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之木家林琅 作者:秋丨阑珊

字体:[ ]

 
    文案
    木琳琅本是林海的庶子,因生而有知,并且身有异能,通动物言,决定藏拙。
    贾母为了控制林家,下手谷欠害之,被金大腿所救。
    穿越重生的是木哥儿的金大腿,与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作者菌的脑洞已死(づ ̄3 ̄)づ╭?~
    林妹妹是不得不救的,其他人与他何干?贾家与他还有仇呢!
 
    内容标签:红楼梦 异能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琳琅 ┃ 配角:红楼众人 ┃ 其它:
 
    第1章 林琅
    
    扬州的冬日不似北方干冷,但是那种湿冷的天气,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这一日,扬州巡盐御史府里,当家主母贾敏的奶嬷嬷,迎来了跟着贾家送年礼的船队到来的赖嬷嬷。赖嬷嬷是京城荣国府老封君贾母的心腹陪房,贾母所做的许多事情,大多都有这位的身影。这一次,贾母让赖嬷嬷来扬州,正是有一件大事要做。
    “赖大娘,老太太真的是这么说的?那琅哥儿……”李嬷嬷有点吃惊。
    赖嬷嬷瞄了她一眼,“姑太太如今还未有嫡子,那庶子原就不该生下来!姑太太就是太心善了,若是那庶子不除,以后这林家诺大的家业,可没有表姑娘一点儿事儿!了不得,就是不副嫁妆罢了!”
    李嬷嬷想了想,脑子被绕进去就出不来了,于是点头道:“赖大娘说的有理,那琅哥儿,的确是不能再留了。”
    赖嬷嬷十分满意:“再者说了,如今这天寒地冻的,一不小心可就要生病了,那么个不足三岁的小儿,重病不治,又能怪得了谁?”
    李嬷嬷打了个寒战,不知道是冷的,还是被吓的。
    两个人正在畅谈着将来如何如何,根本没有注意到窗外一只黄色的小猫正猫在那儿认真的听着呢。
    等到两人再没有什么可聊的之后,小黄猫立即往林府的后院一座小小的院落跑去。
    院子里只有一个大丫鬟守着,再没有了其他人,那丫鬟也是坐在廊下,有一下没一下的绣着花。
    小花猫跑近时,还听到那丫鬟在那里嘀咕:“这琅哥儿也是,明明是大家公子,却只会跟那些猫猫狗狗的混在一起。真是跟当日的木姨娘一个样儿!怪不得不讨老爷喜欢!唉,我怎么这么命苦,本以为进了小爷的屋子了,便能一飞冲天了,谁知道……看来,得找人活动活动了。”
    小花猫看了她一眼,便直接往屋里去了。
    屋子并不大,对于这座御史府来说,真的是太小了,还没有府里得脸管事所住的屋子大呢!
    “喵,琅哥儿,琅哥儿。”在常人听来,小花猫只是不停的喵喵叫着,可是在屋中那个粉雕玉琢,雌雄莫辨的孩子耳中听来,却如同人类在说话似的。
    男孩儿名叫林琅,是这扬州巡盐御史林海的庶子,也是林家至今唯一的男丁。
    林海,字如海,年已四十。是前科探花,生得俊美非常,先是要翰林院呆了三年,便升任了兰台寺大夫,五年前,更是被今上亲点了扬州巡盐御史,如今第二届又将任满。可以说,是上皇的心腹之臣。
    林家原也有爵位的,开国时被授予靖远侯,连任四代,到林海这一辈,便从科举出身。
    林海的夫人是京城荣国公贾代善的嫡女贾敏,生得貌美如花,自幼充作男孩教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与林海颇有几分琴瑟和鸣的意思。夫妻间感情不错。
    只是林海子嗣不丰,到如今已届不惑,方才得了一女,小名黛玉。只可惜,这位林姑娘自小体弱,从会吃饭时起便会吃药了。
    而贾敏自生女后身体每况愈下,眼看着怕是无法再生育了。
    为了林家的子嗣计,林海无法,只得娶了几房姬妾,最终才得了这么一个儿子。
    按说林琅是林海唯一的儿子,原该十分受林海的喜爱才是,谁知道事情却与之相反。
    林琅的娘,算起来并不是纯粹的汉人,当日家贫,为了能好好安葬父母,方自卖自身。最后林海的下属得知林海正在挑姨娘,他也是知道林海的情况的,便将生得外表可人的木婉秋送了来,成了林海的姨娘之一。
    一年之后,木姨娘生下了林琅,刚开始林海很高兴,赏赐了不少的好东西,还想着将林琅记在贾敏的名下,充作嫡子教养呢。可惜贾敏不同意,贾家也不同意。林海无法,只得徐徐图之。
    后来林琅一直不会开口说话,渐渐的,林海的心也冷了,就像是忘了还有这个儿子似的。
    其实,林琅会说话,木婉秋的族人听说是山神一族,出生的男孩儿都是生而有知,并且能听得懂动物的语言的。只是他们一族的男孩子很少,几乎都是几代之后才会出现一个。
    林琅也是如此。木婉秋有感于林海并非良人,便让小小的林琅藏起自身的天赋,免得还未长大,便被有心人给害了。
    木姨娘真的是远见卓识,别说是生而有异的孩子了,便是个傻子,只要他是个男孩儿,在这后院中便不得不死!
    可惜木姨娘红颜薄命,去年便去世了,只剩下林琅一个人在这诺大的林府独自生存。还好有那么多的动物陪着他,倒也不寂寞。
    如今,林琅见小花猫有些慌张的回来了,便问道:“怎么了小花?”
    “他能有什么事儿?整天咋咋呼呼的,烦人。”林琅脚边趴着的一只毛色雪白的,有如小哈巴狗似的小动物抬起头,不屑的喷着气。
    小花猫没管那只小动物的话,说道:“这回真的出事了。”说完,便将他偷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林琅,甚至连那二人的表情都学得帷妙帷肖。
    林琅听了倒没多大的反应,那只白色的小“狗”却炸毛了:“什么?!这么毒的心肠,她们就不怕天打雷劈吗!难怪那个贾敏生不出儿子来!生个女儿也是个病殃子!不行!我去咬死她!”说完就想起身往外冲。
    林琅将他拦住了,“我娘临终前,让我若是有机会,还是离了这里,不然,那贾家不可能让我活着的。我虽年纪小,可有你们护着,活上几年不成问题。此次便是一个机会,你们若是真心疼我,便帮我!”
    小白狗盯着林琅看了一会,“你决定了?”
    林琅点头,“原本想过些年再走的,可既然贾家等不及了,我也不能坐以待毙。父亲的生恩,来日再报了。”
    小白狗点点头,“那咱们好好合计合计。”
    这只像狗一样的小动物,其实是一只珍贵的雪狐,当日受伤,被林琅的生母所救,又发现林琅居然是他们动物界当中传得神乎其神的山神一族的后人,于是小狐狸便自发的留下来照顾林琅。
    三日后,扬州城的百姓都知道了巡盐御史林海的庶长子被一场风寒夺去了性命。众家百姓纷纷摇头叹气,任他再如何高官厚禄,这没有儿子,要那么多银钱做什么?
    因是三岁夭亡,林琅并没有被葬入姑苏林家的祖坟,而是直接被一口小棺材,埋在了城外一处风景不错的小丘上。在这一点上,林海对这个儿子还是可以的。
    当天晚上,小狐狸带着一帮小动物们,来到埋葬林琅的小山丘上,将林琅的棺木刨了出来,“琅哥儿,醒醒。”
    小狐狸轻轻摇着林琅,终于,林琅睁开了他那圆溜溜的大眼睛。
    “小白,是你们啊。”林琅回过神,看着这些来救他的小动物们,不由得悲从中来。再如何生而有知,他到底还是个三岁的小孩子,被自家亲人如此对待,再怎么坚强,也是受不住了。
    狠狠的哭了一场,林琅终于哭累了。
    小狐狸伸出一只爪子,像人似的,拍了拍林琅的后背,安慰道:“琅哥儿不要伤心了,如今该想想咱们要如何生存。”
    不等林琅说些什么,远处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似乎是一个人。小动物们本身比人类灵敏,一闻到有生人的气息,立即警觉起来。
    小狐狸更是背毛直竖,口中发出一阵低低的威胁声,试图阻止来人靠近。
    来人并没有因为小狐狸的威胁而停住脚步,而是直接走到林琅等人的面前才停了下来,林琅好奇的看着他,发现是一位身穿白色长衫的俊秀公子。
    对于这个人,林琅只有好奇,“你是谁?”
    白衣人看了看眼前的一小孩子和众小动物,温和的笑了,“前日偶然间卜了一卦,示意我可以往北走,看来你便是我这次远行的收获了。”
    小狐狸一听不干了,立即低声呜呜叫了起来。
    白衣人似乎听懂了它的话似的,好笑的看了一眼小狐狸:“放心吧,我同你的主子极有渊源,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应该是遇到难题了,或许跟着我走,有另一种出路呢。”
    小狐狸顿时瞪大眼,一脸不敢相信,“你听得懂我们说的话?”
    白衣人点点头,“没错,确切的说,我是上一任山神一族的传人,我想,这位小朋友应该能感觉得到罢。”
    林琅已经听呆了,此时听到白衣人这么说,擦了擦泪水,忙不迭的点头说道:“我不知道这个感觉对不对,似乎大叔一靠近,我身上的血好像流得更快了。”
    “这便是了,这就是来自血脉的提示。走吧孩子,我想你需要我的帮助。”白衣人对着林琅伸出手。
    林琅犹豫了,他拿不定主意,毕竟只是个三岁的小娃娃,他可不敢就这么傻呆呆的跟着一个陌生人就这么走了,谁知道他是什么人啊。
    
    第2章 木家庄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声狼嚎,林琅听懂了狼的叫声中所含的意思。它在叫它的主人:“主人——”
    白衣人笑了,转头对着他的来路说了一句,“我在这儿呢。”
    话声刚落,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黑狼一出现,便凑到白衣人的身边蹭着,似乎在撒娇。
    林琅听得真切,那大灰狼在说:“主人好讨厌,居然把大黑丢下,自己跑来玩儿,不开森。”
    白衣人一脸宠溺的摸了摸它的头,“行了,我不是在这儿吗?又不是特意把你丢下的,你看,我找到了一个我族的小朋友了,你还不快去跟他打个招呼。”
    大狼这才抬起头,先是看到了那些小动物们,尤其是那一只小狐狸,眼中闪过一丝的不屑。然后一转眼,它终于看到坐在小狐狸身边林琅了。
    再看了看,眼前的人类除了它的主人之外,就是这个小不点了。黑狼顿时明白,自家主人说的族人应该就是这个小不点了。于是它一脸好奇的走上前去。
    小狐狸一脸的戒备,它还小着,对这一匹狼还是十分害怕的。不过看到它向着林琅走过来,也顾不得害怕了,直接站到林琅的面前,试图帮着小主子挡上一挡。
    白衣人看到这种情形,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看来他的这个小族人做得很不错,至少能得到动物们的拥护。要知道,他们这一族的人,同动物们是分不开的。若是不能对动物如同对亲人朋友似的,那么这种由天赐予的天赋将会成为他们的催命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