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我是宇智波斑 作者:隐玉(上)

字体:[ ]

 
文案
 
斑BOSS说:要村长,也要天下!
******
真是糟糕世界啊。
忍者执着于个体的强大,沉溺于无休止的杀戮。空有力量而无长远战略,无怪乎掌握强大的力量还被当做工具对待。
哪怕是忍界顶级的两大家族,宇智波和千手,亦不过如此。
若是我,怎么可能屈之局势之下?
散去表象,显露的是掌控天下局势的意志。
——吾以天下为棋,非天下之棋子。
因为,我是宇智波斑。
从开始,未来的一切就都不同了。
 
内容标签: 火影 穿越时空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宇智波斑,千手柱间 ┃ 配角:火影众 ┃ 其它:强强,穿越,火影
 
==================
 
  ☆、第一章
 
  初春的空气中略带潮湿,镂花窗沿的盆花抽出嫩黄的细瓣,淡淡的香气逸散在空气里。
  书房的北壁挂着字画,南边是书橱,左侧壁立着熏香、古琴,右侧壁紧挨着半人高的景观藤,遒劲的藤丫盘绕着墙壁和书橱边,紫色指甲盖大的小花稀疏藏在枝叶间,倒是别添雅致。
  清风拂过,墨色的发丝轻扫过颈边,临窗的青年神情不变的专注,抿唇翻阅一叠叠资料。
  如此文雅,如此清和,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忍者的房间,而这个看上去俊美无害的青年是一个大家族的族长。
  宇智波斑,目前忍界顶级家族最年轻的族长,凭借其强大的实力和手段顺利掌握家族权柄,在短时间内平息了权力交接的动荡。而在其上任后五年间,只是调整诸多策略便降低了近三成伤亡率,更是让许多族人对他心悦诚服。
  越过墨青色的湘帘,展目所及是一片花园。现在的宇智波族地里有很多类似的景观。族地的园景原先大多是练功场,被审美水平异常高端的斑通通重新改建了一番。
  而这些本是被定义为“无用”的存在。
  无用?宇智波斑的淡笑意味深长。
  花大力气修整宅院,其中缘由可不仅仅是格调癖发作。
  土黄平坦的小块练功场全部移到划定区域,内部人居之所则移栽奇花异草。青砖板,落红径,小石阶。那些土夯木塑的单调宅院通通改建成雕梁画栋的飞檐建筑,雨天的水滴都能在房檐下滑出一幅美景。大大小小的院落以一定的规律聚在一起。庄严大气有会客厅,肃穆恢弘有理事院,华贵靡丽有族长主宅,精巧妩媚有未婚女子的寝居,雅致清逸有家学和书房。闲出的空地则横水栈桥,和风华幔,假石繁花,闲亭美苑。恍若仙境。
  改造后的宇智波宅院让一干土包子看直了眼,也让一些嚷嚷浪费的人噤了声。
  在这个沉溺于厮杀的世界,哪怕最富有的大名府都这远远比不上宇智波族地。为了一睹美景——哪怕只在外院——许多人专门花大价钱到雷之国下任务。
  一道身影穿过曲折的游廊,最后停在书房门前。门口的亲卫宇智波炎侧身行礼:“泉奈大人。”
  “哥哥忙好了吗?”
  “家主大人说,泉奈大人有事可以直接吩咐。”
  宇智波泉奈微笑道:“没什么,只是来提醒哥哥——”
  门无声地打开,斑的脸上带着一贯的浅笑。
  泉奈和炎一惊,身体紧绷,看清来人后又微微放松。同时心底惊叹:走得这么近都没有让人发觉,真不愧是哥哥/家主大人!
  斑对炎一颔首,目光又转向自家弟弟:“泉奈。”
  “啊,哥、哥哥。”泉奈的脸蛋微红,“开会的时间到了。”
  “走吧。”一贯的惜字如金,轻飞的衣袂带起一阵清风。宇智波炎恭敬地目送。
  各分支长老早在理事院内厅跪坐等候。每月月末,如无特殊情况,长老与族长一同在理事院开例会。
  大长老宇智波仓,二长老宇智波泰,一直到七长老宇智波正彦分列两边,屏息静气等待宇智波斑。
  斑和泉奈一前一后进来,众长老弯腰行礼。斑坐上席,泉奈安静地坐到他右手边。
  “诸位久等。”斑轻抬手,周身毫无杀人者的戾气,反而说不出的宁雅清和。“可以开始了。”
  三长老宇智波越负责家族经济事务,首先汇报本月的贸易情况。
  自斑能动用家族力量起,宇智波的贸易便迅速拓展到各个国家。不说那些小国,就是五大国中,火之国和风之国的商业,风之国和水之国的工业,雷之国的农业和工业,悉数由宇智波占据半数江山。不得不说,在乱世有武力集团撑腰的行业发展得奇快,何况背后还有一个穿越版宇智波斑存在。
  尤其是雷之国,被掐住粮食和工业生产两条命脉,再强势的大名也不得不低头。雷之国现任的大名由宇智波一手推上去,性格温和,为人识时务,当上大名的第一件事就是迎娶宇智波分家的宇智波美子,并许诺诞下有宇智波血脉的嫡长子后,立即册封世子。
  投桃报李,为了扶持大名和收拢权力,国内贵族均由宇智波暗中策划打压,多少家族已经变得空有名头,不得不向大名及他身后的宇智波靠拢。如今,雷之国及其附庸小国境内,有谁敢在宇智波面前说什么忍者是工具?!
  如此成就多是斑的手笔,只有这样才能让全族老幼对这个不到二十岁继任的家主毕恭毕敬,心悦诚服。
  无冕之王,不外如是。
  “……月之国、鬼之国、水之国等的情况大致如此。至于风之国和火之国——”宇智波越微不可见地皱眉,“联盟致力于渗透两国的工业和农业,却一直没有进展。”
  北边的风之国和中央火之国的北半壁,是森之千手一族的老势力区,宇智波们心知肚明。农业乃国本,跟自家不对盘的千手怎么可能放任宇智波发展势力?
  “不仅如此,凡是加入联盟的其他家族和商会也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压。”被绑上宇智波利益战车的其他人自然为首是瞻,将情况一字不漏地上报。
  “一点进展也无吗?”斑淡淡问道。
  宇智波越苦笑一下,“重要城镇只能开几家汤浴饭馆,千手几百年的掌控力不容小觑。何况现在千手一族的家主千手柱间声望很高,跟两国大名极为交好,我们无法直接拉拢大名。偏远的地方倒是渗入了一些,但由于都是暗中进行,免不了苛捐杂税,加上大大小小的战争波及,收益都补不上损失。”
  大大小小的国家连年征战,这个世界的局势着实乱得很。雷之国在宇智波斑一手梳理下平和了很多,但,也只有雷之国而已。
  不过,局势很快就能改变……
  “交好又如何?”底下的某位长老嘀咕一句。在座各位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涉入政局十年来,宇智波们都清楚,政客和贵族,是最不可信任的存在。
  斑闭目沉思,轻声道:“既然暗的不行,就来明的吧。”
  宇智波越的双眼刷亮,炯炯注视自家家主大人。斑的目光移向二长老宇智波泰,这个阴险狡诈的老头十分通透人心,负责家族的情报和政局分析。他嘿嘿两声,眯眼答:“那就不要什么商盟联盟集团的外衣,直接打出宇智波的招牌进驻风之国。”风之国,千手的大本营。
  宇智波越惊道:“千手一族会同意吗?”
  “如果是千手柱间的话,一定会同意的。”
  “唉?”
 
  ☆、第二章
 
  “如果是千手柱间的话,一定会同意的。”
  理事院的空气凝滞一瞬,众长老不明白怎么会突然提到千手柱间。
  倒是宇智波泰颇有深意道:“呵呵,是个天才,也是大才,前途不可限量。只可惜,还年轻了一点啊。”
  众长老腹诽:年轻什么的,千手柱间比家主大人还大三岁吧!
  斑看过情报处送上的资料,对他的话心照不宣,“对。虽然超越了忍者,毕竟还是个忍者。”
  其他长老额头黑线,内心咆哮:你们这种云缭雾绕的说话是在鄙视我们的智商吗!敢不敢明白一点说!敢不敢!
  “宇智波越。”“是!”
  “支取十亿,不论手段,暗中拉拢火之国的贵族,孤立大名。减少各国对火之国的货物供应。以宇智波的名义在风之国边境进行公开的商业活动,五年内的盈亏由族库承担,只求务必惠及民众,笼络人心。”
  “尊令!”
  给他想要的利益,给他自圆其说的合理理由,脖子上再架把尖刀,你说,谁人不会背叛?遑论贪婪怕死的贵族?
  不出三年,大名就会求着宇智波势力进驻火之国。千手家族,就让我来给你上一课,什么叫利益,什么叫制衡,什么叫阳谋,以及,什么叫人心……目前在这个世界唯一能与宇智波抗衡的对手,宿命般的存在,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大哥!这——这怎么可以?!”千手扉间拿着签字的手令不可置信。
  “这是现在唯一的机会。”千手柱间倒是不意外,“两家宿怨太久,再这样下去只能徒增伤亡。我们付出的代价已经够多了,这种局面总需要一方先让步,宇智波斑……”他微微笑道,“已经释放了善意,我们也应该退一步。”
  扉间语噎,释放善意?这是尊奉“人若犯我十倍还之”的宇智波吗?好吧,就算宇智波斑如传闻那样是一个性格温和举止优雅爱好和平(?)如贵公子的人而且上任后的确调整了很多和千手冲突的任务但是让一个千手相信宇智波对他们怀抱好意简直比相信尾兽立志维护世界和平还要艰难啊!
  “他当然还有其他目的。”柱间舒了一口气,“但这也是一个言和的契机。”
  “积怨不是一下就能消除的,这么做纯属引狼入室!”
  “没事。”千手柱间有自己的考量,“千手在风之国的威信不是那些新驻的势力能够撼动的。而且他们明面上打出宇智波的旗号,如果做得太过分就不是商业的问题了。相信宇智波斑不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
  千手扉间犹豫道,“我知道了。但是为了防止间谍,只能让他们在边境活动,不然我无法说服家族的长老。”
  柱间首肯道:“这件事由你全权负责。”
  扉间惊讶地说:“跟宇智波家的谈判应该由大哥你出面吧?”
  “不算什么正式的合作,宇智波那边不会派什么重要的人过来。你只要审核他们递交过来的文书,做好准备就行。”
  扉间的神色恢复几分轻松,“啊,我还想见见那个宇智波斑呢。”
  柱间揉揉自家弟弟的白毛,“别乱想了,宇智波斑不是你这个段数能招架的。”
  “啊?那么厉害?他似乎很少出任务啊?”
  ——宇智波斑内心自视甚高,从未把自己定义为“战力”、“工具”的存在。在他看来,杀人,尤其亲手杀人,是最下等的手段。自从当了家主,他三个多月才出一次任务——最低A级,上不封顶——还只是为了在这坑爹的忍者世界保持战斗本能。所以给外人深居简出的印象。
  “我说的是头脑。”自家弟弟什么都好,就是为人过于直率,冲锋陷阵很适合,筹谋变事就弱得多,多少次因为做事风格太直硬跟其他人起了不必要的冲突。“况且,他还有万花筒写轮眼。”
  扉间吸冷气,“万花筒?!!”那个出一次门都能被千手一族当大情报分析的宅男居然是万花筒?!
  柱间再下一道雷:“在十三岁那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