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同人)双欧阳+番外 作者:玄暮夜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这里的设定是欧阳少恭还没有记起巽芳,所以还没有黑化,但是他记得自己是太子长琴,也去盗过剑,但没有杀害乌蒙灵谷的村民,这里假设他将那里的时间停住,去夺剑,但韩休宁突破封印,强行将焚寂之灵封印在韩云溪体内,之后无不同
 
第一章
 
欧阳明日不知道在他重伤昏迷后又发生了什么,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但他并不在乎,因为在死过一次后,他只想游历天下,不愿再被俗世烦扰。
几年间他游历天下发现这里并非他的世界,也许是该寂寞的。直到有一天。
远远的就看见一个杏黄色衣服的青年向这边来,很快这青年就走近了,欧阳明日一下子就被哪青年吸引了,而青年不经意的转头,也愣住了。
许久青年面带温和的笑意“在下欧阳少恭,在这深山之中竟遇见与在下容貌十分相似的人,是在有缘”
欧阳明日抚着垂在胸前的头发,轻笑一声“在下欧阳明日”
欧阳少恭惊讶极了,复又轻笑“得遇公子与在下容貌相似,又同复姓欧阳,实属有缘,不若同行可好”,“自然”
至夜,两人找了一个山洞,打算在其中过夜。
“不知少恭为何来这深山之中?可是有事要办?”欧阳明日靠在石壁上闭目养神,忽然问道。
“嗯,我也不知道,兴许是为了与明日相遇也说不定”少恭的笑意温和,看向明日,问道
“那么明日呢?”欧阳明日睁开眼,盯着欧阳少恭看了几秒,站起身,走出山洞,他望着天空,暗紫色的天空上,密布着微小却明亮的星子,他轻轻地笑。
天刚微亮,两人就出了山洞,找了些果子充作早饭,因为两人都是医者,却是认得哪些果子能吃的。
果子汁水饱满,甘甜可口,可是欧阳明日却没有多吃,他抚着发,不动声色的看着前方坐在石头上的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感觉到了好像有人在看他,他转过头,略有些好奇地问:“怎么了,明日,为何盯着我看?可是,可是我有何不妥?”
欧阳明日轻笑着摇摇头“非是少恭有不妥,只是这世上竟有与我如此相似之人,又是同姓,可实在太巧”欧阳明日的声音越来越轻,轻的好像在呢喃一样
“也许你就是我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的意义吧”欧阳少恭疑惑的凑过身体询问“不,没什么”
欧阳明日笑意温和“我们往哪里去?”
“相传海外有一仙岛名曰蓬莱,不若我们往蓬莱去可好?”欧阳少恭低头思考了一会,温和的询问。
蓬莱,欧阳明日眼波流转,问道“为何呢,为何会想去蓬莱?”
“为何?”欧阳少恭轻声的重复欧阳明日的话,眉头紧皱,用一种十分疑惑的声音不断地重复
“为何?为何?我…我不知道,只是觉得,我好像忘记了什么,忘记了一件事,又或是一个人,为什么会忘记?”欧阳少恭用手抚在额头上,不断的摇头,痛苦的先前弯下了身。
“少恭,少恭?你怎么了?”欧阳明日也没有像到会发生这种事,他不过…
但想这些都没有意义,他现在只知道看着欧阳少恭难过,他也不好受,欧阳明日走到欧阳少恭身边,伸手揽住他的肩膀,无声的安慰。
欧阳明日以为他已经没有了牵绊,在离开了那个世界之后,他也不再记挂,因为他将救命的丹药给了父亲,成全了孝道。
而上官燕有他古木天和边疆老人的照顾,想必也无碍,对于她,他也放下了,因为她身边有鬼见愁,而臭豆腐也当了城主。
欧阳明日以为他剩下的人生就是走遍天下,但中途却俞上了欧阳少恭,也许他们相见不过一日,但却觉得,他会成为他在这个世上的牵挂。
相传海外有三仙岛:蓬莱,方丈,瀛洲。而此次欧阳两人的目的地就是蓬莱。
海上有雾气弥漫,朦胧中天与海衔接成一片碧蓝色的绸缎。欧阳明日站在船头,负手而立,海风扬起他的长发,他的唇边浮现出一丝浅浅的笑意,似乎是在享受着柔和的海风。
“这里距离蓬莱还有多远?”欧阳明日转过身询问,欧阳少恭正盘膝坐在船中央,闭目调息,他缓缓睁开眼,左右看了看,道:“大概再有一个时辰便到了。”
欧阳明日的眼睛转了转,“少恭可是曾来过蓬莱?”
“没有,至少在我的记忆总是没有的,不过我一直觉得我似乎应该回来,我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欧阳少恭淡淡的回答。
“原是如此,但愿你能找回你丢失的东西。”欧阳明日转过身,对欧阳少恭笑了笑。“但愿吧!”
太阳渐渐落山了,血红的夕阳散在海面上,将海水染成鲜红的血色。
欧阳明日看向远方,那里似乎有着岛屿朦胧的影子,远远的在海雾中,看不真切。
欧阳明日刚想开口询问,便看见欧阳少恭僵硬的站起来,声音有些颤抖,“那里就是蓬莱。”
 
第二章
 
欧阳明日有些担心:“少恭,你还好吗?”
“无碍,我们走吧”欧阳少恭说着,走在了前头,越往前走欧阳明日越是心惊,这个蓬莱仙岛上没有一点声音,没有植物也没有动物,而身旁的欧阳少恭的眉头也越来越紧锁,似乎是承受者莫大的痛苦。
远远的似乎有了一些类似宫殿的影子,但欧阳明日却觉得有些不妥,又说不出什么,值得沉默,一路无话。
两人已渐渐接近那些庞大的宫殿,但入眼的已是满目疮痍,偌大的宫殿已成为废墟,这里似乎经受过一场大劫。欧阳明日转身想去看看欧阳少恭的状况,却发现欧阳少恭双手捂着头,表情狰狞
“巽芳…蓬莱…我的妻子…渡魂…我离开了她,因为我的身体已经老了,我只是想和她长久的在一起,蓬莱人的生命远比普通人更漫长,我只是,只是想永远在一起,对不起巽芳,在蓬莱天灾时没有陪在你身边,对不起,我会寻到起死回生之药,复活你,重建蓬莱。”欧阳少恭的表情渐渐缓和了,他小声的呢喃,似乎曾经在了过往的记忆里,那是他曾经丢失的记忆,现在他找回来,他终于记起了巽芳,他深爱的妻子,还有蓬莱他们的家。
“少恭?”欧阳明日有些担心的看向欧阳少恭,“你,不要太伤心,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这世间并没有真正的复活药啊。”
“我们走吧”欧阳少恭神情淡漠,似乎刚刚那样悲伤的人并不是他,那样冷漠的样子,使欧阳明日更加担忧,他回过头深深的望向那庞大的废墟,若有所思的样子。
欧阳少恭自从蓬莱回来后就十分不对劲,刚开始那一段时间,他总是一言不发的,沉默极了,常常独自呆在屋子里,一待便是一天,但慢慢的情况似乎又变好了,欧阳少恭开始恢复正常了,他对每一个人都温和起来,令人如沐春风,无有不好,但却让欧阳明日更加担忧,这样的变化到底好是不好。
“少恭,我们已在此处停留了月余,不知你可有什么计划吗?”欧阳明日问。
“少恭想去天墉城,寻找使人死而复生之术,不知明日可有打算?”不知为什么,欧阳少恭并不想对欧阳明日隐瞒什么,对于欧阳明日他有一种特殊的,用语言无法形容的感情。
欧阳明日沉默了一下,就笑了“明日并无打算,若少恭不弃,明日愿与少恭同往天墉城,为你寻死而复生之术。”
即使这世间并无此术。“好,如此,便同去天墉”欧阳少恭与欧阳明日相视一笑。
约是一个月过去了,欧阳少恭与欧阳明日已经到达了天墉城,并且成功的拜入天庸门下,“少恭,这…”欧阳明日有些纠结的拿着紫色的天墉弟子服,看向欧阳少恭。
“明日,暂且忍耐下吧。”欧阳少恭温言安慰,欧阳明日自觉并非挑剔之人,但这天墉弟子服实在实在令欧阳明日无奈,这种颜色与材质的衣服,他平生从未穿过,不过如今却不得不破回例了。
欧阳明日换好衣服,再次来到欧阳少恭房中,“少恭”欧阳明日看着眼前的欧阳少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欧阳少恭将平日里披在胸前的长发高高的束在头顶,比往日更加多了几分少年英气,只是欧阳少恭与欧阳明日两人本就十分相像,平日里若非两人风格相差太大,欧阳少恭温文尔雅,欧阳明日则是神仙工子,但如今两人同样的一身天墉弟子服,几乎就像一个人一般。
“明日、少恭,快出来啊,你们在做什么,换件衣服要这么久吗?”欧阳明日与欧阳少恭在往天墉城来的路上遇到的少女风晴雪正一边说一边敲着门。
“晴雪久等了”欧阳少恭推开门,将风晴雪让进屋中。风晴雪一进屋就径直找了一把椅子坐下,又到了杯茶喝下,才向四周看去,“少恭天生丽质,便是穿这衣服也是好看的。”风晴雪有些嫌弃的看了看自己,又转而用赞美的目光看向欧阳少恭。
少恭似笑非笑的看了风晴雪一眼,有些无奈“晴雪,这天生丽质是形容女子的,少恭可万万当不得。”
“是这样吗?”风晴雪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继而向后方看去“明…明日?”
“怎么?”欧阳明日挑着眉,右手在左手上的天机金线一点一点的抚过,欧阳明日感受着天机金线冰冷的触感,面上渐渐带了几分笑意。
“少恭,你与明日真的不是兄弟吗?不然怎么会这么像,就像你一个人一样。”风晴雪疑惑的皱着眉,认真的看向欧阳少恭。
“自然不是,我与明日不过是在机缘巧合下相识罢了,虽有几分相像,却当真不是兄弟。”欧阳少恭笑意温和的解释。
“哦,是这样啊。”风晴雪有些沮丧,不过还是在两人间来回扫视了好几遍,真的很像嘛,少恭比明日除了少了一颗长在眉心的朱砂痣以外根本没什么区别,风晴雪想,这么像的两人竟不是兄弟,还用同一个姓欧阳,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欧阳少恭垂下眼看着欧阳明日一下下的抚摸着左手上的金线,想了想开口问道:“我自初见明日之时便见你左手上缠了金线,却不知这金线是何用处?”
欧阳明日随着欧元少恭的视线看到自己的左手“这是我的武器,名叫天机金线。”
“明日,明日”欧阳少恭摇摇头,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走向坐在一边拿着剑发呆的欧阳明日。
“你怎么了?”欧阳少恭关心地问道。欧阳明日回过神,看向欧阳少恭,眼神飘忽。
“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可否说与我一听,”欧阳少恭温言道。
欧阳明日的手拂过早晨领来的天墉城弟子剑,有些感叹“其实并没有什么,只是有些感叹命运罢了。”
“哦?”欧阳少恭笑了,“怎么?”
“少恭早晨时,也问过我的武器,就是天机金线。”欧阳明日看着左手上缠绕着的金线,缓缓道:“也许常人无法理解我为何要用此物作为武器,只因我从前因双腿天生软骨,而无法行走,即使我也如常人一般向往着可以舞刀弄剑,但因我无法独立行走,只得终日坐于轮椅上,所以不得不放弃,而今来到这以练剑修仙为目的的地方,所以有些感叹,罢了,不提也罢。”
欧阳明日神情有一瞬间暗淡,很快又恢复了常态,“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吧。”说着,就转身走了,独留下欧阳少恭一人。
欧阳少恭独自坐在凉亭内,他望向远方,天墉城的山在云层中若隐若现,天边有着浅淡的红晕,太阳已西落了。“我原以为这世上独我一人……明日啊明日,这世上原还有一个你,呵,你与我如此相似,又让我怎的放得开你…”
 
第三章
 
单单纯纯练功的日子过得很快,平淡如水的让欧阳明日感觉似乎回到了在师傅边疆老人身边学艺的时候。
“明日,你听说了吗,昨天傍晚有鬼面人来天墉城盗剑,不过那鬼面人被伤,人间也没有被盗走,也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来天墉城盗剑。”风晴雪趴在桌子上,一边看欧阳明日练字,一边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