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偏偏喜欢你同人]长情+番外 作者:博君一笑丶

字体:[ ]

 
 
文案:沈文涛骄傲的不屑解释,可是很多事,你不说,对方不可能会懂。尤其那个人还是冲动率性的项昊。
背景:1916年,除了它属于民国之外全部架空。无党派、无政治、它只是个谈恋爱的小故事!其中唯一打仗场景还是和附近山头的土匪,谢谢!(如果这样还继续被锁,我也就认了。)
CP:沈文涛X项昊。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文涛,项昊 ┃ 配角:顾小白 ┃ 其它:偏偏喜欢你
 
 
☆、第 1 章
 
?  薛少华死了,死在学校的排雷演习里,死在项昊、沈文涛、顾小白面前。
  被沈文涛强行拉扯到安全区的项昊的靠在墙后,麻木的听着身后绵延不绝的爆破声,沉浸在巨大绝望与懊悔中的项昊并没有发现顾小白止不住的惧怕与颤抖,他只是越发用力抓紧了沈文涛抓着他的手来寻求力量。
  项昊的父亲项邵达、项参谋长在龙城是属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只有军队才有出头之路。而出身军阀家族的项昊,注定此生只有从军一途,好在项昊也从未反感过这条既定的道路。
  可以这样说,项昊是从小摸着枪长大的,对于他来说,枪就和玩具一样平常。而身为项参谋长的长子的他,从小到大也遇到过无数过的危险情况,绑架勒索甚至称得上家常便饭。最危险的一次是在项昊七岁那年,他被绑匪抓走了,饿了整整三天迷昏不醒,也是在那时候,项昊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死亡的威胁。他从昏睡中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靠在他床边皱着眉睡着的沈文涛,事后别人告诉他,沈文涛执意要留在项家等他醒来。那件事之后,项昊发誓要变强,让任何人都不能再借着他伤害他在意的人。
  项昊第一次杀人是在他十三岁的时候,那人是个不够成功的杀手,因为他轻视了小孩。当那个人死在项昊手中的枪口下时,眼中满满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而第一次杀人的项昊也只是神色漠然的收回枪,然后让姗姗来迟的警卫把尸体处理掉。
  项昊并没有意识到爆炸声是什么时候停歇的,只是等他回过神就发现周遭除了他们三人粗重的呼吸声再无其他声响。他扶着墙壁站起来,踉跄的走到墙的另一边,只有地上的深坑和烧焦的草地、以及空中不散的黑烟才可以证明这之前发生了多么巨大的爆炸。项昊崩溃的抓着头发,他脑中再度回响着连绵不断的爆炸声,以及少华最后说的那句‘快走啊。’
  天上突然落下雨水,倏然之间项昊也有了理由落泪,‘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自量力,为什么死的不是我,是我害死了少华。’
  “你为什么要救我,”项昊突然揪住了沈文涛的领子,大声喊着:“为什么救我!!”
  沈文涛一言不发,借着项昊推拒的力气摔倒在地。大颗大颗的雨珠打落在他脸上,分不清他脸上到底是雨还是泪。
  ?
 
☆、第 2 章
 
?  项昊离开了,在签下那张不追究薛少华死亡原因的协议书的第二天。
  沈文涛还清楚的记得当他把协议书递给项昊时,项昊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以及对兄弟背叛的绝望。项昊自小就活着潇洒率性,他从军也绝不是因为家族的安排,而是他真心想成为一名铮铮铁骨的军人。而如今,他对龙城军校不公的判决失望了,对沈文涛的妥协失望了,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沈文涛的嘴角还有大片淤青,那是项昊打的,那拳没有丝毫留情,那拳很痛,可是更痛的却是项昊临走之前说的那句‘从此以后,我们再无关系。’
  ‘项昊为什么可以活着那么任性?’这是这段日子里沈文涛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他低头了,名誉、责任与现实令他忍下了所有的不甘心,他还用着薛少华的名誉去逼迫项昊也低头。
  ‘自己做错了吗?’沈文涛想着,‘没有。’现实并未给他第二个选择,要不然他们四人与学校一起鱼死网破,一起被赶出学校身败名裂,要不然忍气吞声不再追究校方的过错,不追究少华的意外身亡,校方会追封少华为烈士,给予少华家抚慰金。他可以不在乎军人的名誉,项昊可以不要,顾小白也可以不要,但是少华不能不要。少华不能因为一个违法校规私自参加排雷演习的罪名被退学,他为了保护他们三个人死了,他怎么可以让少华死后连应得的名誉都没有。
  前几天他们还在商量着谁排雷最少就要去醉仙楼请客吃饭,而转眼间,薛少华死在他们面前,项昊与他决裂离开学校。沈文涛遥遥望着龙城军校的正大门,他就这样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文涛,这雷是真的,快带项昊走。
  ——文涛,我告诉你,如果你救我的话,我就一辈子都不原谅你,救少华……
  ——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
  ——李继洲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不追究这件事?少华他死了啊……
  ——我不在乎会不会被赶出学校,少华的家人我可以照顾,你也可以。说到底,你就是怕被赶出学校!
  ——好,我签。这样的学校,我再也不想待了。
  ——从今往后,我们再无关系。
  “哈,”沈文涛眼中带泪笑了,“项昊……”?
 
☆、第 3 章
 
?  项昊的父亲项邵达亲自前往大帅府,请大帅把他儿子私自离开军校的事情改成休学一年,作为交换,项邵达接受了分散军权的命令。也是从这天起,项家、沈家与李家在龙城形成三足鼎立的姿势,大帅一人稳坐钓鱼台。
  沈文涛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正在休息室做训练,高美仁用嘲讽的口吻说起这件事,说‘项昊不愧是项昊,别人私自离开军校就要被开除学籍,只有他是例外。’沈文涛正在做俯卧撑,他抬头看了旁边不爽的高美仁一眼,好在顾小白从不在他们在休息室的时候过来,没听到这话,不然绝对又要起冲突了。
  沈文涛没有告诉顾小白他与项昊是为了什么决裂的,只是告诉了顾小白他们决裂。受到沈文涛和项昊决裂的影响,本来玩在一起的兄弟被硬生生分成两派,还做出了水火不容的姿态。顾小白坚持项昊一定会回来,对于项昊的离开,认为绝对是沈文涛的错,平时有事没事就对他沈文涛冷嘲热讽替项昊抱不平。而更加维护沈文涛的高美仁则对顾小白这种不分对错的包庇非常不满,结果两个人一对上就是一番天雷地火。顾小白喜欢没事起哄,继承了项昊的爱好坚持每天调戏高美仁,高美仁又是爱动手高于动脑的主,奉行用拳头说话才是真理。顾小白枪法不错,但是肉搏战打不过高美仁。好在高美仁真心佩服沈文涛,也够听他的话,也尽量做到不与顾小白起冲突。
  项昊离开的那天正是集英战队报名的最后一天,今年因为他们年级还不到集英战队报名的资格,可是一年后他们就有资格。
  ‘项昊他一定会回来的,’埋头做俯卧撑的沈文涛心想,集英战队是龙城军校的最高荣誉,踏入龙城军校的所有学生,每个人都想要进入集英战队并为之不断努力。而集英队长这个头衔不但是项昊一直的目标,也是他与薛少华的。少华死了,项昊绝不会允许其他人获得这个头衔。以前这个其他人中不包括他与少华,而如今这个其他人就真的除他项昊之外的人了,‘沈文涛你要记住,今后,项昊他只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
 
☆、第 4 章
 
?  项昊在外流浪,他不再注重仪容,他邋里邋遢,任何人站在他面前都不能立刻认出他就是那个潇洒率性的项昊。他是身无分文离开龙城的,这一年里,他走遍了大江南北,他看到了在军阀混战下苟且偷生的难民,看到了百姓对于和平的渴望,看到了国仇家恨,也看到了勾心斗角栽赃陷害兄弟反目。
  这一年里,项昊对自己说的是出来看看这个他为之付出一生忠诚的国家,但他从来不敢去想薛少华、龙城军校以及沈文涛。
  对于薛少华,项昊有无尽的悔恨,他自以为是习惯了,出身军阀家族,又聪慧过人,从小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总觉得世间没有他不能解决的事情,可薛少华用他的生命狠狠给他上了一课,在弹火下,每个人都是那么无能为力,谁都阻止不了生命的逝去。
  而沈文涛,项昊则根本不敢去想,每次隐隐作痛的心告诉他根本无法忘记他,他喜欢对方太长太久了。
  项昊还清楚记得自己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喜欢上沈文涛的无措,沈文涛是他的好兄弟,他怎么会对自己兄弟起这样龌龊的心思?他逃避沈文涛,不敢与他对视,他开始猎艳,借助女人证明自己是正常的,他并没有喜欢上自己兄弟,可是每次□□结束之后他却更加的空虚。最后是沈文涛先发现他的不对劲,他看着沈文涛沉静的脸,破罐子破摔的告诉了他事情。他狠狠瞪着沈文涛,等着他说出绝交的话语,然后再打他一顿来祭奠自己心酸的暗恋,以及…失去一个好兄弟。可是项昊却没想到沈文涛第一句话是‘让我冷静下’,第二句是‘我可以明天给你答复吗’,那夜是项昊经历过最漫长的一夜,他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第二天天还未亮,项昊就偷溜出家,他跑到了沈宅外头,用以前留下的工具,爬到了沈文涛房间外,透过玻璃,项昊清楚的看到沈文涛紧锁着眉梢在看书,而同时沈文涛听到了动静抬头看向在窗外的项昊。
  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万籁皆寂。借着台灯微弱的灯光,沈文涛从项昊故作玩世不恭的脸上看到了紧张,他倏然间觉得心酸,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项昊竟然紧张…
  沈文涛打开窗子,把项昊从外面拉了进来。项昊从窗岸上跳下来的时候,故意装作没站稳,扑倒了下意识要抓住他的沈文涛。项昊压着沈文涛不让他起身,他认真看着沈文涛,对着他扬起一抹不在意的笑容,“文涛,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他郑重地说,“我足够了解你,但是没必要,”在沈文涛说出那句答复的时候,项昊就已然明白沈文涛的顾虑,对方也与他一样怕失去这份兄弟情,“我们是兄弟,一辈子都是,不会为任何事改变。”
  “你很重,”沈文涛叹了口气,被压在地上的他还维持着抓住对方胳膊的姿势,他放松身体,说实在话,被当成人肉垫子的他摔的很痛。
  项昊说他足够了解沈文涛,而沈文涛又何尝不是足够了解项昊?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项昊看上去一副吊儿郎当老子天下第一多动症问题儿童的模样,但他做事有分寸,沈文涛知道,如果不是他率先发现项昊对自己的隐隐回避而去寻求答案,那么项昊永远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口。项昊在乎兄弟情谊远远高过他自身,而骄傲如项昊也绝对不会接受一份充满怜悯的感情。
  ‘我该说什么?’沈文涛心想着,他躺在地上看着项昊站起来,对方逆着灯光,让他无法看清对方脸上的真实表情,其实也不必看清楚,项昊从小到大就没学过隐忍,他也从不擅长隐藏情绪。
  “文涛,你不会真摔疼起不来了吧?”项昊有点紧张的看着一直躺在地上不起来的沈文涛,沈文涛与他和顾小白不同,小白嘻皮笑脸没个正形,他是性格霸道不拘小节,而沈文涛则是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还有些小洁癖,他可以拉动薛少华、顾小白一起与他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却绝不拉不动沈文涛,沈文涛只会站在边上绝不同流合污。
  沈文涛又一次叹气,他无视了项昊伸来的手,冷静的提问:“你想过以后吗?”这是丑闻,若是被他人发觉,会说沈家卖儿子,为了扒上项参谋长的大腿,把自己的亲儿子送到项昊床上,等待沈文涛的不止是身败名裂,还有众叛亲离。
  窗外的风呼呼作响,冷风吹进来,书页刷刷作响。项昊突然之间僵住了,心中瞬间涌出的胀疼让他白了脸,知道沈文涛会拒绝自己,与真实听到沈文涛的拒绝是两码事。不得不说,每个告白的人心底或多或少都存着‘也许对方会接受’的念头。
  “你是认真的吗?”沈文涛抓住项昊微颤的手站了起来,他扶着对方的肩膀逼着对方与他对视,他审视着项昊每一寸表情想要得到答案。而项昊却笑了,充斥着嘲讽,“文涛,你当我是什么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