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妈妈总是对的 作者:八风不动(上)

字体:[ ]

 
 
书名:[HP]妈妈总是对的
作者:八风不动
 
文案
 
纳西莎·马尔福,一位精明的巫师,一位伟大的母亲,为了亲爱的儿子德拉科设计伏地魔,拯救了哈利·波特,甚至间接影响了那场可以被载入史册的战争。
 
但如果这位可敬的女性在完成这一系列伟业之前,就已经被一个现代灵魂所替换,又会对她的儿子,她的家庭,甚至整个20世纪80年代的英国魔法界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邓布利多:纳西莎·马尔福是一位极具战略眼光的女性,绝佳的合作伙伴。
 
哈利·波特:为什么那只讨厌的雪貂会有这么温柔的母亲!
 
卢修斯:西茜永远是马尔福家的女主人,我的妻子,咳……最爱的人
 
德拉科:妈妈总是对的……以及,我才是这篇文的主角!!为什么文案里只提了我一句!!!!
 
路易·杜兰德/汤姆·里德尔:知足吧,我们连一句话也没有啊……
 
最终CP:德拉科 x 路易·杜兰德(原创人物,盖勒特外孙)
 
德拉科和哈利互为彼此初恋,但没能修成正果
 
内容标签:HP 灵魂转换 西方罗曼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德拉科·马尔福 ┃ 配角:哈利·波特,路易·杜兰德,纳西莎·马尔福 ┃ 其它:哈利·波特,HP
 
 
 
  ☆、前奏 计划内的“偶遇”
 
  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末,动物园里挤满了举家出游的游客,当然也包括达力一家。今天是这个胖男孩的生日,每年的这一天,他的父母总会带着他和他的另一位朋友出去玩一整天,上游乐园,吃汉堡包或是看电影,当然还有收礼物,哦,这个生日他一共拿到了三十九件礼物。
  即便如此,今天却仍有一件令他极其不高兴的事情,那就是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个骨瘦如柴的小个子,不,不是说他的朋友皮尔,虽然他也瘦得像只老鼠,而是说那个见鬼的哈利·波特,那个父母双亡,非要赖在他们家的拖油瓶,他此时正舔着一根难吃的柠檬冰棒,一脸满足。
  真是讨厌。
  哈利不是没察觉表哥达力厌恶的眼神,可他却决定完全忽略掉,与达力恰恰相反,好长时间以来,这是他最开心的一天,第一次逛动物园,第一次吃冰棒,午饭时,他甚至还得到了一份彩宝圣代,好吧,那是因为达力嫌那份圣代不够大,于是又开始大发脾气,弗农姨父赶紧重新给他点了一份大的,顺手让哈利把原先那份吃掉。
  不管怎么样,什么都不能破坏哈利的好心情,即使是达力和皮尔看动物看烦了,回过头来玩他们的拿手好戏——追打他,也不能。
  除了一条蛇。
  午饭后,他们来到爬虫馆。馆里阴冷、晦暗,沿四面墙都是明亮的玻璃窗。隔着玻璃只见各色蜥蜴和蛇在木块上或石块上爬来爬去。
  达力很快就对馆里最大的一条巨蟒产生了兴趣,那家伙庞大到能用身体缠绕弗农姨父的汽车一圈半,然后把它挤压成一堆废铁,不过这时它睡得正香,才不会有那份闲心思。
  达力紧贴着玻璃盯着这盘亮闪闪的棕色巨蟒。
  “让它动呀。”他哼哼唧唧地央求他父亲。弗农姨父敲了敲玻璃,巨蟒纹丝不动。
  “再敲一遍。” 达力命令说。弗农姨父又用指节狠狠地敲了敲玻璃,可大蟒继续打盹。
  “真烦人。”达力抱怨了一句,拖着脚慢慢吞吞地走开了。
  走在后面的哈利却停下脚步,仔细打量这条巨蟒,如果它怏怏不乐最终在这里死去,哈利不会觉得奇怪,因为这儿没有伙伴,只有一些愚蠢的家伙整天用手指敲玻璃想把它弄醒,简直比自己住的碗柜还要糟糕。
  正在这时,巨蟒突然睁开亮晶晶的小眼睛,慢慢地、慢慢地抬起头来,直到与哈利的眼睛一般高,并朝他眨了眨眼。
  哈利大为惊骇,却也飞速地朝它眨了眨眼。巨蟒又把头转向达力那边,然后又抬眼看着天花板,显然在说:“我总是碰到像他们这样的人。”
  “我知道。”哈利隔着玻璃小声说,尽管他不能肯定巨蟒能否听到他说话。“那一定让你很烦。”
  巨蟒用力点点头。
  “别的不说,你是从哪里来的”哈利问。
  巨蟒甩着尾巴猛地拍了一下玻璃窗上的一块小牌子,上面写着:蟒蛇,巴西。
  “那边不错吧?” 
  当巨蟒正在摇头回答时,哈利背后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喊叫,哈利和巨蟒都吓了一跳。是皮尔:“达力!德思礼先生!快来看这条蛇!你决不会相信它在做什么!”
  达力摇摇摆摆地赶紧朝他们走过来。
  “别挡道。”他说,朝哈利胸口就是一拳,哈利重重地摔在水泥地上。
  随后发生的事,因为来得太突然,谁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见皮尔和达力一下子紧贴在玻璃上,马上又惊恐万状,大喊大叫,连蹦带跳往后退去。
  哈利坐起来,大口喘气——蟒蛇柜前的玻璃不见了。巨蟒迅速地伸展开盘着的身体,溜到地板上,整个爬虫馆的人都尖叫着,向出口跑去。
  当巨蟒溜过哈利身旁时,哈利清清楚楚地听到一个咝咝的声音轻轻地说:“巴西那边不错……多谢,我走喽。”
  爬虫馆的管理员深感震惊。
  “可这玻璃,”他不停地叨叨,“这玻璃到哪里去了?”
  动物园园长再三道歉,并亲自给佩妮姨妈泡了一杯加糖的浓茶。皮尔和达力则在一旁胡言乱语,东拉西扯,最糟糕的是,皮尔还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问了一句:“哈利还跟那蛇说话呢,是不是,哈利?”
  xxxxxxxx
  接下来的一段路,哈利一直小心翼翼地和他们保持一小段距离,特别是德思礼夫妇,因为夫妇两个都是脸色铁青,一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的样子。
  走到动物园门口,弗农姨父让所有人都先上车,单独将哈利留了下来。
  “我本想回家再和你算账。”弗农姨父深吸一口气说,好像在努力压制愤怒。
  哈利根本不知道他在气什么,玻璃不见了又不关他的事,可他周围常常会发生一些怪事,即使你磨破嘴皮对德思礼夫妇说那些事与哈利无关,也是白费唇舌。不过他还是聪明地回答:“我也觉得先回家是个好主意。”
  这句话却似乎起到了相反的效果,因为弗农姨父看起来更加愤怒了,“出门前我就提醒过你,小子,别给我惹事儿。只要你干出一点点蠢事,那你就在你的碗柜里一直待着,等圣诞节再出来。”
  “玻璃不见了又不是我的错!”哈利忍不住大声喊。
  “小子,我让你白吃白喝白住,不是让你给我顶嘴的。”弗农姨父咆哮起来。
  “我又没求你这么做!”哈利也大吼着说,他受够了,彻底受够了,住爬满蜘蛛的碗橱,穿达力的旧衣服,被呼来喝去地干各种家务,所有认识的人都对他讽刺挖苦,他一直都很乖,很听话,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待遇?
  弗农姨父却完全不这么认为,他那张得发紫的大脸给气的更紫了,怒气使得他对着哈利高高举起了手杖:“你这个……”
  哈利下意识地抱住了脑袋,好吧,他有点儿后悔了,他一直都很能忍耐,不是吗?被骂几句不过是家常便饭,总比挨两下要强上许多。
  可奇怪的是,哈利并没有感觉到预料中的疼痛,他好奇地抬起头,想看看弗农姨父是不是扭到腰了或者突然脑溢血(上帝保佑,他是不可能突然大发善心放过他的),却发现一个女人正挡在自己面前,手里抓着正要落在自己身上的手杖。
  她可真漂亮,哈利这么想着,好吧,他根本没看见这个女人的相貌,不过那一头比金子还要闪的金发,比白面包还要白的手,还有简直比弗农姨父还要高的高挑身材,都让哈利肯定这是个好看的女人。
  另外,这个女人的声音也很好听。
  “法律规定,不得虐待儿童。”她冷冰冰地对弗农姨父说着。
  “我是他姨夫,这是管教,不是虐待。”弗农姨父愤怒地说。
  “如果你坚持这么说,我们不妨去一趟警察局。”那女人的语气中稍稍带了几分轻快,似乎逗弄面前这个大胡子很有趣。
  “我可没有这个时间可浪费。”弗农姨父将手杖抽回来,尽量保持镇静说,但哈利知道,他心里抓狂到很想大把大把地从脸上把胡子揪下来。
  那女人转过身来,在哈利面前蹲下,这时哈利才看到她的模样,白皙的脸庞,高挺的鼻梁,灰蓝色的眼睛流转着明亮的光,她大概有三十多岁了,但确实是个美人。
  “真是个小可怜,这个给你吧。”她灰蓝色的眼睛对上哈利翠绿色的眼睛,伸出手,递给哈利一个大大的、彩色的棒棒糖。
  哈利愣愣地接过来,舔了舔,本来想致谢,可是话到嘴边却不见了,他脱口问:“你是谁?”
  “真是失礼,我还没向你作自我介绍,”她温柔地笑着,揉了揉哈利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我是……”她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惊讶地看着哈利额头上的那一道伤疤,没有了流海的遮盖,它显得那样的刺眼。
  就在这时,一个尖尖的声音传来:“妈妈,快来,爸爸给我买了一架飞机。”
  两人同时转头,就见一个漂亮的小男孩正朝着这边挥手,他也有一头铂金色的头发,闪亮得就像一枚崭新的钱币,他旁边站着一个一脸傲慢的男人,似乎对男孩的行为不甚满意,仰着下巴不停重复着“注意你的言行”。
  “抱歉,我得走了。”女人垂下眼睛,歉意地说,而后她站起来,凶巴巴地对弗农姨父说:“你最好老实点儿,我会一直盯着你,你是知道我们的。”
  哈利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将“我们”两个字咬得那么重,但弗农姨父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让他心里感到一阵小小的痛快。
  漂亮女人最后朝哈利挥挥手,“我是马尔福家族的女主人,纳西莎·布莱克·马尔福,再见了哈利·波特。”
  哈利愉快地朝她也挥挥手,随即奇怪起来,她怎么知道我叫哈利·波特?
  xxxxxxxx
  “妈妈,你刚刚在和谁说话?”铂金色的小男孩不满地问。
  “你未来的同学。”纳西莎对他笑了笑,随即对自己的丈夫说,“亲爱的,你看起来不太喜欢这里。”
  “你也知道,西茜,我讨厌和很多人一起挤,尤其是和一堆麻瓜。”卢修斯·马尔福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是吗?不过我猜小龙会喜欢这里的爬虫馆,尤其是里面的蟒蛇,对吗?”纳西莎忍着笑说。
  “当然,蛇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动物。”
  “仅次于龙。”纳西莎牵起他的手,又牵起一脸不情愿的大马尔福的手,后者咕哝着“这不附和礼仪”,但却并没有躲开。
  “对,仅次于龙。”小男孩仰起头,看着母亲笑得开心。
  
 
  ☆、前奏 命中注定
 
  和别的小贵族们不同,德拉科·马尔福并不盼着长大。
  因为他已经长大了。这是妈妈说的,而妈妈说的总是对的,连爸爸都承认这一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