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霄恭//千帆过尽 作者:轻风斜柳

字体:[ ]

 
 
文案:
【仙古综】
曾堪昔日愁,如今伴君同。
欧阳少恭看着玄霄,唇角缓缓上扬:此生得君,已是满足,当年曾与千殇说,但愿此生好梦一场,如今,倒是满足了当年之想。
玄霄抿了唇握住欧阳少恭的手,声音虽清冷却带着如斯温柔:“待千帆过尽后,吾与君同在。”
曾经如何已是沧海桑田,如今不过是如过眼烟云,能就此相伴,当真已是极好,如此,往日种种苦痛,皆算罢了便是。
 
内容标签:游戏网游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玄霄,欧阳少恭, ┃ 配角:云天青 ┃ 其它:
==================
 
  ☆、第一章
 
  玄霄与欧阳少恭的初见绝对称不上美好。
  气氛有些尴尬,虽然两人都不怎么在意就是了。当然,玄霄是因为真的不介意,所以没说什么,欧阳少恭在最初的一怔后,也笑的如往常一般,跟没事儿人似的。
  其实欧阳少恭虽说不如玄霄狼狈的衣服都碎的干干净净,但是到底跟百里屠苏等人才最终一战,倒也着实是少有的狼狈。
  至于为何两位boss会见面,是因为蓬莱毁了后,欧阳少恭也并没有真的就挂的没影儿,身体坠入水中的欧阳少恭就那么阴差阳错的到了关着玄霄的东海漩涡。
  有时候缘分就是很奇妙的,就比如这两位同样苦逼的俩boss。
  欧阳少恭到底是欧阳少恭,虽然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人,虽然是个美人,还是额有朱砂的——裸美人。欧阳少恭没有同平凡人那般对着发呆,而是很速度的整理好心情,唇角勾起一抹如沐春风的笑,似是不是在这阴冷的东海漩涡,而是在游山踏青一般,微躬身作揖道:“在下欧阳少恭,不知前辈是?”
  玄霄冷冷瞥了眼眼前笑的温润的身着黄衫的俊秀男子一眼,并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也是极为狼狈,但是不管如何,看起来却还是自由一帆风度,许久,冷冷回了句:“吾名玄霄。”
  欧阳少恭闻言,倒也没说什么,犹记得数百年前盛极一时的昆仑琼华没落,还有这位当时的风云人物,后来被打入东海,原来便是此人。没想到今日再此一见,当真算得上缘分。
  他曾对此人此事有所耳闻,微微低头,欧阳少恭回想起当年,曾听到过琼华的玄霄持剑遥指苍天,叹苍天有过,却被打入东海千年禁没。
  那句苍天弃吾,吾宁成魔想来也是极为霸气的,可惜当年他未曾得见,只是听人言传。只是当年欧阳少恭没有料到的是,说出那么句话的人,竟是如此俊美如仙的长相。
  这点颇为出乎他的意料,念及此,便是欧阳少恭唇角也不由得勾了起来,当初自己还以为是个何等彪悍的大汉,如今,咳……
  “汝在笑什么?”玄霄见眼前身穿黄衫名为欧阳少恭的男子看着他勾唇。不由得皱了皱眉,还是忍不住冷冷的问了一声。
  口气着实说不上好,当然,也算不得不好。
  这倒也对,他被关在这东海数百年,不闻窗外事,怎会知道眼前温润儒雅的男子,也曾与自己极为相似的不肯认输,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不管后果如何,也要与天争上一争。
  他不知欧阳少恭,欧阳少恭却是知道他。
  这厢欧阳少恭仍是谦逊有礼的作揖道:“在下只是感慨罢了。”
  感慨为何我们所追求的,永远都只能成空……如今自己落到这般地步,又如何可以甘心……
  其实所求并非很难,只是相要有人一直陪在身边,一世长安。却终究是,求而不得。
  玄霄也未曾再去问什么,阖上眸子,念及当年,脑海中浮现的便又是哪个不羁的师弟。苍天负他,便是连他一心真心相待的师弟亦是如此。
  呵……
  其实数百年来,玄霄早已有能力出去,只是,出去了又有何用?难不成真的去鬼界找那人?找到了又如何,一句对不起对他有何用?
  他不过是,不信命罢了……
  欧阳少恭看着玄霄闭上眸子,似乎极为倦怠,不由得幽幽叹了口气,那微微蹙着的眉头,想来不会是有什么好事。
  他的曾经……是否与自己一般……不知为何,欧阳少恭竟会想到这里,却又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
 
  ☆、第二章
 
  欧阳少恭本也受了重伤,自是定了心神疗伤,这东海倒也平静的很。
  玄霄睁开眼恰巧看到欧阳少恭靠在一旁的石壁上疗伤,挑了挑眉,这人还真够不设防的,若是自己此时出手……
  玄霄这般想着,抬眼看向欧阳少恭,这青年容颜俊秀,气质儒雅,说话亦是彬彬有礼,即使是如今的境况,也依旧悠然。
  欧阳少恭岂会没有注意到玄霄的目光,睁开眸子,冲玄霄勾出一抹温和的笑意:“在下借玄霄前辈的地方修养下,还望玄霄前辈莫怪。”
  “你到不怕我对你出手?修炼时若是被外力打断,少不了要被反噬。”玄霄冷冷道。
  欧阳少恭扶着石壁起身,冲玄霄笑着作揖道:“在下如今的境况,怕也没什么值得玄霄前辈出手的。”
  玄霄听他左一个玄霄前辈,又一个玄霄前辈的,当真不多顺耳,眉头微蹙,冷冷道了句:“不必遵从什么世俗礼法一句一个前辈,吾说过,吾名玄霄。”
  少恭闻言,略惊讶的抬头看了看玄霄,随即沉吟了一会,微微欠身笑道:“不若称前辈霄?如此倒是冒犯前辈了。”
  玄霄瞥了那个一脸谦恭的黄衫男子,阖上眸子,算是应了。
  欧阳少恭倒也不以为杵,他敢这么放心的在这里养伤,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相信玄霄的傲骨,相信玄霄不会对他下暗手,更何况他此时站起来都费力,以至于适才是扶着石壁才勉勉强强站了起来。
  装作无事一般,若是玄霄适才多看他几眼,或许就藏不住他受重伤的事了。
  念及此,欧阳少恭不由得苦笑,慢慢扶着吧石壁坐下,继续调息。
  随着时间流逝,欧阳少恭身体也慢慢好了起来,经常出去刷深海副本,带回去几条鱼烤来吃。至于问哪里有火,这就要感慨了,玄霄修的火系,抬手一挥,也就差不多了。
  玄霄也似乎没有面上那么冷,初时,他本想直接生吃,毕竟为了生存,生食也并非没曾吃过,那日他带着去了鱼鳞内脏洗干净的鱼回来正准备吃,却见玄霄瞥了一眼,然后依旧冷冷的冰着脸,却是抬手拂袖送过去了一团火。
  欧阳少恭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震惊的心情,没曾想这人竟是面冷心热。
  自那以后,每当欧阳少恭烤鱼也都会拉上玄霄。
  玄霄极其少眠,偶尔也会休息,但是,梦中总是喃喃的念叨着一个名字。天青……
  那个人想必对他是极为重要的吧……欧阳少恭这般想着,却也没曾说什么,依旧该如何如何。
  叫醒了玄霄,玄霄抿了唇淡淡的抬手点了火,看着身边面色明显苍白却依旧笑的令人如沐春风的青年,打算继续闭上眸子。
  却被欧阳少恭拉了一下袖子,果然看到欧阳少恭笑的谦逊:“霄,独自一人去吃着实清冷了些,如今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也算是难交,不若……”
  玄霄蹙了蹙眉,还是起身,整理了下衣袍,自然,是鹅黄色的衣袍,想起那时欧阳少恭笑着脱下外袍道:“虽然你我都不曾介意,但是还是披上衣服来的好些。若是不嫌弃……”
  欧阳少恭烤好了鱼片,递了给玄霄,玄霄依旧没曾说什么,近些日子,早已习惯了。
  欧阳少恭这人看起来平和从容,有些时候还是有自己的坚持的,反正辟谷不代表不能吃饭,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第三章
 
  东海的风光还是挺美的,当然,是在外面看,在东海最里面蹲着的少恭和玄霄可丝毫不觉得这地方好。
  当然,或许是不错的,最起码,很清静。
  玄霄虽每日依旧冷冷淡淡,心下却也是觉得不错的,毕竟自己孤孤单单的蹲了几百年,如今有人一起了,倒也还不错。
  算是有个伴儿了。只是那看似温和的青年,却莫名的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不屈服于天命,无论如何都要与上天斗上一斗。
  多年前,他也曾这样过。那青年看似温和,令人如沐春风,言行举止亦是极为有礼,每日也都是笑脸对人,却不知为何,玄霄总觉得,他心里并非如表面上这般。
  东海之底看不到月亮星星或是太阳,不会知道晨昏定省,只是一日一日的这么挨着。
  自然,也并非丝毫没有好处,灵气极其充裕,且清净,是个修炼的好地方。玄霄在这里了数百年,离成魔倒也不远了。
  只是,明明早已可以出去,那件事却终究还是没有想透彻。有些东西,不是随着修为提高就可以明白的。
  并非是怕九天玄女那女人,如今自己的能力,早已无惧与她,当初自己败的那么彻底,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自己九成功力用来维持琼华不坠,如今的自己,何须惧他?
  随着时间流逝,欧阳少恭的伤渐渐好了,以至于有了多余力气的欧阳少恭经常会弄回来一些奇怪东西研究,不得不说,这海底奇怪的东西不少,欧阳少恭这下的倒是颇得意趣。
  总之,作为对这些甚有兴趣的欧阳少恭来说,既然短期内出去不大好,倒不如随遇则安,寻些炼药的法子也不错。
  至于火总归是不缺的,念及此,欧阳少恭扭头看向玄霄,依旧是那副冷冷的样子,却到底有些安慰,总归还有人同自己一起,而非自己孤身一人。
  天命要他永世孤寂,寡亲缘情缘,他便偏要与天命争上一争!这才是他欧阳少恭的与温润外表不同的内心。
  时间过的倒也算不得慢,玄霄倒也渐渐从最初蹙眉看着欧阳少恭捣鼓,变成偶尔心平气和的应几句话。两人都被背叛过,亦都是不满天地不公之人,更何况此地也除了二人也没有他人,多年也只得对方相伴。
  欧阳少恭并非如玄霄那般修的魔身,可不老不死,欧阳少恭魂魄不全,体内太子长琴的灵魂之力亦是所剩不多,怕是很难再渡魂几次。
  若不能……怕是便是只余一届荒魂的命。
  天命不公,如何可以甘心?上天一句话,便毁了太子长琴生生世世,千年渡魂时光,他得到的永远只有背叛鄙夷,当一朝容颜变换,往日的亲朋好友却视己如怪物……
  呵……我所求并不高,只求可以一生一世平凡安乐,上天却偏偏连这些都吝啬。寡亲缘情缘……
  这要我如何甘心?永生永世……被命运……所束缚……
  “你怎么了?”
 
  ☆、第四章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却带着些许的担忧,欧阳少恭从梦魇中清醒过来,有些无力的冲玄霄笑了一笑,依旧温和,却又有些脆弱。
  玄霄微微蹙了蹙眉,若非亲眼看到,他不敢相信,适才那个睡着却满是怨愤的男子是那个终日在身边笑的温和的欧阳少恭。
  亦不愿相信,此时露出软弱的是那个笑的温和儒雅,凡事都淡然从容相对的欧阳少恭,虽才有几年的时光,但是眼前这人永远都是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意。
  却不料他竟……
  能让他露出那般的神情,虽然不知道他的往事,但是也是可以料到并非什么好事。念及适才的情形,玄霄的心忽地动了一动。
  但毕竟是冷心冷清的玄霄,这点微微的怪异之感倒也不足影响明镜般的心,只是莫名多了感慨。
  对欧阳少恭也多了几分注意,原来竟都是上苍所弃之人,念及此,不由得有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
  虽然此刻尚且不知欧阳少恭的往日,但是有了同感的玄霄还是渐渐的对欧阳少恭上了心,同是上苍不容,天道所弃之人,自是有了惺惺相惜之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