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泰坦尼克]情敌变情人 作者:岁月如刀

字体:[ ]

 
 
书名:[泰坦尼克]情敌变情人
作者:岁月如刀
 
文案
非穿越非重生,请当做平行世界的故事来看!
 
富家子弟卡尔与贫穷画家杰克的热恋
一个傲慢自私的富家子弟,一个开朗贫穷的俊美青年。因为一场世纪海难,他们有了交集……相爱容易相处难,天差地别的价值观和生活环境艰难磨合,20世纪初的北美大陆,挑战世俗的爱情,如何圆满?
 
不会刻意抹黑萝丝。
 
后半部分会有唐顿庄园一干人等打酱油
还有盖茨比打酱油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西方罗曼 英美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卡尔·霍克利,杰克·道森 ┃ 配角:萝丝和其他许多人 ┃ 其它:
 
 
  ☆、01
 
  南安普顿最大的码头挤满了人,仿佛整个南安普顿的人都挤在这儿。挥着手绢的,大声告别的,拥抱的,哭喊的,人山人海,喧闹之声连上帝也忍不住想捂住耳朵。
  停泊在港口的巨轮犹如海上岛屿,人类与它相比渺小得像蚂蚁。
  那是泰坦尼克号,世界上最巨大最豪华的皇家邮轮,是人类工业史最伟大的杰作。
  卡尔·霍克利伸出右手,牵着未婚妻萝丝下车,然后转到车子的另一边,照样扶着萝丝的母亲露丝·迪威特·布克特下了车。
  他的贴身男仆斯派塞·洛夫乔伊对迎上来的船员吩咐如何运送卡尔和布克特母女的行李。
  萝丝的贴身女仆蹲下替她整理裙摆——在拥挤的人群中完成这项工作并不简单。幸好他们处在贵宾入口附近,穷鬼们都自觉的和他们保持至少两英尺的距离,以免污染了贵人们的空气。
  “没什么大不了的嘛,我不觉得它和毛利塔尼亚号有什么差别?”萝丝仰头看了会码头边停泊的巨大的邮轮说。
  “你在开玩笑吗?泰坦尼克号比毛利塔尼亚足足大长一百尺,它是世界上最大最豪华的的邮轮。”卡尔给了小费,正好听见萝丝的话,不怎么认真的解释。
  说实话,他有点不耐烦了。从定船票开始,萝丝就好像某根神经搭错了线似的一直对泰坦尼克号各种挑剔。卡尔不知道这和他们一到纽约就要结婚是否有关系,未婚妻母女以为他不知道萝丝对这场婚姻的勉强,其实他只是假装不知道罢了。年轻的女孩儿总是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和对现实的挑衅,但是她们又没有能力也没有胆量突破她们不满意的现状,所以只好在无关紧要的方面抱怨一二。卡尔自觉应该包容这点。
  不过抱怨频率太高了也要小小的回敬。
  “您的女儿可真够挑剔的。”他笑着对未婚妻的母亲布克特夫人道。
  布克特似乎把这当做了赞美,骄傲道:“那是当然的。她值得最好的!”
  卡尔只好笑笑不说话了,也许布克特夫人知道自己女儿的问题只是假装不知道,也许她根本打从心底认为那的确是了不起的优点。卡尔认为后一种是事实。
  他伸出胳膊让布克特夫人挽着他,三人穿过长长的舷梯进入泰坦尼克号。
  这是泰坦尼克号的处女航,新的家具,新的装饰,吸吸鼻子仿佛还能闻见油漆的味道。霍克利家的工厂为白星公司提供了大部分钢铁,卡尔一边走一边为布克特母女介绍泰坦尼克号,心中盘算着下午茶应该和哪几位绅士坐一张桌子,也许船上能再给霍克利家添几张订单。
  报纸在为泰坦尼克号宣传的时候必当然提起霍克利家铸造的钢铁,在匹兹堡的父亲发来电报,工厂的订单已经预订到三个月后了。美丽的未婚妻,源源不断的财富,二者同是男人的勋章。
  哪怕萝丝一路都没露出个笑模样,卡尔也以他“宽大”的心胸容忍了,笑着和认识的人打招呼。
  “奥古斯特·希尔,好久不见啦!”卡尔招呼这位熟人格外热情。他不由分说的冲过去握住对方的手与对方拥抱。“最近怎么样,兄弟。哎呀听说你卖掉了手上的白星公司的股票,这真是太可惜了,你应该早点联系我才对,我一定能给你个好价钱,太可惜啦……”
  这位圆圆脸的奥古斯特·希尔先生被卡尔的明朝暗讽气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狠狠的回拥对方。“卡尔·霍克利。见到你真高兴。”才怪!
  希尔心中咬牙切齿,恨不得咬卡尔一口,手上当然控制不了力度。
  卡尔把闷哼咽下去,混蛋,希尔这家伙上辈子是熊吗?!
  到了预定的宫殿套房,萝丝顾不得整理她数量庞大的衣物首饰,第一时间把她收藏的画弄出来,指挥女仆和套房的男仆按她的要求的摆放。
  卡尔端着香槟,看见萝丝的终于有了精神,他也有了和她聊天的兴致。
  可惜他们对艺术和价值的分歧让这场闲聊太过短暂。
  卡尔有点不高兴,他是个商人,追逐财富是他的本能,给他视线内所有的人或事物标上价钱也是他的本能。他尽力去迎合萝丝的喜好,希望能找到共同的话题,虽然结果不太美妙,但是所有的商人都是如此,有什么可生气的?
  卡尔瞟了眼“某个毕卡索”的大作,确定自己是找不到萝丝口中梦幻的感受,无聊的出了套房。
  天气不错,也许到甲板上透气是个好选择。
  “我不得不说,白星公司的标准十分严苛,幸好霍克利工厂也有着同样严苛的标准,我们为它提供了最好的钢铁。”卡尔对着派翠克·克劳利说道,语气中带着直白的炫耀。
  派翠克·克劳利是格兰瑟姆伯爵的继承人,典型的英国绅士。不工作,不懂商业,关心政治和经济,为人彬彬有礼。他虽然和工业沾不上边,但是保不准什么时候兴趣来了愿意投资一两项产业呢?
  但是卡尔确定他要是真的讲讲钢铁的生产程序他一定会睡着的,所以只挑对方听得懂的讲。毕竟之前不熟的他们已经聊过了天气和泰坦尼克号的豪华。顺着话题下去自然而然是船上的装饰和铸造。
  刚说到这,托马斯·安德鲁——泰坦尼克号的设计师——走了过来和他们打招呼。卡尔将安德鲁介绍给了克劳利。安德鲁在卡尔讲话的间隙不时点头赞同,为卡尔捧场。
  为了回报他,在安德鲁谈到泰坦尼克号的设计时恰到好处的奉上他的赞美。大家相谈甚欢。
  接着他们又聊了约克郡的唐顿庄园的美丽风光并赞美了克劳利先生出生高贵的未婚妻格兰瑟姆伯爵的千金,卡尔记得对方是位高傲的美人呢。途中,船上最富有的人伊西·斯特劳斯加入到他们的寒暄,过了一会儿,斯特劳斯夫人和露西·克里斯汀娜加入了他们谈话,谈话的内容逐渐从游艇赛转变成对女士们的赞美和恭维。
  卡尔一边适时的点头或嗯啊的附和绅士淑女们的谈话,一边无聊的用眼角余光随意扫视。
  他确定自己是被萝丝影响了,或者社交对他来说已经太千篇一律以至于让他产生了……厌烦?
  噢!真是不美妙的发现。
  开船的时间到了,二等舱和三等舱的乘客挤在甲板上,挥手向亲人朋友告别,有些过于激动的半个身子都跃出了栏杆,叫卡尔忍不住怀疑只要旁边的人一碰他们就会掉进海里。
  聊天的小圈子里又加入了男爵夫人和她的女儿,没一会儿,丈夫经营珠宝店的凯瑟琳夫人也加入了。
  话题已经变成了巴黎最新流行的服装。
  说不准和萝丝的画比起来哪个更无聊。
  卡尔趁着一个间隙,他借口要去帮助自己的未婚妻挑选礼服礼貌的提出告辞。他敢肯定绅士们和他同样无聊,因为他刚说完,克劳利先生便说要去寻自己父亲,安德鲁先生则是和船长先生商量航行事宜,斯特劳斯先生表示他累了需要喝杯香槟提神,但是他的夫人立刻叫来了服务生,三位先生在斯特劳斯先生羡慕的眼光中离开了。
  这时,大约是三等舱的扶梯匆匆跑过来两个男人,他们刚上船,扶梯便缓缓受气,汽笛鸣响,泰坦尼克破开海浪,朝纽约的方向前进!
  B53号房间,花瓶里插上了带着露珠的鲜花,果盘里摆放了新鲜的水果,他的衣物斯派塞已经挂在了衣橱里,袖扣和领带也在它们应该在地方。保险箱放在了梳妆台上,萝丝的项链、耳环、手镜什么的搁在旁边。
  萝丝仍然在研究她的画,对卡尔去而复返不感兴趣。
  卡尔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喝了杯香槟,终于放弃了和萝丝的沟通,估摸着女士们已经换了地方,再次回到了甲板。
  告别的人群散去,甲板上三三两两的散步的人。
  卡尔走到船头,双手撑在栏杆上,一望无垠的蓝天大海让人的心胸都开阔了不少,下面的下等人似乎也不那么碍眼了。
  卡尔深吸一口气——
  “I’m the king of  the world——呜呜呜——”
  “咳咳咳……”气出到一半被呛着了,卡尔恼怒的盯着船头栏杆上嘶声力竭的吼叫的男人,果然是下等仓的下等人,一点儿也不知道什么叫教养!
  狂妄的小子!
  海风不断传来男人和同伴的惊呼。
  卡尔不屑,不就是海豚么!有什么好稀奇的,嚎得跟快饿死的狼似的,难听死了!
  男人侧头兴奋得和同伴说话,终于叫卡尔看见了他的侧脸,正是非常受女人们喜欢的类型,隔着如此远的距离他也能看见年轻男人俊美的轮廓。
  这叫卡尔又添了两分厌恶。
  海风也不那么醉人了,卡尔愤愤的回到了船舱。连着两次被动放弃甲板风光,卡尔的心情很不好,午餐时千篇如一日的谈话更令他烦躁,他猜自己脸上的表情都带着敷衍和冷淡,不过,大约朋友们会把他的不悦归于萝丝不当的举动和惊人的言论吧。
  原因之一。
  他对弗洛伊德没有偏见,但是萝丝当众让他丢脸却很难不介意。萝丝不是不明白未婚夫妻的名誉是相连的,上船后她的言行有越界的苗头了,卡尔决定要给萝丝一点警告。接下来的午餐他对布克特夫人一直很冷淡,他确定尴尬的布克特夫人会把自己的态度化为对女儿的劝诫。
  如果萝丝仍然不收敛的话,他便要采取他的行动了。
  卡尔已经想好了如何恰当的警告萝丝而不伤害他们的感情。
  可是,他用不上了。
  整个下午他都没有见萝丝,和朋友们在休息室玩扑克,聊天,谈好了两笔生意,然后晚餐时分,萝丝没有出来吃饭,布克特夫人在他们快用完晚餐时才姗姗来迟。
  餐后酒刚刚斟在银杯里,斯派塞匆匆走过来,弯腰在他耳边低声说:“萝丝小姐出事了!”
  卡尔带着斯派塞急忙赶到船尾的甲板上。
  萝丝裹着粗糙的毯子缩在躺椅上瑟瑟发抖,脸色苍白,看起来可怜极了。大副莫德奇和二副以及两外两位值班的哨兵离她几步远,莫德奇正在用手铐铐住一个年轻男人。
  少见的英俊让卡尔认出了这个衣衫不整的年轻男人。
  他的鞋子和大衣仍在地上。
  萝丝的裙摆显然在外力的作用下碎成了布条。
  卡尔得出一个让人想咒骂的结论。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鼓掌!
求按爪,求撒花,各种求。
 
  ☆、02
 
  不过第一时间是安慰受到惊吓的未婚妻,心疼的将颤抖的萝丝搂紧怀里,轻轻的抚摸她的背脊试图令她轻松些。一想到萝丝差点遭遇了什么卡尔就愤怒得想杀人!可怜的萝丝……卡尔愧疚不已,他应该时刻陪伴在萝丝身边,那样她就不会遇到这么可怕的事了,都怪他!
  还有这个混蛋!竟然敢……竟然敢……卡尔努力压抑自己的怒气,尽量让脸上的表情充满温柔和安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