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同人)红楼之笑面虎贾蓉 作者:午后半夏(下)

字体:[ ]

 
    贾蓉见此,这才松了一口气,把已经沾了不少血的软鞭重新的缠绕在自己的腰间上。从下摆的地方,撕下一长条布下来,勉强的把自己左胳膊上的伤口给包扎住。
    不过此时贾蓉并没有功夫去理会自己胳膊上的伤势。而是扫了一圈,满意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几个人。
    一双眼睛,眼波流转,走到其中一个人的身边,蹲下来,低头,一把把他脸上的黑布拉下来,一张平凡无奇年约三十多岁的脸便出现在他的眼里,笑吟吟的开口问:“我说,你是谁派过来的人?”看着他的嘴巴似乎是动了动,嗤笑一声:“果然是一条忠心耿耿的狗呢。任务不成反被擒,按照惯例该怎么做来着?啊,对了,该以死谢罪。不过我劝你,如果你是想要咬舌自尽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中了我的软筋散,浑身上下软弱无力,使不出半丝的力气。我看你还是先乖乖的回答我的问题吧。三皇子还是六皇子?或许到时候,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第68章 所谓你我的交易
    
    贾蓉低头看着一言不发的黑衣人,用力的捏住他的下巴,笑道:“呦呵,没想到居然还是个硬骨头呢。看你如此,我这里都已经对你起了一点小小的敬佩之色呢。不过……”语气猛然的阴冷下来,“…可惜的是我这个人的耐性最是不好,也不喜欢有人对我说的话视而不听。所以…”说着便从腰间拿出一个让人看着就很是诡异的红色瓷瓶,从里面倒出一枚同样也是红色的药丸,不由分说的倒入他的口中,而后伸手在他的下巴处,用力的一捏只听一声清脆的声响,看着他的喉咙一滚动,确定药丸已经下肚后。又冷笑说:“我倒是要看看你这硬骨头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站起身来,又朝着另外一个人走过去,这一次,贾蓉就没有再那么好心的蹲下来说话了。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人,而后伸出一只脚,用力的踩在那人的胸前,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起一柄青钢剑,剑尖一条,把他脸上蒙面的黑布扯下来,这人的黑布一扯下来,贾蓉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想到居然还是认识的人呢!
    同样也是三十多岁的年纪,面容有些发白,可不正是贾蓉前几日的时候曾经在荣国府里见过的。当时贾琏是怎么介绍他的身份,五皇子殿下使人派过来传话的。
    好,真是好的很。没想到今日这一出,居然还有荣国府从中插上一脚呢。
    真是好一个一笔写不出两个贾,他今日算是彻底的领教了。
    “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呢,这才没两天,就又见面了。恩…你是自己说,还是让我帮着你说呢?”贾蓉脚下又是一用力,只听‘卡巴’一声响,脚下的人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的鲜血来,不用想也就知道,胸前的肋骨必定是断了的。
    那人痛得面庞生生的扭曲了又扭曲的,面部的表情犹如一条濒死的鱼一样,嘴巴微张,身体痉挛抽搐着,一双眼睛看着贾蓉,射出怨毒的目光。
    贾蓉见此,撇了撇嘴角,这样的目光他真是见多了,不痛不痒的,可以说半分的用处都没有。当下也没有再多问,只是又倒出一枚红色的丸药,脚下又是一用力,见他嘴巴微张,立刻丢入他的口中,而后弯下腰,捏了一下他的下巴,喉咙滚动,眼见药丸下肚后。
    冷哼一声,又朝着另外一个人走过去。
    同样的一脚踩在胸前,剑尖一挑,冷声道:“你呢?”
    不等他开口回答,便听得那边忽而传来一声声的凄厉惨叫声,虽然声音不大,但那声音之凄厉却让听着的人,特别是夹杂着的‘杀了我吧’的话,让人忍不住打从心底打了一个冷颤。
    感到脚下的人身形也微微的颤抖起来,贾蓉嘴角边的笑容灿烂了不少,低头看着脸上带了惊恐神色的人,“你呢?你现在做什么选择?”
    “我说,我说。”那人的声音很是有些少气无力的。
    听到他这样说,贾蓉便把脚从他的身上拿下,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你倒是比头两个聪明一些,也更加识时务。说吧。”
    “是…是六皇子。”因为身上实在是没有力气,那人说话的时候很是费力。
    贾蓉听到他这话,倒是点了点头,如是的说:“这么说来,你就是三皇子那边派过来的人了。”这么拙劣的谎言这是在忽悠谁呢。他就看着长了一张很好骗的脸吗?
    看着那人在自己话音落后,死灰一样的脸色,贾蓉就知道自己猜测的一点都没错了。
    就在这个时候,无涯和知秋和一起寻了过来,一见眼前的场景,立刻加快自己的脚步,知秋一见贾蓉左臂已经完全的被血染红,立刻焦急的开口问:“主子,你受伤了?”
    “没事的,不过是小伤。”贾蓉侧头看了一眼,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如是的开口说道。看向无涯,“去,把他们左右手的食指都给我切下来。而后给他们的主子送过去。算是我对他们今日不杀之恩的感谢。”
    其实打从一开始的时候,他便已经感觉到了。这些人虽然下手狠辣,但所有的攻势,却都是冲着他的手臂而来。并非是致命,所以他才能够在这些人的猛烈的围攻中,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只是手臂上受了些许的伤。
    无涯应答了一声,自是去办不提。
    “哦,对了。其他人的都放回去。只有那边的那个,留下来。从他的嘴巴里应该可以挖出不少有趣儿的东西。”贾蓉伸手指了指那边那个很有可能是五皇子派遣的黑衣人。
    无涯又应答了一声。
    五皇子府
    做为一个生母早逝,五皇子司景宇自幼就被养在娴妃的膝下,从小便被娴妃做为三皇子的左膀右臂来培养的。只是虽然幼年的时候便已经被养在娴妃膝下,而他的成长,也确实如同娴妃所想的一样。乖巧听话,好似没有自我的个人意见,事事都把三皇子的意思放在首位。
    就连娶妻的时候,他的五皇子妃,也是娴妃娘家哥哥的嫡次女。
    俗话说的好,不想当皇帝的皇子,他不是一个好皇子。现下随着太子被废,三皇子和六皇子崛起,中间穿插这四皇子。
    五皇子的心,也在这个漩涡之中,一日日的增大。一直到现在,他下定决心,也要争上一争,父皇底子下的那把龙椅。
    大家都是父皇的儿子,是皇子。同样都是非嫡非长的,起跑点都是一样,凭什么他就只能做个辅佐的亲王?辅佐三皇子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他司景焕有什么本事?上不及四皇兄惯会讨好人心,也不及六皇弟有个强劲的外祖。若非是有个好母亲,在父皇的面前有几分宠爱。这朝堂上,哪里就论到他出头?
    争?他为什么不争呢?他也是皇子,也是父皇的儿子,这龙椅宝座,他为什么就不能争?
    了不过就是一死罢了。
    要是让他一辈子被司景焕欺压着,他宁愿一死。
    “蒙金,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常一可回来了?”五皇子站在书桌前,一张张的宣纸上,写满了‘静’和‘忍’两个字,头都没有抬一下的开口问道。
    被五皇子叫做蒙金的人,是一个穿着烟灰色做侍卫打扮,二十出头,面容平凡的年轻男子,开口回答说:“失败了。常一被抓。另外刚才贾蓉身边的那个叫无涯的侍卫,送了这个过来。说着拿出一个只有巴掌大的锦盒放在五皇子的桌子上。”
    “这里是什么东西?”贾蓉使人送过来的?五皇子停下自己正在写字的手,目光移到锦盒上,语气里带了几分的疑惑。
    语气顿了顿,侍卫回答说:“两根食指。”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属下认得出来,那是常一的手指。”
    听到这话,五皇子的手忽而抖了一下,本来想要打开锦盒的手也一下子顿住了。抬眼看向蒙金,声音里带了几分不可思议:“手指?”
    “是。”蒙金面无表情的回答说道。
    听到蒙金肯定的回答,五皇子的表情一变,良久,才又开口说:“那常一呢?”
    “跟着常一一起过去的两人都已经回来了。同样的,手上也是缺了两根手指。属下已经让他们先行回去处理伤口,如果殿下有需要的话,属下可以让他们立刻过来回话。”蒙金开口回答说。
    五皇子挥了挥手说:“这个不用了。贾蓉让身边的侍卫直接的把东西送过来,也就是说常一他们的身份已经瞒不住。他知道对他动手的人是我派过去的了。这不就是我们原来的计划吗?”他是三皇子一派的人,这是京城里的人都众所周知的事情,所谓的他的人,可不就是三皇子的人吗?所以不是他要对付贾蓉,而是三皇子要对贾蓉下手。
    蒙金又开口说道:“可是,殿下,根据回来的那两个人的说词。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另外一拨人,也是要对贾蓉下手。”
    这一下,五皇子脸上的表情神色顿时的愣住,顿了顿,片刻开口说:“还有另外一拨人?知道是谁吗?”这个贾蓉虽然是宁国府的嫡长子,但是到了他这一辈,宁国府的爵位已经到了头,就算是他自身是个本事的,但是贾蓉现在也不过才十六岁,要想等他长成独当一面的人,还需要几年的磨砺。除了那个脑筋不正常的三皇子之外,他想不出来还有其他人也惦记上贾蓉。还是说,其实和朝堂上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贾蓉自己惹来的仇家…毕竟满京城的人但凡是有点家底的,都知道贾蓉是个火爆脾气,一言不合,便喊打喊杀……结下仇怨,也不稀奇……
    蒙金摇了摇头:“现下还不知道。不过属下已经让人去查了。想来很快也就有结果了。”
    “恩。让人多加注意一些就成。等有了结果,再过来报。”至于他自己,现在也时候到三皇子府里走上一趟了,如是的想着,低头看了看刚才蒙金递过来的那个锦盒,唇边勾勒出一抹笑。
    蒙金立刻点头应答说:“是,属下领命。”
    等到五皇子从三皇子府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亥时,整个街道是一片的寂静之色。想着他今日过去汇报时候,三皇子一应的表现。五皇子忍不住冷哼一声。
    像是这样的货色也敢肖想九五之尊的位子,他为何就不能?他自谓比起司景焕那个蠢货,可要强得多。
    马车轱辘在青石板上碾压着,发出轻微‘咯吱’的声音,虽然细小,但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却格外的有些刺耳。
    忽而五皇子感到车窗口上好像有一道黑影闪过。五皇子心下一紧,来不及细想,立刻打开车窗看了看,空无一人。本来紧张的心也安定下来,暗笑自己真是太多疑了。这个时间段街道上虽然已经没人了。但是这里是内城,街道上三五不时的便会有巡防的侍卫经过,哪里有人敢在这里生事?
    只是他这个念头才升起,便见车窗上实在在的停留了一个人影。
    就在这个时候,忽而听到赶车的车夫发出一声的叫声。而后便是一阵细微清脆的刀剑碰撞的声音,前后的声音极其的短暂,前后不过须臾的时间,便已经没了声响。
    不过在这阵声响中,五皇子却是听到了蒙金的声音,这才紧张起来,口中大喝一声:“什么人?居然敢行刺皇子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的上厚重的狐皮的帘子忽而被挑开,几乎是下意识的五皇子便抽出随身防备的匕首。等到眼前看到一丝的声音,都来不及看是何人,便挥动着手中的匕首,刺了过去。
    上下翻动,只片刻,五皇子便被人夺了手中的匕首,但听到一个带了几分嬉笑,“五皇子欢迎客人的方式真是有够特别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