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妈妈总是对的 作者:八风不动(下)

字体:[ ]

 
  “是我的错觉吗?德拉科的头发似乎也和往常不太一样了。”赫敏向来对发型变化非常敏感,或许是因为她的头发太难搞的缘故。
  德拉科的头发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它们虽然还是和从前一样柔软服帖,像军纪严明的士兵那样待在自己应该在的地方,但却多了一份蓬松感,就像一觉睡醒时那种懒洋洋的,但又一点儿也不凌乱。
  “怪不得他要准备这么长时间。”潘西阴阳怪气地说,而德拉科则假笑着转过头。
  “发夹不错,”他评价说,然后又看了看赫敏,“女孩子还是应该多一点儿装饰。”说着,他从壁炉旁边的花瓶中折下了一只小小的还没有完全开放的白玫瑰,插在了小女巫的发髻上。
  “威克多尔是个不错的人,而且他真的很喜欢你。”德拉科决定在最后再帮好友说几句好话。
  “当然,因为我值得他喜欢。”棕发小女巫脸红红地昂起脖子——她还真是个斯莱特林啊。
  “我要先走了,我得去拉文克劳宿舍区接我的舞伴。”布雷司说,“如果两位德姆斯特朗男生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我会叫你们出去。”
  xxxxxxxxx
  德拉科他们明智地在七点五十九分时到达了门厅,那里已经挤满了学生,都在来回打转,等待八点钟的到来,那时礼堂的大门才会敞开。有些人要与其他学院的舞伴碰头,便侧着身子在人群里挤来挤去,寻找对方的身影。
  好在还没等德拉科开口抱怨,麦格教授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请勇士们到这边!”
  德拉科和路易相视一笑,对潘西她们说了一句“待会儿见”,就向前走去,叽叽喳喳的人群闪出一条通道,让他们经过。麦格教授穿着一件红格子呢的长袍,帽檐上装饰着一圈很难看的蓟草花环。她叫他们站在门边等候,让其他人先进去。等同学们都坐定以后,他们再排着队走进礼堂。
  塞德里克和秋·张站在离门最近的地方有说有笑,德拉科敢打赌他们已经是男女朋友了。对面的威克多尔和赫敏相处也很融洽,在魁地奇场上英姿飒爽的找球手此时简直无法把目光从自己喜欢的小女巫身上移开,好像她就是那颗珍贵的金光闪闪的金色飞贼。
  哈利则站在德拉科的正对面,他显然也是做了一番打扮,至少头发不再乱七八糟地支楞着了。他穿着一件普通的礼服长袍,衣服上别着一枚与衣服不怎么相称的漂亮的绿宝石胸针,德拉科一眼就看出这出自于自己亲爱的妈妈纳西莎——那枚胸针是她在为自己订制礼服长袍时一同订做的。
  哈利发现了德拉科的目光后抿了抿唇,朝后者局促地笑了笑。那篇不知所谓的报道出炉之后,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地停止了占星塔的夜游。最近一个月,除了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公共课,两个人几乎都没怎么碰过面。
  德拉科心里微微叹气,礼貌地朝救世主点了一下头,然后就听见了路易的声音:“我们该进去了。”
  大家都在礼堂里落座后,麦格教授叫勇士和他们的舞伴两个两个地排好队,跟着她进去。他们鱼贯而入,朝礼堂前头一张坐着裁判的大圆桌走去,礼堂里的人们热烈地鼓起掌来。
  礼堂的墙壁上布满了闪闪发亮的银霜,天花板上是星光灿烂的夜空,还挂着好几百只槲寄生小枝和常春藤编成的花环。四张学院桌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百张点着灯笼的小桌子,每张桌子旁坐着十来个人。
  “我有点儿紧张。”路易悄悄说,“我们不会是唯一一对男巫和男巫的组合吧?”
  “当然不会,”德拉科轻笑了一声,这让路易莫名地就不觉着那么紧张了,“至少还有高尔和克拉布。”
  勇士们来到主宾席的次席处落座,金光闪亮的盘子里还没有食物,但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份小菜单。只见邓布利多仔细看了看他那份菜单,然后对着他的盘子,非常清晰地说:“猪排!”
  猪排立刻就出现了。桌上的其他人恍然大悟,纷纷仿效,给盘子里点了自己喜欢的食物。德拉科注意到威克多尔非常兴奋,他几乎是兴高采烈地在和赫敏说话。
  “啊,我们也有一个城堡,我觉得没有这里的大,也不如这里舒服。”他对赫敏说,“我们的只有四层楼,而且只有在施魔法时才能点火。但我们的场地要比这里宽敞——不过冬天白昼很短,不能在场地上玩。到了夏天,我们每天都在外面飞来飞去,飞过湖面,飞过山脉——”
  “你觉得他们能成吗?”路易顺着德拉科的目光看过去,微笑着说。
  “但愿能,他们还是蛮般配的。”赫敏正和威克多尔谈得投机,似乎根本没功夫注意自己在吃什么。
  “那你觉得——嗯,我们——我们能成吗?”路易装作不在意地随口问道,他知道这不是个好时机,在公共餐桌上,旁边有一大堆碍事的人,没有求爱玫瑰,没有浪漫的烛光,可他真有点儿等不及了,况且还有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刺啦”,隔着两个座位,救世主的餐刀和盘子相触,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坐在他旁边的格兰芬多姑娘不悦地拧了拧秀气的眉头,路易则仿佛根本就没听见。
  “或许我们得等三强争霸赛之后才能讨论这么问题。”德拉科漫不经心地回答,这令路易有点儿泄气,可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金色蔷薇,情绪又重新高涨了起来。
  德拉科轻轻敲了敲酒杯,或许舞会后他应该给家里去一封信,路易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选,但随之而来的麻烦却也要考虑在内,他必须和父母好好商量一下。
 
  ☆、四年级 玫瑰园
 
  东西都吃完了,邓布利多终于站起身,叫同学们也站起来。然后他一挥魔杖,把有的桌子都“嗖地”飞到墙边,留出中间一片大大的空地。接着他又变出一个高高的舞台,贴在右墙根边,上面放着一套架子鼓、几把吉他、一把鲁特琴(诗琴)、一把大提琴和几架风琴。
  这时,古怪姐妹一起涌上舞台,观众们爆发出雷鸣般的热烈掌声。她们穿着故意撕得破破烂烂的黑色长袍,拿起各自的乐器准备演奏。
  桌子的灯笼都熄灭了,所有的勇士和他们的舞伴都动了起来,男巫握着女巫的手将她们带入灯火通明的舞池中央,而德拉科和路易则肩并肩走到了他们应该在的位置上,在古怪姐妹奏出的一支缓慢的曲子当中轻轻移动着舞步。
  “跳得不错。”德拉科说,他感到路易的手有点儿出汗。
  “如果我等会儿踩到了你的脚——”
  “不要总说‘对不起’。”德拉科佯装严肃地说,“如果你真想让我做你男朋友的话。”
  “好的。”路易欢快地说,突然就不紧张了。
  事实上,紧张是完全不必要的,因为他们是勇士当中配合得最好的一对儿:哈利刚站起来时就踩在了袍子上,差点儿绊了一跤;威克多尔笨手笨脚地踩了赫敏好几下,只能不停地道歉和傻笑;塞德里克和秋·张虽然跳得不错,但由于身高差距的原因看上去有点儿别扭,反倒是德拉科和路易的组合最得人们的青眼。
  “他们可真般配。”人群中,金妮忍不住评价。
  “你说谁?那只雪貂?”罗恩不满地哼哼,“我可看不出来。”
  “你看出来了,”金妮一针见血地说,“我根本没指出来到底是四对中的哪一对儿,要是你没看出来就不会说得这么准。”
  不过很快,许多人也进入了舞场,勇士不再是大家注意的中心。路易跳得更加放松,甚至和德拉科一起做了两个旋转的动作。
  风琴奏出最后一个颤抖的音符,古怪姐妹停止了演奏,礼堂里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德拉科和路易各自稍稍后退一步,相彼此微微欠身鞠躬。
  “这支曲子也挺好听,要不要继续?”路易试探着问。
  “为什么不?这可是舞会,又不是茶话会。”德拉科一边打趣,一边向自己的舞伴伸出了手。
  他们跳了好几支曲子,跳得面颊上微微有些泛红仍旧兴致盎然,直到路易被两个横冲直撞的冒失鬼撞进德拉科怀里才只好作罢。
  “对不起!”肇事者没心没肺地说,那是韦斯莱家的红头发双胞胎之一(德拉科分不清他究竟是其中的哪一个),他和一个格兰芬多姑娘跳得太奔放了,周围的人们纷纷向后闪开,以免被撞伤,可显然路易全心全意地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根本没注意到危险。
  “哦,没——没什么——”他趴在德拉科身上结巴着回答。
  “看这情形你是不会介意,”红头发男孩笑嘻嘻地说,“没准还正在心里感激我们呢!你说是不是,安吉利娜?”
  “我也这么觉着。”那个叫安吉利娜的女生回答,咯咯地笑个不停,路易突然觉得她长得倒是挺好看的。
  “或许我们可以去散散步——为了保住小命。”德拉科轻轻扶正路易的身体,在对方小小的抱怨的咕哝声中,拉起他的手,绕过舞场,来到门厅里。
  前门敞开着,他们走下台阶时看见城堡前面的一块草坪被变成了一个岩洞,里面闪烁着星星点点的仙女之光。穿过岩洞之后则是一个漂亮的玫瑰花园,周围都是低矮的灌木丛、装饰华丽的曲折小径和巨大的石雕像,间或可以看见人们坐在镂花的板凳上。德拉科拉着路易顺着一条曲折小径,在玫瑰花丛中穿行,潺潺的水声在他们耳边萦绕。
  上流社会的追求方式通常是小心而谨慎的。那是一个漫长的相互试探的过程,一场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的游戏和角逐,所有人都努力表现出自己的漫不经心和全不在乎,似乎下一秒抽身而去也不会留下任何伤痛或遗憾——人人都紧张地藏好自己的心和底牌,以防一不小心就沦落成输家,任人宰割。
  可路易却全非如此,他就像一只傻里傻气的兔子,蒙头不停地往坚固的壁垒上撞,德拉科甚至怀疑,只要自己开口,路易就愿意奉上自己的生命,这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加深了对男孩的喜爱。
  可就在他们打算找个地方坐下来时,却听到了令人不快的熟悉声音——那是芙蓉·德拉库尔批评霍格沃茨的装潢布置。
  “这不算什么,”她看了看礼堂周围星光闪烁的墙壁,轻蔑地说,“在布斯巴顿城堡,我们的礼堂在圣诞节时摆满了冰雕。当然啦,它们不会融化……就像巨大的钻石雕像,在礼堂里闪闪发光。食物也是超一流的。我们还有山林仙女合唱团,我们吃饭的时候,她们就唱小夜曲给我们听。我们墙边根本没有这些丑陋的盔甲,如果哪个专门搞恶作剧的鬼魂闯进布斯巴顿,肯定会被赶出去,就像这样。”她不耐烦地用手拍了坐着的椅子。
  坐在她对面的是拉文克劳的魁地奇队长罗杰·戴维斯,他显然为自己能有芙蓉这样美貌的舞伴而神魂颠倒,脸上一直带着如痴如醉的神情,德拉科认为她只顾盯着芙蓉看,根本没有听清她在说些什么。
  “对极了!”戴维斯忙不迭地响应,一边模仿芙蓉,也用手拍了一下椅子,“就像这样。没错。”
  “这可真够丢人的。”德拉科扶额,“她想证明什么?自己是个清高的贵族小姐,品位超然?还是她的魅力可以越过英吉利海峡,征服英伦大陆?”
  可没人回答他,德拉科奇怪地回头去看路易,发现他正垂着头,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散去。
  “你现在简直像个小姑娘。”德拉科忍不住伸出手去捏住那尖细的下巴,灰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戏谑的光芒,金发男孩的皮肤触手细腻润滑,令人欲罢不能。
  “那么,或许你可以对我做点儿对小姑娘们做过的‘坏事’。”路易针锋相对地说,碧绿色的眼睛闪烁,宛若星辰。
  “既然你这么要求——那我们得再往里面走走。”德拉科懒洋洋地说,“顺便说一句,我可没对那些可爱的女士们做过什么坏事,任何意义上的——当然,上次在魁地奇比赛上欺负秋·张不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