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狱寺隼人的养成法 作者:血月莲凰

字体:[ ]

 
 
文笔很渣,不喜者勿喷。
短篇,剧情跟原剧不一样,真的不一样,性格也多多少少有所不同,所以看此文时不要觉得奇怪。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内容标签:家教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雀恭弥,狱寺隼人 ┃ 配角:草壁 ┃ 其它:家教
 
 
 
☆、第 1 章
 
  六月是整个学期的最後一天,明天正常学校几乎都开始放暑假。
  不过对他们并盛的风纪委员来说,没有什麽暑假不暑假这事情,管他是晴天、雨天、刮风下雨天……总之风雨无阻的就是了。
  上午十点多学校很快的结业式完毕,所有换上便服的学生都一窝蜂的从校园各处窜出,终于放暑假不用担心会被咬杀啦,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出去大玩特玩!
  当然更不可以让风纪委员长看见他们穿著便服和其他鞋子在学校里乱跑,每个人都是分秒必争的狂冲。
  认为所有事情都做的完美无缺,可以流著青春的汗水离开校园,疏不知他们一举一动早就入了委员长大人眼中,个个都没漏下。
  翘著脚坐在舒适的沙发椅上,视线停留在一台小型的电视上有好一阵子。 开什麽玩笑,学校可是布满了他的眼线,以为来暗的就不会有人发现吗?
  冷哼了声,换只脚翘著,切掉电源看向窗外,面上带著微笑的看在今天结业式,未来有整整两个月不会有成天一群又一群的群聚动物在校园里走动,心情大好,就大发慈悲饶过他们这一次。
  空荡荡的校园,坐在室内吹著冰凉的冷气,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现在有那麽一丝的无聊。
  为何会无聊?感觉少了一样东西。
  再打一个呵欠,眼尾泌出一滴泪水,在伸手欲擦掉之时,他想起了,为什麽会无聊,因为少了一只有趣可爱的小肉食动物──狱寺隼人。
  放暑假了,他想起了,就不会有在学校里遇到他的机会。
  啧,小猫咪不在,生活就少了一个乐趣,麻烦!
  心里不断想著麻烦麻烦好麻烦,脚步却已经自动自发的开始行动移走著,离开招待室、离开并盛中学,走在大街小巷最後抵达狱寺所租的公寓。
  站在门口前,按了下门铃,却不见有人来开门,手又不自觉的多按了几下,心想:不会又去那只草食动物(泽天纲吉)家里群居了吧?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转身就要去草食动物家。
  *********************************去泽田家路上进行时*******************************
  云雀站在泽天家门口,正准备走向大门压下手把,灵敏的耳朵听见从里头传出杂乱的跑步声,还是向著门口这边过来的,没多想随即往安全地方一跨过去,不到十秒时间,门用力让人给推开,里头跑出三个小孩子。
  「哇哈哈──狱寺!赶快把你的糖果交给蓝波大人我吧!不然等等要你好看!」跑在中间有著颗杂乱膨膨头的蓝波边追著跑在最前头的小孩边要胁。
  「蓝波,不可以欺负狱寺!」
  打算站在一旁冷眼关系的云雀在听见追跑在最後头的小辫子一平说的话後,细细的凤眼微微撑圆些,很怀疑的将视线移到不停让蓝波追赶的一头银色头发的小孩。
  跑啊跑的,显然是跑累了脚步开始不稳,最前头的小孩转过头看了身後的蓝波一眼,小声道:「不给……」
  这麽一个转头同时也让云雀好好看清楚小孩子的脸孔,简直就是一个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小了好几号的狱寺隼人吗!
  门头前绕了好几次的重复圆圈,最後长得像狱寺的小孩跑得差一点就要狠狠和地球表面来个深吻时,踉踉跄跄的跑到云雀身下,拉住裤管躲在一脚。
  蓝波向来是以不会看别人眼色而出名的,就算云雀在这,也丝毫不收敛,瞧小孩停下来了,更放肆的追过去拉扯著小孩明显宽松的衣服。
  「把糖给蓝波大人!」
  挣扎蓝波的拉扯,小孩揪著裤管的手指关节都泛白,可见力道有多大和多害怕。
  向来就是讨厌和小孩子有关联,可是看在身下紧紧抓住他裤管的小孩,他可能就是小猫咪,但也可能不是……
  嗯……
  蹙起眉,最後他选择了弯腰将那可怜发抖的小孩子拎起。
  「你叫什麽名字?」
  云雀突然的拎起举动和问话让小孩子整个就是狠狠吓到,发抖的更为严重,睁著圆滚滚好似小猫一样眼睛但还是乖乖的回答:「……隼人。」
  很好,真的是他。
  ?
 
☆、第 2 章
 
?  一只小小的草食动物,睁著大大的双眼,一副无辜害怕的模样……看了会有让人想要咬杀掉的冲动。
  可惜,这个名为狱寺隼人的小草食动物让他有点下不了手。
  「喜欢吗?喜欢就带回家吧。」充满广告气息的一句话,让云雀的注意力从小猫咪身上给转移了,想也知道会讲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全世界大概只有一个人,就是泽田这只草食动物的家庭教师。
  「小婴儿,是你做的吗?」今天上午在学校看到小猫咪人还都好好的,而且还很有精神的和其他浮游生物打架。
  站在门口的里包恩面无表情的一脚踹开拿著烂泥巴朝他奔去的蓝波,然接著让帽沿上的列恩变化成一把小型□□,对准著云雀手中拎著的小隼人。
  「无聊,本是打算对著蠢纲打了发子弹,没想到是之前将尼二改造失败的子弹,不料 ,蠢狱却突然出现在蠢纲面前,所以就变成这样」然再放下□□令其便回本来变色龙模样的列恩,阴沉的笑了笑。
  「是吗……」看了眼被拎在半空中拎得难过到脸都涨红了的小猫咪,想也不想直接扛到肩上去。
  既然小婴儿本人都说了,喜欢就带回家,那麽他也就不多客气,直接把小猫咪扛走吧,而且他姐姐在旁边,也没说什么,看样子是没意见了。
  希望未来这只小猫咪可以陪他渡过可能稍嫌无聊的暑假,不要让他失望啊……
  走在往回学校的街路上,直到回到了学校,肩上的小东西除了发抖还是发抖,虽然只是安安静静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可是只会发抖他也不怎麽高兴。
  回到招待室先把肩上的小东西放到沙发上去,脱掉自己身上的外套并打开前面几个扣子好通风,刚走再外头才不过没多久就已经开始微微冒汗,同时也打开了室内的冷气。
  忙来忙去,一眼都没去看沙发上的活物,反正不会跑掉也没什麽好著急担心的。
  这样子想法他也真的很不负责任的实现,丢下小猫咪自己在办公桌那里悠閒看窗外签写关於并盛的一些公文、文件。
  因为平常隼人十分暴躁,一刻也静不下来,等真正意识到小猫咪的存在则是在下午他签公文签累了,肚子也饿了,不经意瞥眼看见了沙发上的东西才想起。哇噢,他还真差点忘了今天带回只小猫咪回来。
  「小猫咪,想吃什麽?」走靠近沙发几步,一直呆坐在原位上没什麽敢动的的小隼人看见了有人靠近,不禁全身紧张的僵了起来。
  基本上他不大会讲话,也讲不出想吃什麽料理,今天能问出名字也算厉害了。
  瞧小猫咪还是相当害怕他这个「陌生人」的样子,有点不满,走到沙发去抱起小猫咪,自己坐上舒服的沙发,而小猫咪则顺理成章的面对面坐到他大腿上去。
  「叫我恭弥。」
  歪歪头,已经没有刚才那样子紧张害怕的小隼人不解的看著向著他说话的云雀,嘟嘟嘴没讲话。
  「叫恭弥。」戳了戳小隼人粉嫩膨膨的脸颊,有耐心的再重复一次自己的名字。
  现在的小猫咪就宛如新生的小婴儿,什麽都不懂、什麽都不明白,他有权好好的教育他,当然首先教育的就是有关称呼这道问题。
  被戳的有点不舒服,小隼人撇开头,不过又让云雀给转了回来,「恭……?」
  「恭弥。」没讲完整,再多搓几下做处罚。
  「恭……」
  「恭弥。」戳脸再纠正。
  「恭……弥?」
  「对,连起来念。」颇满意的点点头,放开手指不再戳小隼人的脸颊,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恭……弥?」
  「连起来。」边拨打的号码还不忘纠正。
  连续讲了好几次,吞吞口水才又继续:「……恭弥?」
  「终於念对了,好孩子。」拍拍小隼人的头,将注意力转到已经拨通了的电话上,「哲,去买些小孩子喜欢吃的饼乾零食跟食物,还有……」看著要爬到自己身上来的小猫咪,身上过大的衣物让其行动不方便。
  「恭弥……」小隼人靠近正在讲电话的云雀,小嘴里直嚷著刚刚学会的辞汇。
  「准备几套大概3、4岁小孩子的换洗衣物。」
  「恭弥!」
  「我的晚餐就老样子。」
  「恭弥!恭弥!」
  「委员长你那边……」
  「等等你来了自然知道。」简单一句话止住了草壁接下去的问话,也在语毕後自动的切断通话,看著像是已经恭弥、恭弥叫上瘾,不停想要往自己身上爬过来的的小隼人。
  名字慢慢叫习惯,也就跟著开始不怕他了?
  ?
 
☆、第 3 章
 
?  「恭弥!」坐在舒服的人肉坐椅上,小狱寺两三口咬完并吞下口里的甜点蛋糕,呼叫著云雀的名字意示说他吃完了,还要!
  「好、好。」丢掉手中的一套小孩衣物,云雀拿起汤匙挖了一小口的巧克力蛋糕塞进张大大的嘴巴里。
  如此自然、完美的动作画面,蹲在一旁整理东西的草壁看得可是目瞪口呆的,他、他……真不敢置信,委员长竟然会这样子听一个小孩子的话,还喂吃东西。
  察觉到草壁的目光,云雀转回来看了他一眼,拿起丢在旁边的一堆衣服丢向草壁,不悦道:「我头一次这麽怀疑你的眼光,买了六件衣服满意的只有三件。」
  看了堆在属於满意那一堆的衣服,草壁才怀疑起云雀的癖好,只有三件,分别是连身的猫咪装、连身的哥吉拉装,和连身的皮卡丘装。
  「这个什麽花?莲花?一看到我就想起那个变态凤梨。还有这个什麽葡萄,就想起草食动物家的那个蠢蛋,他今天还追著小猫咪讨糖,要胁?他不要命了。最後那件……」
  「呃……委员长,这些都是现下流行的小孩服饰。」他也是听信的店员的再三保证才掏钱买的。
  「不需要什麽流行,我只要适合小狱寺的衣服就行了。」摸著两件衣服上的柔软布料,看,这两套就是最符合的了。
  「是的!属下明天再去买适合狱寺的衣物。」
  「嗯哼。」哼了哼,云雀将视线调回到又吵著吃蛋糕的小狱寺身上,故意挖了大口一点塞进其张开的嘴。
  不意外的,小小的嘴根本塞不进那个一大匙的东西,但小孩子天生贪心的个性还是硬是要全吃掉,惹得嘴巴周围全是白色奶油。
  快速咀嚼,没一下小猫咪便又啊的一声张开嘴。
  云雀轻弹了下小狱寺的额头,道:「贪吃鬼。」从卫生纸盒抽张纸来把他嘴边沾到奶油的地方全擦净。
  这幅宛如天伦之乐的景象又让草壁看得下巴都快脱臼了,瞧云雀冷眼一瞪过来,冷声道:「没事的话就回去休息吧。」
  言下之意是不要他再出口赶人一次,没事就走,不要打扰他和小狱寺。
  「恭弥!」
  应声的转过头,却感觉到一坨滑溜的东西沾黏到他脸上去,仔细看了清楚後发现小隼人在不知道什麽时候勾到桌上的蛋糕,双手抓得全是蛋糕残骸。
  咯咯笑含住自己一只短小的指头,另一手不知道有什麽含义的沾了坨蛋糕尸体到云雀脸上,现在是小手又在蛋糕破烂不堪残忍的尸体堆里搅啊搅的,抓了比刚才还要大上好几倍的尸骸要往云雀脸靠过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