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同人)红楼之珠玉 作者:M的马甲君(三)

字体:[ ]

 
  钦思听罢忙对曰:“足矣。据弟此番前往打探得知,那贼人虽自称拥兵甚众,然实则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且多是要挟抑或以妖言蛊惑所占之城的百姓加入以扩充贼军队伍。实际的武装贼众大抵不过数万人罢了,战力与殿下所领王师相较全然无法相提并论。因了贼数有限,遂所占领的城池不过留兵一万,主要据守城门与府衙两处。由此殿下既领兵十万,只要攻破城门,进而剿灭府衙贼众,收复失地不过轻而易举、顺理成章之事,遂此番大可在数月之内将众城池收复,只看殿下是欲速战速决还是‘细嚼慢咽’了……只一事需告知殿下一声,若说此贼有甚与众不同之处,便是那贼逆马文梦与倭寇勾结,倭寇曾为马文梦提供许多船只,如今那高邮湖尽为马贼所占,湖上俱是贼船肆行。由此殿下此番前往,大抵收复扬州之前,水战是再所难免的……”
  五皇子闻言大笑曰:“本王虽自小长于北方,倒也习得水性,水战何足惧哉?在座诸位有谁不谙水性的?”
  此言一出,在座其中几位北方将领只得赧颜答曰“末将不谙水性”,五皇子见状戏谑对曰:“身为武官竟不习水性,当真需感汗颜。届时若是湖上水战,尔等怕只得留待陆上接应罢。”
  随后五皇子又与钦思并了身侧一干将领一道埋首制定一番行军计划,最终拟定以下路线:通州靠海,马文梦最初以通州为据点,勾结当地倭寇起兵,占领镇江扬州两地;随后兵分两路,一路北上占领淮海,一路西进占领江宁,侵入安徽。此番五皇子领兵直抵凤阳府,先行解凤阳之围,随后渡洪泽湖,收复淮安府,再南下夺取高邮湖,进而收复扬州府并镇江府两地,最终向西收复江苏首府江宁。
  此间议毕,钦思方对座上五皇子玩笑道:“此番钦思跟随殿下灭贼,若能就此一举破敌,还我河山,届时殿下可需在圣上跟前替钦思美言一番,令钦思能得以谋得一官半职的,亦可借此光宗耀祖,在他人跟前也长了脸。若不为此,只恐那多事嚼舌之人日后谈及殿下,只道是钦思成日里跟随在殿下身边,却无职可居,无功可守,无名可扬,只怕因此带累了殿下英名,便是钦思之罪了~”
  五皇子闻言大笑对曰:“素昔便说你巧舌如簧的,如今竟连本王亦编派上了,好个不知天高地厚之徒!从前本王便令你身居神京之时就此谋取一个功名,你偏生文不成武不就,平日里斗酒观花,面上亦没个正经,只道是自己无功名利禄在身,乐得自在。否则以你之身手,如今好歹亦是我府里的一等侍卫了。你亦不缺那闲钱,便是你出了银子捐个八品九品的官职,如今业已晋升。偏生游手好闲、百事不做,如今却又心系功名,此番便连本王亦埋怨上了……”
  钦思则答:“弟只是因了这些年漂泊辗转,如今这般居无定所的时日弟亦是过得腻了累了,便欲从此有个官职傍身,能就势安定下来与殿下效劳方是。”
  五皇子对曰:“难得你如今亦作此之想,待回京之后,本王自是禀明圣上,提携你一番。”
  钦思听罢嬉笑道:“如此钦思多谢殿下赏识提拔。”
  之后五皇子便吩咐众将前往各自帐中歇下,明日尚需行军。又命人将钦思住处安排在自己大帐近旁,恰在贾珠帐篷一侧。
  ?
 
☆、第六十二回 施计合围以虚待实(二)
 
?  却说此番贾珠从中军帐中退下,却是往了自己帐中径直取出自己前日里向稌永暂借的一柄铁剑,来到大营之后空无一人之处,掣剑作舞。却说自与煦玉分别以来,无数个日夜,贾珠只恐这长夜漫漫因相思成疾,遂便以练剑来令身体疲惫,借此来转移心绪,以熬过这孤苦无依的日子。今日本亦是作此之念,不料此番贾珠不过舞了有一盏茶的工夫,便忽闻从不远处的山坡之上,传来一阵清越悠扬的笛声,旋律竟还难以置信地与贾珠身起剑落、跳跃腾挪的节奏暗自相合。贾珠闻罢,忙不迭停下动作止了脚步,转身向笛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吹笛之人正是五皇子。
  对面五皇子见贾珠停下,亦随之放下长笛,朗声问道:“怎的竟止住不动了?”
  贾珠闻言只得答曰:“下官见殿下有此雅兴,奏笛一曲。怕剑术拙劣,难登大雅之堂,而扰了殿下雅兴,因而知趣停下。”
  五皇子听罢对曰:“纯属狡辩。此番以诳语搪塞本王,该当何罪?”
  贾珠闻罢忙不迭躬身行礼道:“下官不敢,还望殿下明鉴!”
  五皇子亦不追究,负手向贾珠所在之处行来,又开口道句:“你近来跟随在本王身侧,有一事本王倒也疑惑不解。想来你与林珣玉既是姑舅兄弟又是同科,同出邵承祚门下,彼此之间关系更是非比寻常、亲密无间,缘何你二人的性子抱负差别却如此之大?”
  贾珠:“……”
  此番未及贾珠回答,五皇子便又自顾自接着说道:“据本王所知,林大才子有致君尧舜、兼济天下之志,为官期间亦是锋芒毕露,只欲大展身手,便是较之其先父当年作为,亦是过之而无不及。而反观你所为,你莫以为本王不晓,此番你虽随军出征,然却丝毫不以此为意;这些年身居官场,亦是得过且过,除却那西洋番邦使团前来朝贺之时你异乎寻常地表现激烈之外。在本王看来,这并非是当初殿试之上做出《平寇八策》的儒生应有之表现。”
  贾珠:“……”
  “本王尚且记得,你二人当年殿试,本王亦为评阅官之一,十甲的墨卷本王俱曾过目。平心而论,珣玉的墨卷较之于你,的确是《五经》通明,策对平允,用典举重若轻,雅与题称。事实上,其余九甲皆无法与珣玉之文才相较,若珣玉被举为状元,当之无愧。当初仅位列探花,乃是太子别有用心。虽然对于林珣玉此人,本王向来不喜,然对于他之才华,却也无法否认……”
  贾珠:“……!”
  “然在本王看来,你之墨卷却于本王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在本王看来,此乃一胸有别才、深谙本朝军事现状,敦本务实之人所作。若能任用该人为官,想必能改善本朝尚虚浮夸之风。不料待此人当真入了朝堂,竟也是碌碌无为,不过只求安分守己。便连此番命你随本王出征,亦是这般心不在焉,丝毫无借此崭露头角、大显身手之心。难以想象若是换作珣玉,他会就此白白放过此机,只为韬光养晦……”
  贾珠听到此处则开口问道:“殿下既知贾珠不过一介庸碌无为之人,为何彼时仍允了吏部将贾珠调任兵部,置于殿下跟前?且如今贼逆叛乱,殿下奉命出征,这等军国要事,又为何令贾珠随军出征?便不畏贾珠给殿下添了乱子?”
  五皇子闻言笑道:“难得你亦有如此有气性的回答,鸿仪。虽说你如今的所为令人大失所望,然本王并不认为这便是你全部的能耐。本王只道是你并非那等碌碌庸才,你只是志不在此,虽身在朝堂,却不为功名二字,更非如珣玉那般出于书生意气。而本王正是因为对你身中到底怀才多少有那么些许好奇,遂此番方点了你随军出征。加之……”
  贾珠:“……”
  “加之你舅父王子腾更在本王跟前一力保举推荐,遂本王便也更为笃定……”说到这里五皇子嘴角浮起一丝玩味的笑意,“如此你可是知晓,不论此番你愿是不愿,你俱已是身不由己了。你注定是我兵部之人,需归于本王麾下!”
  贾珠闻言不答,沉默片晌,方跪下说道:“殿下既已如此吩咐,贾珠只得从命。”
  五皇子见状亦是不以为意,只道句“免礼”。
  贾珠听罢起身,只听五皇子又道:“方才见你练剑,本王亦是来了兴致,不若本王便就此与你较量一回,暂以手中玉笛为剑,如何?”
  贾珠对曰:“殿下若执意与贾珠试剑,可请殿下稍待贾珠前往再取一剑来供殿下使用。贾珠剑技不精,只恐如此对舞,若是不慎折损了殿下手中玉笛,贾珠亦是担戴不起。”
  不料五皇子听罢却是不以为然,说道:“若是此番你有那本事当真折损本王玉笛,此番试剑便算你胜,本王甘拜下风。”
  贾珠闻言心下一凛,亦被五皇子之言激出几分好胜之心,登时立起身对曰:“既如此,还请殿下指教。”
  言毕,贾珠手持长剑,对面五皇子则手持玉笛,二人倏忽间便斗于一处,此番你来我往、一时间两个身影疏忽飘渺,宛如两条白龙嬉水缠斗,竟难以分清他二人谁是谁。斗了二十余个回合,竟也难分胜负。然贾珠心下亦是明了,五皇子身手过人,剑术更是精妙绝伦,不愧为本朝第一高手,只怕此番便是则谨亲上,亦难以轻易占了上风。若非此番只是以笛为器,自己怕早已因应对不及而败下阵来。果不其然,待十数个回合之后,贾珠一招不慎,便被五皇子将长剑击落。
  贾珠见状长吁一口气,停下身形,立于原地对五皇子拱手说道:“殿下剑术高超,精妙无匹,在下与殿下相较,可谓是相去甚远,大为不及。”
  五皇子则摆摆手对曰:“你亦无需如此过谦,你之剑术倒也并不辱没了你之师门,与钦思相较亦能拼个两不相让。如此看来,你的身手尚佳,日后若是随本王上那战场杀敌,想必亦是绰绰有余了。”
  贾珠:“……”
  随后五皇子亦不再多言,招呼一句,吩咐贾珠早些歇下,之后便别了贾珠,转身负手往自己帐中去了,贾珠行礼道句:“恭送殿下。”言毕,便见五皇子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
 
☆、第六十二回 施计合围以虚待实(三)
 
?  次日,五皇子照旧领军南下,往凤阳府行军。只是此番却断非如之前那般日夜兼程,反倒是走一阵停一阵,昼行夜止,即便三军已行至安徽境内,期间仍是行了三日方才达到凤阳城下。众人见状皆不知此乃何故,只贾珠心下暗自警惕,隐隐觉察此番兵临城下,五皇子只怕是欲有所作为了。
  不料此番五皇子并未就此令凤阳知府大开城门,令三军得以进驻凤阳城内,而是在距离凤阳城十里的郊外安营,甚至命手下众军只将那营寨安置得较了寻常营寨更为紧凑狭小,白日里便只管大张旗鼓地命士兵安营扎寨,随后又慢条斯理地遣人前往通报与凤阳守城官兵知晓。
  当日入夜时分,城外整个营寨里俱是灯火通明,人声喧哗。营寨内亦如寻常那般派遣巡逻卫队于营寨各处往来巡视,一切看起来俱与素昔的行军安营无甚两样。
  王师安营扎寨处靠近一片树林,当夜月黑风高,树林更显风声鹤唳。不料二更过后,那树林附近随即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并了衣裾兵器摩挲声,正是那围城的贼兵队伍趁夜袭营。此番那负责攻打凤阳城的贼军首领洪绪只道是王军为救凤阳之围,昼夜行军,远道奔驰,此番必定疲困;且加之今日方才行至城下,白日里又忙于安营扎寨,今夜必定无所准备。若是能趁今夜月黑风高之际偷袭主营,将营寨包围全歼,再生擒主将五王爷稌麟,不愁王师不破。遂至二更时分,果真令兵衔枚、马勒辔,引兵自树林中来,悄无声息地包围了王师大营。
  那洪绪见大营中不闻丝毫动静,心中大喜,挥手下令贼兵杀入。偷袭杀死营门处的守卫,随后又奋力与几处巡视的卫兵奋战。不料率先攻入中军帐的贼兵只见帐中虽广烧烛火,然却不见半个人影。心下只觉不妙,正值这时,忽闻一声炮响,震山崩石,随后只听四周俱是兵器人马之声,那洪绪恍悟:“不好,中了埋伏!”
  正待指挥摸入营中的贼兵迅速撤出大营,不料却见守在营门处的贼兵亦被赶入营中,随后便是王师的部将杀入营内。而放眼望去,大营外围更是黑影幢幢,将大营团团围住。那营中困守的贼兵早已骇得不轻,见王师冲入营中,便只顾在营中乱砍乱杀、任意踩踏,作那困兽之斗。加之外围战鼓如雷,喊杀声震天。那围困的洪绪等人闻罢此声骇得肝胆俱裂,此番亦是杀红了眼,见人便杀。一旦退至营门处,便有王师的人马冲杀进来,将贼兵逼入营中。而王师人马亦并不杀进营里,遂大半夜的,伸手不见五指,那贼兵在营中四处砍杀,不过是自相残害。待到天色破晓,方才瞧清营中除却之前留守的几队巡视卫队,何来的王师人马,此番营中不过是贼兵自相残杀折损的。此番天亮后,方才见营门处守着的王师人马早已不知所踪,那洪绪方才领着残兵败将仓皇逃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