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唐毒】阿都阿夏 作者:远看是庙近看学校

字体:[ ]

 
 
书名:《(剑三唐毒)阿都阿夏》
作者:远看是庙近看学校
 
    一
    唐思南从树杈上跳下来,蹲在向导的尸体旁,手腕一顿,袖口处弹出一柄泛着寒光的小匕首,他很小心地割开向导的衣襟,摸出一张还温热的麻布,叠好贴着胸口放进衣服里,又翻了翻向导身上剩下的东西,捡了些他觉得用得到的揣了起来,起身后回头看了一眼躺在血泊中的数人。
    三个南诏兵打版的壮汉身上插满细弩死在道中央,唐思南想,八成是斥候,他的向导也死了,尸体靠在一棵桫椤树下,这人是他在成都雇的,天策府的老兵,只知道姓朱,和天策府二统领同一个姓。
    “说不定,百年前还是本家。”向导和唐思南同样慎言,为数不多的交流中,只有提到天策府,才能让他多说两句。
    现在他半靠着树干,头耷在一边,脖子里汩汩地冒着血泡,流出的血在他身边的苔藓上聚成一滩,血渗不进土地里,绒毯一样的地衣上鼓起一片玛瑙颜色,泛粘稠的流光。绿色和红色黏在一起,秾艳而明丽,沉重而纯粹,这样的景象如同漩涡,看久了会被吸进去。
    唐思南打开弩机的匣子检查了剩下的弩箭,方才有人从树丛中窜出时,他立刻跳上了树,姓朱的天策只来得及用手中的木棍当下其中一人一刀,木棍被削掉一大半,另一个人揽过他的脖子顺手一刀,就把他随手丢在了道旁。
    没了向导,也得走下去。唐思南合上了弩机,踏上那条浓绿色的路。
    唐思南的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段记忆,是一截白得晃眼的手腕。
    当他恢复意识时,有意控制了全身的肌肉,尽量保持放松的状态,随后一点一点恢复全身的控制和感官。当他确认自己没有被限制行动后,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屋子里除了他没有别的人,墙壁是手臂粗的竹子,门口只挂了一幅门帘,色彩鲜艳纹样复杂,下面缀着银铃铛。他坐起来,在床边的矮凳上面找到了自己的弩机,唐思南下床略活动了下,抱着弩机挑开了门帘的一角,确认附近没人之后,一猫身闪出了门。
    “阿哥。”
    忽然听到身后一个嫩得可以掐得出水的声音这么叫他,唐思南吓出了一身冷汗,听到声音的瞬间就猛得回身后背贴在墙上,他看到一个粉白粉白的小女孩,穿着印花布裁的小裙子,手腕和脚腕上叮叮当当挂着些银镯子。
    “阿哥。”小女孩往前踏上一步,唐思南整个人恨不得缩进墙里面,“阿姐想见你哩。”
    唐思南一旦陷入被动后就会感到焦虑,他觉得浑身都像是泡在水里一样又湿又重,他不喜欢被对手占了先机,尤其还是这样的一个小女孩。他的想法在绑架对方和跟对方搭话间徘徊了十数次,最终还是开口问她:“阿姐是谁?”
    “嘻。”小女孩蹦了下去抓他的手,“阿姐想见你哩。”
    “阿姐是谁。”
    小女孩嘟着嘴踢了一下他的腿窝,声音有点沉下去,“阿姐想见你哩!”
    唐思南在此次南行之前,曾经在家族的藏书楼中查阅过有关五毒的记录,很多的记录都显示,南蛮地区五毒教众都是不好惹的对手,而这些对手中,女人和小孩更为危险,就像是一同被记录下来的那些奇异花草,越是艳丽,越是狠毒。
    “好,带我去见你阿姐。”
    “阿姐不喜欢这个。”小女孩去抓唐思南的弩机,唐思南一手把弩机举高,一手握住小女孩的手,勉力笑了笑,“那我放回去。”
    他把弩机的机括收好,靠着床放下,忽然就被那个小女孩抓着手拉着跑,害得他一趔趄。
    “走啊,阿姐见你心急哩。”
    唐思南就被这个小女孩扯着手,一路跑过长长的青竹廊道,廊道扶栏上挂着艳丽的土织布,小女孩带着他跑得极快,一路生风,这些布帘就依次掀开,他们犹如一柄宝剑,划开了浓绿的水,激起艳蓝色的波纹。小女孩身上戴的铃铛响个不停,还有赤脚踩在竹板上的吱吱嘎嘎声,唐思南顺着风掀起的布帘往外面看,如同看到一副一副的织染图,远山的绿像是墨玉,半山的云就是玉石中的纹理,近处的藤萝古木如同沁绿的碧,藤萝上开着金黄色的花,像是镶金的图案。唐思南闻着满是植物香味的空气,第一次有了身在南荒的实感。
    青竹的长廊曲折蜿蜒,又是楼梯又是梯子的,他跟着那个小女孩走得连方向都快辨识不出时,小女孩忽然跳上了旁边的栏杆扶手,翘起一条腿晃荡晃荡地坐着,从腰后面拿了一根短笛出来,冲里面努了努嘴,“阿姐在等你哩。”
    唐思南刚要往前走,小女孩又叫起来。
    “哎!坎巴饿着哩。”
    说完把嘴唇凑上短笛的孔,简单吹了几个音符,才又晃着脚说,“去啊,阿姐心急见你。”
    唐思南转了个弯之后闻到角落里一股冰冷的腥气,他努力眯着眼睛想看清到底是什么时,忽然一只绵软的手摸上了他的脸颊推开了他的视线。
    “眼珠子收好,不然你连皮囊带脑壳都不知道怎么没的。”
    随后那只手又像是藤蔓一样绕上了他的胳膊,“阿姐心急,叫我出来迎你。”
    刚才一瞬间,唐思南好像看到角落里盘着磨盘大的一条蛇,出了一身冷汗,被拉着走了两步之后才定下心神打量身旁的人。
    “怎么称呼?”
    身旁的姑娘松了手,伸出一根手指按着嘴唇咯咯直笑,“外乡人,你们就是这么跟你们那儿的女子说话的?”
    唐思南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姑娘笑得更开心了,说了一长串他听不懂的话,冲不知道什么地方招了招手。他只看到姑娘如同白藕一样的胳膊从五彩斑斓的袖子里露出来,手腕上的银铃响个不停,细碎的金属声音带着风打着旋往上飞。
    二
    三个月前,唐思南在成都近郊一个小茶铺歇脚时,听掌柜的跟别桌的客人聊天,说五毒的女子个个都是美人,丰乳细腰,风情万种,明眸皓齿,眼含春波,他在一旁暗暗撇嘴,心想市井之人多没见识,若说美人,且不说长安洛阳,只那扬州城旁边一个七秀坊就远胜整个南疆,美人就像是纯阳宫的雪或者藏剑山庄的秋叶,随处可见。等他他付了茶钱准备重新上马时,掌柜的还在说那些五毒的女人有多令人心神荡漾。
    而真正当唐思南被五毒的姑娘们围着时,他确实忘记了长安洛阳,忘记了扬州城边七秀坊,只看得见身边这些南疆女。
    他被带到一间屋子,中堂上摆着一张竹塌,带他来的姑娘轻踹了下他的腿窝,示意他跟自己一起半跪在地上,轻声吩咐道,“我家阿姐是天上的月亮,抬头看太久,月光瞎了你的眼睛。”说着在唐思南眼皮上戳了一下。
    唐思南只觉得从尾骨升起一道凉意,顺着脊柱爬上了后脖子,只能按照对方的吩咐,老老实实低头半跪在地上。
    “外乡人,你来做什么?”
    “我是长安客商,收茶时迷了路,醒来时就在此地,不知这里可有好茶叶。”
    “自然有好茶叶。”
    “那可否……”唐思南刚想抬头,被一根细细的竹竿正抽中脑门,霎时就浮起一道红印,火辣辣的疼。
    “啊哟,打疼你了?”站在他旁边抽了他一下的五毒姑娘抬手掩着嘴笑个不停,随后蹲下来认真地用手指摸着那一道红痕,“叫阿姐给你吹吹。”
    唐思南这才看到,刚进门时看到的竹塌上坐了一个人,翘着腿,一只手支着下巴,一只手冲他招。
    他站起来低头往前走,走到离竹塌只剩一步的时候,忽然被竹塌上的人一脚踹上心口翻倒在地,几柄亮堂堂的苗刀立刻就卡上了他的喉咙,接着他被几个五毒的汉子用麻绳捆了起来,重新按着跪在了地上,一条筷子粗细的青色小蛇盘上了他的脖子,红色的信子在他脸颊旁边一伸一缩。一股凉意从唐思南的尾骨处升起来,顺着脊椎爬上了他的后脖颈,他低着头,只觉得胸口闷疼,眼前直冒金星。
    这时站在竹塌边的一个五毒女子开口道:
    “外乡人,你阿妈没教你讲老实话?”
    “你来做什么?”说话时素手向他一指,腕上的银铃一阵急响。
    “我姓唐!是长安客商!收茶叶来到南疆!”唐思南忽然喊了起来,脖子上爆出了青筋,“收茶、收茶时迷了路!不知哪位救了我!醒来就在这里!”
    他喊完后梗着脖子,只看到竹榻上那人抿着嘴笑了下,冲身旁刚才问他话的姑娘招了招手,对着对方的耳朵说了几句话,就站起来离开了,那姑娘冲他身后押着他胳膊的汉子说了几句,就有人七手八脚地把他身上的麻绳解开,而那条青色的小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走了。
    那南疆女子款步走过来,蹲在唐思南身边,“外乡人,阿姐信你哩。”唐思南这才打量起对方蝶翅般的睫毛,还有熟透的葡萄一样的眼睛,在他脸前忽闪忽闪的。忽然对方笑起来,说道,“晚上喝酒,你这衣服不行,穿最漂亮来。”说着就扯开了唐思南的腰带。
    唐思南被一群五毒的汉子哄笑着拥出门时,才放松下紧绷了一路的神经,一时走路轻飘飘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等他换完了衣服,天也黑了下来,他被人拉着又跑过了一段长廊,来到一个小广场上,那人松开了他的手就进入了欢歌笑舞的人群中,剩唐思南自己站在人群边缘,看着喧闹的场面。
    广场边上矗立着不少火把,墨蓝色的天空被烧成了橘红色,空气里满是油脂燃烧的味道。那些灵活而奔放的南疆人都穿着艳丽的服饰,姑娘还在颈间和手腕上堆着样式繁复的银饰,小伙子们戴着银子打的牛角,他们围着火堆跳舞唱歌,像是蝴蝶一样轻盈。
    唐思南被人群的欢乐感染了,忍不住也弯起嘴角加入了狂欢中。
    渴了的时候有人给你递上清冽香甜的果酒,刚喝下半碗又有人拉着你重新回到广场中继续跳舞,开始时唐思南还能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酒,跟多少五毒的姑娘跳过舞,和多少五毒的汉子碰过碗,渐渐的他放松下来,享受难得的欢乐。
    三
    哪怕是那天他的小命被人攥在手里,唐思南还是说了谎,他不是长安茶叶客商,他是唐家堡的人,姓唐的少爷。却不是备受瞩目的那个,继承家业主持大局没有他的份,也不是备受非议的那个,唐小婉和叶凡的儿女情长牵扯着整个武林门派的进退。而他,不过是姓唐的少爷中的一个,对唐家堡来说,他是一个工具,养得起他,将来也就是要指望他起作用的。这次他深入南疆,不为珍兽花草,不为蛇蝎美人,只为一份药方。
    南疆五毒教领地并非完全与世隔绝,只唐门自家,在几十年前就有人深入过当地山寨,和当地人打过交道,还留下了详尽的记录,供后代和当地人打交道时可作为指导。近十年江湖风起云涌,南诏拥兵自重企图与朝廷抗衡,和中原武林的交流更为频繁。久而久之,中原各地都出现了五毒教的痕迹,同时还有各种不同的传说。又说五毒女子人面蛇身,眼泛蓝紫,盯住精壮男子会使其心肺俱黑,呕血而亡,有说五毒男子雌雄莫辩,白天为男子,入夜就是女子。各色传言甚嚣尘上,一时间五毒教的人更显得危险而美丽,南疆也成为了中原武林中人口口相传的神秘之乡。而就在这众多的传言中,也不免有一些真正有价值的事实。
    唐家堡手中就握着这样一件可贵的事实。
    于是这才有了唐思南乔装茶商深入南疆,险些将命都送进去的这一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