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 小星星与旧蝙蝠 作者:神锋无影(上)

字体:[ ]

书名:HP 小星星与旧蝙蝠
作者:神锋无影
 
奥里里亚一直过着食不果腹的小混混生活,直到有一天他认识了一个黑漆漆,阴郁的男人,知道了原来世界上真的有巫师的存在,本以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是……
自己的父亲是个巫师界的背叛者?还是个炸弹狂魔?居然还和自己的老师有仇?奥里里亚无语问苍天:“这还能给个活路吗?”
 
内容标签:HP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奥里里亚 ┃ 配角:西弗勒斯哈利波特德拉克等人 ┃ 其它:原创土著主角,无穿越,无重生
 
 
 
☆、蛇牙大道
 
?  蛇牙大道恐怕是英格兰最肮脏的居民区了,稍微有点小钱的人都不愿意踏入这里一步,破败的房屋,泥泞的道路,遍地都是垃圾和粪便,小区里的房屋杂乱无章,就像纵横交错的蜘蛛网,而里面的居民肯定也不会是心地善良的基督徒。
  奥里里亚慢慢的行走在遍地垃圾的小路上,他的脸上有块青紫,嘴角也肿了起来,早就习以为常的他对此毫不在乎,今天他挣到了20英镑,这是他一周的生活费,对他而言是值了。
  现在奥里里亚要回去自己住的地方,是的,哪里不是他的家,而是两个和自己和妈妈毫无血缘关系的叔叔的房子,奥里里亚记事起就和母亲一起露宿街头,运气好的时候可以找个地方暂时收留他们几天,但是大部分时间,奥里里亚都是睡在公园里的长凳上,或者街边小巷里的纸箱里。
  面前是一座破败的二层公寓,奥里里亚就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对于他们这样的人而言能有一个单独的房间简直就是奢侈。
  推开门大厅里,打着补丁的沙发上正做着一个穿黑衣的男人,听见奥里里亚进来也没有反应,那个男人一副亚洲人的长相,手里正玩着一把匕首,旋转,握住,抛起,再接住,动作干净利索,而且十分精准,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割到手。
  奥里里亚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将手里的纸袋丢在一旁,里面是几个不怎么好看的土豆和西红柿,超市里的降价产品,奥里里亚对对面的男人说道:“晚餐吃炖菜吗?今天有买到肉。”
  男人看了奥里里亚一眼,突然皱起眉头伸手比划了一下他的脸,然后打着手势:怎么弄的?
  “这个啊!”奥里里亚无所谓的一耸肩:“卡尔给介绍的活,拳击陪练,不能还手但是可以躲避,对方打够一百拳就可以得20英镑。”
  男人不满的啧了一声,接着比划道;为什么会受伤?以你的身手不会连躲都躲不开吧?
  奥里里亚淡淡的一笑:“要是一拳都打不中,他们下次就不会找我了,放心我有准备,挨的地方都是看着吓人其实并不打紧的。”
  对面的男人不满的喷了口气,但是奥里里亚不打算多谈,他转头看向二楼:“我老妈和马克呢?”正说着从楼上下来一个胡子拉碴,身材伟岸的男人,他的衬衫没有扣好,衣服大敞着露出毛乎乎的胸口:“哟,奥里里亚,托尼。”
  “真是的,我去做晚餐。”知道马克刚刚在做什么,奥里里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歹还是大白天,他们就不能不这么颓废吗?
  奥里里亚拿起塑料袋走向厨房,马克和托尼都是退伍的佣兵,他们两个人专门替人收拾烂账来生活,自己的老妈克拉拉和马克算是姘头,要不然,马克和托尼也不会让一个女人带着个小孩住进来。
  做好晚饭,奥里里亚将自己的校服从纸袋里取出来,放进洗衣机里,这是他唯一体面的衣服,虽然是旧衣服,但是他母亲克拉拉要求他在学校里一定要保持体面,决不能穿着脏校服去上学,更不能把校服弄破。
  对此奥里里亚十分不理解,自己和老妈一直都是在垃圾堆里讨生活,可是克拉拉在某些方面却严谨的有些神经质,她总是以贵族似得礼仪要求奥里里亚,吃饭时刀叉必须摆放整齐,和人说话时必须要文雅,似乎克拉拉打算将一个□□的儿子教成一个王子一样。
  端着煮好的炖菜和一个黑面包,今天依旧寒酸的一餐,奥里里亚上了二楼,来到克拉拉和马克的房间外,一推门就看见一地的酒瓶,屋里弥漫着一股怪味,他皱了皱眉头走过去将窗户打开。
  床上躺着一个乱七八糟的女人,头发蓬乱,衣不遮体,但是她毫不在乎的睡的四仰八叉,浑身都是酒气,奥里里亚知道克拉拉大概又酗酒了一夜,这个时候无论如何她也是醒不过来的,所以他没有打扰克拉拉只是将晚餐放到一旁就离开了。
  吃过饭的时间,奥里里亚必须趁太阳还没有落山去写作业,电费什么的不能浪费,所以晚上尽量不要开电灯,而且这里也不会有什么路灯之类的公共设施。
  等天黑了,就是自由活动时间,若是马克和托尼没有活干的时候,托尼会教奥里里亚一些招数,这可不是为了耍酷,在蛇牙大道生活的小孩要是不会打架,那就只有活该挨打的份。
  奥里里亚知道托尼和马克的名字都是化名,这两个人从什么地方来,有着怎样的经历无从考证,但是现在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彼此过着各自的生活互不干涉,奥里里亚负责收拾屋子,干家务来抵房租,克拉拉则是依附着马克而生活,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并不稳定而且得过且过。
  奥里里亚在一片空地上练习托尼教他的招数,拔出匕首再收回去,不能超过一秒钟,奥里里亚每天要练习一千次,才能做到如闪电般的出招,托尼教的东西没用任何花俏的招数,一出手就要抓住对方的要害。
  正练习着,奥里里亚手里的匕首突然飞了出去,隐没在一旁的草丛里,嗷的一声,一个矮子从旁边跳了出来:“小鬼,你他妈的要杀人啊?”
  “有事?”奥里里亚看着面前这个长着一个酒糟鼻的矮子,这么晚了如果不是特意来找他的不会来这个空地。
  “小子,明天帮我跑个腿如何?”外号叫鼹鼠的矮子从屁股里掏出一根烟点上说道:“帮我送个东西去一个地方。”
  “我不会帮你运毒的。”奥里里亚冷冷的说道,鼹鼠呸了一口:“不识抬举,有的是小崽子帮我们运货,这次不一样,不是毒品之类的,只是……”说道这里鼹鼠砸吧砸吧嘴似乎很为难的样子。
  “对方是个狠角色?”奥里里亚不明白,要是这样派他一个小孩去干什么,难道是□□?
  “算是。”鼹鼠打了个寒战:“反正我是不希望去他家。”
  “哼!”奥里里亚哼了一声,表示自己不感兴趣,鼹鼠从裤兜抽出三张纸币:“你去一趟我给你三十镑如何?”
  “不去。”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奥里里亚断然拒绝道:“50镑怎么样?你只要将钱给他拿几个瓶子来就可以,要不是那个人讨厌我们这些人,我也不需要找你个小崽子去,他对小孩好像还客气些。”
  “哦,有那种嗜好?”奥里里亚冷笑道,鼹鼠听了反而笑了:“那倒不是,他是个有本事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个很厉害的人,但是超级不合群,所以每次去都碰一鼻子灰,反正听他说话总能把你气到吐血。”鼹鼠说着看向奥里里亚:“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去,我就去找其他人,我只是看你老实,办事稳妥,要是其他人我不放心,你干不干吧?”
  50镑吗?奥里里亚握了握手里的匕首,如果只是个变态他可不怕,想占他便宜门都没有,听鼹鼠的形容,一个不合群的有本事的人,奥里里亚有些兴趣了:“明天什么时候?”
  第二天放学后奥里里亚拿着一个信封来到了这个名叫蜘蛛尾巷的地方,老实说这里真不比蛇牙大道好多少,奥里里亚根据手里的地址一路寻过去却没有发现19号这个地方,问了周围的人,有人指东,有人指西就是没有一个正确方向。
  奥里里亚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被耍了,他捏了捏手里的信封,从厚度和质感来看里面肯定钱不少,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接了个烫手的山芋,却发现信封里还有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老式的眼镜,又土又难看,上面附着一个小纸条上面写着‘带上’。
  奥里里亚将眼镜戴上,一回头就看见在18号和20号之间转角的地方出现了一栋小屋,奥里里亚吃惊的将眼镜取下来,再看过去18号和20号之间什么也没有,戴上眼镜小屋又出现了。
  奥里里亚走到小屋前,木质的门上有个青铜的门环,他伸出手碰到门环于是敲了敲,不多会门发出吱呀一声,从里面出来一个人。
  一个有着大鹰钩鼻子,穿着黑袍的男人,他阴沉着脸站在那里,好像浑身都散发着冷气,一头黑漆漆的头发好像很久都没有洗过一样油腻腻的挂在脸颊的两边,他皱着眉看着奥里里亚,就像鼹鼠说道好像很难搞的样子。
  “请问你是斯内普先生吗?”奥里里亚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手不由得冒出些冷汗,男人沉默的点点头显得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我是托比亚先生派来取东西的,他说这是货款。”说着奥里里亚将手里的信封递了过去,斯内普看都没有看里面的东西就咣当一声把门关上了。
  奥里里亚愣在哪里正考虑要不要再次敲门时,门又咣的一声拉开了,斯内普将几个瓶子递给他:“这些是全部的。”
  奥里里亚根据交代的清点了一下东西,三个蓝色的玻璃瓶,两个红色的,一个黄色的确定无误,奥里里亚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咣的一声大门又在他面前关上了。
  “还真是挺吓人的一个人。”奥里里亚耸耸肩,不过比起他想象的倒是好的多,将东西取回来,奥里里亚来到鼹鼠所在的大楼里。
  这里是蛇牙地盘老大的总部,屋里东倒西歪好几个人,头上缠着绷带,有的还在冒血,看样子又火拼了一次,老实说奥里里亚搞不懂蛇牙这么个破破烂烂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值得一群人拼个你死我活的去争夺。
  鼹鼠小心翼翼的捧着那几个瓶子,好像那不是玻璃瓶而是几颗钻石,将瓶子交给里面的一个穿着西装脖子上还带着金项链的男人,那是蛇牙老大约翰,约翰身后的沙发上躺着一个人,背后一条长长的伤口,血几乎止不住的往外流着。
  约翰将那人扶起来然后将蓝瓶里的药水倒入那人的口中,奥里里亚眼看着那人背后骇人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然后约翰又给那人倒了一瓶红色的药水,刚刚还快要去见上帝的男人,很快就醒了过来,甚至还自己坐了起来活动了活动手脚。
  “奇迹。”约翰看着心腹已经没事了不由得赞叹道:“不愧是本世纪最年轻的魔药大师,三万英镑没有白花。”
  “老大,我们干脆和这位大师合作怎么样?”旁边的一个人目光炯炯的显然看见了生财之道:“要是能将这种药水贩卖,钱还不像天上下雨一样往下掉。”
  “蠢!”约翰点了根雪茄骂道:“他这种药要他亲自熬制才行,而且你以为是个人的他就会卖?除非是和他一样的属于‘哪个世界’的人才行,鼹鼠因为是个‘哑炮’才能从他哪里买到,这种蠢问题不要再提了。”说着约翰看了一眼屋里的人警告道:“不想惹麻烦就把嘴巴闭紧,听明白了吗?”
  奥里里亚被鼹鼠偷偷拉到一旁,鼹鼠从自己的皮夹里抽出几张钞票给他:“你去取药,他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奥里里亚摇摇头:“我一说他就把药给我了。”
  “今天他倒是痛快。”鼹鼠不满的嘀咕道,显然以前没有那么容易,奥里里亚忍不住问道:“约翰说他是那个‘世界’的人,那个世界是什么地方?”
  “去,这不该你问。”鼹鼠不耐烦的挥挥手:“拿了钱快滚,记住要是管不住你的嘴巴,你和你老妈都会被赶出蛇牙,不想死的很难看就老实一点。”奥里里亚捏捏手里的50镑耸耸肩走了。?
 
☆、巫师的世界
 
?  之后奥里里亚有帮忙取过几次药,每次都是站在门口,看着斯内普粗鲁的将他关在门外,然后丢给他几瓶药水后再狠狠的摔上门,要不是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奥里里亚的鼻子大概就和门板亲密接触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