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同人)红楼之珠玉 作者:M的马甲君(四)

字体:[ ]

 一旁钦思又询问:“殿下,今夜王师围剿那偷袭大营之贼可是顺遂?”
  五皇子答曰:“此番倒也皆在本王预料之中,惟遗憾之事便是未能就此擒获那领头的名唤马文信之贼,令其率领数十名残贼逃回城中。”
  贾珠则道:“殿下既知那领头之人名姓,想必亦知其来历并了城中马贼现状。”
  五皇子闻言颔首道:“不错,正如鸿仪所言。此番为王师俘虏之贼尽皆投降,本王正是从降贼口中得知此事。据闻马贼处拥有战力且能守城之贼不过五千,我等虽未能擒获那马贼亲信马文信,然此番围剿到底斩杀擒获九成偷袭的贼兵,亦能消耗城中马贼之实力。”
  贾珠听罢这话则暗自寻思:“不过五千兵力吗?如此人数竟能与王师精兵强将相抗,那马文梦当真……”说到这里便又忙问五皇子道,“据钦思所言,殿下今日亲自前往第三峰督战,殿下有伤在身,可千万保重贵体……”
  五皇子闻言笑曰:“本王常年习武,与你这等弱质书生当不可同日而语,之前所受之伤已无大碍。”
  贾珠则道:“如此甚好。此番王师可曾夺下第三峰?”
  五皇子答曰:“王师虽拿下第三峰,然亦是付出不小之代价,陈倬领兵鏖战十日,期间我军损失过半,方攻下第三峰之上的堡垒,摧毁贼兵之制高点。夺下堡垒之后,本王曾登临其上俯瞰,该处确为指挥全城战事的绝佳之处,本王以千里镜窥探江宁城,便□□中贼兵分布守备之类皆可观得清清楚楚。”
  贾珠又道:“殿下,这十日的围城战事,王师可曾攀上城垣,攻入城中?”
  五皇子摇首叹气道:“此番想必众贼兵欲作困兽之斗,负隅顽抗,那马贼手下数将各自领兵为阵,坚守江宁城垣各处,以抗王师。兼了此番那马贼竟以帆船走私火器,以火统、火炮抵御王师,令我军损失甚巨。本王无奈,惟有下令封锁长江上下游,禁止船只通行出入江宁。如今钟山西路之军进攻龙广山,仍为该处堡垒所拒,难以攻入分毫,明日本王将亲自领兵前往龙广山督战,誓以此一役攻下龙广山堡垒,夺得太平门外围阵地!”
  贾珠听罢沉默,心下兀自泛起几丝悲凉的情绪,只道是此番不逼得王师以炮攻城,城中众贼不弹尽粮绝,便也断然不肯停止这场战争吗?如此不过是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局罢了。贾珠遂开口说道:“明日在下便起身随殿下一道前往龙广山,在下亦盼着能尽快结束这场无妄之灾。”
  五皇子闻言颔首,又吩咐几句,令贾珠歇下,方与钦思稌永一道起身离去。
  翌日,贾珠于自己营帐之中穿戴完毕,千霰闻罢贾珠醒来,亦从前线归来。此番正从旁相助。期间千霰又劝解了贾珠一回曰伤势未愈,还是留在营中将养的好,莫要前往前线操劳。贾珠则宽慰曰伤势已无大碍,此番他不过前往观战,无需持剑上场,当无需过虑。何况王师攻城不顺,拖延破城时间,惟有增加双方无谓之牺牲。他正欲前往探视一番,看可有能献策之处。千霰闻言自知难以说动贾珠,遂请求道:“既如此,此番大爷千万允了千霰跟随大爷前往,千霰虽无大爷那般本事,惟求能尽己所能护于大爷一旁。”贾珠闻言只得首肯。
  待他二人收拾完毕,方一道前往中军帐中等待出发。进入帐中只见今日五皇子并未着那甲胄,惟穿盔甲。外罩彪炽赤色金比甲,内衬御赤炙双龙戏珠绯袍,头戴太白龙蟠珠衔金盔,一身明曜荧煌,好不威风凛凛。一旁稌永正立于五皇子身后助他束紧衣带。
  贾珠上前行礼毕,方开口问道:“殿下,此番王师何时出发?”
  五皇子道:“此番众将已集结完毕,待本王一一调遣分派,方可出发。”
  此番正说着,便忽闻帐外来报曰:“启禀王爷,护军统领张大人到。”只见那士兵话音刚落,一生得虎背熊腰、面阔口方的大汉大步流星地踏入帐中,于五皇子跟前跪下行礼道:“末将张勋,遵陛下之命携了红夷大炮二十尊并火药五十公斤,助王爷剿贼!”
  五皇子见状大喜,登时从主座上立起身来迎上前去对曰:“爱将免礼。本王尚还记得出征南下之时你尚在山西,此番如何竟已随军南下?”
  一旁贾珠闻罢此言亦是禁不住暗自欣喜,只道是如今王师有了大炮,总算能告别纯粹的冷兵器战争,以大炮火药攻城到底较传统的云梯攻城更有那杀伤力与威胁性。
  张勋依言起身,随即答道:“今年入冬之后,北方气候严寒,那阿速部族所在地区降雪成灾,致使大量人畜死亡。阿速因了粮食军需供应不上,加之亦未曾从我军手中讨得便宜,遂只得就此退兵……”
  五皇子闻言寻思片晌又道:“依卿之言,此役尚还顺遂?王师伤亡如何?”
  张勋则答:“此役虽胜,然却是胜之不武,且王师伤亡甚巨……”
  五皇子听罢此言大感意外,忙不迭追问:“既不以武力胜之,如何又损失甚巨,此乃何意?”
  张勋对曰:“此事说来话长……”
  五皇子闻言遂抬手制止张勋说道:“今日且住了,此事既说来话长,想必断非三言两语便能道尽。今日卿且随本王一道出征龙广山,此番你所携之炮正可派上用场。待了却手边一役,本王再行好生听你详述山西之战。”
  张勋闻言拱手答是。
  随后五皇子正待唤稌永贾珠等一干帐下官员一道出发,却见贾珠上前一步启禀道:“殿下,下官有一提议。”
  五皇子对曰:“讲。”
  贾珠遂道:“此番张将军既千里迢迢从京师携来火药,不若就此将火药分发与围城的各路王师,令其于掘地攻城之时,将火药制成地雷埋于城墙根下,借火药爆炸的威力炸毁城墙。若攻城的王师能通过炸毁城垣进入城中,较了以云梯之类强行攻城,势必能减少许多牺牲。”
  五皇子闻言寻思片晌,方道:“通常攻城战役而言,若非是城垣实在难以越入攻进,便是掘地攻城亦并非常用之策略。然江宁城不比其余城镇,城垣工事坚固,难以轻易攻入。十日以来王师攻城战事未有丝毫进展,此番鸿仪之计,倒也不无道理。”五皇子随后又转向贾珠道,“依你之计,当如何行事?”
  贾珠则道:“此番需殿下从全军将士之中择选那有挖矿经历的将士,挑选那适宜的城垣墙根挖掘隧道,再将巷道顶端修整加固,令士卒得以通过。随后甄选城垣薄弱处的地下安置地雷,以竹筒作为引线的导管。此番下官建议在巷道处安置两层地雷,一层可炸毁试图破坏巷道的贼兵,另一层则炸毁城垣。”
  五皇子听罢此言颔首,道句“此言有理”,随即便命属下将火药分发送往各路围城的王师手中,命跟随张勋前来的通晓火药使用的技师前往将贾珠之意详细传达与各路将领知晓。
  贾珠见状又道:“此番各路将士皆需仔细甄选城桓薄弱之处,以便炸毁地底城基之后能摧毁其上城垣,否则便是引爆火药,亦无法撼动城垣。……其余地方的城垣下官尚且不晓,然依下官揣测,大抵此三处的城墙有那薄弱可突破之处,分别是:仪凤门附近、神策门附近与龙广山上的太平门附近,此三处皆靠山,方便挖掘隧道,而不若其余城门临水……”
  五皇子闻言忙道:“仪凤门与神策门皆是张丙炎与戴尧臣二人进攻之地,此事当可立即知会他二人。”言毕即遣了一副官骑马传令与北路张戴二人。
  贾珠接着道:“至于太平门处的城垣薄弱处,下官倒也略知一二,不过当务之急乃是尽快攻下龙广山,取得太平门外围阵地,方可令王师得以于此挖掘隧道……”
  五皇子听罢笑问:“未想此番你对这江宁城风水之事倒也知之甚详,鸿仪。”
  贾珠听罢心下暗道曰不过是自己前世看过些许关于南京城的军事史实,如今方能说上一二,亦算是借鉴前人经验罢。一面如此寻思一面拿言支吾道:“下官不识风水,不过、不过出征之前凑巧读过两本地方志之类的书。此番殿下可寻了那通晓江宁城风水的儒士垂询。”
  五皇子闻言亦未放于心上,待分派完毕,方携了众将并了稌永贾珠等人出发。
  ?
 
☆、第七十回 江宁决战旧人重逢(四)
 
?  此番五皇子亲领精兵两万穿过山谷,直达龙广山下的壁垒跟前督战。却说之前梁鸣谦、于荫霖二人授命征战龙广山,只未料龙广山堡垒较了那第三峰的堡垒更为坚固难攻,驻守此处的贼兵皆以火炮、火统对抗攻城的官兵,官兵被烧死炸伤者不计其数。遂十数日过去,梁于二人未能领兵前进分毫。
  此番五皇子命张勋携上五尊红夷大炮前往攻打龙广山堡垒,自己则率领稌永贾珠等一干官员幕僚登上第三峰堡垒,从此处可俯瞰龙广山战事并江宁全城之景。此行贾珠亦携来了自己的千里镜,此物于当时的贵族家中并不罕见。立于第三峰之上,借助此镜,贾珠是头回将江宁围战并江宁城中的全貌窥得清楚。只见江宁城共十三道城门,除却第三峰脚下、龙广山上的太平门未被王师攻占之外,其余十二门皆处于王师的包围之下。此番十二城门附近皆有战事,城外的王师上用云梯下用掘地的方式攻城,皆为守城贼兵破坏。此番只见王师主要依靠云梯攻城,贼兵守于城墙之上,烧毁云梯。便是立于十余里外的钟山之上,仍能目见城垣边尸首交横、血肉狼藉,贾珠见状已是唏嘘惋叹不已。再往了城中眺望,只见城西临水之门前有那惊恐万分并了饥寒交迫的百姓见此处战事不若其余几处激烈的,便欲从西面几门逃出城,则悉数为守卫此城门的贼兵斩于刀下。贾珠见罢不忍卒视,口中忿忿念叨:“这帮畜生当真灭绝人性,何以竟连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俱不放过!”
  一旁五皇子闻言问道:“出了何事?”
  贾珠恨声答道:“那西面城门内的贼兵屠杀城中百姓!那帮百姓只欲出城逃生罢了……”
  五皇子依贾珠所言以千里镜遥望打量一番,方对曰:“原来如此。贼兵禁开城门,乃是唯恐就此大开城门放任百姓出城,而令城外围城的王师趁机急攻入城。遂只得将欲出城的百姓斩杀,亦是未免动摇守城之人军心。”
  贾珠自顾自低声道句:“即便如此,下官仍是难以接受,他们皆是活生生的生命啊……”
  五皇子则道:“自古守城皆是如此,紧闭城门,断绝一切内外往来,除非有那需出城求救传信之内的信使得以开门出城,其余无不是坚守至弹尽粮绝,未曾有放人出城之说。若是任意开启城门,则极易为城外之人趁虚而入。像这般时候,便是为保全百姓而放人出城,亦非万全之策。会为城外对手怀疑城中贼首混同其中妄图逃出升天,为赶尽杀绝,城外对手便也断无放过出城之人之理。”
  贾珠闻言忙不迭问道:“依殿下之言,便是城内贼兵大开城门释放百姓出城,殿下亦未必会允其自去抑或收容保护,即便他们像殿下求救?”
  五皇子则答:“若是如此,本王当严加盘查,不可因此放过逆贼余孽混迹于此。”
  贾珠闻言不禁满腔心酸,喃喃开口对身侧五皇子说道:“真可谓是‘神仙打仗,凡人遭殃’……殿下,未曾有一个时候,在下是这般期盼能一举结束战争……想来殿下身经百战,杀戮死亡皆是司空见惯,可曾有过某一时刻,殿下会憎恶厌倦这无休止的纷争杀戮?”
  一旁五皇子闻言轻笑,未答此话却是另言一事道:“目下王师正逢拿下江宁、歼灭首逆之紧要关头,你却道出此言。鸿仪,本王可据此追究你动摇军心之罪。”
  贾珠听罢这话一时语塞,心下思绪万千,随即道句:“……是,下官知罪。”
  五皇子方又道:“无论何时,战争皆不可避免,而本王作为武将,杀戮征伐、攻城掠地,刀光剑影、血肉横飞,以万人之死成就少数人之功勋,本王司空见惯,且乐见其成。”
  贾珠对曰:“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殿下便也未曾怜悯手下将士们的生死?……至少贾珠无法做到目视将士们命丧而无动于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