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同人)红楼之琮来不救世 作者:凤绯楠(下)

字体:[ ]

 
  “好了,开宴吧。”徒锦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一摆手顿时响起了丝竹之声。
  这场宴会还未开始便起了波澜,又瞬间被皇帝抹平。当然这些都不关霍家琮的事情,他来到这里的最重要目的就是食物,不过被这个一耽搁,那个一搅局,有的饭菜都失了味道,真是暴殄天物啊,看来皇家宴会时来不得的,以后他再也不想来了,讨要些食材倒是可行的
 
  ☆、第四十一回剧情有变
 
  自打参加了皇宫举行的端午宴后,霍家琮在末世里被压制的食欲彻底爆发了。末世带来了丧尸,带来了异能,带来了恶劣的生存环境,同时增长了人类强大的生存能力。
  但是首先牺牲的就是人的口腹之欲,什么八大菜系,民间小吃,日韩料理西方菜,只要能果腹,谁还在乎味道如何,能吃的就是好的。
  霍家琮的空间只是个储物空间,除了能保鲜之外消耗起来也是很快的,而世界上的新鲜食物在末世十年里那是凤毛麟角。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站是贾府,因为原主被忽视的原因残羹冷炙那是家常便饭,脱离的贾府之后又忙着做一系列的生活规划,对吃的也就没有那么上心。至于千秋书院,大锅饭就是再美味也有吃腻的时候。如今霍家琮有了各路人马供应的食材,他的餐桌终于达到了丰盛二字,久违的保温饭盒也出现在了霍家琮的挎包中。
  于是在衣食住行,吃喝玩乐,脱离文盲的前提条件下,霍家琮开始觉得时间没那么难熬了,就这么一晃眼两年就过去了,而霍芊芊的喜帖在历经波折后也终于散出去了。
  说到霍芊芊的亲事那可真是一波三折,那年元宵灯会上失败的相亲让霍芊芊本就不想成亲的心更坚定了,在贾府里见多了薄幸男,她可真没有一点把握能遇上有情郎。再加上霍家琮的田庄正是万事开头难的时候,霍芊芊也就没了相亲的心思,不过因着霍家琮带着五皇子几个人转了一圈的缘故,给霍芊芊提亲的人还真不少,可惜多得是想通过霍家巴上霍家琮一行人的,霍璋看得出这些人的心思,也就没了急切的心情。这拖拖拉拉的又是一年后,眼看着霍芊芊都十八了,霍璋的心又提了起来,一通的病急乱投医,这一急可真就投错了医,要不是王家集的刘姥姥,霍芊芊现在指不定都做了傻子妻了。
  霍家琮当时听到霍璋说到刘姥姥的时候,真的是有些吃惊,脱离了贾家后他也是偶尔听霍芊芊说一嘴留在林黛玉跟前的几个人,如今听到这么个人物,顿时有了兴趣。
  原来刘姥姥跟着女儿女婿过活,但也不是吃白饭的,人不是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刘姥姥对外孙外孙女那真是没的说,听说霍家村有牛奶羊奶,那是颠着脚走了十多里的路就为了两小的能长身体。刚巧就听到媒婆在给霍芊芊说亲,说得那户人家听上去的确不错,可刘姥姥当场就把那媒婆的底给掀了。
  那户人家是不错,良田百亩是真的,兄弟三人也是真的,就是说亲的老二生来就是个傻的那媒婆给瞒下了。
  霍璋气急败坏的挥着笤帚打跑了贪图媒钱的媒婆,对刘姥姥那是真心感激,直接牵了头羊送人了。
  最后熟悉起来,刘姥姥就给王家集的一周姓小子说了媒,那小子接连守了九年的孝,现在二十有三已同大哥大嫂分家另过,就差一个女主人了,和他定亲的姑娘实在是等不起了便退了亲。
  霍芊芊跟着霍璋和那小子见了一面,处了几回便订了亲,同时将婚期订在了十月,农忙之后正好成亲。成亲之后刚好赶上周家父母的祭日,也能告慰周家父母的在天之灵。
  “所以,你要去霍家村送亲?”徒祐托着下巴看霍家琮点头,眼珠子转了转,“琮琮,你带着我吧,我还没见过平民婚礼呢。”
  “乖啊,我会给你带平民喜糖的。”霍家琮经过两年的营养补充,站在那里真不像八岁的小孩,起码比徒祐高了近半头了,反而是徒祐九岁了和七岁的时候没什么变化。
  当然也不是没有变化,这两年夺嫡的风波愈演愈烈,千秋书院的老师都换了两拨了。虽说徒祐没有夺嫡的机会,但是架不住其母身后的郑家,七皇子和八皇子就没有这个烦恼。
  因此拉拢引诱让徒祐少了些许没心没肺,倒是郁闷化食欲了,硬生生的在霍家琮的宅子里安营扎寨了,蹭吃蹭住不说还带打包的。
  当时霍家琮留客房可不是给这些龙子凤孙的,人生漫漫几十年他总会交上一二好友,没料到好友的影子还不知道在哪里,就来了个祖宗。他从来没有想过把徒家人当朋友,充其量就是合伙人,而徒祐脸合伙人都称不上,除了吃饭啥也不会那只能是祖宗。
  “琮琮,你怎么能忘恩负义?”徒祐一脸指控的看着霍家琮,“我给家里放了好多东西,五哥说了是我在养着你。”
  “东西是很多,但都是你用了好不好。”霍家琮拧着徒祐的脸转了半圈,看着徒祐的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瞬间好心情了,“你要搞清楚是我在养你,你带来的东西你直接生吃一个试试。”看来徒祺需要吃闭门羹了,这么误导可不好,他的手艺就不值钱了。
  “放手,好疼。”徒祐心里恨恨的,明明他都跟着师父们学了两年武了,还是躲不开霍家琮的两指掐,太悲催了。
  “知道疼就不要乱说话,怎么老是不长记性呢。”霍家琮松开手拍了拍徒祐的脸颊,“想去也行,不准捣乱。”
  “那我们赶紧去吧。”徒祐也顾不上揉脸了,只要放假他都窝在霍家琮的家里,自从霍家琮把他的几个护卫打的落花流水后,父皇再也不用担心他的安危了,他也成了皇宫里最自由的人。护卫直接转业为车夫了,带着他和霍家琮进出,徒祾和徒祥若没有徒祺或者徒祐的带着是出不来的。况且他们两个一个忙着中级教程一个忙着考中级班,因此这两年徒祐和霍家琮在一起的时间倒是比较多。
  “着什么急啊,还得买贺礼。”霍家琮对古代的婚礼根本不了解,只知道关系亲密一些的可以添妆,给些压箱底的东西。想到霍芊芊在贾府里也见过不少好东西,但是嫁入的毕竟是农家,精就不必了,贵是必须的。
  “那我需要买什么礼物?”徒祐是收礼的时候多,送礼的时候少,再说礼物都有专人打理,自己亲手买的机会还真不多。
  “你只要不捣乱就行了。”霍家琮和徒祐坐着马车出了皇宫,今个的车夫是壬二,驾车的手法已经非常熟练了,听了两人的吩咐便直奔首饰店。
  徒祐看着霍家琮挑出来的金光闪闪的头面和镯子一脸的鄙视,“琮琮,你真是太俗了,这种东西除了晃眼还能有什么用途?”后妃的金首饰都留着赏人了,有金的也是金镶玉之类的,谁也不会带这么大块的金,俗不可耐。
  “对老百姓来说,这种东西足够了。”对老百姓来说漂不漂亮的都无所谓,关键在实用,金子是硬货,用来给霍芊芊长脸最好不过了,霍家琮看到徒祐面前摆的一套玉器,啼笑皆非,“你这些东西谁敢用啊。”
  “怎么就不能用了。”徒祐可没想到首饰店里还有玉碗玉勺,看着就赏心悦目,徒祐把玩着一双包边的玉筷,“这些是餐具,餐具就是给人用的。”
  霍家琮没理会徒祐的辩解,直接让掌柜的收了起来,替徒祐买了两对金戒指两对金耳环,“行了,这些东西足够长脸的了,玉器太精致,这不是给人招祸嘛。”
  “好吧,听你的。”徒祐看着一整套的金首饰,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
  霍家琮才不管徒祐什么表情,直接拉着走人,下一站布庄。
  “成亲是喜庆的事情,不是应该买大红的吗?”不懂就要问,不懂装懂会贻笑大方,徒祐看着霍家琮只扯了三尺的大红丝绸,却买了一匹蓝底碎花和藏青色的布有些不解。
  “谁还天天做新娘啊,庄稼人下地干活还是耐脏点的好。”霍家琮将布匹捆好放在马车上,“你是和我一样挑几匹布,还是买其他的。”。
  “我一时也想不到买什么,干脆和你一样好了。”自己买礼物真是头疼,看着布庄里五颜六色的布料,徒祐指了指一匹白色的绢布,“那个要一匹好了,顺便配上七色线,做手帕刚刚好。”
  “祐祐的礼物很不错。”霍家琮想到霍芊芊的手艺,赞同的点了点头。
  “我也觉得很不错。”徒祐听到霍家琮的赞扬,真是乐开怀了,志得意满的朝霍家琮招招手,“琮琮,我们这么快就选好了贺礼,肯定能在天黑之前赶到霍家村。”
  “行了,上来吧,你站在那力量明天也到不了。”霍家琮看伙计将布匹丝线放好,顺手抽出了脚凳,“赶紧的吧。”
  “哦”徒祐踩着脚凳上了马车,听到壬二放好脚凳的声音,便吩咐道:“壬二,出发。”
  “是,主子。”壬二对去霍家村的路早就熟悉了,轻车熟路的赶到了霍璋的家里。
  此时霍璋的家里真是一片喜庆,门楣上大红的绸花,不时响起的恭贺声音和说笑声,以及小孩子的打闹声,其乐融融的样子让徒祐新奇极了。皇室婚礼的前一天根本不可能这么混乱,每个人都有特定的席位,谈笑声也不会这么杂乱,井井有条的样子就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这里给了徒祐不一样的情景。
  “霍少,九少,大驾光临真个是蓬荜生辉。”霍璋看到壬二就立马迎了上来,“芊芊可得高兴坏了。”
  其他人看到霍璋对着两个小孩毕恭毕敬,也认出了这两个人是来过霍家村的少爷,眼里都是光芒。谁不知道那养殖场是霍少的,那个带着护卫的九少恐怕比霍少的身份还要好,于是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规矩了一下。
  “车里的布匹是我和祐祐给芊芊添妆的,你找个人带进去。”霍家琮示意壬二把布匹抱出来,又从衣袖里取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后递给了霍璋,“这个是随礼,你收着就成,就别再礼单上记了。”
  “好漂亮的布。”看着壬二抱出来的几匹布,围观的人都惊呆了,再次感叹霍璋家得好运。
  “是啊是啊,看上去就知道穿起来肯定舒服。”虽然霍家琮说了庄稼人下地穿的布,但是比起一般的粗布来说好了不止一个等级。
  “还有那线,绣花肯定美。”徒祐专门让布庄拿了最好的丝线,在阳光下都闪闪发亮了。
  霍璋看着银票和布匹,虽然知道这点东西对霍家琮和徒祐来说不算什么,可做嫁妆那就是在夫家生活的保证,就算是看在这些东西上也知道娘家人的重视,不觉得就作揖道:“真是谢谢霍少和九少了。”
  “相识一场不必这么见外。”霍家琮转身从马车里拿出了两个木匣,“不知芊芊在哪个房间,这里面的东西就给芊芊压箱底吧。”
  压箱底,不会是辟火图吧?霍璋看着小木匣,眼神漂移了一下,不怪霍璋想歪,这压箱底的东西他媳妇也有。不过看到眼前的两个小孩,顿时尴尬一笑,他想到哪里去了,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急忙朝院子里喊道:“佳宝,佳宝,带着霍少和九少去看你姐姐。”
  “好嘞。”霍佳宝早就看到霍家琮了,不过是为了招待小孩子才脱不开身,如今听到父亲的喊声,立马抛弃了小伙伴,带着霍家琮和徒祐来到了霍芊芊的闺房。
  因着霍家琮和徒祐是小孩,霍芊芊房里的大媳妇小姑娘也没有回避,乡下也不兴大户人家的那套,因此两人的木匣子迅速被打开了,然后晃瞎了一屋子的女人。
  “芊芊,你可真是有福气,这可是十几年来的头一份。”
  “是啊,上一次还是村长家闺女出嫁的时候了。”
  “芊芊姐,我能摸摸吗?”
  屋子里七嘴八舌的羡慕着霍芊芊,只有霍芊芊有些哭笑不得。她这少爷将她的一腔愁绪给一扫而空了,在贾府里这些东西可没人会往身上戴的,丫鬟也都是珍珠耳环玉戒指什么的,金戒指都是老妈子才戴的,结果这一整套的金首饰让她提前步入了暮年。
  “行了,行了,都出去吧,没看出来芊芊和两位少爷有话说吗?”因为霍家没有女眷,刘姥姥作为媒人便充当了家里的老人,作为经年的老人怎么看不出霍芊芊欲言又止的神情,于是贴心解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