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斯莱特林阁下的忧郁+番外 作者:彼笙莫安(下)

字体:[ ]

 
☆、章五十三.克制(补完)
 
?  他接替了卢平的位置,作为霍格沃茨新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便自然能看到课堂上的情况。
  戈德里克点了点头,但心下发沉,既然长桌已然是这幅样子,想必课堂也和邓不利多所说的差不多——又是斯莱特林一家独大的局面。
  不过……他继续咬着叉子,戳了戳盘在自己身上的大蛇:“萨尔,你不吃点东西?”
  虽然他也一肚子火,还对着斯莱特林怨毒的眼神心塞塞,但这并不会太影响他尝试一些新菜,即使他没胃口吃多少。这样问着,戈德里克把面前的牛排扯过来一点:“味道还算不错。”
  【……】
  蛇尾巴懒懒扫了扫巫师的手背,算是回应。
  金发巫师见状,压低声音哄劝:“接下来还有很多事要做……多少吃点?”
  他的位置比较靠边,旁边就是海格;大个子巨人见他和蛇说话,本着对方是格兰芬多的想法,探个头过来:“冈特……教授。”费了点力气适应这个姓氏,好奇地问,“这是你的宠物?”
  其他教授离两个人不远,闻言也竖起耳朵,想多了解一下这个冈特教授。
  “啊……不,他是我的同伴。”戈德里克微微一愣,立刻笑着回话,伸手按着有些骚动的蛇身,“我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海格颇为理解地点头:“我和阿拉戈克也是这样,我是说,虽然他是一只八眼巨蛛,但……”他挠了挠头,憨笑了几声,戈德里克便也笑着接话:“我明白你的意思。”
  不过就是委屈了这男人,被比成了一只蜘蛛……
  【……】
  冰凉的蛇身在身上游走,缠得紧了些,似乎很有些不满。不过戈德里克忽然来了兴致,更偏过了些头说:“你就是海格?保护神奇生物课的新教授?”将手从桌上移开,饶有兴致地托着下巴,任由蛇尾巴缠在白皙的手腕上,“邓不利多和我提起过你……我需要你的帮助。”看着海格愣愣地点头,继续说,装得非常忧虑,“他现在不肯吃东西,我该怎么办?”
  这懒懒的动作伴着英俊面颊边摇曳的碎发,不知让多少台下的女生们倒吸凉气。金发巫师没注意到,大蛇倒是注意到了,发出几声危险的嘶嘶声——当然,这除了给冈特教授增加更多魅力值,让倒抽凉气的人更多以外,并没什么卵用。让它顿时有点心塞塞。
  “这个……”海格无心欣赏美人的笑脸,而是很认真地思索起来,“不愿意进食,是生病了吗?”
  戈德里克想了想,很肯定地说:“没有生病。”而且精力旺盛得让他想揍人。
  既然不是生病,又没什么胃口……海格摸了摸下巴,疑惑道:“现在刚过复活节……难道是发情期到了?”
  听墙角的教授们:“……”
  正好把注意力放在这边的邓不利多:“……”
  戈德里克:“……”这话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难道混血会比纯种更容易发情吗?”
  ——半天没说话的大蛇无语凝噎,心更塞了,干脆动起身子,下巴磕在巫师头顶上:【戈迪,给我闭嘴。】
  “啊……”
  金发巫师吃痛,伸手揉了揉头,感觉手腕上被蛇牙轻轻咬了一口。
  海格见状笑起来:“他似乎听得懂我们说话。”而后更为好奇地,“这是什么品种?梅林……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聪明可爱的小东西,美丽又危险——我是说,他有毒吗?我可以摸摸看吗?”
  能把一条碗口粗的危险毒蟒说成聪明……可爱的……小东西,还想摸摸看……戈德里克在心里默默扭头,面上却不显,笑着说:“的确是稀有品种。”斯莱特林专属的那种,而且,“抱歉,他比较认生,不太喜欢别人碰他。”
  海格点点头表示理解:“公的一般都这样,特别是小诺伯……哦,我不该提起这个。”
  他懊恼地叹了口气,显然还在为被送走的小龙耿耿于怀,脸上也浮现一些悲伤的表情。不过在揩了揩鼻子后,大个子并没继续纠结这件事:“他看上去似乎非常稀有,你是怎么得到他的?”显然对可能的奇遇故事非常感兴趣。
  “孽缘。”戈德里克毫不犹豫地回答,满意地感到脖子上一僵,“他是我很多年前捡回来的,从那天开始直到现在,我没有一天安生过。这家伙不仅吃我的用我的,还到处在外面招蜂引蝶。特别是有一次,甚至让几位贵族小姐质问到我面前——”他一边笑着,一边摸了摸缠在自己身上的大蛇,“那几位女士长得可真漂亮,是不是?”
  【……】虽然刚开始那段时间占了戈德里克不少便宜,但这之后都是臭小子吃自己的用自己的;对那几个女人,自己也没什么兴趣……大蛇还是识相地选择闭嘴,讨好地吐着信子,舔了舔巫师的手腕。
  海格不明觉厉,大笑着说:“他可真厉害!”
  忽然觉得莫名其妙被一条蛇秀了一脸的教授们:“……”
  觉得自己要吃不下饭了的邓不利多:“……”
  的确在招蜂引蝶上,斯莱特林永远比自己厉害得多。戈德里克撇了撇嘴,拿开自己的手腕,顺势叉起一块切好的牛排:“让我们回到正题吧,海格。我该怎么做?去找几条母蛇给他?”说着把叉子塞到大蛇嘴边,挑了挑眉,“还是让他找个灌木丛自己解决一下?”
  【……】叉子上的牛排被乖乖一口咬掉,渣都不剩一点。
  海格低下头认真思索了一下,有点犯难:“我也不太清楚……让我回去查查,过几天再告诉你?”
  “好,那就拜托你了。”金发巫师笑了笑,继续叉起一块牛排,“我很希望能让他自己解决,毕竟这样还挺省事的。”
  【……】
  +++
  ……
  这样的场景在学生们眼中,在那张英俊容貌的映衬下,会成为许多人用餐时的谈资。
  但在黑发少年眼中,一切都变了样子:那长桌上俊美的青年宛若穿肠毒.药,无论是懒懒托着腮的动作,还是令人熟悉无比的微笑……每一样,每一样都在提醒他,这就是格兰芬多。他一直逃避着,憎恨着,为之疼痛难忍的格兰芬多。
  桌上的佳肴再丰盛,在那张脸出现在大厅里的那一刻开始也食之无味——他控制不住自己。即使痛恨着这样软弱和放不下的自己,但斯莱特林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总会想往教授席的方向看去,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上露出的各式各样的表情:那无一例外都是他记忆中的模样,他所痛恨的,他下决心抛弃的,和……他所逃避的。他不想承认,但他爱这个笑容。
  ……他离不开他。
  这样的想法盘旋在脑海,几度让他濒临失控的边缘。直至上课时间临近,才让少年迷雾一般的湖绿色双眼重新变得清澈,扔下一句轻声的命令,从座位上站起身,率先离开大厅。
  如平静湖水投入一颗玉石,泛起涟漪。这冷清声线如同号角,整个斯莱特林长桌全体起立,按尊卑次序排列整齐,尾随在他身后。如同跟随出巡的帝王。
  ……
  数不尽的目光追随着他们,大半年下来,几乎所有人都习以为常——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三个学院会接受这些。在所有斯莱特林鱼贯离开礼堂时,人群又开始变得喧闹,议论纷纷。
  邓不利多擦拭了一下镜片,微微叹了口气:很多事情他有心无力,特别是对方拿出创始人的身份时,他不可能越过这个身份去做些什么。他曾以为这是个契机,为他自己承认的许多错误,希望能改变目前学院中存在的僵局,但现在看来明显有些矫枉过正……他不禁下意识看了一眼长桌上的金发青年,对方也正注视着涌动的斯莱特林们,微微皱着眉,和身上的大蛇低声说些什么——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格兰芬多身上。
  “……唉。”
  同样叹了口气的还有戈德里克。他托着腮,脑袋微微靠在蛇脖子上,目送黑发少年领着一长桌的学生走出大厅,有点无奈地说:“萨尔,我已经没脾气了。”
  【气消了?】
  “气过了。”戈德里克撇了撇嘴,“接下来就是三年级的课,我总不能忍不住把教室炸了。”教室的坚固度可比不上他们的密室。
  【想炸就炸吧。】大蛇伸出信子,舔舔他的脸颊,【我修就是了。】
  “……”虽然知道萨拉查一定会这么说,但是,“你这样纵容我炸学校真的好吗?”
  【无所谓。】
  听起来对方压根不在意,甚至充满宠溺地:【你喜欢就好。】
  “……”我这么蛇精病一定都是被你宠坏的。
  戈德里克一边暗爽,一边在心中默默吐槽,而后拍了拍手,看着餐盘在眼前消失。
  如果没记错,三年级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合上的。
  就现在斯莱特林这个架势,那一副他看了都要头疼的贵族作派,最看不起的……一定是自己学院那些有点过度活泼的小鬼们。再加上这时代两个学院积怨已久,如果他进去不是灭火,想必要被冻成冰块。
  他倒是希望格兰芬多能和斯莱特林搞好关系,如果让他着手,势必会要求自己的学生们主动表现善意。但,这应当在一个平等的前提下,而不是格兰芬多们卑躬屈膝地请求斯莱特林给予关注。拉近关系,并不意味着天天贴别人的冷脸,像块牛皮糖一样粘在斯莱特林身上。
  而斯莱特林们的态度也不应当是鄙夷的,唾弃的,认为自己高高在上——没有人应当因自己所在的学院而觉得高人一等,而所谓的高贵出身并不一定能铸就辉煌。说不定还会铸就一堆蛇精病……例如萨拉查那个槽心的后裔。
  不需要卑躬屈膝,死缠烂打。他没有什么对不起斯莱特林的。戈德里克移开托腮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的确会为那样怨恨的目光心悸,毕竟和这个人相处过一段不短的时间,也毕竟……这个人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看着他痛苦,自己也不会快乐。
  这痛苦的源头绝大多数应当来源于自己——虽然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他也不能理解对方的痛苦,但终究不能做到对着那双和萨拉查一样的黑色眼睛,理智冷静得毫无负担。
  但这么久以来,从千年前到现在,在自己最痛苦时给予怀抱的从来不是这个人,自己想要的也不是这个人能给的。无论是做出决定,还是践行理想;被说做冷酷无情,失却作为人的情感,去将他人的心脏践踏破碎的时候——斯莱特林所做的只有责怪,怨恨和逃避,觉得不被自己理解,用冷漠的外壳伪装自己,再用犀利的言辞刺伤别人。而……格兰芬多不是圣人,他同样需要安慰。说他被宠坏也罢,不够坚强也罢,成为标杆的背后,在那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想要被认同,想要一个拥抱。
  安抚,理解,赞同……这个拥抱能包含的实在太多太多。作为最亲密的挚友,理当被宽容和理解;甚至是他从未想过的,作为被爱着的身份,被给予一个亲吻——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这所有的情感斯莱特林都给不了。只有萨拉查能给他。
  这样的要求似乎是蛮横无理的:要求萨拉查放下立场,放下高傲,去做一些在所有人看来都不可能出现的改变。戈德里克也知道自己有多任性,让对方支持自己的理想,需要为此付出多沉重的底牌,也许这之中的代价甚至是自己难以想象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