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佐鸣]死生不负+番外 作者:大零宝贝

字体:[ ]

 
 
书名:[佐鸣]死生不负
作者:大零宝贝
 
半架空世界里佐助与鸣人的故事。
 
内容标签:火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佐助,鸣人。 ┃ 配角:火影众 ┃ 其它:立场不同的故事。
 
 
☆、chapter1
 
?  “你找不到他……”
  ……
  “放弃吧,他已经死了。”
  ……
  “你们注定是敌人。”
  ……
  “他活着也不会原谅你!”
  ……
  昏暗的房间,床上睡着的人紧皱着眉,修长的手指将被子抓出大面积的褶皱。
  突然——
  他直直的从床上坐起来,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试图排除心底里那格外抑郁的情绪。
  黑色的眼睛在寂静的夜里无端变的猩红,过了一会儿,他捂着额头,仰倒着躺回枕头上。
  柔软的床铺被砸出凹陷,再缓缓恢复原形。
  擦了擦额头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叹了口气。
  又是这个梦。
  他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做梦,梦里没什么内容,只有来来回回的几句话,和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
  可那悲伤却十分真实,那悲伤足以将他淹没,直到窒息。
  转头看了看时间,他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服直接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刚拉开办公室的门,坐在椅子上办公的水红色头发的女人一瞬间睁大了眼睛蹦了起来,推了推眼镜之后又不可思议的摇了摇脑袋。
  “将……将军?”
  
  男人点点头,缺乏睡眠让他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看着辛勤的帮他处理文件的下属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让她出去。
  女人点点头,一溜烟小跑了出去,好心的将门关上。
  隔了一层门,女人拍着胸脯舒出一口气,听说将军的起床气不小,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肯定是没睡好,她还是先不要找骂了。
  “咦?香磷你不是帮着将军办公来着吗?怎么出来了?”水月斜斜的倚靠在走廊的墙壁上,对着刚从办公室出来的香磷揶揄的笑到。
  香磷哀怨的看了他一笑,语气也是森然的,“你以为我不想吗?将军把我赶出来了。”
  “活该!”
  香磷把手里的文件砸向他的脑袋,却砸中了一滩水,香磷气的咬牙切齿,实在拿水月没办法,只好趴在门板上继续观察佐助的东静。
  佐助根本没有心思处理那些摞了一堆的文件,手拄在桌上不停的揉着自己突突直蹦的太阳穴。
  扣扣扣!
  “怎么了?”男人冷声问着。
  屋外的争吵声让他更加烦躁。
  “水月你干什么?”香磷气急败坏。
  水月的语气也称不上友好,“当然是找将军有事,找你可能吗?”
  “你——”
  男人觉得太阳穴跳的更厉害了,耐着性子问屋外的二人,“到底怎么了?”
  大概是他的语气太过不耐烦,屋外的二人都一瞬间噤了声。
  几分钟后,水月才壮起胆子说了自己此次到来的目的,“将军,拍卖行将您昨天拍卖下来的东西送来了。”
  男人的动作一顿,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昨日在拍卖行一时兴起拍卖下来的东西。
  其实他根本不了解那具体是什么东西,拍卖行的人将他说的神乎其神他也没心思听,他只不过是在看见这东西之后觉得有些熟悉,而心底又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一定要买回来不然他会后悔一生。
  于是他稀里糊涂的拍下了这个东西,在帝国一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下。
  他又开始头疼了,为了自己这个丝毫不理智的决定。
  “将军?”
  听他好久没有声音,水月试探着问了一声。
  “先送去储藏室吧。”
  听到命令水月乐呵呵的摇晃着脑袋走了,只剩香磷留在原地盯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
 
☆、chapter2
 
?  水月扛着等人高的盒子慢悠悠的走向储藏室,一路上对这东西充满了好奇。
  将军那种冷情冷性的人竟然会去拍卖行,而且还拍卖了东西,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将东西放到储藏室,水月认真的研究了起来。
  围着东西绕了好几个圈,水月慢慢的伸出手,心里忐忑。
  他就看一下,就一下下。
  盒子的盖子被他掲起窄窄的一条缝隙,紧张的看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什么危险之后才壮着胆子将缝隙掀大了点。
  本以为盒子里是什么奇珍异宝的水月愣住,甚至还恐惧的向后退了两步。
  盒子里不是什么宝贝,而是一具尸体,一具少年的尸体,其实尸体也没什么,水月没必要怕到这种程度。
  但这具尸体,却给水月带来了如此大的震撼。
  而这份震撼,来自于尸体的身份。
  水月向前走了两步,猛地盖上了盒子,不,应该是棺材了。
  水月仔细研究了一下棺材,才发现棺材上竟然有很多繁复的法阵,有些他甚至不认识。
  究竟是谁保存下了他的尸体?还用了这么多的术式。
  水月已经来不及想了,他一阵狂奔到还在将军门口做望夫石的香磷,“香磷,快跟我走。”
  香磷皱皱眉,水月很少有这么急切的时候,“出什么事了?”
  水月示意她噤声,不要让将军听见。
  香磷更加疑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骗人的,便跟他走了。
  半途遇上了重吾,也被他抓过去一起去了储藏室。
  水月趴在储藏室的门口左右看了看,然后快速关上了门。
  “怎么了?”见他紧张成这个样子,重吾忍不住问道。
  水月叹了一口气,苦兮兮的看着两人,“你们知道将军拍了个什么东西回来吗?”
  香磷推了推下滑的眼睛,瞥了眼水月身后的盒子,“不就那么个东西么。”
  重吾慢慢走到棺材面前,伸手想要打开,水月一个激动直接趴在了棺材盖上,“不要打开!”
  重吾愣住,“怎么了?”
  水月后悔不已的趴在棺材盖上,之前没什么感觉的他却感觉棺材此刻异常冰冷。
  “重吾,刚才我打开一下已经后悔了,要是棺材里这位诈尸了,别说咱们几个,帝国都得玩完。”
  诈尸?香磷眯了眯眼睛,能威胁到帝国安危而且还让水月如此惧怕的人,眯起的眼睛一瞬间睁大,“不会是他吧?”
  然后鄙视的看向水月,“蠢货,一个死人有什么好怕的?”
  重吾道,“他大概怕佐助看见吧。”
  水月又从棺材盖上跳下来,捂住重吾的嘴,“将军,要叫将军,佐助已经死了,死在和敌人的战争之中。”
  重吾垂下眼眸不再说话,香磷叹了口气。
  “你们俩跟我一起想想办法,怎么才能让将军不来看他。”
  香磷没有想办法,而是分析了起来,为什么死人和棺材会在拍卖行拍卖,又为什么会让将军拍回来。
  一边想,一边提出疑问。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水月道,“会不会是有人故意的,例如那些死性不改的流放者。”
  香磷认同了他的说法,“天快亮了,我去观察将军的动静,你们在这想办法吧。”?
 
☆、chapter3
 
?  佐助终于无法专心的看手里的文件,抬头看向盯了他好几个钟头的女人,“香磷,你有什么话要说?”
  香磷有些心虚,总不能直接告诉他是在这里监视的吧?
  握拳在唇边假意咳了咳,“嗯,我是担心将军您的身体。在这看着点,您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我们第一时间帮您。”
  佐助笑笑,“出去吧,香磷,没事的。”
  香磷摇头,“不行,我必须在这看着。”
  佐助挑挑眉,看着香磷似乎是讶异于她强硬的语气。
  香磷也自知有些着急,右手不自禁的折磨起自己的发尖,“那个,将军,我是真的担心你。”
  “香磷。”佐助停下手中所有的工作,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你每次言不由衷的时候,都会搓自己的发尖。”
  正在揉搓发尖的手一顿,硬生生的被香磷移到了背后,对着佐助尴尬的笑着。
  “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
  香磷想了想,似乎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将军,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你了,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佐助不动声色静静等着香磷接下来的话。
  “其实,是水月不小心弄坏了你刚刚拍卖回来的那个棺……盒子,他让我在这看着你等他修好了再走。”香磷说话的时候低着头,始终不敢看佐助的眼睛。
  死道友不死贫道,委屈你了,水月。
  佐助笑了笑,没有感情,“就这样?”
  香磷直视着佐助的眼睛坚定点头,控制着不让自己的手去揉搓头发梢。
  “你去告诉他不用担心了。”佐助淡然道,身体缓缓向后靠去,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香磷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却没注意到在她退出的一瞬间那疲惫闭上的眼睛紧紧盯着她的背影。
  香磷一溜小跑到了储藏室,把自己将水月卖了的事第一时间告诉了水月本人。
  水月哀嚎着坐到棺材旁边的地面上,他宁愿让棺材里这位一招把他灭了也不愿落到将军手里承受折磨。
  “香磷!”水月幽幽的看向他,“你……”
  水月你了好一会儿也没说出话来,只好将头埋进膝盖里,浑身散发着‘谁也不要理我的’的怨念气息。
  香磷走到水月面前摸了摸棺材盖上的术式,“将军暂时应该不会来这里看这东西,而且我认为,将军就算看见了,也没什么事。”
  “还是谨慎一点好。”重吾认真道。
  香磷不再说话,储藏室里安静了下来。
  良久,水月从地上站了起来,“算了,我们走吧。”
  “不管它了?”香磷纤细的手指指了指棺材。
  “该来的总会来,将军早晚会看见。”水月一边说一边往外走,“但如果他对将军有影响的话,我肯定除了他。”
  办公室内的佐助黑色的眼睛更加深沉,手里的虫子在他的手里渐渐没了生息。
  这虫子是为了窃取情报而制造出来的,能很好的隐藏自己,即使是像香磷那般感知能力超强的人也无法发现。
  放下手里的文件,佐助起身向外走去。
  香磷刚好回到门口,看着佐助出来哈哈哈的干笑着,问道:“将军,您去哪儿?”
  “有点累了出去走走。”
  香磷眼神游离,点点头道:“那我进去了?”
  佐助点点头,慢慢向外走去,每一步都似乎很沉重,香磷怔怔的看着佐助的背影,直到他在拐角处消失才推开门进了佐助的办公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