说不定还会八卦一句大上海滩的上流社会们又少了一个乘龙快婿。
  新政府海关总署督察长,财政部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特务委员会副主任,明氏集团董事长明楼,年龄37,尚未娶妻。先不说长相如何,单单就以上一串的背景就够政商两界大佬们把自己女儿往明家送了。更何况,明长官虽然不能说面似潘安,却自有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优越的家世,良好的教育,使他比别的世家子弟更优雅稳重风度翩翩。明家大少奶奶的位置,是绝对让上海滩的名媛们都趋之若鹜的,可惜这么多年下来,还没有谁能真正的接近过那个位置,有心急的,托到周佛海先生门下,结果却还是一样。
  坊间流传明长官是忘不了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原76号情报处处长汪曼春。
  明诚对这个说法不以为然,但是,真正的原因,他也并不知道。他猜测可能还是因为身份的原因,多重的身份让明楼每时每刻都生活在一种紧绷状态中,包括在深夜应该睡眠休息的时候,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放一个女人在身边,还是如此隐私亲密的位置。
  其实想想,组织上派人,反到是最好的选择。
  明诚和明楼在看到电报的第一眼就都心知肚明所谓的未婚妻只是组织上按排的一个遮掩手法,好挡住一些没有理智可言的女人有可能会给明楼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又或者,即将来临的新任务明楼需要的搭档是明太太,而不是私人助理秘书处处长。
  明诚停好车,短促的叹气,又迅速的强迫自己收敛情绪,规整表情,这才推开车门下了车进屋。推开门却愣了一下,客厅的大灯关着,只留了沙发旁边的台灯,明楼戴着眼镜倚在沙发扶手上就着台灯的光亮还在看那本拉丁文的小说。
  明诚急步上前:“大哥,你怎么还没睡?”
  明楼像是才发现他回来,从书里抬起头看他一眼:“你没回来我怎么睡?回个电文回到现在,你看看几点了?”
  “我不是让阿香记得给你铺床吗?”明诚有点急,明楼睡眠一向不好,动不动就失眠是常有的事,头痛睡不着也是家常便饭,所以明诚一向是只要没事就老早把人赶去床上躺着,用他的话说就算没睡意,躺着闭眼休息也是好的,说不定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他今晚有事,而且为了收拾有些散乱的情绪他故意晚归了,之前有嘱咐阿香让她记得帮大少爷铺床,却没想回来还是看到迟迟没睡的明楼。
  “我房间除了你不许任何人进你不知道?”
  你娶妻以后呢?这句话已经冲到了嘴边,却被明诚咬牙咽回了肚子里。
  已经起身打算回房的明楼查觉后面没人跟着来,于是回过头扬起了眉:“还不去铺床?”
  “是!”明诚赶快去了明楼卧室,手套和包随手扔在外间的沙发上,然后进了里间去铺床。被子拉开铺平,床尾的被面上再搭一条厚实的毯子,已至年尾,天气越来越冷,搭上一条毯子保暖,然后再把一边的枕头拿过来拍松放到床中间。做好这些又去衣柜里把睡衣拿出来,转身就看到明楼在后面慢悠悠的走进来,衬衫袖子的纽扣已经解开了,正在解领子上的扣子。
  明诚把睡衣放在床上就要上前去伺候明长官更衣,明楼却拦住了他伸过来的手:“行了,真把我当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
  明诚忍笑:“难道不是?”
  “找打。”明楼抽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快去休息,明天还要上班。”
  明诚收回手:“是。”应声以后去外间拿手套和包。
  “对了,明天跟阿香说声,让她把客房收拾一间出来。”明楼侧身看他一眼:“知道怎么说吧?” 
  “大少爷的远亲表妹,从小订了娃娃亲的,因为战事原因失去联络多年,大小姐一直派人在找他们,最近才有了消息。”明诚面无表情的说得煞有其事。
  明楼满意的点头:“很好,去吧。”
  “是。”明诚拎着包抓着手套退出了明楼的卧室,随手把门带上。
  阿香早就去睡了,客厅沙发旁边的台灯还亮着,明诚走过去把它关了,明公馆花园里的灯光就穿过窗户透了进来,影影绰绰。
  明公馆的花园里一直都留有路灯,明台小的时候就算大晚上也喜欢在园子里撒欢,明镜就让人在花园里装上了路灯给小少爷照亮。
  灯还是一如既往的亮着,人却都不在了。
  明诚就着这些从窗户里透进来的灯光上楼,光线本就不甚明亮,脑子里还一团乱麻的胡思乱想,毫不意外的踩空了一阶楼梯,一个踉跄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还好他身手够敏捷,一把抓住了扶手稳住了身形,然后第一时间扭头去看明楼的房间门,好在响动也不算大,没把明长官惊动出来。
  明诚松了一口气,这一松气却好像把全身的力气都卸掉了,他干脆在楼梯上坐了下来,包扔在脚边,手套在手里捏着玩儿。很静,明明客厅的座钟在发出规律的嘀嘀哒哒声响,但是明诚就觉得很安静,静得好像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他记得他来明家的第一个晚上也是这样安静。
  十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年纪,却也开始记事了,有人小心仔细的替他上药,有人把香喷喷热乎乎的饭菜送到他面前,睡在柔软温暖的被窝还被揉了脑袋,房间的门被带来关上,那一刻还没有姓只有一个阿诚称呼的小孩子觉得全世界都安静得只能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咚,咚,咚,坚定又鲜活。也是在那一刻,这个孩子的世界小得只能容下一个明家大少爷,那是一个小孩子坚定的信仰,仰望的高山。
  阿诚到明家的时候明台已经在明家有一段时间了,明镜除了忙明氏集团的事就是围着小少爷转,也就没有更多余的时间来管阿诚,想着这孩子好歹也十岁了,就直接扔给了明楼。
  男人带孩子和女人带孩子那是天差地别,最简单的表现,明台做了恶梦或者想妈妈了就会往大姐房间里跑撒娇要跟大姐睡,阿诚做恶梦了就只能自己熬着,实在熬不住了顶多偷偷的跑到明楼的房门外抱膝坐上一会儿,还得赶在明楼发现前回自己房间。
  明台还在花园里撒欢的时候阿诚已经跟着明楼学东西了,要学的很多,除了文化课还有一些运动项目,只要是明楼会的阿诚都想学,甚至西洋剑和拳击都学得似模似样,还自己练扎马步,下盘稳得明台搬都搬不动,只能哭着跑去找大姐。
  就这样还不算,十岁的小少年已经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明家不仅让他脱离了那个火坑,还让他吃饱穿暖学文化。于是只要有空余的时间就帮着明家的佣人做事,不管是收拾屋子还是厨房打下手都垫着脚尖做得井井有条。
  明镜和明楼不让他做这些,阿诚恭敬的应声,他们一转身他依旧故我,明楼没办法就让他去收拾整理自己的房间,并且告诉他除了他不许让任何人进来,所以这间屋子大大小小所有的事都由你一个人来做,明白?
  十岁的小少年瞪着一双大眼睛郑重的点头,我知道了大少爷。
  青年伸手抽他后脑勺,叫大哥。
  我知道了大哥。
  噹——!座钟悠扬的整点报时响了起来,也把明诚惊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居然就坐在楼梯上靠着扶手睡着了。他有些怔然的离开靠着的扶手,空荡的明公馆里没有小少年阿诚,没有小少爷明台,没有正值青春年华的大姐明镜,也没有快马轻裘意气风发的大哥明楼。
  原来不过黄梁一梦,庄周梦蝶。
  明诚垂下眼帘,捡起掉在楼梯上的手套和文件包,撑住膝盖起身继续上楼回房。
  他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两天后迎接明长官未婚妻的事也要安排得风光妥当,最好让全上海的人都知道。
  而全上海的人也都会继续知道,他明诚永远是明长官最得力的管家,最信任的助手。
  如此,也算是心愿达成。
  ?
 
☆、续
 
?  上海饭店,宴会厅。
  挽着刚认识两天的未婚妻的手,脸上挂着得体的笑意,明楼长官穿梭在人群招呼着客人。偶尔视线会越过人群看看站在宴会厅门口接待来客的明诚,他就站在宴会厅门口的方形指示牌旁边,指示牌上贴着“柳清源小姐欢迎会”,虽然没明示,但今天的宾客心里都清楚这位柳清源小姐就是明楼长官的未婚妻,请贴上可是写得清清楚楚。
  楼忽然有点想知道长身玉立站在那块指示牌旁边,面带微笑接待各届来宾的明诚心里在想什么?
  明楼垂下眼睑,觉得自己有时候还是挺恶劣的。
  这思绪也就是一秒的事,转瞬就消失一空,明楼长官笑着拍拍挽在臂弯的手:“给你介绍下一位。”
  柳清源小姐温婉的笑:“好。”
  会场是明诚布置的,邀请函是明诚亲笔写的,邀请名单是明诚定的,而海关总署,财政部经济司,特务委员会,明氏集团这几处的工作明诚也一样并没有假他人之手。这两天他忙得连明楼几乎都看不到他的人。
  明楼在跟人交谈的间隙眼角的余光又看向明诚,如果他没记错,昨晚明诚只睡了不到3个小时。
  只是这会儿被他关注的人正跟76号特工总部行动处处长说话,不知道聊到什么,两人正会心的碰了酒杯相视一笑。
  明楼有点气不顺,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就提高音量叫人:“阿诚。”然后看着人顺着声音看了过来,视线相接又错开,对着行动处处长歉意的点下头,放了酒杯然后就走了过来站在了他面前,先对着柳清源点头示意,然后才看向明楼。
  “先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