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琴赤|一回完成短篇 作者:浮榛

字体:[ ]

 
书名:琴赤|一回完成短篇
作者:浮榛
 
文案
全部是一章即结束的短篇。
 
注意:
各章节之间并没有相互关联。
只是因为都是短篇所以贴在一起,设定、风格、结局会各异。
悲剧向BE会在标题内注明。其余皆为HE或吐槽向,请放心观看。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琴酒(GIN),赤井秀一 ┃ 配角: ┃ 其它:
 
 
  ☆、[名侦探柯南][琴赤]同枕异梦
 
  客厅墙壁上时钟的指针说现在是半夜1点45 。
  借著窗外透进的橘色灯光看清楚后,赤井近乎无声地脱下黑色外套。但似乎只是在做徒劳之功。
  卧室门口,手握咖啡杯的银髮男人倚住门框,表情冷淡非常。
  拜托别装得像是要出来续杯才偶然撞见的那么「碰巧」好吗。
  赤井横对方一眼:“醒了?”
  其实根本没有睡,是吧。
  对于客厅那位男子无论从言语上还是表情上都显而易见的挑衅,GIN倒是一言未发。
  也是,他一直都是行动派。
  惨遭揭穿的掩护用马克杯随便放电视机旁,伸手拽住黑髮男人的一只手臂,乾脆利落地把他拖进卧室。
  两人浅银或纯黑的长髮铺叠著溶到一起。
  “首先,我要夸奖你,”GIN眯起眼,手指移到赤井锁骨下的衬衫扣子上。
  “今晚的确是半个月来你回来最早的一次。”
  即便是赤井,也不得不说带著这种笑容的GIN实在很恐怖。
  “我以为这是私人事务。”
  移到下一粒扣子上的手指顿住。“什么?”
  “私人事务。”赤井重新把那几个字咬得再清楚一点。“所以我想不必专程向你说明。是吧?”
  虽说句末语气上扬,用的又是疑问句,但同时也很明显的丝毫没有询问的意味。
  当然“认错”这种东西就更不可能有。
  于是赤井没什么意外地看到压在他身上的那位眼中的火光又更熊熊燃烧了点。
  到底是怒火呢,还是……
  他恶趣味的想法还没完成,GIN已经撑起身。浓密髮丝挡掉他的脸,看不清表情,但那低沉的声线里的确是夹杂著压抑不住的、反怒成笑的“愉悦感”。
  大事不好。
  “那么,接下来我要进行的也是私人事务。”
  他用左手直接扯开赤井穿著的衬衫,另一只手拿住不知从何而来的Beretta M1941,枪口正抵在黑髮男人的胸口上。
  “所以也不用对你说明了,是吧?”
  真是似曾相识的语气啊。
  赤井苦笑著用左手按住枪管,稍稍扬起上身,在那人阴暗的唇线上印下一吻。
  “真要这么不满意,你还是请那位先生把分派给我的任务换成比较正常的时间好了。”
  毕竟我也不过只是个爲了卧底而跑来潜伏、用著种种手段以防你察觉到我的身份的……FBI而已。
  随即抿起的笑容被银髮男人激烈的舌吻吞噬。
  可怜的M1941也只好乖乖地呆在枕边,化成无害的背景图了。
  -Fin-
  [2011-3-24]
作者有话要说:  嘛,我要酝酿一下才有勇气写H……(?)
 
  ☆、[名侦探柯南][琴赤]执迷不悟
 
  执迷不悟
  ++
  虽然一眼看去的面无表情给他带来一点可以称得上是“温和内敛”的气质。
  但是稍稍和他比较熟悉的人都知道,赤井秀一并不算是个脾气特别好的人。
  虽说如此,作为“上司”的詹姆斯先生还是对赤井倚重非常。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赤井秀一都可以称得上是理智冷静,反应迅捷老道,从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虽然偶尔他会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原因的暴走一两次,但人无完人,他也就不介意费心尽力地为这名手下寻找藉口遮掩过去。
  但是……
  詹姆斯感觉两侧的太阳穴都在突跳似的剧痛。
  他不知道赤井秀一暴走的频率何时变得如此频繁了?!
  方桌对面,赤井勾起嘴角,放下手中的咖啡杯。
  詹姆斯已经觉得这个表情可以称得上是“狞笑”了。
  “你……”他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推推滑落的眼镜。
  “压力太大的话,我帮你请个心理医生?”他已经开始在想当初爲什么会派赤井做卧底,难道真的是自己一时糊涂看走了眼?
  不,明明之前还很正常的。
  “没那个必要。”赤井回答,但视线刺向更远的地方。“不过是小菜一碟。”
  “唉?”詹姆斯再次被对面的年轻人脸上的恶毒表情吓到。
  “今天就是这样,没别的事情了吧?”赤井迅速收拾起桌面上的各式纸张。“那麽下次再聊。”
  “等……”
  慢一拍的詹姆斯只得冲著赤井离去的背影揉起额角。
  拜託……哪个人也无所谓,谁来告诉他自己的心腹手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甚至连情报都没交换完毕就径直抽身而去,卧底不是这麽当的好吗!
  ++
  全身似乎被黑气包裹一团的赤井秀一站在公寓门口。
  他没有开门,只是静静看著缠在门把手上的一根淡色的长髮。他凝视许久,试图为这种明目张胆的挑衅行为下个定义。
  自己在离开公寓时只是顺手带上了门,而赤井也坚信以这个房间为圆心、半径500米内都绝对不会找到一个拥有如此发色以及头髮长度的男人。
  或者女人。
  但是不巧的是,他「恰、好」认识一个有著淡金色——或者浅银色?——的,同自己一样长髮飘飘直垂腰际的男人。不过这人的别墅在长岛,而不是他现在所在的曼哈顿。况且依照赤井目前的心情,他希望自己和那男人之间隔得越远越好。
  代号叫GIN,又称琴酒,又称组织里最危险的人物,又称赤井秀一目前的搭档。
  最后,赤井秀一深呼吸一次,放弃从口袋摸出钥匙的念头,左手扯掉把手上那根碍眼的髮丝,迅速推开房门。
  他最不想见到的人正悠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点著一根七星吞云吐雾。
  赤井利索的脱掉鞋子,冲到GIN面前,抢下差不多只剩下烟头的香烟。“这是我的房间!”
  GIN脸上冷笑不褪:“知道。你的房间。不然我还能在哪裡找到你?”
  赤井直起身,同冷笑:“哈,这麽说一小时前的咖啡厅里是我眼花了。”
  GIN点头,不能再同意似的:“没错。我绝对没有跟踪你,也没看到桌子上摆的各种租赁信息,你要换公寓当然不关我事,但是我怎麽觉得那个房屋中介商的长相爲什么会和你那位FBI的老板一模一样?”
  赤井揪住他的衣领:“注意你的用词,他是我‘上司’。”
  “抱歉。”GIN笑意盎然地用左手在扯住自己衣领的那隻手上来回轻抚。很快他就察觉到对方深沉起来的眼眸和逐渐加重的呼吸。“男人的本能,不是吗?”
  赤井低声的诅咒,却仍旧乾脆地低下身子跨坐在他的腿上。两人拥吻著,毫不掩藏想要夺得主动权的欲望,于是长吻似乎变成了一场战争,输掉可就太没面子。
  不知多久,GIN终于首先鬆开紧按著赤井后脑的右手,暗色的瞳孔里有种说不清的魅惑感:“我就是喜欢你的行动迅速。Everything。”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赤井长长的喘息,平复欲望。他敛下眼,食指在对方面颊上来回诱惑,抬起的下颌线条简单干练,却无端引诱他凑上前去,用唇齿细细品尝。GIN吞下低低的呜咽,喉结起伏震颤,引得赤井低笑。
  GIN感觉很没面子。“怎麽?”
  赤井抬起头,正视著对方:“没有。”
  看到GIN逐渐阴沉的脸,赤井连忙安抚,心想这还算黑道人物么,一脸小孩子脾气。“真的没事。我只是在想,你居然能主动过来认错,真是罕见。就让我稍微得意一阵吧。”
  GIN作最后的挣扎:“我……才不是来认错的!”
  “是吗?”赤井笑的人畜无害,“那麽请你打道回府,我家可只有一张单人床,没有收留你的地方啊。”
  GIN瞬时眼色犀利:“真要我把你扛回去?”
  “你要是不怕Vermouth眉飞色舞的四处宣传,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那好。”GIN迟疑不到三秒后的回答让赤井大惊失色。猛力捶打准备把自己当做货物样扛到肩膀打包带走的男人的后背,一直沉稳的声线总算有了波动。“放我下来!等……你不要脸我还……”
  “刚才谁说‘一点意见都没有’的?”
  “……放我下来!我知道了,跟你走不就行了吗!”
  ——于是夫夫俩就这麽和解了。(?)
  【远景P.S.】
  夜色下的某间酒吧里,Vermouth正和两位同仁相聚共饮。
  她看看Vodka:“怎麽,你今天休假?”
  Vodka摇头:“大哥说今天没我的事。”
  她又看看Bourbon:“借酒浇愁?孩子你失恋了吗?失恋了吧?”
  Bourbon再干掉一杯银色子弹,脸色凶狠:“要你管我!”
  -TBC-……OR,-Fin-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篇是章节重发。[2011-03-24]
瘋掉了……我是不是不正常……?
大半夜的寫出這種玩意……
人物性格神馬的故事背景神馬的都變成浮雲了嗎?!
這不是琴酒這不是赤井這分明是倆蹭得累啊!!!!【抱頭
本來甚至打算繼續H下去的可是我實在太膽怯了所以還是繼續拖著吧(╯-_-)╯╧╧
好了繼續對付考研去……┬_┬ 
(2010/12/5 0:34完成。存稿箱是個好東東啊好東東)
 
  ☆、[名侦探柯南][琴赤琴]忘川(BE)
 
  最后一次勾动食指的瞬间,在赤井眼里心里定格成剩余一生都没有抹去的画面。
  距离他十五米外的男人仿佛楞了一下,却在子弹打进他胸口的时刻轻微地勾起嘴角。在笑。两人脑海同时闪过一个念头。
  然后浅金色长发在无风的空气里上扬,微妙的弧度让人疑心这难道是在演戏或是精心剪辑出的蒙太奇。黑色衣料的大衣下摆缓缓飘落,洒在地上。仿佛门外孤月映照下的雪片。
  黑色的雪。
  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抬起眼向这边,吝啬的恐怕不止一个眼神。赤井站在原地,听十五米外他的血液飞速流出体内流淌地面的杂音,听逐渐短促又越发浑浊的呼吸,听淡金色长发沉进黑色衣料带来的死寂。
  最后一切归于死寂。
  他在黑暗静默里站着,好像过了很久。他的手擅自举起掩住双眼,脑海空空荡荡。有什么在身体里炸开,又有什么从身体里离开,再也回不来。他想这一切都是错觉吧,因为脑海里真的空无一物。然而他不敢放下手掌,害怕看到破旧的废弃工厂凄冷的月光飞舞在路灯光亮里的大片雪花,害怕视线投到骯脏破旧的地面上时,会看到通缉许久的在逃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暗淡的发梢沾着已经凉透的血液,被血浸透的胸口嵌进一颗子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