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海贼王同人)Abyss-深渊 作者:伊双

字体:[ ]

 
 
书名:Abyss-深渊
作者:伊双
 
无法扭转的败局,濒临死亡的梦想,即将灰飞烟灭的生命,压抑成一片铅灰色的未来。
所谓深渊,就是一切悲伤绝望的境地啊。
包括,那人不在自己身上流转的心意――
译为――没有结果的爱情。
我爱他,他爱他,他不知道。
本文为海贼王同人BL小说,单CP索香,萌新发文,求指教求支持求鼓励!
乱讲(笑),我怎么可能写BE,当然是温暖的HE了!
 
内容标签: 海贼王 强强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Iris,Sanji,Zoro ┃ 配角:Luffy,Nami,Robin,Chopper,Usopp ┃ 其它:ZS,索香
 
 
 
☆、零
 
?  再次见到那个男人是在Kuina的墓碑前面。
  我也是好久没来过了。
  因为在这里的时候,我总会想起那段往事。说实话,并不愉快。
  我站在那个男人二十米开外,看着他坐在小小的墓碑正前面,把那把白色的和道一文字郑重地 放下,闭上眼睛,说:“Kuina,我做到了。”
  那虔诚的样子,像一个跪在雨里祷告的信徒。
  对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了。
  我走到他身后,他微微侧过头,我看见他左眼上突兀的伤疤。他说:“你怎么来了?”“来看看某个大剑豪好不好啊,”我在他身边坐下,“顺便问问……”
  他知道我想知道谁的事情,毕竟某种程度上说,我们是一样的人。
  因为当年,我们喜欢上了同一个人。
  而现在,他却没有和那个人一起回来。
  他喝光了身边的酒,缓缓地说道:“你来的时候,我才发觉我喜欢厨子。”
  是么?是这样吗?这么说来,你还应该感谢我呢,大剑豪。?
 
☆、一
 
?  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当他的双手一只扶住我的肩膀,一只托着我的膝弯,像是对待一个公主一样。他抱着我风一样地穿过大街小巷,只是为了我的一句——带我走。
  我被卖到这家夜店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刚开始时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些□□裸地充斥着欲望的目光,我躲在其他所有的女人背后,却总能被那些不知满足的肮脏的客人们点中。经过了几次三番的抗拒和屈辱,我终于放弃了抵抗,既然这副身体已经不再干净,继续骄傲下去就像是,不,就是故作清高的□□。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就是这两个字。
  肮脏的职业,肮脏的我自己。
  我试过割脉自杀,但是没能成功,不是我割得不够狠,是为了寻酒的调酒师突然进到仓库发现了躺在那里的我。老板很生气,他骂骂咧咧地说着他花了钱买了我,我就该为他做事,不然,他不介意教会我怎么做。
  是不是黑到极致就发白了。
  我开始接受这条像笑话一样的生命——看着父母嗑药到死,很小的时候就被他们用枯树枝一样的手臂指着捅着在大街上乞讨甚至骗钱,他们打断我的腿,在我的脸上抹上一层又一层的锅底灰,让我到人们的脚下,拦住他们的去路,奢求哪位同情心泛滥或者是被磨得不耐烦的先生女士行行好赏点钱。大一点之后便去各种小商店里打工,被老板油腻的手伸进衣服还要陪着笑脸因为欧文需要那份工钱来支持他们的毒品供应。
  他们死掉的时候我甚至是笑着的,我觉得这个世界终于给了我点安慰。
  可是原来收养我的小叔一家也不是什么好人,大概我唯一能入他们的眼的就是这副相貌和身材,还有,干净的身体,他们简直是迫不及待地把我送到了这么个鬼地方,卖了个好价钱。
  世界是黑暗的,一直是。
  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这样的我,每天换上暴露惹火的裙子,开叉很大,领口很低,在舞台上展现妩媚热辣的性感,媚笑着凑在各个老板的跟前,嘴角勾出最熟悉也最拿手的弧度,等着他们大手一挥把我带到楼上的某个房间去。
  这样的我,是店里的头牌小姐。
  这样的我,其实……
  唾弃自己,唾弃得快要死掉了。
  终于我在一个客人眼睛里看见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那天那个人来到店里的时候,我正在和调酒师说笑,穿着大红到几乎艳俗的舞衣。
  “听说这里有一款叫做abyss的酒……”
  有一个干净的声音闯进了我的耳朵,我转过头,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黑色的西服,微微低着头,金色的头发垂下来,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搭在吧台上指节分明白皙而修长的手指让我觉得——
  这一定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调酒师一边调制一边和他介绍那一款酒,当他听见调酒师调制那款酒时的原型是我时转向了我,我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一瞬间的惊艳。
  “美丽如天使下凡,这位小姐,你的魅力已深深刻在我的脑中,这一定是神迹啊,居然连这款远负盛名的酒也无法完全地彰显你的美丽……”
  他单膝跪在我面前,托起我的一只手,嘴里冒出一串又一串的溢美之词。我从未接受过如此的赞美,从小到大,我接触的只有病态的父母,厌恶不屑的路人,色眯眯的老板,贪婪得满眼放光的小叔,和店里每晚都不尽相同的……客人。
  从没有人这样……这样把我夸赞得像一个天使。
  我不配的,我太不配了……
  下意识地想把手抽走,调酒师的声音又响起:“话说当时abyss这名字还是Iris起的呢。”
  是啊,我当时只是想着,这酒既然是以堕落的我为原型,就叫“深渊”再合适不过了。反正,我也已经是……落入深渊再也出不来了。
  “小姐的名字和你的人一样纯洁美丽呢……鸢尾花吗?”一只海蓝色的眸子望向我。
  纯洁……
  和我不搭边啊……
  可是为什么,被那双眼眸一望,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
  于是就鬼使神差地说出口了——带我走。
  他是把我抢走的,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把曾经欺侮我的老板踢成了猪头。
  然后就是我一生也忘不掉的那一幕了,他伸出双臂把我抱起,在我额上轻轻一吻。
  “我的公主,我来接你回家。”
  美好得那么不真实,以至于直到他一路把我抱上了他们的船,我都像是在做梦,没有醒。
  我毫不怀疑那天我就爱上了他。
  他美好的干净的双手,他美好的干净的眼眸,他美好的干净的笑容,他美好的干净的那个吻。
  他的一切都那么干净而美好。
  让我无法抗拒。
  但同时我又深深地知道,他的那些美好和干净,都是我不能奢望,不能匹配的。
  我的这份爱,永远都不能说出口啊。
  后来我问过Sanji君,为什么要救我。
  他说——因为那一刻,我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了乞求,一个绅士怎么能让lady失望呢?
  而我那一瞬的欢愉几乎要冲破了胸口,世界都变了颜色,那真的是因为我。?
 
☆、二
 
?  无法扭转的败局,濒临死亡的梦想,即将灰飞烟灭的生命,压抑成一片铅灰色的未来。
  所谓深渊,就是一切悲伤绝望的境地啊。
  包括,那人不在自己身上流转的心意――
  译为――没有结果的爱情。
  “Iris小姐~~~~”我的心上人正转着圈圈来到我跟前询问我下午茶要什么饮料。
  这已经是我登上这艘船――叫Going Merry的一艘可爱的船――的第三天了。
  好心的他们许诺带我到一个相对遥远一点的岛屿,好让我忘掉过去,开始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啊――我陷入对未来的幻想,甚至不知道航海士小姐什么时候来到了我身边。
  航海士拉开椅子在我身边坐下,她对我没有什么好感,这在我意料之中,毕竟啊,像Sanji君那样子没说上几句话就救人的才是少数吧。
  “Iris,”她严肃地看着我:“我无冒犯之意,只是……”
  “我懂,”我看着她轻笑:“对一个素昧平生的不速之客,是我的话也不会那么快打消疑虑放下戒心的,Sanji君的性格,添了不少麻烦吧。”
  航海士也是一声无奈地笑。
  可转瞬间她又回归了严肃:“我看得出来,你喜欢Sanji君。”她晶亮的橙眸这一次没有望向我,而是投向了远方的海面。
  那与天相接的海面。
  而她的目光里,居然满满地装着苦涩。
  “放心好了,航海士小姐。”我心里五味杂陈。
  航海士小姐是个好人,聪明又美貌,还有点女孩子的狡黠,我说不出她有半点不好。
  如果让她来配Sanji君,我也说不出半点不好。
  可为什么她的眼睛里没有幸福,反而是苦涩。
  “我虽然是个舞女……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准则……”我搭在桌子边上的手指愈发冰凉,我看见自己用力到发白的指尖。
  有些事啊,心里承认是一回事,说出来是另外一回事。比如现在――
  “我的准则就是――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事玷污我爱的。”
  ――我平静地说着,其实快要窒息了。
  好在我一直是个对自己残忍的人。
  “包括我自己,也不能去玷污啊。”
  我不敢抬头去看她,我知道我的眼眶里积聚得全是泪水,世界在我眼中模糊变形,疯癫而又可笑。
  “这样,航海士小姐就可以……诶?”
  我的话说到一半,就看见航海士转过头来,她握住我冰凉的手,温暖无法抗拒地传递了过来。
  “叫我Nami吧,”她微笑着:“还有,Iris小姐似乎误会了什么呢,我和Sanji君,不是男女朋友哦~我说那句话的原因,你会知道的,终究会的。”
  临离开的时候她说:“舞女不是说不出口的职业,我们也不是活在条条框框里面的人。都是为了活下去啊。”
  是啊,都是为了活下去啊,但是我还是……
  看见如此朝气蓬勃的他们,我还是为那个放弃了抵抗的自己感到不齿啊。
  我把视线投向厨房的方向,Sanji君应该马上就会端着下午茶点出现在甲板上了。
  航海士小姐,啊,Nami小姐没有说出口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视野尽头是水天相接。
  多么美好而虚幻的景象。
  Nami说得对,那个原因,我终究会知道的。
  原来我爱的他和我一样,陷在无边的黑暗里无法自救,更痛苦的是,我自己选择了放弃,就会比他少上一些心灵的负担。
  他有他爱的人,不是Nami,也不是考古学家,更不是我。
  一早起来,我就看见他靠在船舷上抽烟,我没有去打扰他,只是站在舱门那里看着他。他抽烟的姿势特别地帅气,也特别地……
  ……落寞。
  那么细瘦的身影站在空无一人的甲板上,看着瞭望台的方向。烟雾在他的周围升腾而起将他笼罩起来,我突然觉得他快要消失了。
  如果他就这么消失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