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方不败之相爱一生 作者:仓衣敛裾

字体:[ ]

 
 
梁静,23岁,父母早年离世,由叔父养大,但好在没长歪,心理健康天天向上,生活独立。平时爱看小说,最爱金庸笔下的笑傲江湖,尤爱那一身红衣,几乎到了偏执的地步。无数次渴望亲近教主,但次元壁仍在,只好抱憾。不过,穿到笑傲的世界,成为不知名的帅气路人甲,她的目标只有一个,踹开杨莲亭,干掉任我行,携手东方不败相守一生!唔好像不止一个……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方不败,梁靖,梁静 ┃ 配角:杨莲亭,任我行 ┃ 其它:女穿男
 
 
 
☆、初见东方
 
?  “冷静,冷静,冷静……冷静不了!这他妈什么地方!”梁静站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心理活动十分复杂。睡了一觉就能穿越这种设定也太草率了吧!猛然面对陌生的环境,未知的前路,年轻的梁静心乱如麻,一阵阵地冒冷汗,害怕到了极点,眼眶不由自主地湿润了。“哎!你个大男人,就算一会能见到东方教主,也不至于激动地哭出来吧!”旁边的大婶推了梁静一把,彻底把梁静推入深渊!什么玩意?!男人!梁静顾不上害怕,一把向自己的胸摸去。唔,硬邦邦的,老娘软棉的胸呢?!女穿男这种更草率的设定怎么会在我身上发生!梁静白眼一翻就要昏过去。这时人群一阵骚动“喂!快看!东方教主要来了!”听到这话,梁静哆嗦着把白眼又翻回来,东方教主?东方不败?!这是笑傲江湖的世界?!巨大的惊喜让梁静暂时忘记自身的处境,跟其他人一样伸着脖子等教主驾到。不一会儿,只见两列黑衣人开道,嘴里念着:“日月神教,战无不胜。东方教主,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听到这几句话,梁静更加确定这就是笑傲的世界,不免更加期待东方教主的露面。在黑衣人后,有美貌的少女抬着坐撵款款走来,坐撵上罩有轻纱,笼着一个白色的身影。风起,纱落,梁静就看见了那张魂牵梦绕的脸。东方不败一身月白色男装,长相俊秀精致,肤色白皙,一双凌厉冷寂的凤眼斜挑。明明该是玉面公子的样子,却被掩藏在面下的不耐与眉宇间的杀气生生冲破,只让人觉得不敢多看。而梁静却直直地望着东方不败,心中感慨万千。父母离世后,虽然有叔父一家的悉心照顾,但午夜梦回时仍会觉得孤独,书和小说便成了宣泄情感的良药。特别是东方不败,不管是书还是影视剧,那一抹红色都成了她心中的温暖。那么敢爱敢恨,那么睥睨天下,那么狂妄霸气,然而那么无双的一个人在爱情面前却也卑微如尘土。想到东方不败的结局,梁静的目光里不由自主地带上了痛惜和不忍……
  此时的东方教主正压抑着内心的不耐与不适。想到自从修炼了葵花宝典,提拔莲弟为教中总管,自己就逐渐不耐管理教中事务。再加上莲弟找了个冒牌货冒充自己后,就更不耐烦出面。什么威慑人心、宣扬教威。要不是莲弟反复请求,我岂会出来!呵!世人皆道我神教为魔教,我为魔教教主,这巡视只怕会成为那些正人君子攻讦和栽赃的契机吧。何须如此!莲弟最近两年有些分心啊…东方不败眼里泛起波澜,又很快敛去。罢了,东方不败想着,只要他一直待我好,随他去吧……东方不败正想着,突然觉得有人在注视自己,冷笑一声,目光扫过下面的人群。一抬头,却正好撞进一双晶亮的眸子里。那双眼里有疼惜,爱慕,不忍和惊讶。包含了种种感情,带着水光,就这么直直地看过来。东方不败一愣,随机有些恼怒和好笑,此人真是大胆!敢这么看本座!教主一招手,吩咐下去,就转开了目光。
  梁静极力维持着面目表情,努力只表现出激动的样子,内里却炸开了花:教主刚刚看我了!东方不败刚刚看我了!哈哈哈哈……教主好帅啊教主威武!……梁静神情恍惚地目送东方不败离去,嘴角的弧度越咧越大。围观的人群很快散去,而梁静还在原地回味。忽然觉得有劲风扫过,瞥见两个黑影,然后,然后全世界就都是黑影了!哦被劈晕了,看来笑傲江湖里的高手们也都掌握了手刀这一技能啊……?
 
☆、我真变成男人了
 
?  唔……疼疼疼!”梁静一边儿揉着后脑勺,一边坐起身。一抬头就看见“东方教主,一统江湖”几个字,缓了一会才想到自己在哪。再一次唾弃把人打晕带走这种行为,心说你想带我走你直说啊我愿意跟你上黑木崖啊!你不知道我是你们教主脑残粉吗?!梁静缓过神,看了一下房间,不大,十几平米吧。家具虽然简单倒也干净,被褥什么的也算整洁,一点都不简陋,真的不简陋!比小黑屋柴屋什么的好多了。撇撇嘴,发挥了女人的天性挑剔了一番后,梁静突然停住。她缓缓揭开被子走下床,来到铜镜前,差点忘了,她现在是个男人!!!铜镜并不能非常清晰地看清楚相貌,但也足以让梁静意识到自己确实穿成男人了,嗯还是个美男啊!还是那种眉目含春,眼光似水的温润公子型啊!差点就要醉倒在自己的美貌里了啊!长成这样想勾引教主也容易多了…梁静又环视了一遍屋子,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脱掉了上衣,低头仔细看,一边看还一边摸,丝毫没注意到这姿势有多瘆人。这具身体看起来还不错,皮肤虽白却有点粗糙,没有胸器却有点胸肌。薄薄的肌肉丝毫不影响美感而且看起来很有力量。评价一番后,梁静深吸一口气,手慢慢地伸向下边,紧闭双眼,死咬着下唇,心里不停念叨:这是我自己的我自己的我自己的……我不死心我必须再确定我是个男人啊啊啊!没什么的万一要是个男人以后天天洗澡都得看,不但得看还得摸……梁静心里越绷越紧,最后一狠心脱掉了裤子,哆哆嗦嗦地睁开一条缝,抖着心往下看。这一看事大了,□□的事实再次击垮了梁静饱受摧残的神经……
  绝望了的梁静默默穿好衣服,目光沉痛眼角含泪地走回床边坐下,闭了闭眼整理思绪。自己穿到了一年轻男人的身上,不知道他以前干啥的。虽说长得好,但男人两个字还是挑战极限啊!来到武侠世界,自己不懂武功,这具身体看样子也不是练过的,不然还有个肉体记忆啥的多好。自己和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就是东方不败了。想到这,梁静睁开了眼,目光坚定。早年父母的离世和不安的童年早已锻炼了梁静的内心,而叔父一家没有自己也会过得很好,实在是没什么好担忧的了,大不了再死一次。更何况,梁静抚向心口,嘴角牵起一抹笑,“你也在这里啊,东方……”
  ?
 
☆、又见东方
 
?  想好一切后梁静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东摸摸西瞧瞧。对于喜好古风和武侠的女生来说,这些实打实的古物都是不可多得的啊!想到以后就能时时穿古装看美人(当然是教主),梁静还有点小激动呢!看完之后,梁静推开门走了出去。四下一望,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小院落,有好几间这样的房间,不过此时都没有人。人呢?梁静抬头看看天,哟太阳老高了,中午了吧,都吃饭去了?梁静摸摸肚子,朝院外走去。
  梁静一边漫无目的地晃荡,一边欣赏崖上景色。不得不说,这个地方还是很幽静的,景致不错。这样想着,梁静来到一个院子门口,这是一道看似普通的圆形拱门,不过匾上四个大气磅礴的字彰显了它的不平凡:东方不败!怪不得这里这么幽静,原来是教主的地盘啊!教主好品味!探头望去,门后小路左侧种着修竹,右边栽着桃树。右侧桃色映人,左侧青翠挺拔,小路就蜿蜒在竹林与桃花中。梁静静静地看着泾渭分明的两边,轻轻叹口气。东方,是很想成为女子的吧……东方不败愿意为女子服侍爱人相守一生,只可惜生为男儿身,苦求而不得。而自己虽为女儿身,却也是过去了,当真造化弄人!低笑一声,梁静摇摇头,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往后东方想怎样就怎样,自己一定要成为他身侧的人,爱他!呵护他!保护他!规划好了人生新计划却没意识到现实残酷的、斗志昂扬的梁静又伸头看看院子里,心说能进去看看吧?!这林子里不会有什么奇经八卦阵吧?!进去后不会困死在里边吧?!梁静拾了块石头扔进去,随后又感到好笑。里边住的是东方不败啊!武功天下第一的人啊!那么骄傲的人啊!完全没必要弄这些东西啊!真是蠢哭了!梁静整整衣角,小心地走了进去。梁静走过弯弯绕的小路,走过竹林里的八角亭,走过桃花从中的秋千,来到几天通向不同小院的路前。其中最深的便该是东方的内室了吧。梁静打量着周围,眉头轻轻蹙起,怎么没人呢?连个侍女都没有,就算东方身体有秘密,这也不至于吧。梁静捡了一条路走了过去,穿过月亮门竟来到一片花海前,花香袭人。梁静大囧,不会是东方哪位夫人的院子吧?!东方不败这个时候还有夫人?!哪位啊这么荣宠不衰?!啧啧啧,难道是雪千寻?不知道有没有王祖贤好看。正待转身离开,梁静不经意地看过花海中央,却登时气血上涌,立马呆住了,一动不动地凝视那里。她看见了什么!东方不败!穿着红衣、略施薄妆、乌发挽起的东方不败!在花海中专心刺绣的东方不败!梁静感觉后背一阵酥麻,目光痴迷,一时间似乎换身都僵硬了。心里脑海里只反复回荡着一个词:风华绝代!风华绝代!梁静觉得再看一会就该气血下流了……许是梁静的喘气声太大惊动了教主,也可能是教主受够了梁静的蠢样,总之一根绣花针破风而来擦过梁静的俊脸,划过一道血。梁静呼吸一滞,顿觉不好,下意识闭眼,oh god!完蛋了……?
 
☆、死里逃生
 
?  梁静迅速在脑海里思索对策,说自己是迷路,教主能信吗?况且自己看见了教主那副倾城模样,依着东方不败的性子,会被灭口吧!!!怎么办?该怎么说! 正胡乱想着对策的梁静,只觉得有微风拂过,下一秒就觉得自己被狠狠地掐住了脖子。“说!怎么到这来的!除了你还有谁!!”东方不败冷酷低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梁静此刻呼吸困难,正焦急地找借口,猛一听东方不败隐含怒意和杀气的声音不由得更加心慌,急得一头汗。就在东方不败越掐越紧的时候,梁静涨红了脸,睁开眼脱口而出:“我喜欢你!”完全没想到这样更有可能激怒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原本担心自己的秘密泄露准备杀了梁静,真是好大的狗胆竟然到这来!一听梁静的话,愣了一愣,随即眼光锋利如剑,如冰般散发着浓浓寒意,直刺得梁静更加喘不过气,不停地眨眼睛。纤长微卷的睫毛不停地呼扇着,跟要扇出八级台风似的。 梁静知道若自己再解释不好,就得彻底死在这里,便断断续续地开口:“属下……太过敬佩、爱慕咳咳……教主……又不熟崖中路线……故…而误闯教主……圣地咳咳咳……请…请教主咳……责罚!”边说边用眼神尽量表达出忠诚和自然的爱……东方不败显然没想到梁静会说出这种话,手下力道松了几分,梁静趁机死命一挣,瘫倒在地上,毫无形象地大口喘着气。东方不败冷冷地看着他,眼里杀意淡去,想起那一日梁静看他的眼神。 那样单纯的爱意,不掺一丝杂质,没有卑微的讨好,没有恶心的谄媚,没有令人作呕的觊觎与窥探,还有那丝丝缕缕的疼惜……心中感叹,那样的目光是莲弟也不曾有过的啊,不正是自己渴望的吗……
  梁静看着东方不败有些晃神,咬牙克制住内心的别扭,“咚”地一声跪下了,伏在地上恳求东方不败:“请教主原谅属下无心之过!饶了属下这条命吧!属下发誓终生忠于教主!” 梁静低头不敢看东方不败的脸色,努力学着忠心属下的台词,希望能逃过一劫,这可是残酷的魔教教主啊!
  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梁静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 就快崩溃时,终于,“还未入我黑木崖就自称属下了,看来你对神教还真是有心啊。”东方不败冷酷的声音响起,“既如此,服下此药,为我教众,到我院子里洒扫去吧。” 话音刚落,梁静惊得猛一抬头,眼前却没了那人的踪影,只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小瓷瓶,恐怕就是三尸脑神丸了……梁静脑子轰的炸开了,瘫坐在地上,颤抖着拿起那个瓶子,哆嗦着拔出瓶塞,面色苍白的凝视着那枚药丸。视线渐渐模糊,眼眶里蓄满泪水,无声地顺着脸颊流下,滴落尘埃……梁静强忍泪水,哽咽着倒出药丸一仰头咽下去,却再也控制不住,顾不得现在是男人的形象,扔掉瓶子放声大哭。一阵风刮过,花海泛起阵阵花浪,美不胜收,梁静就在这花香中嚎啕大哭,哭自己的过去,哭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哭自己危险又迷茫的未来,哭自己注定要浸染这武侠江湖的血雨腥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