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同人)if 作者:渴望天空的团子(下)

字体:[ ]

 
 
 
 
  “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他似乎仍能看见在那漫天的火海中,那双弥漫着疯狂与憎恶的血瞳,还有那座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曾经见证了多少辉煌和骄傲的城堡
  诅咒吗……萨拉查似是而非的扯了扯嘴角,斯莱特林家族每个人一生只有一次却无可逆转的诅咒啊……
  母亲啊。。。。。
  斯莱特林家的人天生冷血自私的很,亲情对他们而言只不过是个名词罢了,在很久很久以前,哪怕是萨拉查也是这么认为……但是……
  世事,总是不会缺少着例外的。
  就像是辛西娅一般……
  莉莉伊万斯,辛西娅斯莱特林………
  这就是母亲啊……母爱,是能创造出连魔法都无法企及的奇迹——是这世间……最伟大的魔法。
  不过,怎么他遇上的都是这样的母亲呢……为什么偏偏要以着这种燃尽一切的方式来表示爱呢?萨拉查叹息,这种永远活在他心中却无法触及的遥远。
  如果说莉莉是被迫,不得不如此的话,那么,辛西娅,我的母亲啊,又是什么让你在对我无情了十几年后才在我对你绝望了的时候用那样的方式来告诉我,你那深沉的足以使地狱也变成天堂的爱呢……
  简直是太狡猾了啊,你们……辛西娅是这样,教授也是这样……
  自私的让人想恨都恨不起来啊……
  不过,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萨拉查看着手下完美连接在一起的魔法阵,起身敛下了眼,黄昏的阳光打在了脸上莫名的有了一种悲哀的寂然
  斯莱特林,都是自私的啊……为了我们所珍重一切,即使付出一切也要守护,而对于我们想要得到的……不择一切手段!
  ?
 
☆、第 50 章
 
?  当萨拉查从禁林中回来的时候,萨拉查简直不能相信眼前这和他离开时截然不同的地方会是霍格沃兹。
  先不说整个霍格沃兹到处都是飘落着的魔法雪花,但是,有必要把这种迷你魔法圣诞老人雪橇布偶放的到处都是么……萨拉查扶额,抬脚给一个布偶让了道,待走到大厅的时候,才发现奥格斯格懒洋洋地趴在四个学院长桌拼在一起的桌子上逗弄着一个圣诞布偶玩
  “回来啦,萨拉查。”奥格斯格有气无力的转了头,身子却还稳稳当当的趴在桌子上
  “嗯”萨拉查点了点头“他们呢?”
  “赫尔伽在厨房,戈德里克被罗伊娜赶去收拾他自己一不小心放出来的这玩意了,至于罗伊娜嘛……好像在捣鼓什么圣诞礼物去了……”
  “怎么想起来把这个翻出来了?”萨拉查随手从地上抓了个布偶,看着布偶在他手心里不停地挣扎,眼里浮现了笑意
  这种东西,好像还是很久之前他们做出来哄那几个该没有长大的孩子的呢,之不过后来却是被用来练习复制成双咒语了,结果最后发展成了就连几个已经毕业的孩子也跑回来拿这个布偶用了几个复制成双,不过,当初居然还剩下这么多么……
  “啊,想起安西尔(Ansel)了吧,戈德里克。”奥格斯格闻言手上的动作不由的一顿,人类的生命实在是太短暂了,即使是巫师也不过几百年,所以,他才不喜欢人类啊……
  “那几个孩子,会活的很好的。”
  “那是当然的吧,萨拉查。”奥格斯格笑了“那可是我们教导的孩子啊……”
  我们教导的?萨拉查一挑眉,那么说的话……
  “所以,盖就麻烦你了,奥格斯格。”
  “哈?”奥格斯格一脸诧异的看向了萨拉查,他们刚刚说到了什么?!话题一下子变得太快适应不过来肿么办o_O
  “难得你终于承认当初自己暗地里教导过安西尔他们,想来对于盖,奥格斯格也不会藏私吧?”萨拉查慢条斯理的抬起眼皮,似笑非笑的看着奥格斯格
  #=-O……一不小心被基友挖个坑埋了肿么办?!#
  #论蛇类的记仇性!#
  #愚蠢的我居然打了自己的脸!#
  而不等奥格斯格开口解释一下自己的无心之言时,却见萨拉查姿态优雅的向着后面招了招手
  “盖,奥格斯格刚刚答应说要教导你呢,还不快来感谢一下奥格斯格的慷慨”
  刚随同阿布拉克萨斯走进大厅的盖一身合体的礼服衬的他周身优雅贵族的矜傲越发淩人,但还不等他向萨拉查问候,萨拉查的招呼声就让他愣在一边
  奥格斯格阁下教导……他?盖偏过了头,果不其然看见脸色发黑一脸挫败的奥格斯格,微妙的明白了点什么,聪明的闭上了嘴
  “嘿、萨拉……”奥格斯格不爽地瞥了眼一脸平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盖,抱怨的话咽在嘴边还是在萨拉查似笑非笑的目光中憋了回去
  好吧好吧,谁让他当年教了拉文克劳、教了赫奇帕奇,就连格兰芬多都教了好几个却一个斯莱特林都没有教呢……就这么个事居然让萨拉查记了这么久,萨拉查也不想想,当年斯莱特林对他不知道是多么的崇拜,他就算是想教也得要有斯莱特林愿意来学吧?奥格斯格不爽的。一个手指把桌上的布偶仰到按翻过去,看着一脸尊敬沉默的盖摆了摆手
  “等什么时候你有空了来找我去。”
  说完就扭过了头不再看他,浑身上下弥漫着浓浓的不爽,但却像是顾虑着什么似的没有拒绝
  盖也知趣,忙不迭的见礼道谢
  萨拉查也知道不能太过分,其实他也是才想起来罢了,更何况奥格斯格一直都很闲,教教盖也没什么,更何况以后巫师界还是要靠盖他们的,不是么?
  “两位阁下,日安。”阿布拉克萨斯恭敬的给奥格斯格和萨拉查见礼
  “阿布,身体最近还不错?”萨拉查颔首
  “是的,麻烦您担心了。”阿布拉克萨斯感激的冲萨拉查笑了笑
  “入座吧,今天可是圣诞节呢。”萨拉查温和的点了点头
  萨拉查看着盖为阿布拉克萨斯拉开座位坐了下来,眼里闪过了一抹笑意,但眼底却有着连自己都不曾注意过的一抹落寞
  “这次圣诞节,辛苦卢修斯了。”萨拉查歉意的看了眼阿布拉卡萨斯
  “不,这是我的荣幸。”阿布拉克萨斯温和的笑笑“对于卢修斯而言,也是个锻炼。”
  “卢修斯马上也要毕业了啊……”盖语气感慨而惋惜,他过去终究是错过了太多了啊……
  就连阿布,盖注视着身旁的阿布,眼神温柔,就连阿布他也差点错过……但好在,一切都还来的及挽回。
  “但终究还是担心的吧,阿布。”赫尔伽亲自端着圣诞节最重要的火鸡走进了大厅温和的笑着“盖,阿布,圣诞快乐。”
  “赫尔伽阁下,圣诞节愉快。”阿布和盖向赫尔伽见礼道
  而等到见礼后,阿布拉克萨斯才向赫尔伽回话道“担心是肯定的,不过,我相信着卢修斯。他会做好的!”
  “我也相信着卢修斯,”赫尔伽微微一笑,余光却看向了萨拉查“和西弗勒斯。”
  “啊。”萨拉查微微颔首,他还能说什么呢,再说些什么就真的是不信任西弗勒斯了,即便他仍然在担忧着,却有无法解释他所担忧的是什么。
  这种感觉,却又不像以前遇到危险时的惊兆,但却又隐隐不安了点,实在是烦躁的很,不然以他往日的性格而言根本不会像刚才那般因为这么件小事而黑奥格斯格,而奥格斯格也是知道才不反驳的,以他们之间的了解很多话都不用点明。
  希望,不会出现意外吧。萨拉查想着自己给西弗勒斯配备的魔法防具心中低叹
  而在萨拉查担心着西弗勒斯的时候,西弗勒斯人正在普林斯家族中
  标志着普林斯家族重新回归的圣诞舞会,再加上这一届的普林斯仅仅只有14岁,虽然说是那位传说中的阁下的弟子,但是仍让很多贵族的心都活络开了。贵族都是一群见风使舵的人,有后台而且这个后台还硬的连马尔福家和那位黑魔王大人都不敢动手的后台,他们自然也不会去自找霉头,但是,合作还是可以有的,再说,这位普林斯族长虽然说还小,但是有那位阁下在后面,看来以后普林斯家是要辉煌了,而且,14岁,说小,也不小了啊,而且听说,那位普林斯家主,还是血统觉醒者呢……
  这么一来,基本上贵族们都活动起来了。有请帖的早早的就开始准备,没有请帖就四处活动着看是否能寻来一张,而对角巷的店家们也都因此而赚了个满盆。
  而现在的普林斯家族庄园,也早早的就被亚莫斯指挥着家养小精灵们收拾的一尘不染,比之之前的落败,如今的普林斯山庄虽说不像马尔福家那般金碧辉煌,也不似布莱克家那般古老纯血,但却自有着普林斯家族独有的骄傲和矜持。
  觥筹交错,西弗勒斯在卢修斯的帮助下见过了各个家族的族长之后,有些失神的举着酒杯站在舞会的角落之处望着舞会中相互低声交谈、说笑的贵族们,不知怎么的突然间想起了自己的老师
  萨拉查斯莱特林。
  一个在常人眼中,恨不得能将这个世间所有美好俊美词汇称颂也不会让人觉得过分的,犹如神裔一般让人仰望的存在。
  即使是现在,西弗勒斯也仍会为自己被萨拉查阁下收为学生而感到深深地怀疑。
  不过,在走进了神坛,西弗勒斯又以着一种从未尝试过角度看到了另外一种萨拉查。
  清冷、高贵、优雅,依然强大的让人向往却也有着斯莱特林独有的温柔,似乎讨厌贵族的交际,但却不能说不擅长;喜欢安静而舒适的地方,对于苏洛——那条蛇怪——有着近似爱人般的宠溺;会因为赫尔加阁下的请求而心软,却也可以毫不留情的对着戈德里克阁下狠下黑手,可以和罗伊娜阁下之间争锋相对却也能在某些时候安静却又默契的相处;对待他可以温和的让人错觉自己处在传说中的幸福国度阿瓦隆,却也可以因为他的错误而让他明白什么是极致的寒冷
  似乎天生就是世界的焦点一般,哪怕你会惧怕于那双血色的宛如能够看透人心的眸,却也会在下一刻为对方那举手投足之间的风华所倾慕。
  这就是萨拉查,这就是。。他的老师。
  此刻,西弗勒斯才真正的明白当初亚莫斯的那句“幸运”指的是什么。
  能够被萨拉查斯莱特林所认可并将被其护于身后,得到其温柔,还能有什么可以比着更为幸运呢?
  但是这种幸运,又真的会是他所该拥有的吗?西弗勒斯恍惚着看着酒杯,目光又似乎透过酒杯在注视着别的什么,就像是‘梦’一般,如果真正到了结束的那一天,是不是,他现在所拥有的,也将会如梦境一般,化为最美的星光消散不见?
  而他,也不会是什么觉醒了血统的普林斯家主,也不是什么萨拉查老师的弟子,黑魔王也不是卢修斯的父亲,凄惨的战争仍然存在,卑微混血的自己每天混迹于斯莱特林的角落,偶尔贪婪的伸手触及一下自己的阳光,然后……
  西弗勒斯思维恍惚了下,然后才想了起来,然后,他就害死了莉莉,然后的然后,他开始每天看着莉莉的小崽子那个救世主,在霍格沃兹教一群小巨怪魔药。。。。
  哎,好像有什么不对。。。。在完全没有感觉的情况下,西弗勒斯整个人的思绪都开始缓慢了起来,身体宛如喝醉了似地摇摇晃晃但自己却完全没有感觉
  他记得,他。。。。西弗勒斯不自觉的耷拉的眼皮,却仍在拼命地回忆着,但在其他人的眼中却像是突然间无力一般靠在了墙上,然后慢慢、慢慢的滑了下去。远在舞会中间跳着舞的卢修斯也在众人的惊呼之中看了过来,然后大惊失色的冲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