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们一起毕业(瓶邪校园甜文) 作者:拾年执斯颜

字体:[ ]

 
 
瓶邪高中架空文。有一种一见钟情叫做不关乎性别,只是那一眼,我爱上了你。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解雨臣,黑眼镜,胖子 ┃ 其它:瓶邪,甜文
 
 
☆、“欢喜冤家”
 
?  第一章 “欢喜冤家”
  “吴邪!我要跟你分手!”
  午休中,全班的同学都看着满脸郁闷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吴邪,以及一脸伤心站在吴邪旁边用手指着吴邪的解雨臣。
  吴邪翻了个白眼抬头看着解雨臣说到
  “你每天都要跟我分手好几次,你累不累?”
  “这次我真的要跟你分手!”
  “哪次不是说真的?”
  “分手!”
  说完,解雨臣傲娇的一甩自己帅气的短发冲出了教室。吴邪双眼无神的趴到桌子上,感觉自己的头顶全是吵杂的小鸟在叫。
  班上的同学早就偷笑成一片了。这样的戏码确实每天都要上演好几次的。吴邪家的小女友,解雨臣,高三三班的学生,几乎每上完一节课就会跑到高三七班,吴邪他们教室来找吴邪,说上课的时候,想到吴邪哪里哪里对她不够好了,要跟吴邪分手。
  一开始的时候,吴邪班上的同学都被解雨臣给吓了一跳,心说哪里来的这么古灵精怪的女孩子,吴邪居然要欺负的别人一个女孩子跑来跟他说分手。可是当这种情况,每过一两天,每过半天,甚至每过一节课都会上演时,大家开始同情的对象就变成了吴邪。
  这么能折腾的女孩子,就算是再漂亮也不敢要啊,亏得吴邪每天都要忍受这种摧残,但是吴邪总是好脾气的任由解雨臣胡闹,好言好语的哄着解雨臣,可是不过一节课,解雨臣又会跑来闹。搞得班上大半的女同学都非常的同情吴邪,到现在,连班上的男同学都开始同情吴邪了。不知道他怎么忍受得了这么闹腾的女朋友的。两人天天这么闹腾,从高一闹到现在高三,那可是在全校都出了名的。新入学的新生,有时候还会专门跑来吴邪他们教室围观呢。
  不过他俩这么闹,也没老师管,谁叫吴邪和解雨臣的父亲是学校董事会的成员,还是那种掌控绝对话语权的成员呢。谢天谢地,吴邪和解雨臣不在一个班上,不然恐怕课都上不安生了。反正现在大家对他俩已经麻木了,就当看课间提神演练。
  有时候会有一些自以为温柔可人的学姐学妹同级女同学什么的给吴邪表白,希望能安静的陪在吴邪身边,但是吴邪总是温柔客气的拒绝了,然后在放学的时候骑着单车,载着解雨臣在众人羡慕惋惜的目光中一起回家去。
  但,其实解雨臣比吴邪在学校更加的出名。甚至连追求者都比吴邪多。因为到现在,都没人知道他到底是男是女。
  虽然解雨臣长着一副漂亮的让人浮想联翩的脸蛋,但他总是一副短发干练的装扮,衣服也穿的中性,声音不阴不柔的,根本听不出男女。不过,最让人胆颤惊恐的是,解雨臣总是去男厕所方便!每次都在隔间方便,也没人知道他到底是站着还是蹲着方便的,总不能有人拉开隔间门偷看吧。
  所以,解雨臣的追求者中,除了男生,还有一些对他身份特别怀疑的女生。
  吴邪理了理自己的书本,放到一旁的课桌上,又把解雨臣给他买的粉红色水杯放在自己课桌上就把书包甩到背上离开了教室。
  吴邪他们班,人数单着,吴邪正好一个人坐一排,霸占了两张课桌,一张放书,一张自己随意放些其他东西。
  车棚里,解雨臣满脸不耐烦的看着慢慢吞吞走过来的吴邪
  “怎么这么慢?”
  “老师拖堂。”
  “一黑板刷砸晕就是了,你跟着拖什么堂!”
  “小爷我没你那么暴力没素质。”
  “切~爷我这叫干脆爽快!走了!天都要黑了!”
  吴邪把书包甩到单车前框里就蹬的车骑慢悠悠的出了车棚,解雨臣将书包挂在胸前轻巧的一跳就坐到了车后座上。
  “你骑快点!二爷打电话催了!我还要过去练戏呢!”
  “你可以自己先走,我没叫你等我。”
  “我要不等你,你被那群女生给围住了,能这么轻易的离开学校吗?你应该拜佛烧香的感激我!”
  “要不是你,我会两年都交不到女朋友吗?”
  “你那是交不到吗?!你是自己拒绝的。我说,你该不会真的是喜欢上爷我了吧!我可告诉你!我是有心上人的!”
  “小爷我不喜欢娘娘腔。”
  “去你大爷的!”
  解雨臣一书包给吴邪砸到了头上,吴邪松开扶手从单车上跳了下来,解雨臣随着还在前进的单车冲向路边的绿化带,连人带车整个儿载了进去。
  “吴邪!我□□大爷!”
  ?
 
☆、面瘫转校生
 
?  第二章面瘫转校生
  一大早,吴邪额头顶着一个风骚的粉色创可贴一脸阴沉的走进了教室。
  昨天吴邪把解雨臣弄进绿化带后,愤怒的解雨臣爬起来就把吴邪一个过肩摔也给摔进了绿化带中,解雨臣跟着他家二爷唱戏,身手比总是宅家里的吴邪利索,吴邪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解雨臣摔进了绿化带中,额头也被里面植物的枝桠给划了个小口子,本来只是有点浸血的。但是今天一大早解雨臣就等在吴邪家楼下,一看吴邪出来,扑上去就给吴邪贴了这么一个骚包又恶心的粉红色创可贴。
  吴邪气的立马就要把创可贴给撕下来,自己除了这身衣服还有书包,喝水的杯子,装笔的笔袋,甚至是写字的笔全都被解雨臣给弄成了粉色的了,也不知道解雨臣哪来这么大的勇气去买这些女孩子的东西放在自己家里。吴邪一直想不通,解连环怎么会纵容解雨臣这样的胡闹。吴邪要不是真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俩人感情够深,解雨臣确实帮他挡去了许多麻烦,他早就将这些东西全给扔了。这会儿解雨臣居然要他贴这么小女生的粉红色创可贴,本就是郁闷的吴邪胸中的怒气蹭的就窜了上去。
  “小爷不要这么女生的东西!”
  “你要不贴上,我保证早自习一下课就有一群女生给你送一大垃圾箱那么多的各式卡哇伊创可贴给你。”
  已经被吴邪撕下一半的创可贴又被吴邪给贴了回去。他将书包扔给解雨臣抱着就扶过单车蹬走了。解雨臣笑的开心的一个健步踩到车后座上扶着吴邪的肩膀直直的站立着。
  托解雨臣的福,吴邪从车棚开始就被注目礼一路送到教室,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等到进教室的时候已经彻底阴沉了。
  将书包扔到桌子上,吴邪抱着双手瞪着黑板,毫无一点摸出书本上自习的兴趣,发了一会儿呆,吴邪伸手去拿粉色杯子准备喝水,但是突然被自己手边的一团阴影吓了一跳。猛的一转头,吴邪才看到自己座位旁边居然坐了一个人,那个人正趴在桌子上好像在睡觉,而且吴邪才发现,自己的书都被搬到到了自己坐的这边的桌子上。
  吴邪唰的一下站了起来瞪着那个人。谁呀,一大早的就跑自己位子上来坐着,不知道这排是自己的专用桌子吗?班上的同学都知道的,这一大早的,没看自己脸色不好,还来触霉头啊。
  “吴邪同学!上自习呢!你站起来做什么?诶!你那额头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和同学打架了吗?!”
  吴邪突然站起来惊动了坐在讲台上的班主任,班主任抬头正要训斥吴邪几句呢,却看到他头上居然贴着创可贴,这可不得了,这小少爷要是跟人打架受伤了,他爸不得闹翻天啊。
  听到班主任的话,同学们都转头去看吴邪,却同时都笑了起来。吴邪额头上那个粉红色的创可贴真的是太可爱了,吴邪用手捂着创可贴不耐烦的说到
  “狗抓的。”
  高三三班,解雨臣正拿着镜子在整理自己的头发,突然大大的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莫名痒起来的鼻子,耸耸肩又继续弄他的头发去了,他们讲台上,他们的班主任看到解雨臣拿着一个小花镜子,手里的粉笔都捏断了。
  吴邪指了指自己旁边趴着的那个人
  “老师?这是什么情况?”
  “哦,那是新转校来的同学,张起灵,先坐你旁边。对了,还没给大家介绍一下。张起灵同学,张起灵,张起灵!”
  班主任喊了好几遍,吴邪才看到那个趴着的人一脸面无表情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漆黑的眼眸在细碎的头发后面若星辰般闪烁着,鼻梁英挺,樱花般的嘴唇微抿,只是整张脸毫无表情,淡漠的好似这世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只是整个世界的旁观者一样。
  班主任有点尴尬的看着站着的张起灵和吴邪,一个面无表情,一个脸色阴沉。班上的同学都好奇的打量着张起灵,但是张起灵只是在站起来接受了一遍全班的注目礼后就坐下了,安静的拉过一本书,随意翻开一页就对着书发起了呆。
  吴邪看了一眼张起灵,也坐回了位子上,他从书包里翻出解雨臣早上硬塞给他的作业本,开始帮解雨臣赶作业,解雨臣下了早自习过来会过来拿,报酬是解雨臣说,今天上午他都不会来闹腾吴邪。
  这时候,班主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给同学们宣布一下。你们现在已经是高三了,按照学校规定,所有的同学都将要换到高三学生专门的宿舍公寓去,而且所有的走读生也必须开始住校。宿舍以班级为单位,每个班一层楼。高三专用宿舍不会断电,但是到时间也会有值夜老师来检查,不能高声喧哗,大灯必须关闭,只能用台灯。每层楼也会有独立的阿姨负责,你们不要想着到时候可以随意在每层楼串门,过了提醒铃声还没回宿舍或者还逗留其他宿舍的,都会受到处分的。宿舍安排是随机的,两人一间,周五会把分配好的宿舍名单发到你们手中,这周末就开始搬到新宿舍去。”
  班主任的话刚讲完,班上就沸腾了,住校生激动可以换宽敞高级的新宿舍,走读生兴奋可以体验住校的生活,大家都激动异常的讨论着,因为听往届的高三师兄师姐们讲,学校高三住宿公寓是很豪华的。不仅每间寝室只住两个人,还有独立的洗漱间,虽然热水会有限制时间,但是已经很让人满意了。而且每层楼的尽头还有一个隔离的休息区,以供大家晚上和平时休息的时候一起聚集讨论学习问题什么的。但是其实都被大家用来当做聚餐聚会群体聊天的地方了。
  只有吴邪满脸阴郁的瞪着班主任,要不是班主任今天说出来,他都忘了高三走读生必须住校这件事了。也不管班上同学讨论的激烈,吴邪站起来推开自己的凳子就冲出了教室。
  校董办公室中,吴一穷正在批阅今年的高三毕业率和重点大学录取率,他的办公室突然被人推开了,他正要斥责谁这么没礼貌,抬头却看见自己宝贝儿子一脸不高兴重重的关上门走了过来。
  吴邪坐到吴一穷办公桌前面的转椅上,吴一穷重重的把手里的文件合到一起,一脸严厉的对着吴邪说到
  “这个时候。你不在教室上自习,跑这来做什么?”
  “我不要住校。”
  “不可能,这是学校规定,高三毕业生必须住校。”
  “那你让三叔把我和小花排一个宿舍。”
  “你们又不是一个班!怎么排一个宿舍!我特意让你三叔给你俩连班级都分开的,你还想跟他住一起!我这学校都得让你俩给闹腾翻了!你俩无法无天的从高一闹到高三!也该闹够了!也该收心好好准备考大学了!考上了大学,你就是去把那学校的大门给拆了,我都不管你!你解叔,解连环那边都说了,解雨臣要再敢胡闹,就把他送出国去!你也是!再给我这样,我也把你送出国去!”
  “……”
  吴邪无语了,这两家家长还真是世交,教训晚辈威胁晚辈的语气方式都如出一辙。吴邪气呼呼的甩的转椅一阵旋转就冲出了办公室,门都关上了,吴邪还听到吴一穷在后面气恼的数落着吴邪越来越没礼貌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