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矛盾(利艾)+番外 作者:折安

字体:[ ]

 
书名:矛盾(利艾)
作者:折安
 
他的矛盾要在今天划上句号了。
(进击的巨人利艾同人,失忆梗,死亡向,BE)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利威尔,艾伦 ┃ 配角: ┃ 其它:
 
 
 
☆、00  -  序
 
?  00 -序
  他的矛盾要在今天划上句号了。
  艾伦看着面前晃动的锁链上锈蚀的痕迹,一点一点的像是周围的蝉鸣从耳蜗爬进后侵蚀大脑的缩写。另一部分还微弱地闪着金属的光泽,随着他轻微地移动而被这些微不可见的光打在眼里。有一丝的,就一丝的酸涩的感觉,连让眼眶红起来都做不到,只是从眼球中心开始蔓延着的膨胀感不断扩大,扩大,扩大。
  五年。
  他眯着眼睛努力去捕捉太阳下面的那层光环,一圈一圈地转着,转着,一百天,两百天,一年,两年。就像是被执拗的空气扯着。
  放手吧,不放手。
  让他幸福就好了,那我的幸福呢。
  那是个梦,那不是梦。
  艾伦就这么过着这个漫长的五年,每一分钟都像是十公里负重长跑最后一段路程时的呼吸不畅,心跳飞速,头脑混涨。据说人在累到极限之后,脑子就会放弃思考,只是一味地朝着一开始就决定好的目标走下去,艾伦想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看的书,有关这本书的别的一切他都不记得了,可是——
  他的思考一顿,有什么人按上了他的肩膀,他的身子被压下来,鼻尖几乎贴到地面上。
  “刑犯艾伦·耶格尔带到。”
  艾伦斜过眼睛去看那个按着他的人,阳光几乎和他金色的眼睛融为一体,他看不见脸,只有一身军服,和那个人臂上的徽章进到了他的眼里。
  天地之间只剩下这个无比清楚的影子,和那些不肯放过他的蝉鸣。
  宪兵团。
  啊……,他突然想起来。
  “今天是我的死刑日啊……”
  声音小得连他自己都没能听清,艾伦感觉到气流从喉咙里划出来的时候嘶哑的疼痛,还有舌尖,嘴唇的微微颤动,他想着,他大概很久都没有说过话了。于是他轻笑了一声。
  身后的人察觉到他的动静,将压着他肩膀的手收得更紧,低声地吼道:“别动。”
  疼痛从神经爬上来的那一秒,艾伦眼前突然闪过那本本来应该已经被他忘记的书的影子,泛黄的页面,和上面散发着的书霉的味道。
  记忆只是一闪而过。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艾伦听到很多声音,可是他分辨不出是什么意思。——也许,也许是太久没有见到人了而已,他想着,突然有一点疑惑,嗯?也好像没有多久。
  三个月。
  哦,他把视线集中在地面上,看着上面的灰尘像是一幅乱画折磨着他的视线,三个月而已。
  “行刑准备——!”
  他突然被拉了起来,锁链碰撞的声音甚至超过熙攘的人声直接地撞进他的脑子,阳光不讲理情面地刺到他的眼中带来比刚才更甚的酸涩感。枪栓被拉起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来,黑色的枪洞就这么对着他。他只是微微地抿起了嘴,苍白的起着皮子的嘴唇居然因为这个动作有了一点血色。
  他看见了什么?
  艾伦眯着眼睛,从阳光的缝隙之后,人群的拥挤之后,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一双眼睛。
  灰沉的蓝色,平静之外再无其它的海水。
  “真过份啊兵长……”
  他笑着保持住视线抬起头,让光携着刺痛狠狠地扎进瞳孔。
  “行刑——!”
  “碰——!”
  艾伦眼前一片血光,已经成年的身体砸到行刑台上,温热的液体从囚服里渗透出来流到地面。有欢呼的声音,雀跃地庆祝着他的死亡。
  他眼中钻进一片完整的灰蓝色,他的死也震动不了那个男人分毫。艾伦在永远的黑暗来临的前一秒想着,想看他想起自己的那一天痛不欲生的样子,不对,艾伦金色的眼睛闪着最后一丝光线。
  想看的是,他幸福的样子。
  浅薄的笑意挂到了嘴边。
  矛盾。
  是的,真好。
  艾伦·耶格尔的矛盾要在今天划上句号了。
  ?
 
☆、01  - weak [ 懦弱 ]
 
?  01 - weak [ 懦弱 ] 
  艾伦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天。
  当他从利威尔终于醒过来的狂喜中被猛然扯出来之后,世界和空间都扭曲了起来。他甚至看见了模糊不清的画面,并在心里浮起一种深深的预感。
  ——永远都回不去了,一切的一切。
  阴暗潮湿的空气,和当年地下室一模一样的温度和触感,到处都散发着死亡的气息,艾伦费劲地抬起被铁链固定住的颈部,模糊的视线投向唯一的窗户。
  好像,好像是有星星的,因为有光。
  他眨了眨眼睛,凝固的血挂在睫毛上,在脸上投下更深的阴影,上面青紫的伤痕让他的脸看起来如此可怖,无神的金色的眸子在黑夜中不断的被绝望所侵蚀,直到最后的麻木不仁。
  还好。
  艾伦想,现在连思考都是一件难以完成的事情。他虚攥了一下手,感觉到一阵刺痛传来,他于是将视线慢慢转过去。星光和月光的混合下,朦朦胧胧地照出一道道的血痕,狰狞地盘结在他修长的手指上,一直不止地蔓延,蔓延。他记不得是谁干的了,但是无妨,所有人类都会憎恨巨人。
  他动了动嘴唇。
  所有人类都会憎恨巨人,所以这算不上什么。
  他顺着手臂的方向看向月光照射下的墙壁,上面斑驳的影子被光线柔化,灰色的墙面泛起月光上浸着的冷蓝,像一双温柔的,温柔的眼睛。
  ——啊,不会了。
  艾伦想着,然后把无神的眼睛闭上。
  再也不会了。
  他记得的是漠然的目光,连疑惑和厌恶都不舍得给他,只是一味的陌生和警戒。
  他记得那双把他推开了的手掌上残留着的温度,上面一道一道的浅浅的手纹和长期训练而来的茧,他曾经用手指一道一道画过的痕迹。那份另人绝望的力度。
  【852年,最后的战役,人类战胜了巨人,利威尔班做为先头部队为战争的胜利拉下了序幕,兵长利威尔阿克曼头部受损,丧失部分记忆,由于并不影响生活,也无后遗症,在两个月的治疗和观察之后被宣布痊愈,授予一等功。】
  柔和的日光穿过医院的玻璃投射进来,一丝丝照在白色的被单上,散成碎片,斑斑点点碎落到所有人的心中。
  “小鬼,”冷冰冰的声音像恶魔的低语,如此不留情份的从嗓子中滑出,“你想干什么?”
  这是英雄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他推开了在他睁开眼睛的瞬间扑过来抱着他的少年的身体,这么问出了口,如此理所当然,如此的理所当然。
  艾伦的心在这一秒漏跳了一拍,这种陌生的语气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听到了,至少从一年前兵长答应了他的告白以后就再也没有,没有生硬没有漠然。他微颤着放下了手,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他扯起一个微笑。
  “怎么了?兵长。”少年努力让自己的表情自然一些,“有哪里不舒服吗?埃尔德前辈已经去叫韩吉桑了,等——”
  “你是谁?”利威尔将手臂绷紧,陌生的气息将他的警戒心高高地挂了起来,苍白的皮肤下血管的痕迹都微微的显着,像如同白纸一般的少年的脸色。
  “哎……?”艾伦从喉咙里挤出这一丝声音,窗内破碎的光片倾斜着角度扎进17岁的少年的心里,几秒种前才出现的预感突然成真。
  “兵……长?”
  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大概是只属于恋人之间的联系,所以在那一瞬间
  艾伦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就因为这一场莫名其妙的受伤,他们再也回不去了,他说不出原因来,大脑已经完全拒绝转动。
  他觉得有什么从眼睛里划了出来,滚烫的温度灼得脸颊生疼。
  ——啪嗒
  在白洁的床单上染上水痕,像是消磨不去的颜料。但却只是一瞬,即逝的眼泪只来的及留下一滴就被身体的主人收回,艾伦不可思议地听见自己一点颤抖也没有的声音从嘴唇中传出。
  “艾伦·耶格尔,104期毕业,”他笔直地站起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手心狠狠地击在胸口撞得一阵疼痛,“是您的……”少年的停顿只持续了一秒,“是您的部下。”
  哎?是谁在说话?艾伦动了动喉结却再也没有发出声音,就这么维持着军礼,看着利威尔,有一点点不可闻的控诉,有一点点无奈过后的歉意。
  对不起,兵长。
  他这么和自己说。
  是我懦弱,不是您。
  ?
 
☆、02  - celebration [ 庆祝会 ] 
 
?  02 - celebration [ 庆祝会 ] 
  艾伦看着烟花在眼前炸开,一瞬间就化成碎片,他眯着眼,总是觉得有一种会被火花溅到眼睛里的恐惧感。他把自己摔在草地上,上面湿润的水气从军服侵到皮肤里,甚至带来了比冰冷更甚的感触。
  艾伦假装什么都没有感觉到的翻身,让还有一些青色的草蹭上他的鼻尖。
  他皱了皱鼻子。
  月光打在他的脸上,扑下一片浓重的阴影。
  他不太敢闭上眼睛,一旦陷入黑暗便会让声音有钻空子的机会,它们简直如同寄生虫一样对着艾伦死缠不休。是啊,人们怎么能如此为这些而欢悦呢?
  ——不对
  艾伦将手臂搭在额头上,用尽全身的力气反驳自己。
  这才是对的。利威尔兵长是英雄,被人仰慕更是理所当然。不过是一个庆功的宴会,不过是过去的恋人被爱慕着的人包围而隔绝在了离他很远的地方。他没有任何权利插手,他知道原因。
  “我是别人了。”他抬起手,看着冷然的月光从指缝里钻出来,迫不及待地打在他的脸上,艾伦为了让自己相信又再次重复,“我是别人了。”
  其实他没有任何挣扎的机会,艾伦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只有两个人知道的关系早就在兵长忘记他的那一刻单方面的,无声无息又让人不知所措的切断了,他甚至没有给这个少年一点准备的时间,没有思考,没有决断,只是让他顺从着内心那么一丝本来或许可以压制下去的怯懦做出了只有一次的,无法后悔的选择。
  这实在是太不公平。
  “哟吼——!!”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艾伦迅速从草地上起来,面向发声地,然后目中所见却只是让他撤下戒备无奈地嘟囔一句,“韩吉桑,别吓人啊。”
  “嘿嘿……”可这位吓人已遂罪犯却继续笑着把艾伦按回地上坐下,手里晃着一个酒瓶,里面棕黄色的液体随着她的动作荡着,又月光混成了一种奇异的色彩。她在艾伦身边坐下,因为轻微的醉意声音有些不稳。
  “利威尔那家伙,这么受欢迎真让人不爽,不过悄悄告诉你哦小艾伦”,她愉快的向同僚的下属宣传他长官的八卦,一边停下喝酒的动作,一边把头低下来在艾伦耳边偷偷地说:“他其实有喜欢的人了。”她抬起头眯着眼睛,一副十分得意的样子继续,“他有一个很重要的硬币,是他从地下街出来的时候唯一带出来的东西,但就在一年前我就再也没有看到了。”她嘿嘿笑了两声,“一定是送给喜欢的人了,毕竟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嘛,等会儿要去笑话他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