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方霓裳曲 作者:叶慕七

字体:[ ]

 
 
文案
魔教教主东方不败;明月峡寨主练霓裳。
两个惊采绝艳、敢爱敢恨的女子,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恋。
当爱情濒临破灭,她们会怎么做出何种抉择?
 
自从看了网上有爱的剪辑视频之后,我萌发了给这两人写篇文的冲动,本文基本上会结合两部剧的原剧情进行。此文he,1VS1。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相爱相杀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方不败;练霓裳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山雨欲来
明朝末年。朱家天下已经渐现颓势,外有满族虎视眈眈,内有农民起义不断。朝堂上奸臣权宦吏治腐败,江湖中风起云涌,乱不可言。
黑木崖上:
“参见副教主。”
正在看着手中情报的东方不败见自己的亲信已经回来,于是便收起自己正在看着的密信。“怎么打探得如何?”
“请副教主亲启。”东方不败从下属的手中接过信函,拆开一看,冷笑着说,“果然他已经等不及了!哼。”充满恨意的将手中的信件丢在桌子上。“你夺我教主之位,我尚未计较,你竟如此容不得我。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说起这封信就不得不说三天前的一件事。
三天前,任我行将东方不败叫到书房之中,“不败啊,这次的事情你做的很好,这样一来,五岳剑派何足道哉!”
“教主圣德,德被苍生。五岳剑派不过是跳梁小丑,不足道哉。”东方不败半跪在地上,很是恭敬。
任我行很满意东方不败如此作态:“你立下如此大功,说你想要什么!”
东方不败听出了任我行的愉悦,心下松了一口气,“甘愿为圣教奉献一生,哪敢妄求什么赏赐!”
任我行摆摆手,故作无意的说道:“哎,你虽是这么想,但是若我不给你赏赐,岂非让叫众人说我赏罚不分明了,不如我给你《葵花宝典》怎么样,这是我日月神教的历代教主才拥有的秘籍。我希望你能够仔细研究上面的武功,带领我日月神教走向更加强盛的道路。”
听这话下之意似是已经将东方不败当成自己的继承人了,甚至任我行多疑心性的东方不败连忙面带惶恐的表忠心:“属下惶恐。属下只望能为教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教主正当壮年,何谈这些,盈盈小姐聪慧可爱,可担大任。”
任我行的态度很坚决,东方不败只能装作为难的收下,回去了之后,便迫不及待的想研究这本秘籍,却在看到上面的八个大字后,呆若木鸡:“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东方不败摸着这本画满沧桑痕迹的秘籍,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与嘲讽,“原来他是想我断子绝孙,这些年的恭敬丝毫没有降低他的戒心,可他哪里知道,我本是女儿身啊。任我行,你的杀师之仇、夺位之恨我迟早要和你算个清楚!”
虽说开篇的八个字令东方不败很是有一番恨意,但是毕竟是绝世的武功秘笈,身为武痴的她还是无法抵挡住这种诱惑,通篇看完,想练会这种武功的渴望更加强烈了,她连忙派心腹去去打探这本秘籍的蛛丝马迹。
今天属下带回的消息很令东方不败欣喜,果然女子也可以学这种武功,只是男子想学就得自宫,真是作孽的武功啊。东方不败摸了摸为了掩盖自己过于秀丽的容貌而特意粘上的胡子,心下有了主意。
东方不败摸着葵花宝典的封面,嘴角含着一丝冷意:“任我行,不知你他日成为阶下之囚时会是什么样子。”
 
过了几天日月神教出了两件稀罕事,一件事是东方副教主刮去了留了多年的胡须,露出的面容竟然比女子还姣好;另一件事即是最近教主任我行心情不知为何不错,许多人侥幸留得了性命。总的来说,明月教众过的还是很开心的,没有性命之忧并且无聊时看看东方教主的脸。
 
半年后
东方不败从大殿出来,见到的就是向问天那张拉的比驴还长的脸,刚刚任我行在他们两个人的提议中,大加赞赏了东方不败而微微斥责了向问天,此时向左使的心中正在不服着呢!
自信满满的东方不败根本不在乎向左使的仇视,这个人头脑简单,不足为虑。他根本就不知道任我行是因为知道自己已成阉人,不足为虑,所以才对自己大加重用,向问天则是继她成为了任我行心中的头号心腹大患,扶植自己打压他并在大殿之上挑拨离间,通过自己和向问天的斗争来制衡教中势力。自己和向问天此时在任我行的眼中都是棋子,甚至自己是一个已经失去威胁他能力的棋子。
这时,她的八拜之交同时也是她的忠实拥趸—童百熊睨了面色不好的向问天一眼,哼了一声然后走到东方不败面前,“东方兄弟。”
“童大哥。”知道童百熊要对自己说的事情,于是东方不败引着他走到向问天听不到她们谈话的地方,“怎么样,对方同意了吗?”
童百熊愤愤的说道:“除了明月峡,其他的势力同我们达成了默契,也不知道明月峡那群娘们在想什么,我们派过去的人一概没能进去,凌慕华根本就不接见他们,明月峡少主练霓裳更是明确的表示明月峡不管这些江湖事。就连礼物也是都被退回来了。”
明月峡原名朝天峡,位于川陕甘的交汇处,是进出川的咽喉重地,素有“蜀北重镇”、“川北门户”和“巴蜀金三角”之称的利州。甚至被称为蜀道咽喉中的咽喉,是连接南北的唯一通道,地势险峻,易守难攻。 这般重要,让东方不败如何舍弃。
“明月峡?一定要和他们打好招呼。他们和我们日月神教诸多生意十分密切,必须和她们交好,得罪她们一点好处都没有,甚至我们日月神教的经济都会因此受到很大的冲击。但是同样一旦有了她们的支持,我在教中的声望将会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那时计划进行起来就更容易了。”更何况东方不败知道此时任我行的戒心都被《葵花宝典》抵消,此时不准备,更待何时?只是《葵花宝典》和自己女儿身的事情是不能够告诉童百熊的。
“可她们就是不愿和我们交谈。”童百熊摸摸自己的大脑袋,想起自己手下碰的无数的壁,很是无奈。“我老熊是没有办法了。”
看到童百熊无可奈何的样子,东方不败只好说道:“既然这样,那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反正任我行过段时间会派我到四川去处理些事务,我顺便拜访一下明月峡。”
远处的向问天对两个人的话感到很好奇,但是又不好到人家面前听,只能够将自己的好奇心隐藏起来,悻悻的走了。
这时,东方不败修炼《葵花宝典》转眼之间已经过了半年多了,不得不说,这果真是本奇书,原本东方不败对上比他多练武近三十年的任我行绝没有任何胜算,但是现在,修炼小成的她觉得对上任我行已有一战之力。
半个月后,被任我行派去四川处理事情的她便开始准备说服明月峡支持他的事情。而教中的童百熊则是暗中继续进行东方不败收买人心的活动,在任我行的不知不觉中,日月神教已经开始不再是他可以掌握的了。
一到川蜀地区,东方不败和自己的亲信一到,便离开分头行动,亲信则是扮成东方不败去处理事务,而真正的东方不败则是快马加鞭的来到明月峡的势力地盘。
看到有人在寨门那里,东方不败立刻运起内力,清楚地喊道:“小辈东方不败前来拜见凌慕华老前辈。”
此话一出,果然立刻有人匆匆忙忙下了瞭望塔,估计是去通知当家人去了。也不知待会儿会是什么情况。想到能够见到与自己师傅独孤求败齐名的当世高手凌慕华,东方不败的心中除了忐忑还有一丝兴奋。
未过多久,吊桥放下,寨门大开。一行武装打扮的女子便走了出来,为首的女子说道:“有请东方副教主移足前往,我家少主正于大厅等候。”
 
 
作者有话要说:
胖辉开坑了,第一章奉上,欢迎评论、跪求收藏。
 
 
 
 
 
第2章 初初见面
练霓裳很累,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因为她的师父凌慕华失踪了,明月峡之所以能够在整个武林中拥有卓然地位的原因除了明月峡独特的地理位置外,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号称当世第一高手的师父。可是现在最大的依靠失踪了,她虽然暂时扮成师傅的样子,阻拦了一些窥视的目光,但总归不是长久之计,一旦有武林前辈前来挑战,自己又怎能够抵挡?抵的了一人,又如何能抵挡多人。
用手撑着头,认真思考地练霓裳愁肠百结之时裳又听下属前来禀告,日月神教又派人来,深知这次来拜访的人竟成了副教主东方不败。深感对方坚决的她只能够见一面,反正若不彻底断了他们的念头,以后必定会再次上门,明月峡正值多事之秋,少一件事算一件。
随着一阵阵低微的赞叹声,一个身影从阳光中走出来,来人正是有事求见地东方不败,“来人给东方公子看茶。”
东方不败将手中的白玉扇揣入怀中,拱手道谢:“那不败就先谢过少主了。”
长身玉立,白衣胜雪,单从外貌而言委实一俊俏少年。但是谁能够想到,就是面前的貌胜女子三分,潇洒不输男子的少年就是令正道人士闻风丧胆的日月神教副教主—东方不败。
她在打量东方不败的同时,殊不知东方不败也在打量她,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原来明月峡的少主竟是如此美貌的少女。“秀色空绝世,馨香为谁传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
“我不过是一般的江湖女子,东方公子谬赞了。”虽然还笑着,但是练霓裳心中的恼意正在沸腾着,就连一见面时因为皮相气质加的那点好感也被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只剩下东方不败刚刚调笑的话语。心中恨道:“登徒子。”面上却是一派从容大气。
“东方公子才是风流潇洒,貌胜潘安啊!”表面巧笑嫣然的练霓裳暗自腹诽东方不败长得和个女人似的,没点男子汉气概。
听到了练霓裳一口一个东方公子,而不是东方副教主,聪慧的东方不败便知道对方这是在表示无意和自己做交易或是说结盟。可是她如果这么容易就被人打发了就不是她东方不败了。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东方不败不相信明月峡可以一直坚持自己的做法,没有改变不了的决定,只有不够诱惑的条件。
“这次,东方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道理东方不败很清楚,她决定先赖在这里然后再徐徐图之,“观赏一下川蜀风光。叨烦练少主了”
谁想让你叨扰了,快离开我的地盘。练霓裳听到这话,然后咬牙切齿的望着面前透着狡猾的黑眸,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好想打人怎么办!但是人家远道而来拜访,还带了贵重的见面礼。“那正好就在这里做客几天,让霓裳尽尽地主之谊。天色已晚,不如随霓裳前去用餐如何。”
“那东方再次真是谢谢练少主了”
“东方公子何须客气!来人,为东方公子收拾房间。”练霓裳随手招来一个手下,附在耳边说了几句,然后起身:“东方公子请随霓裳来吧。”
推杯换盏几巡之后,东方不败如玉般白皙的脸庞因酒意染上了一丝绯红,声音渐渐的也变得不再清楚,原本狡黠的黑眸也蒙上了一层迷雾。
“小样儿,我们明月峡的酒中豪杰可是数不胜数,就你这小酒量灌醉你不是很容易吗?”练霓裳看着不怕弄脏白衣服直接倒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东方不败,内心得意极了,总算是掰回了一局。摒退左右,练霓裳坐了下来望着面前的人内心笑得猖狂,可是望着面前醉酒的东方不败软软的样子,她内心中竟有一丝的冲动,好像戳一下,要不戳一下?练霓裳原本的犹豫却在听到某人渐渐出现的微小鼾声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反正他正在睡着。
于是童心大起的练霓裳伸出她的青葱玉手向东方不败那染着红晕的脸庞戳去,“好软。”手感不错,好像是有点上瘾,多戳几下不要紧!于是练大姑娘下意识的降低了自己的智商,忘记了人家只是有点醉而不是被她下了蒙汗药。开始放心的戳起来,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至于那眼皮底下微微转动了一下的眼珠和皱着的眉头,戳的正欢快地练姑娘表示,有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