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纯阳宫在修真界的建立及发展+番外 作者:小山重叠金明灭(上)

字体:[ ]

 
文案
    “这是哪里?”
  “异世。”
  “你是谁?”
  “你的金手指。”
  “你有什么目的!”
  “督促你成为一派之主,算不算目的?”
  “本文cp并非主角的金手指”
  “本文cp并非主角的金手指”
  “本文cp并非主角的金手指”
 
  文名已经透露一切系列,真的需要文案这种东西吗⊙▽⊙。另外,本文主攻,攻攻攻。
—————————————————
  修真界新门派成立统一标准:①申请人修为达金丹及以上②配备全新完整功法一套及以上③基础人员配置达五人及以上④初期注册金费二十五枚上品灵石及以上⑤驻地自备面积达十顷及以上⑥本人申请成立门派三次未成功,再无机会申请成立门派
———————————————
  不太苏,不太升级流,据说是穿越史上最闲纯阳宫主,你确定要看吗?好吧,我不拦你╮(╯▽╰)╭
——————————————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仙侠修真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浩然,祁芫 ┃ 配角:魏明,魏小宏,琏,欧炀,灈骞,清廉笙 ┃ 其它:剑三,主攻
========================================
  第1章 楔子·天降之物(已修)
  楔子·天降之物
  
  郑浩然今年27岁,高中毕业报考军校,差了百多分,进了体校,体校隔壁就是警察学院,每天早上自己跟着大部队跑圈时,就能听见隔壁嘿嘿哈哈的操练声,一腔报国热情在强烈的落差下那煎熬不已。四年大学毕业,郑浩然已经调整好心态,要做世界冠军,为国争光,却因为赛前紧张,突发肠胃炎,折戟全运会,很是颓丧了一段时间。
  郑浩然天性不喜消沉,很快又有了新目标,他决定考公务员。突击公务员考试,郑浩然做的很认真,认真的回报就是笔试过关了,郑浩然满心欢喜等待面试。对于面试他把握很大,因为郑浩然人高腿长,五官端正,特精神的一后生,待人接物也是同辈里出了名的落落大方,光精神面貌就让人眼前一亮的那种,说句自恋的话,郑浩然也觉得自己长挺帅的。
  到了面试那天,郑浩然带着亲朋好友的期待,意气风发地出门了。可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这句话用在郑浩然身上更是尤其适用。提前一小时出门,公交晚点,就把这一小时缩短到四十分钟了,等上了公交,这辆服役二十年的老公交车才出老城区的范围,就抛锚了,这离面试地点还二十个站呢!
  郑浩然一看时间,还二十分钟,立马下车坐的士去,可公交车抛锚的地方是个人烟稀少的路口,哪里说有车就有车的?于是苦等十分钟,的士来了,面试也赶不及了。
  可能那一年郑浩然命撞衰神,不幸的事接二连三的发生。先是年轻时做过手术的母亲发现癌细胞转移,支持了四个月便去世了,然后是年迈的父亲因为郑浩然的无暇□□而属于照顾,老年痴呆症加重。毕业了还没有找到工作,父母又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分崩离析,还背上了巨额外债,沉重的打击几乎摧毁了当时只有二十二岁的郑浩然。
  郑浩然的父亲在懵懵懂懂中喊了一句阿浩,郑浩然的小名。那天郑浩然哭了一夜,这还是他十岁后第一次哭,也是母亲去世后第一次哭出来。第二天,天光大亮,郑浩然又一次振作了起来。为了照顾父亲,他不能上全职,便四处打零工,建筑工,保安,服务员,什么工作他都愿意去,晚上还要出摊卖烤串。这样辛苦的日子,一过就是四年,回想起来,郑浩然都惊讶自己居然将日子过过来了。
  四年里,郑浩然还了大部分外债,开起了自己的夜宵店,父亲的病情也得到了控制,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街坊邻里哪个不称赞他能干,同辈中哪个提起他不真心实意说一句佩服。二十七岁生日那年,郑浩然静静地送走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他的父亲走得平静,弥留之际他握着郑浩然的手,笑的开心。经历了这么多,郑浩然不会像当年那样,被悲伤压垮,但他也需要一段缓冲的时间。
  父亲的有葬礼结束,郑浩然躺在空寂的大房子里,这是他在还清欠款后买的房子,一楼,外带花园,小区风景优美,空气清新,很适合父亲在此疗养。但是父亲走了。郑浩然睡不着,房子太大,他太寂寞,这里没有相交几十年的街坊邻里,没有火热闹腾的夜宵摊子,没有五大三粗的赤膊汉子和拿着鸡毛掸子追赶熊孩子的中年妇女,郑浩然想家了。
  清晨,阳光才洒在老城区龟裂的水泥街道,郑浩然的靴子已经踏进了这里,扬起一片灰尘。街道还是那个街道,路口平房改造的小卖部是他儿时最爱钻的地方,老板的称呼已经传给了小卖部爷爷的女儿,深处职工厂房职工还在,厂子却已经倒闭了。卖水豆腐的老阿姨踩着三轮车吱嘎吱嘎地经过,从砂糖罐子里飘出的甜腻随着高音喇叭的叫卖声飘远。转眼已经到了自己生活了二十六年的家。
  家里很空,家具在搬家时就让他带到了新家,虽然落时又破旧,但郑浩然舍不得扔。屋子很小,一厨一厅一卧,连卫生间都是很多年前自家改的。墙上斑驳褪色的奖状是母亲贴上的,母亲还活着时样了许多盆栽,如今都随斯人而逝,后来郑浩然也尝试着养,却发现自己真没继承母亲这方面的基因。
  郑浩然从空荡荡的家中走走出来,太阳已经很高了。人生在世,最要不得的,就是长久的怀念过去,这是他数年辛苦明白的道理。郑浩然已经调整好了心情。走在枝叶蓊郁的行道树下,郑浩然的内心已经平静了很多。
  脑子里嗡地一响,郑浩然敏感地察觉到了危胁,他回头想回头,想跑,可偏偏脚跟木头似的,迈不开步子。躲避不及时的郑浩然后脑勺被重重一击,整个人被带着跌扑在地,头侧在一边,迷迷糊糊中,看见了攻击他的东西,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想法是,笔记本居然用来砸人,谁家的败家子儿?
  郑浩然一路逛过去的街道对面就是一片居民楼,在他感叹人生,派遣抑郁的同时,正好一高三熊孩子背着爸妈偷偷登陆剑三网游,和约好的萝莉徒弟打大明宫。
  大明宫门口一帅气逼人的秦风道长潇洒地给小毒萝塞糖葫芦,电脑前的男孩子腆着脸,笑地痴汉,脑补小萝莉软糯糯朝自己喊狮虎虎的样子,熊孩子还完全没意识到母上大人正铁青着脸杵在他身后。
  “周纯阳,你记性呢!老娘昨天就说过,再特么偷偷玩游戏,老娘就把你的笔记本从窗户里扔出去!”母上大人鸡毛掸子往桌上一抽,熊孩子被惊得跳起。
  “马上给我关了!”
  “妈~我和朋友说好了今天一起下副本的……”
  “特么是副本重要还是课本重要!今天背了几个单词?做了几道数学题?”
  “妈,就一会,就一会这副本就刷完了,特简单,真的!”
  “最后通牒,你关不关游戏。”母上大人鸡毛掸子在手上一搭一捋,面色深沉,一派山雨欲来之势。
  “不关。”
  “关不关?”
  “……不,关。”
  “呵呵,作死呢!”话音未落,母上大人身手出奇敏捷,拽起桌上的笔记本啪地合上,一转身再一扬手。
  “我上你玩儿!”纤薄的笔记本径直飞出敞开的窗户,熊孩子面带惊恐,来不及追上笔记本飞出去的速度,僵硬的扭过头冲着母上大人虚弱的喊。
  “小五千块钱呢,妈。”
  “我的钱,我任性,怎么了!”母上大人强硬的打压熊孩子。
  “啊!砸死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喊叫让还在对峙的母子两同时生出不详的预感,两人齐刷刷从窗口探身出去张望,只见一名男子卧倒在他们家窗户对面的人行道上,不远处是一部样式十分让他们熟悉,已经碎成两半的笔记本电脑……
  
  第一章 ·误入深山(已修)
  
  这片林子葱郁的不像话,遮天蔽日的枝蔓让林子里显得尤其黑暗,伸手不见五指。郑浩然一脚深一脚浅,在林中探索,没有向导,没有指南针,连利用日光辨别方向的可能都被抹杀。
  郑浩然按以往经验估计,他在这样的环境里已经待了快一小时。谁会想到,一闭眼一睁眼,就从明亮整洁的街道转移到黑魆魆的深林。可是慌乱也无济于事,郑浩然只能先让自已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了目前的状况,决定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再说其他。
  遵从直觉选择了一个方向,前方尽是未知,郑浩然也不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但眼前这般状况,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过了许久,到底是多久已经没了概念,扶着挤挤密密的植株,脚下试探着前进的郑浩然,已经无暇计算时间了。这样毫无目的的艰难行走比曾经赛前体能训练枯燥劳累得多。抹了把头上的细汗,郑浩然喘的不行。
  “再找不到出路,就是一个死字。”郑浩然这么想着。身陷绝境又无粮无水,哪怕自己身体好,体能上佳,久了也撑会撑不下去的。郑浩然搓了把脸,多想无用,总归天无绝人之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他不甘心。
  拨开眼前挡着去路的不知名植物,郑浩然暮的眼睛一亮,一抹光芒在不远的前方若隐若现,就像饿疯了的乞丐捡到了半口馒头似的,郑浩然顾不上前方到底有没有危险,找准光的方向,便义无反顾,跌跌撞撞地往前跑。
  走了如此之久,郑浩然一直没有看见希望,就像茫茫大海里失去了雷达的客船,只能绝望得等待沉没,这一抹光亮不啻于绝望中的救赎,郑浩然不由得欣喜若狂。
  看着好似近在眼前的光亮,却让郑浩然好一顿走。累得半死挂在一截突出地表的巨型树根上,郑浩然觉得自己和光芒所在的位置的距离还是那么遥远,好像根本没有拉近过。
  迈出的步伐已经机械麻木了,郑浩然定定地看着还在远处诱惑这自己的光芒,决定休息一番再接再厉。等到感觉自己休息的差不多了,郑浩然使劲一撑,越过有自己腰那么高的树根。既然只有这么一个可行的目标,那怎么也得走下去。
  郑浩然发誓,他所走的最难走的路也没有这么艰难过,到地方后,他直接累到在地,气都快喘不上来了。眯缝着眼,郑浩然仔细打量勾引他一路前进累得自己差点断气的光源,愤然出声。
  “我特么是到了什么鬼地方啊?”
  眼前,是一株有自己那么高的奇异植物,纤长无叶的茎支撑着一朵跟咧开的大嘴似的巨型丑花,从这张“大嘴”里伸出来一条肉肉的肥肥的瓣,跟条舌头没两样,还发出莹莹绿光,郑浩然在怎么也想不到给他希望的就是这么个丑东西。
  “什么东西啊……”郑浩然绝望捂脸,没到地方之前,一直是一口气在吊着他,现在这一口气泄了,整个人累瘫在地上,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惊怒交加的郑浩然心力交瘁,渐渐的,意识就模糊了。
  累晕过去的郑浩然错过了一场大戏。在他失去意识不久,那株奇异植物开出来的巨大丑花摇晃起来,越摇越用力,越摇幅度越大,整个花茎都被带动起来了,这样还不够,它还在摇晃,简直就像是要脱出地表一样的摇晃。
  渐渐地,植株所在的地面开裂,深入地下的根系一条条崩出来,咧出来的“舌头”上刚才还稳定地散发着的光,变得一闪一闪的,还越来越急促,就像在发出危险警告,当最后一条根茎得到解脱后,“大嘴”整颗植物大幅度的抖了抖,刺溜一下,跑远了,一闪一闪的荧光在黑暗的林间尤其闪眼。
  “大嘴”丑花莫名其妙跑离此地以后,一条黑影由远及近,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这片区域,通体漆黑的一团上嵌着两绿莹莹的眼珠子,在这样黑暗的地方尤其显得瘆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