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楼诚同人)与子同袍,一生同行+番外 作者:杰伦德拉科

字体:[ ]

 
文案:
家国自古分不开,国将不国之时何以为家,于是千千万万的好儿女便开始一场征途。
明家兄弟做的事最伟大却最不可言说的工作,大好男儿的热血偏偏要洒在上海滩最阴暗最险恶的地方去。即便是伤痕累累也无怨无悔。大概真的就是为了信仰。如阿诚所言,报国不是工作而是信仰。于是对后世来说,他们的名字可能不会被知晓,但他们的功绩与世长存。
这篇文章从明楼拯救阿诚开始,从那以后,明楼将他视作亲弟弟,本想着护他一世无忧,却不曾想孩子心中最大的期盼是与他并肩,甚至为他遮风挡雨。兄弟情深,在革命的腥风血雨中相互搀扶着前行,身心都是伤痕累累但信仰不灭。
阿诚为掩护大家做出的牺牲,以及重回大哥身边后所带来的感动一次又一次地揉碎着我们的心,这种情谊太难得也太珍贵了。
最后的最后,他们终于重归平静,有着后世稚子对于英雄所有的期盼,无论历史能不能给他们一个好结局,我都要写个圆满,毕竟这一生太苦,算来即是一种不舍。
遗憾的是,英雄无名,庆幸的是,英魂不朽。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楼,明诚 ┃ 配角:杨慕初,杨慕次 ┃ 其它:
==================
 
  ☆、第1章 地狱
 
  对于十岁的阿诚来说,生命的这些年,黯淡无光,不仅是孤独难熬的,更多的是难以忘怀的苦痛和心酸。他不明白,为什么五岁之前,记忆中会有快乐的感觉,被疼爱的感觉,更不明白,既然让他体会过爱,却为何如此残忍的夺走呢?此时的他,已然没有力气再去探寻答案,草草想想便加紧入睡了,等待他的从来不是明天,而是如炼狱一般的更加惨痛的新的一天。
  桂姨是暴戾的,她癫狂又偏执,入夜晚,再次想起自己被欺骗的感情,心中之愤熊熊,碰巧小阿诚干活儿时不小心打破了一个瓷儿碗,激的她瞬间大怒。她开始推搡他,阿诚也不知是执拗还是早已麻木,并不吱声,越发使她难忍,她觉得这个孩子看到了她一切的软弱,残暴,她恨他的清澈眼神,恨他的不言不语,更狠他并不是自己的孩子,一时无法控制,拿起鞭子就抽打着孩子。阿诚不是没挨过鞭子,可这一次打的莫名的狠,他不明白为何今天只是打碎了一个小碗便引来这般的狂风暴雨,他已经很久流不出来眼泪,就那样默默忍着,越发难以忍受了,就拼命咬着嘴唇,天性使然,再难也不低头,不认错。
  桂姨打累了,扔了鞭子,兀自走向屋内,阿诚蜷在墙角再没有一点生气,松了一口气,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阿诚惊醒,梦中可怖的画面折磨的他浑身打颤,看清自己身上的血迹后他想,这次是难好了,突然他有了奇怪的想法。他想逃,他想拼尽全力逃一次,他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即使逃出去死在外面,他也不要在这魔鬼的手中再多待一天。此刻一个孩子的世界,决绝又坚定,他用他灵魂最后一丝希望策划着一次逃亡。他算计着,明天桂姨惯例要去静安寺烧香吃斋很晚才会回来,即使一天的准备时间少的可怜,而且受了鞭伤还在地上睡了一夜使自己昏昏沉沉,可只要一想到在这个炼狱中多待一日,他连死的心都有了。想到这儿,他似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扶着墙站起来准备去弄些逃亡需要的东西。站起来的瞬间,头晕的厉害,头也热的厉害,想必是发着热。看来要抓紧了,不然病厉害了,可就走不了了,他心里默默想着。
  要说阿诚准备的“家当”,那是真的可怜的紧,细碎的一包饼干渣被他小心翼翼的从床下的小洞里掏出,放到衣服的夹层。他很谨慎,这可都是隔壁好心婶婶趁桂姨不注意偷偷塞给他的饼干,时间长了,还被藏着自然揉成了渣,多亏了这些东西,他勉强还能吃一些,反不至于饿死。再看看其他想带走的也就只有一样了,那就是明家大少爷送他的一本书,那是去年过年桂姨领他拜年时大少爷给的。大少爷在他眼里,高大又阳光,给他无穷的温暖,可是他却从不敢靠近,他怕啊,他怕他会奢望那种有阳光的日子,他怎么能奢望呢,他的生活,理应是似死水一般的暗无天日啊。不知实情的大少爷说了,阿诚看着被桂姨养的不错就是太瘦小了,嘱咐桂姨说给他吃点好的。那天的大少爷问桂姨是否让阿诚上学了。得知已经学了些知识,便将自己喜爱的一本精装的带插画的诗经送与他。大少爷全然不知这个孩子过着怎样人鬼不如的生活。也全然不知,他一个字也不认识。阿诚怯懦的捧着不停地想落泪,终还是忍住了。
  最心爱的书,是在回家的第二天被没收的,阿诚头一次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仿佛最后的希望也没了,只因为干完活儿后拿出它看看,摸摸,就被桂姨发现,斥责他偷懒,挨了几下后,书也没了,阿诚怕是桂姨把书撕掉便也不反抗,偷偷看她把书放在了衣柜上层。时间一久,麻木了,失去书的那种绝望也淡了。
  现在要走,他心心念念的东西他必须去拿走,那可是他的阳光他全部的希望啊。
 
  ☆、第2章 希望
 
  阿诚紧张了一夜,也难受了一夜。紧张是因为明天的逃亡计划关乎自己的未来,难受是因为,身上的伤疼痛难忍,而且有些发烧。就这样迷迷糊糊的一晚过去,临近清晨,他莫名的兴奋,仿佛看见了希望,脑海里浮现的是大少爷明媚的笑脸,大小姐温婉的笑意。阿诚竟然笑了,有这样的景象就算是死,心里也不太寒冷了吧。
  明楼和往常一样,与大姐告别。上学的路上一片萧条,他裹了裹身上的大衣,看来上海的冬天,真的要来了。视线所及一群人围在学校门口,本不爱看热闹的大少爷鬼使神差走了过去,眼角一亮突然看见了小小的孩子,蜷在地上,脸色惨白,同学们都议论着,多可怜,可也没人去招呼他,明楼心像被什么刺了一下,这个孩子小小的样子,湿漉漉的眼睛突然出现在他眼前,那么可怜又那么可爱。他有些慌,但还是不紧不慢的把他抱了起来,摸起来单薄的衣服下也就只剩一把骨头了。甚是心疼,想着他叫阿诚便轻声唤了几声,小孩子呼吸有些重身体凉凉的,眼皮动动却怎么也醒不来。明楼加紧了几步,叫同学去帮他请假,顺路叫了医生。
  看见风尘仆仆的明楼冲回家,吓了明镜一大跳,突然看见他怀里抱着个小人儿,赶紧迎了上来,“这是怎么了,这孩子是阿诚吗?”
  明楼焦急,说:“大姐,我在学校门口碰到的,抱起的时候,孩子浑身都凉的,也唤不醒,这会儿身上滚烫,看来是烧的厉害了,我请了医生来。”
  明镜仔细看了看那孩子,小小的眉眼烧红的小脸,单薄的身子,突然有些恼了:“快,抱上楼吧”
  医生帮着把阿诚的衣服脱掉,明楼和大姐拿着单衣,在夹层里摸出一堆细碎的饼干渣。明楼惊诧,走到床前,老医生从孩子贴身的背心里又找到一本书,拿给了明楼,明楼拿着那本诗经,手有些颤抖,他急不可待的想抱抱这个可怜的孩子,可当他眼睛扫到那一身已经溃烂的鞭伤时,内心的愤怒喷薄而出。
  明镜从来没见过温润的弟弟这样的失控。
  明楼派人把桂姨带了回来,一字一句的告诉她:“你这狠心人,从此以后这孩子再与你无任何的瓜葛,你越是要折辱他,虐杀他,我就越要培养他,关爱他,我要让他活的自信开朗,让他永远摆脱黑暗!”
  下人们被少爷的火气吓坏了忙着劝阻,可明楼心坚,硬是赶她出了门。
  明楼转身上楼,这时医生正在给阿诚上药,明镜端了温水来给他喂退烧药,红扑扑的小脸把明楼的心都灼了,他长这么大头一次觉得,这世界是这般惨无人道。
  走到医生身边,说了句:“薛医生,让我来吧。”拿着消炎药水的明楼有些紧张,孩子喝了退烧药,有些不安稳,上药必是难受,竟然睁开了小鹿一样的眼睛。明楼和他对视,那眼睛生生涌出泪来,这可吓坏了明楼,连忙把药放下,给他抹着泪,“告诉哥哥,是不是很疼啊?那哥哥轻些好不好。”
  阿诚有几秒是愣住的,他以为自己死了,因为他看见了最想见的人,他看见了希望,多久没流的泪,瞬间涌出来了,这些年的委屈,再也忍不住。直到那双大手抹上他的脸他才醒悟,这一切是真的,他急忙摇着头,告诉大少爷他不是疼。小小的孩子的眼泪似是积攒已久,明楼怎么抹也抹不完。
  明镜叹了一口气,坐到床边,轻声安慰:“孩子,别哭,明楼已经把你养母赶走了,以后你就在我明家,再没人敢欺负你了。”说着说着,自己竟然也红了眼睛。这句话一说,阿诚更是觉得感动的眼泪簌簌的,看着他可爱的小模样,明楼笑笑,说:“你乖啊,再哭下去,我可也要哭咯。”
  “忍着点哥哥给你上药,疼就告诉我。”阿诚不哭了,疼也不哭,他早已对痛感麻木,再加上他能忍受,硬是一句也不吭声,明楼心里是难过的,生命的那种力量,带给他无尽的震撼,他坚定的告诉自己,这个孩子,我一定好好的带大。
 
  ☆、第3章 伤愈
 
  药效渐渐上来了,阿诚有些迷迷糊糊,身上也发出了汗,明楼坐在旁边仔细的帮他擦拭。明镜莫名的心安,她本来想,明楼自小寡言,因为父母的早逝他越发坚强,虽然对她很是敬重但从不像明台那样表露对自己的依赖,她总怕明楼变得冷漠,今天一看,他的弟弟内心里是那么柔软,心也便放下来了。
  阿诚怔怔的看着天花板,怕自己一闭眼这一切都消失,明楼探进被子里握住他粗糙的小手,对他说:“别怕,我在这儿陪你,哪儿也不去,睡会儿吧。”
  阿诚心慢慢变得踏实,那双握住他的大手有力而温暖,让他陷入恬静的梦。
  傍晚,阿诚醒了,一睁眼便看见大少爷坐在自己身边读着书,他不敢打扰就那么看着。明楼没有察觉,他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伸手去摸阿诚的额头,正看见他怯怯的眼神,笑了笑,说:“小家伙儿,你醒了。”
  阿诚终于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可是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所以他就那么看着面前的那个再次给了他温暖的男孩儿。
  明楼觉得这孩子软绵绵的,和个小兔子一样,除了心疼更多的是想要带他成长的决心。
  “阿诚是不是饿了?”明镜上来看到阿诚醒了急忙问。
  “烧刚退了。麻烦大姐给他做些吃的吧。清淡一些。”明楼起身说。
  “好,明台病了的时候,最爱吃我做的白粥了,我这就去熬。”
  阿诚的眼睛氤氲着雾气,面前这碗白粥他看都看不清了,这种温暖来的太突然,胃从未享受过这般温热,身心也好久没有了。
  明楼看他又快哭了,连忙拿过碗,说了句:“爱哭鬼,看见白粥也哭啊,还是我喂你吧,省的把粥再给哭咸了。”
  阿诚抿抿嘴不好意思了。这碗粥阿诚全部吃了,吃的很快,他已经饿了太久,以至于吃完没多久又都吐出去了。这可吓坏了明镜明楼,以为他病情又有反复,急忙打给薛医生,老中医一听就明白了,说孩子的胃太脆弱,一时间无法吃的太多太快,慢慢调养吧。
  明镜轻轻拍着阿诚哄他入睡,明楼在边上看着,这个家从此又多了一份牵挂。明楼懂得阿诚身上的伤看着是吓人,可更为恐怖的,其实是阿诚的心伤。
  “别怕,我就是你大哥,有我,你别怕。”明楼看着睡着的阿诚,轻声的说。
 
  ☆、第4章 大哥
 
  早上的阳光抚着孩子的脸,阿诚面色还有些苍白,明楼早早去请了几天的假,回来就上楼看他。突然,阿诚像是被什么牵制住了,小身子挣扎着,嘴里不知在说着什么,额头起了薄汗,明楼起身,拍拍他的脸唤着他:“阿诚,醒醒,别怕啊,快醒醒。”
  阿诚猛的惊醒,看见了大少爷焦急的脸,赶忙起身,却又晕眩的坐不稳。
  明楼侧身坐在床边,把小家伙揽在怀中,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做噩梦了吗?阿诚乖啊,大哥在,以后再没人欺负你了。”
  阿诚在明楼柔声的安慰中渐渐的平息了,他悄悄的往明楼的拥抱里钻了钻,贪恋冬天里这一丝温暖。明楼就这样抱着他,说来也奇怪,自己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耐心,明台都没被自己这样照顾过,看来真的是自己捡来的自己最心疼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