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武侠]权臣之路+番外 作者:简梨(上)

字体:[ ]

 
《[综武侠]权臣之路》作者:简梨
 
文案:
生于江湖,
活在庙堂,
向往“种田”的平凡人生。
不,不,
既然活着,时间和空间,
都不能束缚你的生活。
一个处庙堂之高却忧江湖之远的故事。
 
内容标签: 武侠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惟珎 ┃ 配角:熟悉人物一大堆 ┃ 其它:穿越前辈太能干,后辈还能做什么?
 
金牌编辑评价:  
云惟珎发现自己成了挡箭牌炮灰,预测二十年后死得妥妥的,前提是有命活到二十岁!更惨绝人寰的是穿到武侠世界,居然不能练武,根骨好有屁用啊!所以他只好转战朝堂,奋斗在权臣路上。且看云惟珎生在江湖混朝堂的拉风日子。 
作者行文优美,逻辑严谨,设定复杂却无凌乱之感;文章主线清晰,感情水到渠成,自然流畅。“画风不对”的主角在武侠世界背景下混朝堂,用国家机器对抗江湖势力,立志打造一个朝局清明、民风淳朴、江湖和谐的社会,立意大气,布局精巧。
 
 
  第一章 生而丧母 
  
  入耳,是一个女人尖厉的叫喊声。
  “师兄,师兄,把孩子还给我,把孩子还给我!”一个女人凄厉的叫喊,声音嘶哑,好似砂砾摩擦着粗纸一般难听。
  “还给你?”一个好听的男人的声音反问,语气温柔,如同情人间的低语,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你下药都要爬上我的床,不久是为了生下这个孩子吗?我怎能不如你所愿呢?”
  “师兄,师兄,那是你的孩子啊,那也是你的孩子啊,虎毒不食子,虎毒不食子啊!”那个女生叫喊的声音更加尖利了。
  “我的孩子?你确定?那么多替身,你确定你爬对了床?”那个男人嘲讽道,“不过你放心,这个孩子来得正是时候呢,我的阿雪刚好需要一个挡箭牌,这不是正好吗?”
  “是谁?是谁?是谁为你诞下了血脉,是芷萝那个贱人是不是,是芷萝……”女人的声音一下子断了,像被什么人掐住了脖子,捂住了嘴。
  “放心去吧,好歹师兄妹一场,本座留你全尸。”男人冷酷的说到。
  被裹在襁褓里的婴儿,还没有睁开眼睛,就旁听了一场大戏,本还想打起精神,听听后续,却挡不住生理需求,沉沉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张,欢迎光临!
  
  第二章 缓慢长大 
  
  “教主。”抱着婴儿襁褓的蓝衣人,把孩子往刚刚说话的男人身边一递,用行动表明了“任您处置”的意思。
  “抱下去,好生安置,这可是我西方魔教的少教主。”玉罗刹看都没看那个婴儿一眼,对着蓝衣挥了挥手道。是的,因为穿蓝色的衣服,所以叫蓝衣,或者是因为叫蓝衣,才穿蓝色的衣服。谁知道呢,名字是玉罗刹起的,天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的。
  “是。属下告退。”蓝衣从产房中退了出去。
  “对了,我家阿雪的万梅山庄建好了吗?”玉罗刹关心的问道。
  “回教主,建好了,塞北之地,万株珍品梅树,占地百倾,梅总管已经赶过去担任山庄总管了。”肃里在旁边的紫衣答道。
  “好,担任万梅山庄的总管,才不辜负了他姓梅一场。”玉罗刹邪气笑道。
  “为教主办事,属下等万死不辞。”紫衣迅速跪倒在地,虽然玉罗刹的语气没有什么明显起伏,但每每玉罗刹一笑,就没有好事,一直跟着玉罗刹贴身护卫、伺候的紫衣也禁不住啊。
  “呵呵……”玉罗刹低声笑道,瞟了一眼紫衣,自言自语道:“我家阿雪要好好长大啊。”语气一转又道:“西方魔教的少教主,就叫玉天宝吧。唉,可惜了这样的好名字……”
  紫衣跪在地上冷汗淋淋,看着玉罗刹走远了,才敢爬起来。常年跟在喜怒不定的主子身边,简直要人命啊!
  这一切,被赐名为玉天宝的婴儿都不知道,他只是呼呼大睡,补充能量。
  玉天宝再次有知觉的时候,或者说他接触到人之后,就知道了自己身份不凡。
  作为称霸西域的第一大教派,作为少主,玉天宝的生活是精致儿奢靡的,裹在身上的布料服帖柔滑的如同第二层皮肤;喂奶的奶娘,也是眉清目秀,堪称美人;要是不小心排泄在身上了,下一秒就有美丽的侍女,温柔的给他换尿布。玉天宝敢保证,就是顶级的月嫂、保姆,也做不到这样,也许是因为他们都会武功,嗅觉灵敏?
  “少教主,奴婢芙蓉,给您请安。”一个穿淡绿裙子的侍女,带着一群级别更低的侍女给玉天宝行礼,然后又快速的站起来,在屋子里忙来忙去。即使玉天宝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儿,西方魔教的侍女也不会因此而怠慢他。进玉天宝的屋子先请安,因为玉天宝还是个婴儿,才能不经他的许可,就站起来做事。
  这样的规矩,好的吓人。让有几次装睡的玉天宝,忍不住咋舌。现在玉天宝的房里,是芙蓉和木犀两个大丫鬟在管着,并么有配什么年长的嬷嬷。
  这样的配置,让玉天宝找回了一点儿真实感,看来自己果然不是刚出生时,听到声音的那个男人的亲生孩子,不然,怎么会连个有经验的妇人都不配呢。被这样隆重对待而飘着的心,总算落了些下来。
  玉天宝如今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知道他父母的名字,更不知道他名义上父亲的名字,每天听着丫鬟们叫他“少教主”,又看着这满是异域风情的房间,玉天宝心里想的是,自己是穿越道古代哪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了吗?不然怎么解释这样奢华的生活?还有,如今的宗教都这么开放了吗?居然能娶妻生子,据他所知,除了道教这么人性化,其他教派都是要求神职人员纯洁的,无论男女。
  多亏那些侍女说的还是汉话,不然玉天宝该以为他穿越成哪个王子了呢!
  玉天宝严格按照三翻六坐九爬的规律,慢慢适应自己的新身体;跟着侍女学说话,从据说正宗官话的洛阳正音,到西北各族的民族语言,玉天宝表现得既不突出,也不迟钝,他还没有忘记他生而丧母,妾身未明的身世呢。
  玉天宝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他努力克制着自己,像一个正常的婴儿一般,累了哭,饿了哭,不顺心就哭。学说话的时候,也化身话唠,学走路的时候,经常跌倒,从不吐露侍女们没有教过的东西,活得克制而隐忍。
  而玉罗刹是不会经常出现的,玉天宝如今长大三岁,他只在每年的生日宴上露过脸。不,他只是出席了,却没露脸,脸都被迷雾遮住了,就算抱在侍女手里,离他非常近的玉天宝都没有看到他的容颜。
  连续三年,玉罗刹都要在玉天宝生日的时候,举办宴会。生日宴是常年不理教务的玉罗刹,表现对独子喜爱的最好方式。玉天宝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就是在自己一岁生日宴的时候,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名字,平日里他也不敢过问。
  也是在生日宴会上,玉天宝第一次知道了他所在教派的名字叫“西方魔教”。
  西方魔教这样指代不明的名字,并没有让玉天宝警觉,他只是奇怪还有人自称“魔教”的,这也让他对自己所出的世界有了模糊的认识。结合平日里看到的高来高去的人影,玉天宝断定,他应该是在一个武侠世界里,而不是在什么政教合一的国家。还是在相对熟悉的文化背景下,玉天宝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三岁生日宴,玉天宝又收到了无数奇珍异宝,都被木犀登记造册,封库留存了。玉罗刹依旧在生日宴后,不见人影,玉天宝并无反应,三岁生日宴,给他带来的最大好处是,他开始启蒙了。
  给少教主启蒙的人,当然是最有经验的夫子,据说,这个长须飘飘的老头儿,在未入西方魔教之前,是考中过进士的朝廷中人。
  “见过少教主。”玉天宝走进书房,夫子马上给他行礼。
  “嗯,坐吧。”玉天宝点头,然后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他没有向先生行礼,因为没有人教过他,在西方魔教,玉天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用不到礼仪。
  夫子也没有生气或尴尬的表现,从容的坐回自己的位置,自我介绍道:“少教主,老夫姓赵,上敏下行,奉教主之名,为少教主启蒙,教授文事。”
  “嗯,赵夫子,坐吧,我们从哪儿开始啊。”玉天宝点头,主人的派头十足。
  “从《声韵》开始。”赵敏行从书案上摸出一本书,翻开第一页,示意玉天宝翻开他书桌上唯一的一本书,跟着他念。
  念了三页,赵敏行表示今天到此结束,请少教主回去背诵。
  “不是说启蒙要写字的吗?赵夫子不教我写字吗?”玉天宝道。
  “少教主,您年纪尚小,骨头还软,用笔无力,且容易压着身体,五岁之后,再行学字不迟。”赵敏行好脾气的解释道,一点儿都不因为玉天宝年纪小儿敷衍他。
  “哦,是这样啊。行,那你退下吧。”玉天宝挥挥手,赵敏行就躬身退下了,这样风格违和的先生弟子,就分开了。
  玉天宝又看了一遍刚刚跟着学的字,都认识。启蒙用的书籍很简单的,繁体字、竖排,只是有些违和而已,认起来还是不成问题的。
  玉天宝看一遍那三页的内容,就望着窗外,在心中默背,当然,在外人看来就是在发呆。等发呆,发过了三次,玉天宝记劳了那些内容,他才装作不耐烦的样子,把《声韵》扫在桌案下,扬声道:“来人,去花园。”
  芙蓉在门外候着,立马进来抱着他往花园而去。
  在花园祸害了一堆花草,又拿着小石子打池塘里的锦鲤半天,玩儿累了的玉天宝,早早吃过晚饭,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赵敏行考较的时候,玉天宝大部分能答出来,赵敏行道:“少教主昨日可是没有复习,这读书如逆水行舟,还是要下苦功夫的。”赵敏行劝道,他从一个官家子弟,成了江湖草莽,心中还是有些读书人的愿景的。加上玉天宝长得漂亮,白白嫩嫩的,赵敏行也希望他能死一个勤奋好学之人,无论文事武道,好学勤奋都是不会错的。
  “知道了,知道了,先教今天的吧,我回去一并复习。”玉天宝不耐烦的摆摆手,站在门外的芙蓉也柔声道:“请赵先生开始吧。”
  赵敏行看了看芙蓉,不清楚这是不是教主的意思,也不敢得罪芙蓉,只默默的教了今天的内容就走了。
  回去之后,马上把玉天宝的表现禀告了玉罗刹。
  “我儿生而高贵,他爱学就学,不爱学你也不许勉强他。我玉罗刹的儿子,有资格随心所欲、肆意作为。”芙蓉笑着把玉罗刹的原话复述给玉天宝听,温柔笑道:“教主待您真好。”
  “嗯,父亲对我最好了。”玉天宝高兴点头道“父亲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今天就不去上课了。”
  “是。那奴婢去通知赵先生。”芙蓉屈膝行礼道。
  “去吧。木犀,去碧波亭。”玉天宝吩咐道。
  房中下人闻声而动,玉天宝心里却在刷频。
  西方魔教、玉天宝、玉罗刹组合起来还不明白吗?
  
  第三章 溺爱捧杀 
  
  玉天宝顺势不去上课之后,就来到了花园旁边的碧波亭,看着水中无忧无虑的锦鲤发呆。
  木犀恭敬的递上一个托盘,装满了小石子儿,是准备给玉天宝打鱼用的,最近他喜欢这样的游戏。玉天宝推开托盘,不耐烦道:“不想玩儿这个,给我拿鱼食,我要喂鱼。”
  “是。”木犀温柔应声,看了一眼身后的侍女,示意去办。
  “站远些,站远些,挡着光了,我的小红鱼游过来都看不清了。”玉天宝不耐烦的挥手,自己探出身子去看水中游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