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佐鸣之被爱的花 作者:流光长长到月牙

字体:[ ]

 
 
文案:
     【这是关于699之后献给佐鸣FAN的礼物】
 
【关于那些我们希望的结局】
 
【也许不是很完美,有佐鸣,穿插蛇自】
 
【希望大家喜欢,这本书原本在贴吧发表过,我是原作】
 
《被爱的花和不爱的花》
 
红色花随风摇曳
 
因为被爱随风摇摆。 
 
双颊绯红一脸羞态 
 
白色花随风摇摆
 
低下头随风摇摆。 
 
自愧弗如因为没有人来爱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火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佐助,鸣人 ┃ 配角:自来也,大蛇丸 ┃ 其它:CP:佐鸣蛇自(不喜误入
==================
 
  ☆、三年又三年
 
  森林里笼罩着血腥的雾气,依稀的月光也被云遮了个彻底,偶尔有银光飞跃,在空中交织成轻轻浅浅的碰撞和火花,再如流星一样疾速坠落。
  佐助拨开额前满是汗珠的发,漆黑的夜里看不到他的脸。
  没想到忍界大战后竟然还有人留有余力挑起这些不大不小的祸事,让他的“旅行”这般不顺利。距离离开木叶村已经有两年,他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愣头小子,成年,带给他的不仅仅是思考方式,更多的是一种对生命的自己的态度改变。
  十月金秋,他来到田之国的边界,本打算在这里观赏珙桐盛景,找到一家看似普通的小旅馆歇息,却不料旅店提供的温泉水里加了迷吅药,还有不明身份的家伙袭吅击他。
  失去了左手并不影响他简单忍术的结印,因为很小的时候鼬就教过他一些单手结印的方法。
  手中锐利的兵器与敌人相互纠缠,然后分开,划出的弧线偶尔反射吅出一道嗜血的寒芒。
  夜风吹过,把空气里的血腥气吹淡了,却让他绷紧的神经更加敏感起来。
  “……沙沙”
  本来已经解决敌人松懈下来的心因为风中带来的气味又警惕起来,佐助吞下嘴里的血,凝神。
  猛地,撕破空气的声音,快得捕捉不到!
  佐助的旧伤还没好完,常年习惯双手防御的他少了左臂,伤口在与敌人撕扯的过程中又裂开,正打算使用写轮眼,背上的空间却猛地扭曲———
  战斗太久了,他已经无法坚持到救援,也无法判断风中的来人是敌是友……
  “佐——佐助!”金色光芒映入瞳孔,佐助的眼睛骤然睁大,穿着白色风衣的男人出现在他的身后,本来兴奋不已的腔调在看到他受伤的左脸立刻变了音,满是笑意的蓝也骤现杀意。
  “……鸣人?”
  “小心!”
  言语间,一道黑影在不知觉中凑近,鸣人抽吅出腿吅间苦无,灌输进查克拉朝黑影投掷而去,意料中黑影敏捷地闪开了,但鸣人比他更快,熟悉的螺旋丸,蓝色旋转的查克拉,影分身在黑影的身后猛地劈过来,将偷袭的忍者就防护服一起打了个粉粹。
  佐助喘息着单膝跪地,右手放在膝盖上,嘴角渗出点点血迹。
  “佐助!你还好吗?!”鸣人赶忙扶起他,皱着眉去探佐助的伤口,却被男人一把推开,鸣人脚下趔趄,退了几步才稳下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佐助皱眉,四周黑漆漆的森林掩盖了鸣人的表情,但是不用怀疑,眼前的人的确是未来的第七代火影候补人——漩涡鸣人。
  他身在田之国和火之国的边界,现在正是战争后各个村子都百废待兴的时候,给他一百个理由也不足以相信这个时候六代火影卡卡西会让鸣人离开木叶村。
  “当然是来找你啦!”鸣人明显感觉到佐助浑身没有力气,“你中了什么毒?”
  男人没回答他的话,心中还在考虑偷袭他的人的来历,但是身体里不断流失的体力告诉他现在不是停留在这里的时候:“把我扶到那边的房子去。”
  他想要站起,却发觉右手和双吅腿都在颤抖,若不是透支着查克拉,连站起抬腿都费力至极。
  鸣人也没多问,用力扶起佐助,向那个因打斗而残破不堪的小旅馆走去。
  刚进入房间,佐助便闷吅哼一声倒在了榻榻米上。
  “佐助!”鸣人焦虑地开口,“你中的毒好像很厉害!我马上去跟小樱联系让她给你解毒!”金色的发丝在面前飞扬,佐助有些眼花,索性闭上了眼。
  “不用了,这只是一般的迷吅药。”
  两年的时光,让鸣人变得越发耀眼。金色的头发长长了,也许是刻意的,留到了四代的长度,水蓝色的眼睛就像天空,清澈又带有狡黠,狐狸的胎记依旧,还保留着原本的样子。
  他穿着两年前离开时穿的白色风衣,黑色的衣领拉得紧紧的。
  “没事……只是一般让人脱力的药物。”佐助推开鸣人凑上来的脸,不耐烦地瞪他一眼:“不要离我那么近,超级大白吅痴……”
  一句话让两人都愣了愣。
  “啊啊,笨蛋佐助!”鸣人露出怀念的笑容,让佐助觉得异常刺眼,怀念什么?
  骤然,佐助知道自己心里这分不正常的情绪是怎么回事了——鸣人的表情,鸣人的语气,和以前不一样了。
  那依旧关心的脸上,少了少年时的懵懂和不知事,更多的是属于成年人的光耀。
  怎么说呢,这么体贴、不闹腾的鸣人,虽然依旧意外,却让他有些不习惯……
  “你怎么找到我的?”
  “离开的时候,我在你身上留下了飞雷神的印记。”鸣人自豪地在佐助身边坐下,笑着掏出腿上绑的一些药物,递给佐助。
  男人面无表情地接过,脱下外套开始上药:“单手结印?鸣人,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
  听到佐助含蓄的夸奖,鸣人脸上的骄傲更加明显,乐呵呵地看着佐助上药。
  佐助撇过他穿了两年的大衣,果不其然地发现衣服内衬上淡淡的飞雷神符记,这么明显的东西,他竟然两年都没有发现。
  想起离开时鸣人一脸兴奋地把衣服扔给他,告诉他是小樱特地给他做的衣服,那时的他除了享受同伴的关心和鸣人的羡慕外,并没有考虑别的东西。
  “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两年的历练让佐助的身体更加精干,八块若隐若现的肌肉,苍白的皮肤在这些年中依旧没有起色,全身大大小小多多少少,每一寸皮肤都有伤痕。最严重的,便是断裂的左臂,整个小臂都没有了,在生活上有许多不方便。
  鸣人盯着佐助的身体,突然耳朵有些热,避开佐助的目光,开始打量四周。
  “你知道,村子现在安顿下来了,木叶医院大部分的医疗器材什么的,卡卡西老师在去年就批给小樱了,所以我来通知你,可以回木叶做手术了。”鸣人有些不安,他不知这一行佐助会不会跟他回去,因为听到小樱这样说了之后他就立刻使用了飞雷神之术来找佐助了,但是没料到正好解决了佐助的一场危机。
  那些大大小小的伤痕,有旧有新,身体虽然精瘦却依旧有些病态的苍白,根本不如自己在木叶这两年休憩得整个人神清气爽。
  佐助这两年过得并不好,鸣人低下头,心中有些愧意,也有担忧:“佐助,和我回村子吧。”
  “……”听到左手可以恢复,佐助却没有太大的反应,他知道以小樱的医术,恢复这种伤痕是迟早的事,只是,现在真的是他回去的最好时机吗?
  “好吗,佐助,等你药效过了我们就出发。”鸣人向佐助伸出了手,他想要握住佐助垂在桌上的手,却被男子轻轻拒绝,不由得眼神一阵失落。“我的飞雷神可以带你直接回到木叶。”
  佐助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他慢慢地把衣服重新穿好,然后从旅店的柜子里拿出一床被子,铺在地面。
  “……不了,我还不想回去。”
  鸣人又一次觉得他看不懂眼前的男子,这种不懂让他更加迫切地想要带佐助回去,因为他坚信,如果回到木叶,佐助又会变回曾经的佐助。
  不管是木叶村里那个别扭着关心他保护他的佐助,还是为了复仇跟随大蛇丸在黑暗中找寻光明的佐助,还有别的,譬如之后杀了鼬彻底陷入黑暗的,知道族人的故事和鼬的爱的佐助,更多更多……
  在鸣人心中,佐助依旧别扭,依旧需要他。
  比任何人都需要他的关心,他的陪伴。
  他想要成为佐助的光……这一点,在很久以前鸣人就知道了,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向佐助开口,只是一直强调不愿意佐助一个人,不愿意他堕落自己,而没有更加深入地告诉任何人,佐助是不一样的,佐助,是比任何别的羁绊更让他在意的存在。
  希望佐助好的心一天都不曾消减,他的责任却在不断增大。
  他有一个村子需要保护,有一大堆的责任需要承担,而佐助,依旧一个人。
  战争结束后佐助离开了村子,而鸣人在百忙之中,几乎每天都在思念他,留在佐助身上的飞雷神印记本来只是为了危机时能够找到他,后来却成了一种折磨。
  【要是佐助可以站在我身边就好了】这种想法,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成了【若他是我一个人的就好了】,鸣人被自己吓到几个月不敢打开抽屉——那个破旧的护额,静静的、显眼的放在里面,就像一个黑色的监牢,关着自己心中最黑暗的野兽,比小时候的九喇吅嘛更可怕。
  “佐助,你不愿意回去吗?”鸣人踌躇地跪在佐助的床边,询问他。“你如果不走,那我就跟着你!直到你愿意和我回去为止!”
  佐助叹息一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吊车尾的,我不会回去,你跟着我也没用。”也许是因为鸣人就在身边,佐助平日休息都不曾使用过旅店的床,而今天却正儿八经地铺好了自己的床铺,还躺了进去。
  鸣人在身边,呆呆地看着佐助的呼吸变得平缓。
  然后他也不知所谓地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卷被子,铺好了睡了进去。
  (╯`□′)╯(┻━┻可是现在是睡觉的时候吗!佐助他并没有说为什么不回去呀!而且回去只是为了做手术,这样重要的事情为什么在对话里却显得一点也不重要啊!
  鸣人忍耐着满腹吐槽,转念又想到,他和佐助,已经很多年没这样并排睡在一起了。记得以前一起出任务,他们住在旅店里,他和佐助并排铺好了被子睡在一起,掐架,扔枕头,互相斗气的日子,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侧脸可以看到佐助的睡颜。
  几年前,佐助十二岁,黑色的刘海柔顺地垂在耳畔,露出他光洁的额头,佐助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会显现出一丝许的脆弱,眼皮遮住了那双锐利的黑曜石眼睛,脱下了宇智波宝蓝色上衣的他露出平日不曾见过阳光的皮肤,那么苍白,和现在一模一样。
  只是,现在18岁的佐助,少了当时的青涩,更多的是经历了战争与血腥的沉稳,浑身都充满着吸引人的神秘感……
  想到这里,鸣人的脸更红了,好像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好像跑偏了轨迹。
  刚过了十八岁生日的他,受到了许多女孩子的欢迎,不仅是曾经忍者学校的同学,还有好多、贵吅族大名家的女儿,也公开表示对他的喜爱。
  田之国的夜半安静极了,细细倾听,身边只有佐助的平稳的呼吸声。
  “佐助……”鸣人侧头睡着,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