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骸纲)彼方之梦 作者:雪的耳语

字体:[ ]

 
 
书名:(家教/骸纲)彼方之梦
作者:雪的耳语
 
外壳是血族但实际是“歌者”的泽田纲吉
外壳是血猎但实际是血族的六道骸
一边执行血族任务,一边旅行的故事。
旅行途中,纲吉却和另外一个少年的梦相连起来,从而引发了一系列事件。
当仇恨血族的血猎发现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少年,实际是个吸血鬼,那会有怎么的发展呢?
这一次,故事舞台变成了血猎,那么这一起旅行的两个人又有什么样的未来呢?
其实,这只是个简单的爱情故事。
前传内容以血之名
 
内容标签:家教 恐怖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泽田纲吉,六道骸 ┃ 配角:其他家教众 ┃ 其它:家庭教师,骸纲,6927
 
 
 
☆、假如吸血鬼也有梦
 
?  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必须用一生来后悔。
  谁来……杀了我……
  求求你……
  少年不渴望着获救,因为他没有这种资格。即使是睡梦中,他也并不安稳,拼命蜷缩紧身体,希望能够不被任何人察觉到他的存在,他唯一恳求的,只有死亡……杀了我,杀了我……他不断在心里说着。但是——恶魔依旧像往日般临近,空气传来淡淡秋牡丹的香味,但却是让他最为作呕的味道。“杀了我……”他在睡梦中喃喃着,不肯醒来。“我怎么可能会杀了你呢!”恶魔轻笑着,他冰冷的手指在少年脖子上来回打转着,少年只觉得一阵鸡皮疙瘩,但他只能无力地接受着这一切,现在的他,像是奄奄一息的鱼。恶魔突然掐住他的喉咙,迫使他张开嘴巴。“你看,潜意识里还是不想死呢。”恶魔嗤笑着他的垂死挣扎,听到他冰冷刺骨的声音,少年忍不住更加躲避。“我不会杀死你的,永远不会……”他听到恶魔露出尖锐的牙齿,在他的脖子舔舐着,然后狠狠刺了进去。
  “不——”泽田纲吉猛地睁开眼睛,不断喘着粗气。“怎么?”六道骸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瑟瑟发抖的纲吉一把紧紧抱住。六道骸不知道少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变扭地用自己不太擅长的安慰方式,拍了拍纲吉的肩膀道:“发生了什么?”“我做了一个古怪的梦……”纲吉皱皱眉头心想道:我怎么做梦了?吸血鬼是没有睡眠的,因为他们是属于黑暗的存在,那么怎么可能会睡着呢?即使本质是“歌者”,但这具躯壳是血族,纲吉每天的睡眠,无非是为了欺骗六道骸而做的掩饰,可纲吉却在闭眼伪装的时候睡着,然后无法拥有梦的他却做了一个梦。实在太奇怪了,他问自己,你确定你在做梦吗?不是其他什么的幻觉吗?可不是梦,那是什么?
  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面柔软光滑,摸不到任何伤口。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整个人趴在了六道骸的身上,实在太……他下一秒尖叫地闪避开来:“抱歉——”可是话音刚落,立马撞到了头顶的木头:“好痛!”纲吉不由捂着头道。看着纲吉一连串的动作,一直冷冰冰表情的六道骸似乎也被娱乐,他露出了一丝微笑,但很快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稍微用严厉的口吻训斥道:“别那么毛毛躁躁的!”“哈哈哈,别那么严肃嘛。”坐在一旁的迪诺却笑眯眯道:“六道骸你啊,果然和传说中一般严肃呢!”先来介绍下迪诺,这是他们这次血猎任务的接待人和牵头人,而现在三个人正在乘坐着马车去往本国最繁华的城市——并盛城。
  “我还奇怪呢,原本一直独来独来的六道骸,居然会带孩子来进行工作,这实在太稀奇了。”迪诺继续带着笑容说道。“我才不是孩子呢!我成年了!”捂着头上大包感觉自己被轻视的纲吉嘀咕道:“我也是很厉害的……不要小看我!”“纲吉你还真是可爱呢!”感觉到纲吉整个人都炸毛的迪诺,则是带着腹黑般的笑容来回抚摸着他的脑袋,直到把他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样子。“够了,还是说下这次工作吧。”不太乐意其他人碰纲吉的六道骸阻止道:“让两个血猎出马,想必这次任务可是非同小可吧。”“是的,这次吸血鬼闹出的事件非常大,到了并盛市我们还要和教会的人碰面呢!”迪诺虽然依旧带着和蔼的笑容,但说出的话语却充满着严肃和认真。
  “教会?”六道骸有些不高兴地扬起眉毛,看着仍然在一脸迷茫的纲吉,原本不耐心的心情立马好了几分,他继续询问迪诺道:“怎么教会也牵扯进去了?”“因为这次吸血鬼不仅带走了普通人,似乎还绑架了一位教会里面的重要人士,不过这仍然是秘密。”迪诺来回抚摸着放在身边的鞭子,和六道骸说:“希望你能理解这件事情的重大性。”“我从不和人合作。”六道骸却冷冰冰地拒绝道:“总部应该也知道,我从不和人合作。”他似乎对原本属于自己单独完成的任务,被了不仅是眼前看似人畜无害但却是血猎高手的迪诺,并且还顺带了他一直没有好感的教会成员一并插手了很是生气。“我知道,所以这次我们分头行动。”知道六道骸不可能和自己合作的迪诺,则是笑眯眯地说道:“我这次来只是告诉你,总部对这次任务很重视。”“那关我什么事情?”一向不喜欢自己计划被其他人打乱的六道骸自然是对这次任务没有什么好感,他冷眼看着迪诺道:“说完任务,你可以走了。”
  “真是辛苦你和这块冰山一起相处了。”被强行驱逐出境的迪诺,临走前拍拍纲吉的肩膀委婉地说:“如果你觉得呆不下了,可以去我——”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鼻子就被三叉戟抵住了,看着六道骸一副你再多说一句,我就立马刺穿你的表情,迪诺只好含泪告别了纲吉,带着他的下属一起,跳离了行进的马车。“迪诺他……”纲吉本来想挽留下迪诺,好歹他是来通知任务的,就这么利用完赶走也太没道德了。但是却被六道骸警告了:“对他小心点,别看一脸和善的样子,说不定怎么死都不知道呢!”知道六道骸又在口是心非变扭表达关心自己的纲吉,听话地点点头。这反而让六道骸有些惊讶,他已经做好了少年层次不穷的问题,但是真的事情发生,他却一点问题都没有,太奇怪了。就算是内心抱有疑惑,生性冷淡的他也不可能直接问出口。
  “还要走一天的时候吗?”纲吉不知道该对人类这种旅行方式该高兴还是该苦恼,他们已经在路上花了近半个月的时候,还没有到这次的目的地,而如果是身为血族的他,千里之外的瞬间转移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他又不可能光明正大用这种方法,即使知道六道骸是血族,他也不可以用这种方式。不过唯一高兴的是,他可以和六道骸有更多的单独相处时间,临走的时候被库洛姆仅仅嘱托了注意安全的事项,纲吉还觉得好生奇怪,难道他没有什么需要自己照顾的地方吗?但是经过这半个月的独处,他悲剧的发现反而需要照顾的,是自己。虽然说自己是血族,并且前不久恢复的“歌者”本质,让他变得更加强大,但现在勉强说是掌握自己力量的纲吉,还是无法很好地完成血族和“歌者”之间的平衡,幸好的是,自己的契约对象——六道骸在自己的身边,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歌者”能力太过于强大,而血族的躯壳无法承受的危险性。
  想到这里,纲吉开始苦恼怎么和六道骸解释自己和他的关系,说自己和他是前世的情人?这个也太过于做作了,因为纲吉已经决定了和过去的“纲吉”划上界限,现在活在的,只有血族的纲吉,而不是“歌者”纲吉。说自己是血族?那目测下一秒会被仇恨吸血鬼的六道骸瞬间秒杀啊,说自己是“歌者”?但是关于“歌者”的介绍只有在血族的传说里才有,如果真的说出口的话,那么对于想要做个血猎的六道骸,是件好事吗?纲吉又开始日复一日的痛苦纠结中度过了这一天。
  “睡吧,我守夜。”把纲吉当做成人类的六道骸,自然是到了睡觉点开始督促纲吉的睡眠,虽然纲吉自称“成年了”,但是在他看来还是个孩子,自然要好好保证睡眠质量。“额……”完全不需要睡眠的纲吉不由开始挣扎了,但是他早就发现和六道骸说什么自己不想睡觉,睡不着等等的道理是讲不通的,自己得老老实实睡去。当然他在内心也吐槽着:旅行这半个月,天天都是你守夜,半个月一晚上都不睡也很奇怪好吧!当然他不能把自己的抱怨说出口,那么只好服从六道骸的命令,闭上了眼睛。但是闭上眼睛没有过多久,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什么冰冷的东西牵住了,等他反应过来——居然是六道骸的手!他差的没有吓得立马跳起来,但鉴于这是难得的机会,他只能躲在被子里偷偷地笑着,这还是第一次呢!他主动牵自己的手。
  六道骸并没有跟他解释什么,但也不需要解释。纲吉想着他应该是害怕自己再次做噩梦吧,想起今天早上的梦,他有些不寒而栗,自己怎么会做梦呢?并且还是个噩梦,实在太不吉利了!不过……感受到六道骸手上传来的温度,哪怕是不含任何温暖的温度,他还是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开心着,然后开始平静自己的“呼吸”,当然吸血鬼也是没有呼吸的,纲吉只是假装自己有人类的呼吸。或许是因为这是头一次牵手,他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把呼吸平稳过来。自己喜欢的人,牵了自己的手,哪怕那刻不会跳动的心脏,此时此刻他也觉得跳得超级快,并且一阵口干舌燥的。冷静点!泽田纲吉,你可是血族的下一代王!在心里反复催眠自己的纲吉,只好强作镇定地继续装睡下去。
  但是就连他也没有想到,就是不到十分钟的事情,他就陷入了睡眠。
  ——吸血鬼也无法拥有的,深深的梦境。?
 
☆、是谁梦境与我相邻
 
?  杀了我——
  杀、了、我
  杀……
  快点来……杀了我……
  少年嘶吼着,尖叫着,辱骂着,绝望着,歇斯底里着,摇摇欲坠着。
  纲吉只觉得自己似乎在漫长的黑暗里飘浮了很久,然后飘着飘着,他坠落了下来。然后再一次看到了发疯的少年满脸都是泪水站在自己面前,少年看似和他差不多的年纪,橘红色的头发在这一片无尽的黑暗里显得太过于刺眼,纲吉向他走了几步,开口问道:“你……是谁?”少年没有回答,他只是哽咽着,像是在无力地反抗这残酷的命运……但到最后他只能选择放弃,继续接受残忍的现实。恶魔一如既往地拜访,一切痛苦的罪魁祸首再次慢慢向他靠近。少年恐惧地往后跑去,但被对方一把抓住,再次被强行压在地板上。恶魔张开大嘴露出尖锐的牙齿,一次又一次地,反复地,吸食着他的鲜血。被可怕的吸血鬼逐渐吞噬的少年,似乎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纲吉,只见他无力地倒在地上,虚弱地伸出手向纲吉求助,少年苍白的手指上沾满了血红的颜色,纲吉已经辨识不清楚到底少年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势。于是他急忙跑过去,想要改变眼前这血腥残酷的场面,可他却发现当自己从两个人身体里一穿而过。“什么?怎么回事?”他有些不可思议地伸出手去摸着自己的手臂,可是他什么都没有摸到,空荡荡的一片。触觉消失了……不,应该说他整个人都没有实体。自己是变成幽灵了吗?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我是在哪里……”他下一秒才发现自己再次轻盈起来,这一次,他漂浮在了水里,但水却没有给他一点难受,这一切都太过于奇怪,纲吉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我的梦境。”少年的声音让他从恐慌中反应过来,纲吉不由顺着声音游去,却看到之前被血族吸血的少年此时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他戴着眼镜,穿着一身纯白的衣服,最重要的是,纲吉注意到对方脖子上也没有被吸血鬼咬过的痕迹,可是刚刚他明明看到——“你到底是谁?”纲吉开口问道:“还有这是梦境?什么是梦境?”“我是……你的同类……”少年喃喃着:“是我……把你叫到……这里的……”可是纲吉开始发现少年的话语有些断断续续的,他有些听不清楚,于是他不得不再开口问道:“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