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银魂同人]行走的月亮 作者:时之溯

字体:[ ]

 
原著主线,脑洞产物。
相爱相杀什么的最终走向都是大团圆啊!
严格按照剧情走
调整部分台词【说出心声】
隐秘向、有kiss和小动作
也算是是一部剧情分析(?)和人物分析(雾)
会见缝插针补充一些杜撰的情节
严格不OOC
 
内容标签:银魂 原著向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坂田银时 ┃ 配角:土方,神威,高杉,冲田,松阳 ┃ 其它: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首先感谢阅读:-D                        
  是谁在挥剑?
  飘落的樱花瓣像肆意挥洒的雨,落在地上,顷刻间,那唯美的一斥染被血红侵蚀。
  老师的头颅滚落到脚边,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柔顺的头发飘扬着,再软软地落下。
  “银时!!!!!!!”
  是谁在身后撕心裂肺地呐喊?
  感官好像被蒙蔽了,割断的震感还停留在手上,震得整个人痛不欲生。
  ——
  银时从宿醉的痛苦中醒来,天已经蒙蒙亮。他抬起无力的手揉了揉卷发,:“啊……果然上了年纪,需要更多Jump给少年心充值啊……”
  拄着腰去洗脸刷牙,镜子里的脸没变,眼神却那样古井无波。银时拍拍自己的脸,转身离开了。
  拉开冰箱想要找出一点早饭,冰箱里空的就像宿醉后的大脑。
  “真是的,冰箱里怎么什么都没有,难道冰箱后面有黑洞吗?卡古拉酱快点来看看,冰箱后面有神秘乐园哦……”
  “去死吧啊鲁!冰箱后面没有黑洞,只有你才是黑洞啊鲁!!”
  还没吐槽完,神乐飞起一脚踢飞银时,还没扎起的橘色头发像火焰一样扬起,两只眼睛发射~出愤怒的激光,把他扔出门外:“快点去卖~身赚钱吧啊鲁!”
  灰尘散去,银时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鼻血,刚转身,万事屋的大门就砰得一声关了。一阵凉风吹来,吹散了地上的落叶,吹得银时不由一抖。
  银时深深体会到了什么是恶女欺爹:“啊啊神乐你都忘了平时爸爸是怎么对你好的吗?”一脚踢飞面前的小石子,门还是紧闭着,银时揉了揉腰只好离开了。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看到一家便利店突然想起来jump,银时便走进去,蹲在杂志架前面看杂志打发时间。旁边站了一个男人,手捧着一本厚厚的杂志,挡住了他的脸。
  这时进来一个穿浴衣的女人,她背对着他拿起来另一本杂志,随手翻了两页说道:“公主殿下泡茶的茶杯上被涂了毒,差点杀掉自己的兄长。对方熟知公主殿下的行动加以利用,说明敌人已经深入幕府了。”
  这两个人是服部全藏和猿飞,猿飞一直在暗中保护将军,而最近敌人已经开始行动了,她约服部在这里隐蔽地见面,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自从叔叔死去之后,德川茂茂解散了很多将军的实力,包括一些忍者组织,这是不明智的行为,却也体现出了茂茂的的决心。
  “将军大人为了与化为天道众的傀儡划清界限,连保护自己的盾牌都舍弃了。”服部全藏保持看书的姿势,回答道:“能保护将军的只有御庭番众了。”
  “话虽如此,为什么名单上没有服部全藏的名字?”猿飞反复翻了几次,确认后还是没有看到服部的名字。
  “……提不起劲啊,比起保护暗杀更燃吧。所谓忍者就是将少年漫完美地呈现出来吧?”服部全藏毫不在意地说,好像自己不出现才是理所应当。说着翻了一页手里的jump。
  猿飞一个手里剑向后掷去,使出一招千年杀:“少年漫才不想被得了痔疮的家伙这么说。”
  服部全藏瞬间扭曲了姿势,挣扎着站着说道:“没有忠诚心,没有协调性,也没有信条,只相信自己的本领,这就是忍者的信条。”
  “这样啊……真是忘掉了啊,如果御庭番再次复活,你我那时也没有容身之处了吧?前任老大。”猿飞说完放下手中的杂志,离开了便利店。
  服部稍微抬头凝视着离开的少女,语气里带着遗憾:“真不像你的风格呢……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吗?”最后一句是对蹲在地上的银时说的。
  好像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银时叹口气,我只是来看jump的啊,什么都不知道啊。
  “……那个到无所谓。”说完银时站了起来:“只是jump又剩最后一本,嘿,我们来猜拳吧?”
  “给你。”出乎意料的是,服部把手上的jump给了银时。
  银时疑惑地看着他,服部又说道:“拿去吧,替我向猿飞传达一下,别为了做不适合自己的事情而丢了性命。比起追随在将军身后,他更适合追随在某个笨蛋武士的屁~股后面。”说完,他拜拜手装着十分潇洒的样子离开了。
  “喂……”银时在后面喊了一声,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服部听到那一声,顿了一下,终究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
  保护将军是我作为朋友和下属的责任,如果就此付出了生命,希望还有猿飞能替我保护你。
  天要变了……你这家伙就找个地方好好看Jump吧。
  千万别出什么事。
  这些话,他没能对银时说出口。?
 
☆、第 2 章
 
?  夜里,真选组也接到紧急通知,立刻将将军护送出江户。真选组上上下下都很紧张,夜里聚集在一起商讨这次行动事宜。
  经过一番讨论,确定了如下计划,找人假扮将军掩人耳目,也就是影子武士,让真正将军混迹在跟随的队伍里。大体计划确定了,接下来就是选择找谁来假扮将军的问题了。
  真选组众人叽叽喳喳的商量这件事,正事每个结果,乱七八糟的什么鬼倒是出现一大堆。土方在一边抽着烟,虽然没有参与讨论,但是他也在思考这件事。
  突然门被拉开,一个让他意想不到、却又理所当然的人出现在门口。
  “喂,你这家伙在这里干什么啊!”土方额角青筋凸起,这个混蛋天然卷怎么什么事情都会插一脚??此次事件非比寻常,有他在绝对没有好事啊喂!
  银时一脚踹倒迎面过来的土方,摆着将军的架势一边狠狠地踢着倒在地上的青光眼,一边吐槽:“喂你这无礼的家伙,虽说是影子武士,但亦要收到将军同等的待遇,否则会暴露的。”银时收回脚,挖挖鼻孔,用毫无起伏的语气说,“小的们把他拖下去斩了。”
  土方瞬间散发死亡の气息,周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的,正当他要回击时,传来了一声尖叫打断了他。
  角落里有一个人喘着粗气,头顶冒烟,激动不能自己的样子——
  “银桑!……难道……难道你是为了我才来的吗?”猿飞满脸红晕,一脸惊喜,“啊!银桑!你比服部那家伙好多了!”一声爱的吼叫,猿飞咻的一下就张开双手扑了上来。
  毫不客气地也一脚踹飞抖M忍者,银时睁着死鱼眼,又挖起鼻孔,用一贯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不要自作多情了你这个抖M女,银桑才不想淌这趟浑水呢,正是那家伙拜托我是才来的,马达苦。”
  猿飞一愣,脑子还没明白过来这件事情是真是假,但是这点疑虑在亲爱的银桑面前马上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银时来了之后又是乱七八糟一堆折腾,土方简直无力了,终于安排好一切已经是半夜了。
  虽然不少人申请做影子武士,考虑到身高,体型,还有实力,最终选择了三个影子武士,银时是其中之一。真正的将军扮作随从,混迹在人群中。三个影子武士各选道路,迷惑敌人的视线,这个计划明天一早就实施。大家互相鼓励一番,发誓要安全送走将军。
  “各位……”德川茂茂声音哽咽,眼含泪花,一副大受感动的样子说:“你们为了我……”
  土方十四郎深深吸了口烟,心里总有点突。银时不该参与这件事情的,他身份特殊,越少蹚浑水越好。此次事件是实在的政变,未来的格局将会有很大变化,而中途流血是不可避免的。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真的不愿意看到他受伤。
  「混蛋天然卷,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啊!」
  土方心里这么想着,又吸了一口烟。?
 
☆、第 3 章
 
?  外面的土地广阔辽远,底下的飞船停泊得整整齐齐,彰显着自己的势力。
  一桥喜喜站咋阳台的围栏处,低头看大门外,那里有几个人在转悠,动作很小心,他知道有人在调查他。
  “我做了什么呢?我只不过想把腐朽的将军从那个位子上收拾掉而已。”他淡淡地开口,但是一会神色开始变得阴沉,“茂茂,无论你躲到哪里,我都能把你找出来。我的手下已经遍布江户,即使足不出户也能杀掉你。”
  这时候后面传来脚步声,正渐渐靠近。
  “看吧,我的新手下到了。”他露出一点得意的神色,刚想转过去。
  “轰!——”
  仿佛有有着千斤重的拳头打到了他的脸上,瞬间一桥被打飞出去,撞在墙上,并且撞穿了一个大洞。
  “你在做什么啊你这个混蛋。”
  低沉的嗓音响起,高杉穿着紫金蝴蝶花纹浴衣,手里拿着烟斗站在客厅里,一脸漠然。说着责怪的话,语气却没有任何起伏。
  粉色头发的少年还没有收回去微笑的嘴角,好像很诧异的问:“不是说杀了将军就可以了吗?”一脸纯洁善良,好像刚才出手打飞一个男生的人不是自己。
  “他还没有当上将军。”高杉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眼圈才回答。
  底下的人听到动静,从船上鱼贯而出。有人大喊着:“有刺客!”,几个人抬起变成猪头的一桥喜喜赶紧去找大夫,在这个节骨眼上,一桥不是可以死掉的人。
  一盏盏灯亮起,下面变的无比混乱。制造者站在被他破坏掉的栏杆处,一脸可爱的笑容,声音还是欢快不已:“原来那个人只是你插在国王游戏中的棋子啊。”
  高衫依靠在门栏上,抬起烟杆吸了一口烟。语气还是平平淡淡:“如你所见,我已捧他到如此高的位置,他却只觊觎将军宝座。最后一步走错,落下的就不是敌人的首级,而是他自己的,他却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高杉收起烟斗,信步走到神威身边。
  “反正也要更换更强大的棋子了。”
  他这句话说得隐晦,但是两个人都心照不宣。高杉和粉色头发的少年不由自主的看着月亮,虽然是不同的心思,但是都想到了同一个人。
  ——银时,我一定会亲手将你斩杀。再将这个腐烂的江户毁灭为你陪葬……你安心等待吧,这一天不会远了。
  ——武士先生,旁边的家伙可是想要干掉你呢?我是应该先把他干掉呢?还是先他一步将你杀掉呢?嘛……这家伙还是留给武士先生干掉好了……?
 
☆、第 4 章
 
?  银时所在的队伍走陆路向西,这是三个队伍中最危险的一个,一旦计谋被发现就是被敌人攻击几率最高的死地,因此松平特地选择了他心目中的高手出行,土方也在其中。
  冲田被命令留在将军府,因此不能和银时他们一同出行。知道安排后的冲田,抖S的气息一直没停下来过,红眸里邪恶的光闪个不停。土方知道这小子在想什么,但是不知道之后他竟然如此疯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