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落花雨 作者:晓臻

字体:[ ]

 
 
文案
落花雨,雨落花
 
或悲或欢,或散或聚
 
只不过不想人去空留憾。
 
玉龙簪,玉发簪
 
你曾许诺我终生
 
却只留我独自悲叹。
 
初见那时,你留给我的是转身策马离开的身影。
 
茫茫人海中……我只想再见你一面。
 
内容标签: 七五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昭,白玉堂,公孙策,赵凝 ┃ 配角:七侠五义 ┃ 其它:鼠猫
 
 
 
  ☆、章一  玉龙簪
 
  蝠王掳走了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白衣小男孩。
  藏身于林间,正准备享用。
  一只袖箭从林中发出,钉在了蝠王身侧的树枝上。
  蝠王甩下白衣男孩,自己独自跳到一旁,眼珠子直打转,似乎很生气有人打扰他进食,盯着林中,声音低沉而沙哑道,“……是谁胆子那么大,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
  过了一会儿,林中传来脚步声,伴随着的还有温润隐含笑意的声音,“我的确是不知道呢?”
  蝠王一惊!这声音……莫不是……
  半响,林中走出一名十七岁的蓝衣少年,他手里拿出巨阙剑,看着蝠王,笑,“好久不见了呢,蝠王……”蓝衣少年瞄了一眼坐在地上的白衣男孩,又对蝠王说,“怎么?上次削掉了你一颗牙齿就长出来了?”
  蝠王惊恐,身体止不住有些颤抖起来,他咬着牙,“展昭,你个黄毛小子究竟要坏我多少好事?”说完,直接朝那名叫展昭的少年扑了过去。
  展昭嘴角一挑,做了个出剑收剑的动作,还剑入鞘时,站着不动的蝠王跪倒在地,已经没了呼吸。
  冷眼看了一下蝠王,展昭喃喃道,“……留你何用。”
  视线看向那边还坐在地上的白衣小男孩,展昭走过去在他身前蹲下。
  白衣小男孩虽然额头上有些汗水,但是脸色丝毫没有害怕和恐惧,令展昭不禁暗暗赞叹……好胆色。
  展昭温柔一笑,摸摸男孩的头,“……要我带你回家么?”
  白衣男孩摇摇头。
  “五弟~~”远处传来几声呼喊。
  白衣男孩迅速转脸望过去。
  展昭抬眼望了一下,低眸道,“看来是找你的?”
  白衣男孩点头。
  展昭拍拍男孩的肩膀,起身,吹了一声口哨,不时,一匹马从林中跑出来。展昭上马,最后看着男孩一笑,骑马离开了。
  白衣男孩欲起身,无意瞄到地上有什么东西。他捡起来一看,是支玉簪,顶端是一条盘旋着的龙。
  ……是那人掉的?
  白衣男孩小心翼翼地将玉簪收起来。
  那边,找他的人也从林中跑出。
  随后两人直奔白衣男孩而来,扑过来一把抱住,“五弟,吓死哥哥了,幸好你没事?”
  一人走到蝠王的尸体旁边,用脚踢踢,“……死了?”
  “四弟,竟然五弟没事了,就别管了,我们还得赶回去呢!不然又要挨你大嫂骂了。”一人道。
  被牵着走的白衣男孩最后回头再深深地望了一眼刚才展昭策马离开的方向。
  …………
  七年后
  一白衣少年在酒楼二楼的凭栏处随意坐着,他相貌俊美,器宇轩昂,雁翎刀随意搭在脚边,此人正是陷空岛五鼠之一的锦毛鼠白玉堂。
  白玉堂喝了一口酒,放下酒坛,从怀中拿出玉龙簪细细看着,不禁流露出一丝笑颜。
  二楼上坐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红了脸。
  …………
  楼下街道上,走过一紫衣和一青衣两名青年。
  那紫衣青年手中拿着一副画卷,青衣青年跟着他进了古董店。
  古董店里只有老板一人,他正低着头算账。
  一副画卷突然在他眼前摊开,老板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眼前站着的是一名长相英俊,穿着富贵的紫衣青年,忙笑脸相迎,“爷,您要买什么?”
  紫衣青年指指画像,道,“这画像上的玉龙簪你有见过么?”
  “这……”老板一脸为难,这了半天愣是没出声。
  紫衣青年神情有些不耐,甩了一定金子在老板眼前的桌面上。
  后面的青衣青年无奈扶额叹气。
  老板立马拿起金子,笑呵呵地瞄向画像,画中是一名弹琴的漂亮女子,发髻上插着一支玉龙簪。
  老板摇摇头,“真对不住了爷,小的没见过。”
  紫衣青年收了画,走人。
  出了古董店,紫衣青年嘴里不满嘟哝道,“……八哥也真是的,都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还叫我出来找什么玉龙簪么?他要是真想要,改天我买一箱送他……”
  青衣青年忍不住又叹了一声,道,“将离……老爷……”这称呼真是变扭极了。他停下,指指旁边的酒楼,道,“快午时了,你也该肚子饿了,要不我们先吃饭。”
  将离点点头,“也好。”
  与青衣青年一同进了酒楼。
  上了二楼,将离视线注意到坐在凭栏上的白玉堂,脸上一阵欣喜,冲他喊道,“……泽琰?”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字名,白玉堂下意识把手中的玉龙簪收进衣袖内,转脸,看着走过来的将离,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赵……”
  白玉堂‘赵’字刚出口,将离连忙快步走到他眼前,一摆手,“不可,我现在是偷跑出来的。”
  白玉堂点点头,懂了,眼睛看向将离身后跟过来的青衣青年,微微皱眉……没见过的人。
  青衣青年朝白玉堂一拱手。
  白玉堂随意抱了下拳,动作可谓是潇洒。
  这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俊美锦毛鼠白玉堂?闻名不如见面,青衣青年快速地打量了下白玉堂……的确如传闻那般。
  不过……
  淡漠。这是青衣青年对于白玉堂的第一印象。
  
 
  ☆、章二 想念之人
 
  将离,本名赵凝,大宋国的十五王爷,赵祯最小的皇叔。他又是和宋真宗赵恒为同一母所生,赵祯与他也就更为亲近。
  交谈之中,白玉堂得知,那名青衣先生竟然就是开封府府尹包拯包青天身边的公孙策。
  白玉堂不着痕迹了打量了下公孙策,年纪大概二十五左右,面容秀丽,怎么看都是个文弱书生。
  公孙策看看赵凝,又看看白玉堂,问,“你们俩怎么会认识的?”这两人根本是不可能凑到一块的吧??
  白玉堂和赵凝对看了一眼。
  赵凝嘴角一挑,道,“一年前,我从关外回开封。途中看到山贼劫村,还没等我动手。一道白影从我头上掠过,一下子就把那些山贼给全砍了。他那在风中白衣飘飘的样子很吸引人,我就跑去看看能不能跟他交上朋友。结果,我俩一拍即合,相谈甚欢。恰巧,又遇上天降大雪,我俩就喝了一夜的酒,看了一夜的雪……”说到这,赵凝眯眼一笑。
  白玉堂端着酒杯,眉眼弯弯,嘴角微翘,似乎也想起了当时的情景。
  这样的氛围,公孙策发现自己有些无法插入进去……端起酒杯,闷闷地饮着酒。
  “你来这里做什么?”白玉堂放下酒杯,问赵凝。然后瞄了一眼低头喝酒的公孙策。
  “哦……”赵凝把手里的画卷在白玉堂面前展开。
  白玉堂看过去,上面一女子跪坐着,她身边放着古筝,她的手搭在古筝上,温柔地笑着,视线却是看着白玉堂这边,确切的说应该是看着作画人。
  在看到女子发髻上所插着的玉龙簪后,他的视线便紧紧地盯着那里。
  犹豫了一下,白玉堂从衣袖里拿出玉龙簪,“这个……”
  赵凝和公孙策都紧凑过去。
  赵凝拿过白玉堂手中的玉龙簪,道,“你从哪里得来的?”
  白玉堂的视线往旁边移开了一下,道,“……捡来的。”
  “不对。”一旁的公孙策出声,他看着赵凝手里那支玉龙簪上的龙头,他道,“这不是同一支。”
  赵凝拿着簪子来回转了两下,放到画上,与画中发髻上的玉龙簪比对。
  “的确。”白玉堂用手指指着发髻那里,道,“……这里,画中的玉簪上的龙头是紧贴着身体朝着下方,而……将离手中玉簪的龙头却是仰着头,张着嘴……”
  赵凝看了一会,把玉龙簪还给白玉堂,“看来,这也不是呢。”
  白玉堂接过,收好。
  公孙策看着收起画卷的赵凝,眯眼一笑,“或许,说不定这两支相似的玉簪是同一个人制作出来的?”
  赵凝也笑了,“……或许吧。”
  白玉堂扫了那两人一眼,喝酒……有点意思。
  酒楼下方,一人鬼鬼祟祟从巷内走出来,抬头不经意间瞄到凭栏处坐着的白玉堂时,眼中惊恐一闪而过,见白玉堂还没有发现他,他猛得窜回巷内,逃得无影无踪。
  …………
  开封府院中一身穿红色官服的人站在院中,单手搭上额头,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有些暖洋洋的,不禁感叹道,“真是好天气~~”
  “展大人。”身后有人唤他。
  这便是南侠展昭。
  展昭放下手,转身,一笑,朝那人走去,“王朝,何事?”
  王朝对着展昭一拱手,他道,“王丞相要见你。”
  “王丞相?”展昭皱眉,他见我做什么?点点头,跟着王朝走了。
  厅内,王延龄见展昭就哈哈笑了两声,他问展昭,“展护卫,今年多大了?”
  展昭一愣,瞄了一眼包拯,只见包拯看着他神色有些不自然。
  展昭道,“回丞相,属下二十四了。”
  王延龄摸摸胡子,转头看向包拯,“包大人,展护卫的年龄正好合适。”
  “相爷,这……”包拯有些为难。
  王延龄一摆手,不打算让包拯开口,他回头看展昭,道,“展护卫,我侄女正值妙龄,展护卫可否与她见上一面?”
  说到这,展昭也明白了王延龄的意思,合着他是来做媒人的。无奈一笑,展昭单膝跪地,“丞相,请容展昭拒绝。”
  王丞相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他看着跪在地上的展昭,道,“展护卫是何意思?”
  “丞相恕罪。”展昭改为双膝跪地,双手搭在地上,微俯着身体,道,“……属下在七年前与一人相遇,至此便只倾心于他。”
  王延龄见他目光坚定,知道他心里再也容不下他人,叹出一口气,笑道,“老夫明白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