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琅琊榜同人(明天的明天) 作者:青青青青的柠檬

字体:[ ]

 
 
文案 
 
琅琊榜同人,LO主先前发布的文【来得及的明天】第二部,讲述蔺苏、流苏确立关系后的生活!LO主对飞流的设定和电视剧中有不同,若没看过第一部可能会有些脱节,亲们需要看看第一部补补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长苏 ┃ 配角:蔺晨、飞流 ┃ 其它:其他
==================
 
  ☆、二十四节气之大雪
 
  “传闻虎豹情迷乱,有道鹃鸥语式微。”
  当白雪再一次将大地银装素裹时,梅长苏忽然意识到一年又将过去了。
  这一年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是他从未想过,也不敢去想的事。远离朝堂,和蔺晨定情,和蔺晨、飞流一起过属于梅长苏自己的生活…
  虽然也有不足或意料之外的事,比如不能再行走,比如飞流和他的关系的转变,虽然他对飞流的感情不是爱,但他也绝不愿飞流受到伤害。好在最后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只要大家都能在一起,那些不足也是可忽略的,毕竟世间世哪有完全圆满的。
  梅长苏望着眼前的雪景如是想着,眼睛一片清明,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蔺晨推门而入时就看到如此景色,心弦一颤,随继从后抱住梅长苏,笑着在其耳边念出了上面的诗句~~
  "你这人,如此美景你就想到这个~粗俗~"梅长苏揶揄道
  蔺晨紧紧手臂,将梅长苏拥入怀中:"所谓yín者见yín,我可什么都没说,分明是长苏你……"
  最后几个字说得很轻,但分明看到梅长苏脸上突然涌上的红晕~
  "你!"梅长苏不知该说蔺晨风流好呢,还是下流好……挣扎着要摆脱蔺晨的怀抱
  "槛外梅花藏日色,湖边荔草焕云衣。这总行了吧~~"
  蔺晨看梅长苏有些恼了,忙将梅长苏按紧在怀中不让他挣脱,又改口道。
  "你大爷的!"
  "好好好,我错我错了还不成嘛,别挣扎了,好容易只有我们俩人让我好好抱会儿~飞流这家伙,最近心智好像成长了不少,越来越不好糊弄了,武功、个子也越来越高,我都不敢捉弄他了。"蔺晨抱怨道
  "对不起,蔺晨!"梅长苏停下了挣扎,低头看着窗外白雪皑皑的地面。
  "不用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更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不用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背!我也不觉得委屈!只要你能开心,我就没什么委屈可受。所以,现在这样,真的挺好"
  蔺晨凝视着梅长苏说道,顿了一顿,转而又笑道:"只是不能欺负飞流了,真是有些寂寞如雪呀~~"
  "说来也是,我也很久没听过飞流喊苏哥哥救命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笑起来
  啪的一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了,飞流抱着一大簇梅花向梅长苏跑来。
  "苏哥哥,送你!"飞流望着梅长苏,笑着将梅花递到梅长苏怀里,他的双目含情,眼中仿佛只有梅长苏一人。
  梅长苏被递了一整怀的梅花,整个人似乎都被梅花以及梅花特有的香气包围了,越发有梅花仙人之感,看得飞流双眼放光,觉得自己去摘梅花的决定再正确不过,硬坚定了一看到好看的花草便为苏哥哥摘来的决心!
  而当梅长苏笑着夸奖"花很好看,也很香,苏哥哥很喜欢"时,飞流心中的欢喜之情更是达到顶点,不管不顾的飞扑上去抱住梅长苏,喊到:
  "苏哥哥,好喜欢!""飞流,好喜欢!"
  飞流扑上去不要紧,直接将梅长苏压得向后倒,而梅长苏身后又是蔺晨,蔺晨不幸,毫无准备的被压在了最下面。两个成年男子的体重,虽然其中一人可忽略不计,但另一青年依靠少年时期主人的得当投喂而越发挺拔壮硕的身材,再加上他此时冲动的举动,其体重叠加力气犹如一只大金毛(什么东西冒出来了)向你扑来,真真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唉!唉!飞流别热乎了!没看到底下还有喘气的吗!"蔺晨怪叫道
  "没看到!"
  哈哈哈哈……
  "咕咕~~咕咕~~"一只信鸽从天而降停在窗户上,打断了房内嬉笑打闹。
  "飞流,快去把那只鸽子捉来,定是蔺伯伯有事情传回来。"梅长苏对飞流说道
  "嗯"点点头,手一撑,脚尖轻轻一点,飞流便借着力道便向窗户纵去,手一捞便将信鸽捕到自己手中。
  "我琅琊阁的鸽子便是在这一手上缕缕惨遭毒手啊~~"望着飞流捉鸽子的娴熟动作,蔺晨不禁哀叹起来~
  "没出息~"梅长苏点评。
  "蔺伯伯说什么"梅长苏接过飞流递来的鸽子,将书信取下直接转交给蔺晨后问道。
  蔺晨看着书信没有回话,过了一会儿才答道:
  "没什么大事,我爹这次亲自去苗疆和族长解除两家的婚约,也说明了此次发生的事,果然如先前所料,族长很听她现在这个妻子的话,对来凤并不在乎,所以,可以说一切顺利~不过最近苗寨突发瘟疫,开始有人死了,我爹忙不过来,让我带药过去帮忙,也算还族长一个人情。"
  "嗯,帮忙是应该的,我们什么时候去。"
  "不是我们什么时候去,是我什么时候去!"
  "我为什么不能去!"
  "长苏,你现在虽然已经寿数无忧,但到底身体的损伤已经存在,体质还是比一般人弱些,需要好好休养才是,长途跋涉,疲于奔波不利于休养。另则,从信上看苗寨已经有瘟疫出现,你身体弱,容易感染,若你有什么事,又让我有何闲心去顾及苗寨人的生死,只怕是恨不得立即带你离开,这样以来,怕也有违你初衷吧~"
  梅长苏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人说得反驳不能的时候。想想蔺晨的话也不无道理,若自己跟去,蔺晨一定会时刻盯着他以防他染上瘟疫,这样以来不止帮不上忙,反而拖累了大家。
  想明白了,梅长苏只好不甘心的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声:
  "嗯~"                        
作者有话要说:  算是【来得及的明天】第二部吧,主要讲述蔺流苏三人在一起后的生活。流苏在第一部最后才上线,而且是强制上线,第二部会让苏对流的感情进一步上升为爱,而为了流苏,只能小虐一下蔺苏了~
本文借用了下面的七律,若不恰当多多包涵啊~~~
七律·二十四节气 大雪
节令周行似觉违,朝来不见雪风飞。
传闻虎豹情迷乱,有道鹃鸥语式微。
槛外梅花藏日色,湖边荔草焕云衣。
应时小巷贪杯客,夜半围炉意未归。
我国古代将大雪分为三候:“一候鹃鸥不呜;二候虎始交;三候荔挺出。”这是说此时因天气寒冷,寒号鸟也不再呜叫了;由于此时是阴气最盛时期,正所谓盛极而衰,阳气已有所萌动,所以老虎开始有求偶行为;“荔挺”为兰草的一种,也感到阳气的萌动而抽出新芽。
 
  ☆、人能离开水吗
 
  梅长苏第一次觉得时间如此难熬。
  自蔺晨走后,就算梅长苏再一次接手琅琊阁事务(梅长苏接手江左盟前,他治病期间在琅琊阁帮蔺晨处理过不少事务,早在琅琊阁众人心中留下了是琅琊阁半个主子的印象),每天不时有管事询问事务意见,但梅长苏还是觉得自己周围安静起来,静得自己心慌~
  明明蔺晨在琅琊阁时他们也不见得能时时在一起,不是他被琅琊阁丰富的藏书和天下秘闻迷得无暇顾及其他,就是蔺晨被琅琊阁事务所累无法脱身和他相聚。而且其实真正说起来,这十几年来能和梅长苏时刻在一起的人只有飞流一人而已。 
  但自放下一切包袱以来,梅长苏在不知不觉中已渐渐习惯了蔺晨的存在,在自己的可触范围内,时而想起时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蔺晨,而蔺晨平时又对他一副"死皮赖脸"的无赖样,以至于让梅长苏也恍惚认为蔺晨需要他比他需要蔺晨的感情强烈。
  而此次蔺晨有事远行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蔺晨在他生命中占据了如此重要位置,他需要蔺晨并不比蔺晨需要他少……
  "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更何况我与蔺晨……古人诚不欺我~"梅长苏暗叹道。 
  "苏哥哥,给,要开心!" 
  飞流将一只鸽子放到梅长苏面前,他知道自从蔺晨走后苏哥哥就一直闷闷不乐。 
  虽然梅长苏什么都没说,连作息也与日常无任何不同,但飞流就是敏感的感受到了梅长苏的郁郁的情绪,从而也发觉只有当蔺晨的专属信鸽飞来时,他的苏哥哥才会真正的开心起来。因此,飞流每天都会关注天上来往的信鸽,以便能在第一时间将信鸽带给他的苏哥哥,让苏哥哥能真正开心起来!他喜欢看苏哥哥笑! 
  对于梅长苏对蔺晨的在意,飞流觉得理所应当,就如飞流也理直气壮的认定苏哥哥同样也在意他一样。飞流甚至肯定当自己不在苏哥哥身边时,苏哥哥也会如此想他! 
  不得不说,虽然飞流心智不如同龄人,但他对待事物却往往直指要害,从不为多余的事情所纠结。他喜欢苏哥哥,看苏哥哥开心他就欢喜,所以就算他不是苏哥哥的唯一,甚至就算苏哥哥不接受他,只要苏哥哥能开心,他就算拼死也会达成苏哥哥的所思所想。因为只有苏哥哥开心了他才会开心,如此而已~
  "谢谢飞流,苏哥哥没有不开心,只是发现了以前自己所忽略的事实而已~"梅长苏说道
  "有蔺晨、有我,开心"飞流坚持
  梅长苏愣愣的看着飞流,突然笑道:
  "飞流说得对,你和蔺晨都在我身边,就算蔺晨有事暂时离开,他也会很快回来的,我们都会一直在一起的,是我钻牛角尖了!还是飞流看得清楚。" 
  想明白了,心情也豁然开朗起来,梅长苏笑着展开信看起来
  经过一个多月的日夜兼程,蔺晨终于到达了苗寨,而苗寨中的瘟疫比他的预料中麻烦,他又立即和老爹投入到诊治病人中,都忙得不可开交。
  蔺晨在信中庆幸还好梅长苏没去,不然他一看到这种情况肯定拖起梅长苏撒腿就跑,说对他蔺晨而言,全苗寨的人死光也不如他梅长苏一人重要;又说苗寨景色不错,等苗寨瘟疫散去,定要拉上梅长苏来好好游玩一番,还抱怨这次会在外面耽搁一段时间,估计今年赶不回来和长苏守岁,说完又转而说这次便宜飞流了,要梅长苏记着下次补偿他云云~~
  梅长苏看着信,逐字读来,不自觉的脸颊涌上淡淡的红晕,嘴角也扬起温和的笑意,连眼神也不禁柔情似水起来。飞流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梅长苏,看到他脸上扬起笑容,也不禁开心起来。
  夜晚
  梅长苏房间只有一盏烛灯亮着,微微的烛光照亮了前方被帐幔遮盖的床塌,帐幔中不时传出细小的闷哼声~~又到了情蛊爆发的时间了……
  "嗯~~嗯~"
  梅长苏眯着眼,被欲望折磨着,咬着唇不让这羞人的声音传出。整个人如一艘不小心驶入大海的小舟一般被凶涌的波涛拍打着,无助地在欲望的海浪中陷落、沉沦……
  飞流喜欢看他的苏哥哥每到此时布满红晕的脸,喜欢看他的苏哥哥全身印上他的痕迹他的!是他的苏哥哥!
  飞流加快了速度,他想要苏哥哥染上自己的味道!梅长苏被飞流的猛浪击得连连败退,终不能再坚守阵地!
  "啊~"释放了出来
  体内的紧致绞得飞流再也不愿忍耐,再次狠狠顶撞数十下后,终于也交待了出来。 
  梅长苏闭着眼在飞流怀中喘着气,情蛊的需求慢慢平复。不知不觉中飞流已由少年成长为一名玉树般伟岸的青年,已能完全将梅长苏单薄身体圈入自己怀中,飞流望着他的苏哥哥,眼中的爱意似要喷涌出来
  "苏哥哥,我们,找蔺晨!"
  从什么时间开始,飞流已不再叫蔺晨哥哥,而是直呼其名,因为这样称呼让飞流觉得自己和蔺晨在同一个高度,才能更加接近苏哥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