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伪装者之我与抗日只差一双大长腿的距离 作者:木贝

字体:[ ]

 
 
看《伪装者》觉得明台的金手指实在太多,没办法,主角嘛。于是突发奇想,金手指少了一个怎么办?
注定是个死局,所能决定的不过是死得好看一点。
自古忠孝难两全。
我去赴死,为国。
而你平安,为家。
自此,家国两全。
渣作有一天洗心革面,觉得自己是时候当一个脑残粉了,于是问基友:我做谁的脑残粉好呢?
基友:老胡吧,他最近上的剧多。
渣作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于是开启了自己的脑残粉之路。如果到最后只看出脑残没看出粉来……原谅渣作只是个凡人……
这里有一条隐藏得很深的剧透文案——不算同人,算衍生文?如果那个被捡到的明家小少爷是个日本孩子,没有于曼丽,没有程锦云,明家小少爷要面对的不过是老谋深算的明长官……
 
内容标签: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台 ┃ 配角:明楼,明诚,明镜,南田洋子 ┃ 其它:伪装者
 
 
 
☆、第一章
 
  明台从教室里出来,刚刚结束了西方文学史的考试,手里拿着下一堂考试阿拉伯文的书本。
  偶遇路过的欧教授,邀请明台参加下周四在第三阶梯教室开展的“哥特文艺复兴”沙龙。由于选修了欧教授的《人格与文学修养》,明台打算拒绝,但是不得不斟酌着委婉的用词。
  王天风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插入了明台跟欧教授的谈话。
  “请问是明台明先生吗?”
  明台看着面前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揣测着对方的身份,并没有对问题作出直接的回答:“你是?”
  王天风对明台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我是警察厅秘书科的王天风,我有几个问题,希望可以占用明先生私人的一些时间。”
  “抱歉,欧教授,我暂时有些事情。”明台冲欧教授点点头。
  欧教授作为一名纯粹的学者,保持着不掺和政治的矜持,离开得非常利落:“好的,下次再聊。”
  目送了欧教授,明台转头看向王天风:“王先生,前面有一家咖啡馆,那里很安静。”
  “我们需要去一趟警察厅,车子已经在校门口,我很抱歉这样的自作主张。”王天风果断地回绝了明台的提议,说着抱歉的话,却没有做出抱歉的表情。他甚至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来表明自己与礼节用词截然不同的霸道做派。
  明台皱了一下眉,然后抬腕看了看表。那是一块瑞士表,表面表盘指针表带,考究的用料和做工无一不在述说着它的昂贵:“我在半个小时后还有一堂考试。”
  王天风盯着明台的手表,他只是看着,然后保持着请的姿势:“在出发之前,我已经跟明长官报备,明先生不用担心。请吧!”
  话题进行到这里,明台看了王天风一眼。
  王天风生得浓眉大眼,五官端正,看人的时候眼神很专注,愈发显得目光黑沉沉的。
  从见面开始,王天风一共说了四句话,遣词用句都符合礼貌礼节。然而这位自称来自警察厅秘书科的王警官,每一句话都在向明台宣告,他并不是有勇无谋的自作主张,他是有备而来。
  明台认清不得不走一趟的事实,也就坦然了:“王先生请。”
  这个时候街上的警察是很多的,所以警察局也就理所当然地多了起来。但是通常情况下他们在名称上就能够做出很好的区分,租界的叫巡捕房,只有新政府的才叫警察厅。
  按理说,明台跟王天风该去新政府了,但是王天风带着明台走进了76号。
  不是去新政府,明台并不觉得惊讶,因为警察厅分总务、保安、卫生、司法、督察,掰着指头也就满打满算的五科,怎么看都不像要多出个秘书科的样子。
  但是直接进了76号,明台还是有点惊讶的,在明台的想法里,以明长官现在的身份地位,无论是哪一方势力想要动他事先都得掂量一下。
  明台斟酌了一下措辞:“王先生,带我到这儿来,你也是跟明长官报备了的?”
  王天风把明台带进了小黑屋,屋中央孤零零摆了一张实木椅子。四面不透风的墙,头顶一盏吊灯,落下来的光晃晃悠悠,照得那张端正的脸阴森森的:“明先生请坐。”
  没有得到回答,明台坐下了。椅子冰凉的,也看不出颜色。因为找不到桌子,明台不得不把一直携带的阿拉伯文课本放在了地上。
  明台打量了一下房间,虽然不到刑讯的配置,但是看来也是审讯用的屋子。明长官并不如明台以为的混得那么好,有了这点认知,明台为自己刚才还拿明长官送他的手表试探王天风身份的举动有些汗颜:“有什么问题,王先生你问吧。”
  “我们在一周之内,损失了三名特务,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这是一次有组织的蓄谋挑衅。”
  王天风并没有说出一个完整的问句,他顶多算是阐述了一下现状。但是王天风在这里做出了一个停顿,明台觉得这应该是想要听听他表个态什么的:“你们怀疑的理由的确很充分。”
  “我们对三名特务死前接触的人员进行了排查,对重叠的人选缩小范围,最后发现只有一个人是他们死前全部都接触过的。于是我们判断,此人有重大嫌疑。”
  “你们判定的手法很专业。”
  “为了确定这一判断,我们派出了第四名特务跟目标进行试探接触,两个小时前我收到了第四名特务的死讯。于是我断定,此人就是罪犯。”
  此处又有停顿,明台不得不再次表态:“这个结论顺理成章,不过王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
  “现在应该是明先生对我说点什么的时候了吧?”
  “我?”明台作为明家的小少爷,对于自己的身份一向是不敢妄自菲薄的。虽然事情进展到这里,对于王天风的来意已经有所揣测,但在话没挑明之前,还得装点糊涂,“王先生还什么都没问,我能说什么?”
  “说说你的上峰是谁,你们怎么联系,你杀了我们四名特务到底有什么目的?”
  通常这样的一句话都是在铁牢里的木架上问的,还得搭配皮鞭镣铐烙铁辣椒水增加威慑力。而明台现在还四肢俱全五官都在,想想,也许明长官混得虽然没有明台以为的好,但是也不算太差。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王先生。”
  王天风忽然凑近,双手搭住了明台肩后的椅背。冷面冷口,目光阴郁,吊灯黄亮,愈发衬得一身干练的西装黑得融进暗色:“我们已经查过,你是唯一一个这四个人死前都接触过的人,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你最好老实交代,别逼我用刑。”
  明台仰头跟王天风对视,沉默两秒,突兀地笑了:“你不敢。”
  三个字,让一直因为明台闲适的姿态没有进入状态的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王天风握住椅背的手指收紧,槽牙咬合,阴郁的眼神让表情也变得极其凶狠:“就是天王老子进了76号也得脱层皮,你凭什么认为你就能全身而退?”
  明台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他只是自顾自地开始了推理:“王先生刚才说,‘我们’怀疑这是一次有组织的蓄谋挑衅,‘我们’判断此人有重大嫌疑,最后说,‘我’断定此人就是罪犯。所以请容许我做一个大胆的揣测——请我过来只是你的个人行为,与76号无关。”
  王天风气势一滞,略显诧异地挑了下眉,然后表情微妙复杂:“继续。”
  “所以我想你最好还是尽快让我离开,不然并没有收到报备的明长官就要亲自登门要人了。”
  王天风没有接话,安静就蔓延到了整个房间的每个角落。
  沉默,让明台脸上的笑渐渐敛了:“看着我跟你一起离开学校的人绝对不下五个,而看着我跟你一起走进76号的人比这个数还要多。相信我,王先生,比起杀人灭口,最好的办法是尽快让我离开。”
  王天风眯了眯眼,凝视着明台的目光变得越发阴郁。
  明台开始自我检讨,面对并不熟悉的陌生人,综合考虑对方性格出现孤注一掷的赌徒心理的可能性,拖延时间而不是挑衅才是明智的选择。王天风的眼神,让他对于自己人身安全百分之百的笃定开始动摇。
  门被忽然踢开了,黑压压涌进来十几号人,看清楚打头的来人,明台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大哥,你来了。”
  打头的明长官一脸寒霜:“这是怎么回事儿?”
  后面跟进来的十几号人陪笑都陪得灰头土脸的:“误会,这一定是个误会。王天风初来乍到,不认识明小少爷,才会出现这样大水冲了龙王庙的事儿。请明长官先带小少爷回去,回头让王天风去府上给小少爷赔不是。”
  人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然而王天风显然没有就坡下驴的打算。松开明台肩后的椅背,站直了身体,王天风坦然直视着明长官:“并不是误会,最近一周76号损失了四名特务,明台是最大的嫌疑人。”
  明长官在一脸寒霜之外露出些微探究的表情:“你说我的弟弟是最大的嫌疑人?”
  “是的,我有证据,证明明台与这四个人在死前都有过接触。”
  不提后面陪笑得越发灰头土脸的人,连明台都不得不佩服王天风的勇气了,不是任何一个人面对气势惊人的明长官都能梗着脖子不服软的。
  也许就连明长官都对面前浓眉大眼字正腔圆没有丁点示弱的王天风感到了诧异,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膛火送出子弹,砰然一声响震得整栋别墅都静了静,王天风倒地的声音跟明长官低沉的喝问一样让人心惊:“证据,现在还有什么证据吗?”
  明长官问话的时候,保留着做学者时候的风度,思维清晰,逻辑严密,胸有沟壑而掷地有声。
  明台瞄了眼刚被明长官突突了倒在地上死得了无声息的王天风,再瞄了眼发型和表情一样一丝不苟的明长官,肯定明长官是个彻头彻尾的家庭主义者。
 
☆、第二章
 
  明台跟着明长官离开76号的时候,除了因为阿拉伯文课本沾染了一点血迹——王天风的血迹——而心情不愉外,跟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
  “大哥,那位王先生说的,在死前都跟我有过接触的四名特务是怎么回事?”率先进入汽车后座的明台,坐正后的第一时间是表达了自己对事件的好奇。
  比起好奇,明台当然知道躲避明长官的惩罚才是目前的当务之急,而岔开话题显然是目前能做的唯一选择。
  即使现在新政府任职,明长官依旧保留着一个学者面对外物不动摇的顽固执着的本心。冷静的明长官用一句话告知明台,转移话题的意图失败:“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明台已经在跟明长官一贯的斗智斗勇中,学会不能转移话题时,就要直面冲突:“你敢收拾我,我就告诉大姐。”
  “你敢打扰大姐,我就关你进书房。”
  “总有一天我要拆了你的书房。”
  “你敢动我的书房,我就打断你的腿。”
  跟刚刚才突突了一个人,且现在说话比质问76号时更掷地有声的明长官对峙,明台的压力很大。这样的压力从牙牙学语的童年开始,伴随着整个求学的少年时期,及至现在依旧在求学的青年时期,不减反增。
  为了自然地错开跟明长官对视的目光,明台低头看了一眼表。为了凸显自己是最乖的明家小少爷的身份,明台瘪着嘴巴卖了一下萌:“我下午还有一堂考试。”
  于是明长官叹了一口气:“这边的时局太不安全了,我觉得你要尽快转学去法国。”
  “那我下午的考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