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全职高手/叶蓝]不疚 作者:刘季抛

字体:[ ]

 
 
文案
 
叶蓝ONLY。
这是一个双方都在避免离婚的励志故事[doge
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已出本,喜欢可以收藏一下么么哒(づ ̄ 3 ̄)づ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婚恋 励志人生 乡村爱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修,蓝河 ┃ 配角:全员 ┃ 其它:全职高手,原作背景,叶蓝
 
 
  ☆、1-2
 
作者有话要说:  神一般的后台审核,网络发布版(未修改无番外)全文缓搬。
已出本,喜不喜欢看缘分。
  (一)
  蓝河是给咳醒的。
  嗓子干得难受,摸过来空调遥控器一看,果然是忘了定时,大夏天硬是过出了冬天的节奏。
  房间里闷得慌。蓝河晃悠着爬起身开窗,不算凉爽的夜风立马涌了进来,上林苑正是一天里最灯火辉煌的时段。蓝河呆站了会,脑袋里嗡嗡地还是昨晚带团刷BOSS的技能音效。他默默地吁了声,关了空调去洗澡,经过走廊隐约听到战术室里有喧闹的声音。
  蓝河今年的年假轮休也排在了联盟夏休期伊始,春易老扯着疲惫的声音直言不讳地告诉他蓝桥啊三公会的大佬商量了下认为不派你去我们要顶不住了,蓝河当时就很想砸键盘,不过考虑到老爸对自己还是眼不见心不烦的状态,不回家也好。 
  花洒头才换了个新的,水压一大射在身上跟被鬃毛扎了似的。想到这蓝河摸了摸自己的脸,虽然不怎么出门还是刮一刮比较好,免得被人说跟那谁一样欠收拾真是物以类聚。
  等他一身清爽打开洗澡间的门,里外温差竟然还带起了一阵小风扑面而来,廊灯下对面战术室的门口一片氤氲,叶修叼着烟正复杂地看着他,一副之前彳亍了很久要不要敲门的样子。
  蓝河头发还滴水呢,他纳闷这人是急着用厕所还是怎么着,不然兴欣这赛季成绩挺稳定的他惆怅个什么劲。
  “小乔啊。” 蓝河看人头都没拧,烟还叼着就喊上了。
  “前辈什么事?”走廊最那头的房间门口乔一帆应声歪出来半截身子往这边瞧。
  “你什么时候回B市啊?”
  “啊?后天吧?”说完就听乔一帆低叫了声哎哟,也不知道房间里呼哧呼哧的小声响是在干嘛,另外几个居室的门口也像冒笋似的歪出来一排看热闹的头,“错了错了,明天保证都走!”方锐笑得整个人都猥琐了起来,还朝着走廊对面那扇门抛了几个恶心死人的媚眼。
  姑娘们嘻嘻哈哈扒在各自的房门口围观,包子这时候也抢着说别捉急老大,老板娘说收留我去住储物间老大。 
  要说蓝河一开始真没懂这唱的哪出,但在看到包子口中的老大一脸我心甚慰的模样后,颈根一热,含糊说了句我吹头发,又把自己缩回了洗澡间。 
  隔着门,外面各种起哄声,口哨声,幸好老魏提前回去了声,哎呀云秀怎么知道了声,蓝溪阁这回脑子灵光了声,不会是喻文州指使的吧声,都给哥睡觉声,还没洗澡呢声……不绝于耳。蓝河好不容易翻出吹风机开始吹头发,脑子里全是弹幕刷屏。
  在第十赛季总决赛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才被扔完重磅炸弹的会场里谁都没想起来这是到了要举手提问的环节,结果扔炸弹的罪魁祸首先向联盟新闻官举手了,新闻官傻乎乎地还就真点了,于是罪魁祸首正儿八经对着全场20多个直播镜头说,蓝溪阁那个春易老,你怎么回事,给人放假了还让加夜班,像话吗。
  熬完夜又撑着看完决赛还鬼使神差连发布会也在看的蓝河心里只有满满刷屏的SB滚,跟现在的心境简直特别像。 
  再出来,走廊安安静静,鬼影都见不到一个。
  反正不管情况有没有变今晚绝对不行,有点心虚的蓝河站在自己已经睡过两天的房门前犹豫了半天才开门。
  结果房间里也是鬼影都见不到一个。
  蓝河愣愣地把门一推到底,显然作为成年人叶修也没那么无聊来个藏在门后吓唬人的把戏。
  人呢?
  显示屏依旧是黑的,只有主机箱里散热的电扇马不停蹄地转,甚至连电脑桌前的椅子都还维持了自己去洗澡之前的角度。
  蓝河狐疑地回头看另几间屋子,各个房门紧闭,战术室的门倒是敞着,问题是里面黑漆漆的明显没人。
  蓝河第一个念头,技术部出新武器了?
  这是两人之间约定俗成的规矩,工作的时候各有独立空间,就算叶修不在意,看蓝河“这叫职业道德你懂不懂”的说得大义凛然,也就照办了。 
  蓝河进屋先把毛巾晾了,鼠标一晃,激活电脑登陆神之领域的大号,一拉好友列表,没有,直接退出,又迅速刷了新区的号,重复之前的操作,那个他都不愿意念出来的ID果然在,当即一串消息发了过去。
  “在哪呢” 
  “积木草原”
  “你妹问你人在哪呢”
  “我告诉我妹我在积木草原啊”
  “……”完全忘记初衷是要问叶修是不是在技术部测银武的蓝河眼下一冲动发了一排带血的菜刀过去,对方却回了个哈哈笑的表情。一岔神的工夫才注意到右下角□□头像闪得正欢,蓝河看着心慌,那个头像是春易老。
  “在哪”春易老永远言简意赅。
  “正要吃饭”不知为何蓝河开口就扯了个谎。
  “号在哪”
  蓝河一脸血,心想会长应该也是看到他在新区上线了这才发消息过来问,“无尽城,今早散团就近下了。”
  “吃完速度来积木草原,迪杜”
  蓝河光是听到地名心里就悲哀地嗷了一声,结果那边又一条消息过来,春易老明显是顿了一下,“你俩咋了,还不一起吃饭?”
  会长你是居委会会长吗,这角色转换也忒快了点。
  蓝河哭笑不得,手搁在键盘上半天一个字母也没按下去。右下角又有头像闪来闪去,点开一看是笔言飞,就四个血红的大字喊他吃饭,标点都不带的,笔言飞和春易老就隔壁桌,估计是春易老跟他嘀咕了两句,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情绪,看来今晚抢野图的团是他这个新区会长带。还没等蓝河说点什么,游戏里那个他不愿意念出来的ID来消息了,“饿不饿,下楼。”
  蓝河觉得自己眼神都死了,给三个对话框里各打了六个点发出去。
  就着二楼廊灯的余光蓝河这楼梯走得有点勉强。
  黑漆漆的一楼训练厅,远远的亮着一个屏幕,还有一撮幽幽的橘红色小点。大概是注意到楼梯的情况,蓝河听到叶修一边嘟囔着怎么不开灯啊楼梯口有开关,一边摘了耳机起身去够旁边的墙壁,角落的应急灯应声亮起。 
  蓝河走过去,叶修拍了拍身边的座位。蓝河看到那个座位前面足足摆了四个盘子,都冒着热气,还有两个碗,其中一个已经空了。
  “下午出去吃饭你还没醒就没叫你。” 
  蓝河嗯了声,坐下闷头就吃,看到食物他才觉得自己是真饿了,这个点让二楼菜香弥漫确实不道德。 
  “别急哥不抢你的。”叶修笑着捏了根烟出来点着,最后又去冰柜摸了两罐王老吉。要说兴欣训练室最大的特色可能就属那个杵在角落里透明玻璃的大冰柜了,蓝河第一次来的时候怎么看怎么像网吧都是因为它。
  蓝河这边闷声不响地吃饭,他知道叶修盯着他看呢,蓝河翻了个白眼,飞速把饭菜扫荡干净。 
  “你干嘛?”蓝河才把账号登陆,却见叶修已经退了号站起来,有BOSS不抢居心何在。 
  “洗澡去。”叶修的脑袋到哪哪就烟雾缭绕,“60级野图嘛,反正怎么打我已经教过了,能跟几大公会的精英团打到什么程度就看他们的了。”
  敢情你拿我们当练兵场啊!蓝河没脾气了,“兴欣谁带团?”
  “你熟的,千成。”叶修喝尽了饮料走两步把空罐子放进垃圾篓,“不上去?今晚我不用电脑。”
  “算了,晚上指挥太吵吵都不用睡了。”
  “……也行,待会我拿盘蚊香下来。说起来两边叫阵,一边刷回家吃饭,一边刷吃得开心,真有意思。” 
  ……有意思个鬼!
  蓝河看着叶修一摇一晃上楼的身影整个人都不好了。 
  (二)
  转眼又是从中午开始的一天。
  后半夜才摸回楼上爬床的蓝河终究是没看到叶修一大早特别高兴地挨个把人送走的嘴脸。千成的战后汇报他倒是坐在叶修身边赶上了,当年那个只会图开心乱抢怪的高玩千成,蓝河看着觉得这熊孩子竟然也颇有了些头狼的范儿。
  “老大你最近是不是得罪蓝河大大了,打得那叫一个狠啊……”末尾接着一个大哭的表情,刚刚树立起来的头狼的形象瞬间就崩塌了。
  “你站着让人打人能不打你吗?我说过混战到一定程度就要有意识脱开对方牵制,昨天也就只来了四个公会,以后如果碰到七八个精英团同时上门你不就直接跪了,还抢什么BOSS。”
  千成索性发来满版大哭的表情刷屏。
  “新区嘛,总归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叶修敲上这句话的时候叼着烟,各种老气横秋,还没等蓝河表示一下你这个老人家去了还不是虐倒一片,叶修立马又敲上了下一句:“不能老想着跟我后边虐菜吧?”
  蓝河一口血,围观也到此为止,索性扭回头专心看自己屏幕。 
  现在新区不用他管,十区没有混世魔王的掺合通常来说天下太平,反倒是神之领域时不时会有各大战队天神下凡来点幺蛾子。蓝河正开着蓝桥春雪到神之领域跟春易老几个开碰头会,内容无非是各自报告下辖区里各大公会目前的情况,然后重点听听笔言飞描述新区的资源争夺多么惨绝人寰,接着曙光旋冰肯定会拍拍他的肩安慰说人蓝桥当年不也撑过来了你坚持一下,蓝河一脸黑线。 
  蓝河正听着,突然耳麦被人夺了去,吓他一跳。 
  之前叶修收拾着两人的碗筷走了,什么时候回来的蓝河真没觉察。
  “春易老会长吗?我叶修。你又故伎重演了,作为员工家属我对你很有意见。”叶修拿耳麦往脸边一凑,一本正经地对着蓝河的屏幕说话,视角里几个角色齐齐扭头看向蓝桥春雪,系统脸一个赛一个地没表情。
  蓝河脸上的黑线更厚实了,“干嘛你!”
  “提意见啊,哪有排休了还变着法叫人加夜班,让不让活了。”
  “我都没意见你有个球意见!”
  “哥意见可大了,一整年见面合着也不够一个月,谁受得了!”
  “以前怎么就没见你受不了!”
  “这不是有你了吗!”
  “……滚!”
  蓝河耳根一阵烫过一阵的,再看蓝桥春雪的视线里,只剩制作精良的游戏场景。蓝溪阁首脑聚会的地方本来就选得僻静,这一闹腾除了在场的没眼看默默扭着屁股跑开之外倒是连鸟都没惊动。
  蓝河还处在被某人下限攻击的僵直中,叶修已经完成退卡关机的神级操作,回到床边正襟危坐,严肃地拍拍大腿,“过来。”
  “……卧槽你有点下限好吗!太阳还没下山呢! ”
  “小蓝同志,我现在火气很大,人不作就不会死你懂的。”
  “凭什么啊!”
  “趁我现在还有理智说人话你赶紧的。”
  “……”蓝河怀着“我捅死你”的心像敢死队员一样扑过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