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纯阳宫在修真界的建立及发展+番外 作者:小山重叠金明灭(下)

字体:[ ]

 
  第一百零一章 ·无妄之灾
  
  攻击来的太过突然,琏才踏上甲板,灈骞才刚把头探出底仓,轰的一下,梭行的飞舟当中中了一击,一个横贯整个飞舟的巨大裂口在一下刻出现。噼里啪啦的细碎声响层层叠加,融合成巨大的破坏声,整个飞舟,断成了两截。
  地面上,一只化形一半的鸟型妖修攀在树上眺望,见攻击击中天空中的飞舟,他飞快地旋身,爪型的双足一蹬,身影瞬间飞至数十丈外。他很快赶回热火朝天的战场。
  “百奇大人,目标已击中,没有任何威胁!”禽鸟为原型的妖修半跪在地,他的身后,是一片厮杀。
  百奇冷硬的面庞没有半死情绪,他扬手,妖修躬身告退。百奇前踏一步,长刀顿入地表,双手交叠安放在刀柄之上:“人修听好!你我实力悬殊,切莫再做无谓的牺牲,我妖盟实不愿与尔等为敌!速速退去,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他的声音自胸腔而出,浑厚有力,传遍整个战场。
  “花言巧语!”尖锐的女声割裂百奇用声音营造的氛围,陷入迷茫中的人修悚然一惊,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在一时间失去了斗志!
  “无耻妖修,强盗城主密宝,挑起人妖之争,是何居心!若不将窃取之物还来,你我必将血战到底!”女声尖锐而又气势汹汹,激荡着还能行动的望山城人修的心,一时间,血战到底的呼声响成一片!
  与百奇隔空交手的,是望山城上君之一的君筎娘,她恨恨地啐了一口,吐出一口鲜血:“自以为是的家伙,摄神音岂是只你一人会使!”
  “上君,切勿动怒,否则会加重强势!”一旁忠心耿耿的护卫担忧地道。
  君筎娘擦去嘴角血沫:“被妖修攻击的飞舟情况如何?”
  “怕是不好,飞舟已断成两截,坠入妖修的后方了!”侍卫一想到前来援助的人修飞舟落入妖修手中,就心如刀绞,面上也带出了几分担忧。
  “振作起来,既然妖修害我同胞,我们便杀回去,替他们报仇!”君筎娘柳眉一竖,气势凛然!侍卫受到了鼓舞,表情为之一肃拔出自己的剑,陪着君筎娘再度杀入战场!
  人修来势汹汹的反扑杀了妖修一个措手不及,但妖修毕竟占尽优势,很快,局面再次陷入僵持。
  为何妖盟的妖修同望山城的人修会在千川原附近战成一团?这还得从妖修潜入望山城偷取城主密宝说起。
  城主宝物被盗,君筎娘奉命追查偷窃一事。此时本就被怀疑与妖修有重大干系,在一系列的追查之下,君筎娘很快搞清楚了,逃离与背叛者一同望山城的妖修出自何处。望山城本身实力不低,很快,就将偷窃的前因后果理顺。
  进行偷窃的实是两拨妖修,一波是那日在城中闹出事端的人,这些人是用来替真正动手的妖修打掩护,真正动手偷窃的妖修,早在闹出事,城卫的注意力被转移时,逃之夭夭了。
  以后的追查,变得十分容易,很快,君筎娘便从可靠的探子手中得到了,密宝将被妖修护送出东定,去往中呈州。君筎娘连夜点来人马,一路不歇,快马加鞭刚往中呈与东定接壤处,成功在千川原前拦截住了鬼祟的百奇一行。
  一言不合,战斗很快打响,但一路奔波的城卫又怎能与养精蓄锐,装备精良的妖修们相抗衡?更何况妖修还占了人数上的优势。
  十万大山余脉下的山村在妖修们驻扎下来后,就被客气地请离这里,两方打起来自然毫无顾忌,但未免引来其他势力,两方都默认开启了掩灵阵,单重掩灵阵化为双重掩灵阵,威力倍增,加之两方修士修为都不低,妖修更是带着以灵石催动,攻击时有元婴强度的湮弹,这才使得祁芫选择了尽快离开。
  可惜妖修在看见飞舟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将湮弹对准这艘无辜的飞舟,毫不留情地轰了一弹。至于为何妖修一方会认为,这是望山城来的援手,说来也是郑浩然他们倒霉。这艘飞舟的船腹处勾画了一片精美的花纹,这是望山城出品的标志,这道所有人都以为是装饰的花纹,却成了靶子,成了灾难的由来。
  既然妖修会认为,这是人修的帮手,人修自然也人也,飞舟上的,都是敢于拔刀相助的同道中人,妖修那一轰,简直激出了人修的血性,这场本是一边倒的战斗,却让妖修们打的十分艰难。
  若是知道这一切,郑浩然会说,呵呵哒,自己脑洞大怪我咯。这等无妄之灾,怎么承受得起?
  湮弹之所以被称为湮,是因为这东西杀伤力极大,能在瞬间摧毁敌人,化成飞灰。湮弹的威名如何,郑浩然不了解,但他现在痛得想骂娘,那种经脉寸断的痛,在飞舟坠落的一瞬间,侵袭他的全身。
  郑浩然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有毅力,这么能忍,他居然在能把他活活痛死的恐惧疼痛中,保有还算清晰的神智,甚至还能给自己套个坐忘无我,再使出镇山河技能,以求尽可能护住还在他附近的祁芫。不过,他还是很快晕了过去。
  其实,飞舟上的人都不太好,魏明和魏小宏修为不够,在湮弹爆发的第一时间就受伤过重,晕死过去,小苡被迫化为种子,龟缩在郑浩然胸口的位置,祁芫运气全身功力抵抗恐怖的一击,却被不知什么东西制作的湮弹轰出了内伤。
  最可怜的是被关在三个仓房里的人,在灈骞扒拉出他们奄奄一息的躯体时,任何人都认不出,面目全非的他们到底长了张什么脸。好在祁芫设下的禁制护住了他们,不然他们那还有命在?
  秦天雨和卫乙还有小苡算是幸运的,因为在湮弹攻击飞舟时,修为最为高深莫测的灈骞在他们身边,灈骞的威势一铺开,大部分的破坏力都被抵消。琏的势力也远在其他人之上,狂暴的攻击搁在他身上,只不过是吹乱发型的狂风,他自岿然不动。
  在妖修和人修打得热火朝天时,郑浩然团队里势力最让人放心的两个前辈悄无声息的,在林间捡起遍地的“尸体”,现在,他们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救治伤员了。自然不能引起任何一方的注意。
  在实力绝对强大的灈骞和琏的笼罩下,团队没有出现任何伤亡,不对,是没有出现任何死亡人口。连命都能给大家保住,自然,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是很容易的。
  灈骞一打响指,周围的空间便出现了波状的扭曲,一息之间,原地连根毛也没留下,大家已经出现在了战场外围,已经人去楼空的山民住所。
  灈骞挑了连最大的屋子,一脚踹开紧锁的房门,将昏迷不醒的伤患们一个个排好,安置在长长的大通铺上,拍拍手上基本没有的灰尘,他转头问置身事外的琏:“琏小子,你不是启生族的吗?过来给他们诊诊。”
  “我以半步入魔,诊治不了他们。”琏摆出一点也不关心这些人的死活的冷酷样子。
  “你总归是启生,看病配药总会些吧?”灈骞虽是疑问,却很肯定这个说法。
  “不会。”琏淡淡地说。
  “你扯淡呢!才入个魔而已,还是半步,种族天赋你都忘干净了?”灈骞怒斥琏不讲道理的胡扯。
  “爱信不信。”琏一个眼神也欠奉送,仙气袅袅地走出门去了。灈骞在他背后气的吹胡子瞪眼,完了还得抓耳挠腮,琢磨着怎么救人。
  神识里被蕴养的欧炀问的狭促:“你不出手,可是因为他们不顾你的意见擅自改动行程,好让他们自食其果?”他在取笑琏之前没有坚决拒绝降落的选择。
  “你信?”琏反问,言语带笑。
  “我哪会信?不过你到底看到什么?”欧炀对琏最了解不过了,自然不会觉得是琏小心眼了。
  “我看到,磨难与波折。”琏缓缓说出答案,他对欧炀是毫无隐瞒的。
  启生除去掌握生机之力的天赋传承,还有极少数部分,有四分之一可能觉醒预知能力,显然,琏便是那成功闯过四分之一大关的少数。
  “滴滴滴,侠士身受重创,满足任务条件,开启限时隐藏,时间限制,三个修真日。”
  “统计侠士目前成就,终极任务完成度过低,开启加速模式,任务难度翻倍,任务奖励翻倍。”
  “天道通知,侠士已遭遇特定情节,身份追加已确定,系统将在半个修真日后关机更新,现在开始倒计时。”
  任务频道上一连刷出数条信息,条条信息量极大,若是郑浩然此刻是清醒的,他应该会一脸嘲讽地,对着阿万冷静地发脾气。什么叫开启限时隐藏?什么叫任务难度加重?什么叫系统更新?他都伤成这幅鬼样子了,还不能让他安生吗?
  当然,郑浩然现在还昏迷不醒,一切的苦难都会在他清醒的那一刻给予他迎头痛击,祝福他早日醒来。
  
  第一百零二章 ·城主密宝
  
  “本座与你结盟岂是让你肆意屠戮我的下属!”说话的是望山城城主,那难辨雌雄的声音一听便知。他显然在愤怒,为的是盟友不守规矩,违背誓言。
  “城主多虑,妖盟既与贵方结盟,自然会奉上诚意。”与其对话的人显然十分冷静,并且丝毫没有背约的歉意。这是妖盟盟会卫队长百奇的声音。
  “百奇队长所说的诚意,便是与我望山城的城卫打上一场吗?未免太不将本座放在眼里!”城主放缓了语速,言语中的威势却更为浓重,他很不满百奇的回答。
  “城主过于担心了,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在合理范畴,我只是在遵守盟约。至于这么做的理由,城主心知肚明,又何必我多说。况且,伤亡的不止你一方。”百奇的语气向来毫无情绪,但显然这样的镇定在很多场合都适用。
  “呵,倒是振振有词,”城主的不满淡了些,“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给你主人带个话,我要求速战速决!”
  浓重的黑夜很快过去,这场在梦中以神识相交的对话戛然而止,一切发生的隐秘,不为人知。这一番对话,透露出无数只能死死关住的秘密,为何妖修中颇有地位的百奇会同望山城城主结盟?为何堂堂一城之主会与妖修有所牵扯?盗宝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绵长的十万大山主脉南北横贯东定州,但北脉却因千水河的流经,地貌上发生了很大变化。它不同于整座山的其他部分,原本流畅的山脉线条在靠近尽头时异峰突起,回转折叠,挤压形成十万大山的最高峰,燃碧峰。
  燃碧峰所在的区域山势回环,走势突变,几乎呈东西走向,与南北走向的大片山脉形成一个天然的巨大夹角,夹角之上正好是燃碧峰耸立之地,高峰的遮挡加上自身相对封闭的地势,一年四季,这片区域极难得到光照,因此得名永夜角。万年下来,永夜角成了天然的聚阴之地,孕育了出了极为适合魔修修行的阴脉,也因此成了东定魔主炼岈的犽殿所在。
  魔修贯来神秘,鲜有招摇出没与五州之上的,究其原因,还是千年前道魔之祸后,魔道凋敝,不得已隐入世间,再不出现在世人眼中。但经千年发展,魔修一脉已非人丁单薄,势力微弱,相反的,他们重新有了很大能量,只是隐而不发。
  既称之为魔修,自然初修炼之法外,还有很多地方并不同于道修。道修传承,用的是开山立派,广收门徒之法。而魔修的传承发展,依靠的是一种更简单粗暴,更符合魔修形象的依附模式。这种模式在魔主之祸前已有雏形,在道魔之祸后更是发展成熟起来。
  弱小依附强大,魔君依附魔主,魔门依附魔殿。每个州都有一名最为强大的魔修担当魔主,统摄魔殿,再经由操控魔殿,统掌一州魔修势力。依凭势力这一硬标准,魔道内部将魔道修士的等级层层划分,从最低的魔徒往上数,有魔士、魔灵、魔君,最高级别便是魔主。
  恰好与修真界通用的五个层次修为衡量标准相匹配,虽是如此,却不是到了相应层次就能晋升魔道头衔,而且关于头衔的使用,魔修自有一套严格的评判标准。可以说,头衔是固定的,拥有头衔的人却是流动的。身为一州魔主之殿的犽殿也是如此,从存在至今近千年时间,已经在至少六位魔主的手上交接了,这般频繁的换主,也是因为魔修竞争太激烈,太毫无遮掩,这种激烈的竞争甚至备受魔修推崇。
  这一届的魔主炼岈刚好是第七位新主,新上位还不到两年,底子薄,根基浅,并不被犽殿里大多数依附的魔君信服,因此,他心心念念想干成一番大事,稳固自己魔主的地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