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之黑暗英雄(BZHP) 作者:11563753(下)

字体:[ ]

 
☆、第 45 章
 
  Severus Snape甩上门,将恼人的Potter扔在脑后,站在坩埚前慢慢沉淀起伏的情绪。
  碰上这只Potter,再好的修养与耐心都只能付之一炬。
  待到终于冷静下来,Snape在心里完善着构思,同时开始动手准备材料,希望能在本周内确认那锅爆炸的迷情剂影响到底为何。
  实际上,或许改良缩龄剂更为急迫,但若是Harry喝下去的缩龄剂与那剂失败的魔药会互相抵消,甚至可能互相影响产生更棘手的副作用,那么只能先确认后者的性质,否则再多改良调整也是徒劳。
  最好的情况是能直接作出解药,什么都解决了。
  Snape拿起放在一旁的小瓶,从视觉、嗅觉等方面屡次确认Harry制做的失败药剂,手边一张已密密麻麻的写着不少记录的羊皮纸,再度被补上新的猜测,延续下午的进度,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羊皮纸上每一条都是制作中某人可能出错的步骤,没有一条是关于拿错材料。
  好一些可能性经过测试,已被划去删除。Snape扫了眼,有了大致思路后着手新一轮的魔药制作。
  眼见坩埚里稳定的熬制着魔药,Snape设置了提醒咒语,在角落的椅子上坐下,抓紧空档闭目养神。
  然而,醒来时,除了坩埚里的魔药令他平静的咕嘟、咕嘟声响,还有另一道细微的呼吸声。
  这两种声音同样让他感到…熟悉。
  而腿上,还有柔软温热的重压感。
  Snape低下头,映入眼底的是一名黑发青年熟睡的画面。对方此刻正枕着横放在他腿上的手臂,霸道地将上半身的重量压在他可怜的魔药学教授身上,姿势别扭的睡着。
  而他自己也不是维持阖眼前双手环胸的动作,不知何时他的一只手垂放于腹部,稍微动一下便能勾起青年微微弯曲的指尖,而另一只手正自然地覆在膝盖旁那颗支棱着一头乱发的脑袋上。
  不如看起来那般刺人,手指传来的触感十分柔软。
  Snape的指尖轻颤,迟疑地动了动,最终只是缓慢地收回手,自嘲的笑容转瞬即逝。
  随后,Snape干脆无视Harry的存在,毫不犹豫的抽腿起身,站到那锅魔药旁细细观察,整张脸几乎埋进坩埚。
  被对方的大动作掀翻的Harry险些摔的脸着地,动作迟缓的伸手在空气中做出溺水求救似的划拉动作,才险之又险地坐稳。
  Snape以余光扫过对方夸张的搞笑动作,冷哼一声专注于坩埚与一旁的笔记,未曾注意到Harry注视着双手的古怪神色,和眼底来不及隐藏的些许惊慌。
  “今天的禁闭到此结束。”Snape写着字,没有检查Harry的禁闭成果,“宵禁前滚回塔楼,不要让我逮到又一次新的夜游。”
  “嘿!那么缩龄剂?”
  “很遗憾,看来今晚无法解决你的困扰--一个迷惑咒,不要告诉我你不会。”
  “我要是说我不会---”Harry一顿,抓抓头,“好吧,”
  这么回答,Harry却仍维持盘坐在地的姿势,丝毫不像打算离开,眼神四处飘飞,遂又对着Snape笔直的背影左看右看。
  Snape紧了紧手中的小勺,忍无可忍地回头,“也许阁下愿意帮个忙,将自己从敝人的办公室扔出去?马上,立刻?或着救世主已经退化到连自己的四肢都控制不了?”
  “精准,斯莱特林加2分,”Harry摊手,“我动不了。”
  于是Severus Snape拎起青年的领子,干净俐落地将人扔到走廊上,并对着对方的鼻尖大力甩上门。
  不等Harry跟门上的小蛇问好,那扇门又被轰地猛然拉开,Snape黑着脸低吼:“明天早上七点,继续关禁闭!”
  “…什么?!”Harry愕然,“明天是周六,你不能--”
  “我以为我说过:一周禁闭?或着你的一周不包含周六?”
  咬牙切齿的蛇王低吼,不待Harry继续反驳,再度甩上门。
  
  被扔出来的黑发青年坐在阴冷潮湿的地窖走廊上,一转头,藉着微弱的火光看见远处被他这等阵仗吓的愣住的几名低年级斯莱特林,那几条小蛇一接触到他的目光,便饱受惊吓的迅速窜溜消失。
  Harry呆坐许久,才动了动腿,缓缓站了起来。
  而门内的Snape在亲手将Potter这种生物扫出门外后,揉着太阳穴,低声咒骂几句。他将晚间的进度纪录整理,将半成品解药装瓶,简单的收拾好用具,疲惫地决定早些就寝。
  当他从盥洗室走出,一脚踩到某处时,疑惑的皱起眉,隔着地毯于那一处又来回走了几步。
  仔细观察过位置,他没有翻开地毯检察,便对发生什么事了然于心。
  Snape黑着脸,疲惫而厌烦地长叹一声,抽出魔杖,给那小块地面加上了防护咒与忽略咒。
  “…那个白痴。”
  他嘟囔着,走进卧室带上门,并未察觉自己眼底那一点无迹可寻的纵容。
  当壁炉里的余烬彻底冷却,冷清的地窖办公室内再不剩一丝温度时,大门悄悄的滑开一条窄缝,有人寂静无声的溜了进来,像一道安静的影子。
  裹着黑袍、一头黑色短发乱翘的青年身上,唯一的色彩便是那对绿色的眼眸。
  那双此刻显得有些沉郁的绿眼睛挟着烦躁,只有在扫过卧室暗门时亮上些许。
  似乎察觉了这种改变,青年脸上带出了些微困扰的神色。
  ‘…或着,我很有魔药天赋?’
  挂着烦恼的表情,青年似乎挣扎着离开,长腿仍是毫不犹豫地一跨,窝进正对壁炉的墨绿色单人沙发。
  如同往常,这张沙发又硬又冷,甚至对青年的身形来说略嫌狭窄,但他却怡然自得。
  没给自己加上保暖咒,Harry在黑暗中凝视着只余灰烬的壁炉,静默地沉思。
  ?
 
☆、第 46 章
 
?  Severus Snape准时起床,梳洗完毕拿上外出用的冬季斗篷,踏出卧房门的第一时间,就瞧见窝在单人沙发上的Harry Potter。
  对方虽然算不上高,仍然是个成年男性。青年叠着腿窝在那张沙发内,看上去有些可怜兮兮。
  他的腰腹间皱巴巴的团着一件睡梦中拽来当薄被的黑色长袍,Snape眼角一抽,一时也分不清那件到底是谁的长袍--这位救世主青年,与他的衣着风格几乎同出一处。
  在Snape看来,除了同样完整继承老Potter所有诸如鲁莽冲动等缺点,这只Harry Potter与小巨怪Potter就没有半点相似,事实却是他从未在每次用餐或教职会议时听见同僚讨论Harry Potter的‘不对劲’。
  青年显然不是真的睡熟了,在Snape打算抽出魔杖时,Harry睁开眼慢吞吞地伸懒腰,问了个好:“早安,Severus。”
  “是Snape教授。直呼教授名讳,格兰芬多扣2分。”Snape同样慢吞吞的说着,“令人神清气爽的早晨,一天美好的开始,不是么。”
  Severus Snape无疑是擅长惹恼别人的家伙,Harry坚定的认同这点。
  然而,Harry花了一晚上仔细检视与Snape的每次相处后,却尝出了并未宣之于口的熟悉。
  “你就是Severus。对吗?”Harry的语气十分肯定。
  “没错。Potter,令人惊讶的灵敏,”Snape挑眉假笑,双手环胸,“我当然是Severus Snape--并且,再次的,不尊重教授,格兰芬多扣2分。”
  “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
  “顶撞教授,格兰芬多扣3分。”
  无论Harry再怎么不在乎分数,任Snape毫不停歇的扣分也难免咬牙切齿起来。
  Snape嗤笑,迳自点燃壁炉,顺手洒进一簇飞路粉。
  “既然你如此期待今早的禁闭,甚至不惜在此夜宿--我可以认为,你准备好出发了?”
  “等等,什么出发?”这句话浇熄了Harry即将爆发的怒火,变成全然迷惑。
  Snape的回答是,上前语速极快的咕哝什么,在火焰腾地转为绿色时,一把拎起沙发上的Harry,毫不犹豫地扔了进去。
  Harry在壁炉飞路网里经历了一番天旋地转,好不容易停下,打着滚被甩出壁炉时,尚未将自己的方向感找回,又立刻被随后踏出壁炉的Snape抓住,一同幻影移形。
  
  再度被勾着天旋地转,彷佛灵魂都要被甩出去。片刻后,双脚结实地踏在地面上的瞬间,Harry立刻踉跄几步,彻底分不清上下左右的险些倒在地上。
  身后的Snape只是微微摇晃了下便恢复正常,并对靠着树干的Harry投以意味不明的眼神。
  “Potter,缺乏锻炼?”
  Harry头晕目眩,胃里一阵阵泛着恶心,若是吃过早餐此时大约也吐了出来。他为自己勉强稳住而悄悄松了口气,却未曾料到才刚扶着树干直起身,手腕便突然乏力令他错手一滑,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
  Snape看着眼前的画面瞳孔一缩,下意识伸手用力一拉,黑发青年便整个人将Snape撞倒在地。
  后脑一疼,可怜当垫背的Snape咬牙抬头,直直撞进压在他上方的人眼底--那双宛若祖母绿宝石般的眼睛竟然闪着水光。Harry难受的眯眼侧头,Snape才意识到不过是光线的问题。
  两人之间,此时只隔一个呼吸的距离,足够Snape感觉到Harry带有薄荷味的呼吸--这只Potter哪时候溜进盥洗室用了他的牙膏?
  近在咫尺,彷佛唾手可得。
  古怪的氛围中,没有人开口说话打破它。
  与Snape原因不明的静默不同,Harry明确知道自己此刻的感受差不多能用上这个词:意乱情迷。
  伏在Snape身上,Harry低声喘着气,透过两人紧紧相贴的胸膛,黑发青年身上细微的颤抖清晰地传递给Snape。
  Harry的感觉如同魔药课本上所写的…彷佛被最纯净的阳光照射,从未有过如此美好的感受。他低头注视着那双黑眸,眼里满满的只有他清晰的倒影。Harry脑中情感的部分放松而喜悦,即将为此刻紧贴对方的美好感受唱起十四行诗,而理智则高声咒骂着该死的迷情剂,并使尽全力勒令四肢挪动,哪怕只是离开半寸。
  梅林啊。
  他在心中□□,怀疑自己将被两种强烈的情绪撕扯,一分为二。
  恍神一阵,Harry笑了起来,俯首向着Snape的耳边低语:“亲爱的教授,我觉得从这个角度看你的感觉…出乎意料的不错,。”
  Snape眯起眼,抓住压在他胸口的Harry猛地一翻,眼前短暂晕眩后,Harry惊觉自己成了被压在身下的人。
  将手臂紧贴于Harry两侧,Snape假笑着伏下身,“确实,很不错──格兰芬多加3分?”
  Harry咧嘴痞笑,不甘示弱的揽住Snape,腰腹使劲,两人间的位置又倒了上下。
  彷佛被激起了好胜心,两人揪着对方的衣襟开始争起上位,不停翻来覆去,甚至滚出了好一段距离,直到双方都闹的出了一身热汗,粗喘不已。
  Harry心中自迷情剂以来越发失控的焦躁感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幼稚争夺中拍着翅膀烟消云散,脑海被某种诡异的迷恋控制,轻飘飘地仿若置身云端。
  脑海一空,不经大脑的一句慰叹自Harry唇齿间滑出:“我彷佛找到失落的一片灵魂────”
  Snape的眼神瞬间空洞起来。
  “别说蠢话,Potter,你那自大的灵魂好的很。”
  Snape的声调近乎冷酷,他一把推开为了稳固胜利而死命压制着他的Harry。
  滚出好一段距离的两人并未注意身侧,于是被掀开的Harry后脑勺狠狠嗑上树干,痛呼一声。
  “站起来,Potter。今天可不是让你来睡回笼觉。”Snape冷厉的说着,慢条斯理的整理长袍上的皱褶与草屑,没有分毫注意力给嘶嘶作声的Harry。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