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我是宇智波斑 作者:隐玉(下)

字体:[ ]

 
  ☆、第八十六章
 
  距攻下火之国过了半年多,见局势渐稳,一些家族开始陆续从南盟抽身。他们参与这场战争最根本的原因是雷之国的雇佣,更准确的说,是雷之国背后宇智波的雇佣。
  忽略这个世界不科学的武力值,忍者,实质上只是业务范围比较大的雇佣兵。接受宇智波的雇佣而不是火之国大名的招揽,是各家权衡两方利益之下的选择。
  赤羽鸠目说是火之国的大名,其财政来源不过国家税务和家族商业利润,而且税收这块还要略去国内忍者家族的收入,让这些忍者缴税?哈,谁理你!
  税务这东西说得难听点,就是民众交给国家的保护费。忍者实力强大各自为政,内部自成体系,哪需要大名指手画脚。
  当然,大名也不是毫无武装力量,有些世代定居火之国的家族与大名缔结保护条约,大名们也有自己的私军。但私军是不能光明正大拉出来挣钱的,因为要保证私军的忠诚就必须保证他们所接触环境的纯粹——纯粹的信念、纯粹的杀戮。
  宇智波在血月变政后却是真真正正地掌控了雷之国,将国内大小势力集合在统一体系下,税制改革后国内税收更是大涨,利国利民不说,作为幕后推手的宇智波当然分到巨大的利益。
  斑不会做涸泽而渔的事,他只收了五个大城三成的税收,约占雷之国年税收的百分之五,剩下仍交予国家投资建设。
  百分之五也是一笔巨大的数额,每年支付这么多忍者出动战争绰绰有余,报酬还比一般人开价高了不少。虽然在战争中损失很大,可忍者吃的不就是拿命挣钱这碗饭么?对许多家族而言,参加这次战争的收获远远大于损失。现在火之国一日安稳过一日,雷之国那边付的酬劳开始减少(这才是主要原因吧!),他们也没有停留的必要了。
  不过,也有富有远见的忍者继续蹲在南盟混大锅饭吃,不在乎酬劳的多少。这类忍者除了那些和主战家族缔结同盟或附属条约的中等家族,就是一些小家族的忍者和流浪忍者。
  一个强大的战斗集体能够给他们归属感和安全感,比起以前艰难的日子,留在南盟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切似乎都朝好的方向发展……似乎。
  早上,千手允踩着小板凳对着镜子一边刷牙一边哼小曲。没用完的漱口水顺手折在了窗子内沿的花盆里,推开窗户把叶子沾了点牙膏泡沫(……)的仙人球移到窗外。
  现在是二月份,号称四季如春的火之国让人感觉不到早春的寒意。窗外阳光明媚,天空没有一丝云,又是晴朗的一天。
  千手允所住的营房是扉间亲自批下的单间房,离各地营房都有一段距离,如同海中孤岛。本来营地住房紧张,像他这样的小孩子应该住集体宿舍。但知道了柱间和宇智波斑那点糟心事的扉间不能不多想,于是除了女孩子,男孩子也被列入了隔离范围。
  还好只是住处隔离而不是完全限制营地忍者和千手允的接触。这半年,营地的小忍者们早已习惯了把挨揍当日常刷,近战实力也在飞速提升。
  每天起床都有一群小鬼等调|教,感觉不错o(≧v≦)o
  想起那些小孩的眼神,或崇拜或羡慕或不服气,都是生机勃勃的明亮璀璨,千手允寂寞了四百多年的心无比愉悦,丝毫没有欺负小孩的愧疚感。他拎了个小铲子出门给仙人球松松土,心里盘算着今天怎么打击某些心高气傲不服输的小鬼。
  比如叫团藏的那个~
  头顶掠过一小片阴影,伴随着两声嘹亮的鸣叫,宇智波家标志性的黑隼如入无人之境,直直朝营地中央飞去。千手允眼皮都懒得抬,估计又是他那个后代给千手家小子的“鸿雁传书”,同样情景这半年发生的不要太多,也就单纯的忍者相信他们在谈公事,没见扉间每次见到这只鸟脸色都是黑的吗?
  千手允惆怅了,人一闲下来,以前的事就从记忆的角落翻了出来。他好想念曾经的那些纯洁美丽的少女,他善解人意的柔姬、纯真热情的明日香、豪爽大方的美亚……想想就快心碎了~
  ——诅咒那些每天秀恩爱的异地恋没有好结果!
  允殿下碎碎念地蹲着画圈圈。
  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平常,继黑隼之后,千手家特有的传信忍鸽大批飞了过来,雪白的鸽子一只只的落到屋顶上咕咕叫。那只黑漆漆的隼站在当中尤为显眼。
  陆续有忍者回到营地,看来都暂时终止了自己的任务。
  千手允起身,朝那个方向遥遥望去。哎呀,看来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呢!
  没多久,一个大消息传遍营地:九尾出现了,在火之国北部!离建设中的木叶只有不到百里!
  ……
  “那可是九尾!最强的尾兽!他一爪子可以拍扁一座城!”小胖子秋道上南炫耀自己知道的消息。
  “我妈妈还说尾兽专吃小孩子!一口气吃下一千个!”
  “哇哦!”
  “真厉害!”
  ……忍者小孩的关注点真是不一样,正常孩子不应该说“好可怕”吗?
  也难怪,这一代小孩最大的也没超过十岁,尾兽几年前就被宇智波和千手两派人马封印得七七八八。他们没有亲身经历过那种恐怖,也没有亲人丧生尾兽肆虐之下,对他们来说,尾兽只是存在于床头故事里的反派怪兽。
  ——尾兽离得那么远,这个营地又有柱间大人坐镇,没什么好担心啦。
  “允老大允老大!你见过尾兽吗?”一个孩子好奇地问。
  “允殿下这么厉害,一定见过!”转寝小春双手交握放在前胸,两眼闪着小星星。她是千手允的死忠粉兼护卫团团长,对千手允的崇拜态度犹如后世的春野樱对宇智波佐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能在千手扉间的暗中阻挠下靠近千手允,这个小姑娘前途不可限量!
  “那可不一定。”团藏凉凉地泼冷水,“除了当世顶尖的那几位大人,其他见到尾兽的人都死了。”
  转寝小春立刻目露凶光,“我看志村君你是嫉妒允殿下吧!”
  “哼!”团藏扭头,不屑跟小丫头片子争辩。
  “态度太嚣张了!不可原谅!”转寝小春一把手里剑扔了过去,两人二话不说开打。
  千手允和一众小孩站在一边看好戏。忍者之间,有什么事打一架就好,双方下手都有分寸。嗯,最近团藏实力增长得很快嘛!
  “其实,我见过二尾。”千手允笑眯眯地说,心里补充:零尾到九尾都见过~
  正打架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竖起耳朵,手下动作一点没含糊。
  “我就说嘛,允老大是无所不能的!”死忠粉三浦大声嚷嚷,团武跟着连连点头。余光瞄到弟弟居然点头附和,团藏手一抖,立刻被转寝小春削掉一绺头发。
  “二尾长得什么样子?是不是有三层楼那么高?”
  “起码要有十层那么高!对不对允老大?”
  “我听说二尾叫猫又,是不是一只猫呀?”
  “怎么可能啊!猫咪那么可爱,尾兽那么凶残……”
  “的确是猫咪哟。”千手允端着下颔,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们吵嚷。“而且是一只长了两条尾巴、狡猾懒惰、痴心妄想的猫咪~”
  小孩子懵懵懂懂没听懂,大一点的孩子听懂了不由地黑线。
  喂喂其他还好理解但那个痴心妄想是怎么回事啊允老大!真的没有用词不当吗!
  “真的是猫咪?”问话的是一个刚钻到人群最里面的三岁的小女孩,声音奶声奶气的,仰头的时候红色的蝴蝶结随着头发微微摆动,可爱极了,“好小好小的那种?”
  千手允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见到她仿佛见到了自己的小女儿。恍惚了一下后,笑容溢出浅浅温柔:“嗯,好小好小的那种。”
  “好想看一看。”小女孩羡慕地说,“看一看就好。妈妈说危险,所以我不会摸的……”
  千手允立刻盘算着把猫又弄过来。“你会看到的,不用担心危险。”
  小女孩想了一下,握起小拳头认真点点头,“如果它不弄伤我,我就摸摸它!”
  “嗯,不用担心。”千手允轻轻摸摸她的小脑袋,柔声问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不知火路佳。”
  “不知火路佳……”千手允轻声念了一遍,思绪转了不知几转。他从兜里掏出一块糖放到小女孩手心,然后起身嘱咐一旁的小忍者:“好好照顾她,最近你们自己训练,我有事出去一趟。”
  转寝小春和志村团藏闻言立刻停止了打斗,转寝小春率先跑了过来:“允殿下?什么事情?”
  千手允对他们颔首:“是个任务。”
  既然是任务,在场的都是忍者家的小孩,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有志一同地略过这个问题。
  “什么时候回来?”没想到问出这句话的居然是团藏。见大家都不可思议地盯着他,十岁的黑发男孩撇撇嘴偏过头,“你走了没人给这些小鬼训练。”
  “听团藏桑这么说,真是受宠若惊呢!”千手允哈哈笑道,这些小孩真有意思。
  团藏的脸黑了。
  “我就知道哥哥嘴硬心软啦!”团武笑着扑过去,团藏赶紧接住他。
  “哈哈原来团藏君是个闷骚!”秋道上南立刻吐槽。
  “秋道君,闷骚是什么?”
  “好吃么?”
  “哈哈哈哈……”
  阳光落下,训练场上笑成一片。
  营地的会议室,气氛一片凝肃。
  “那边靠近土之国,会不会是他们做的?”
  “赤羽余孽也有可能。”
  “早川,你是质疑我们的办事能力吗?”一个忍者冷声道,“对方真有那么大力量,还需躲躲藏藏?”
  “不要太自信啊竹中君。”对方挑衅一笑。“身为忍者,谨慎可是基本要素。”
  “别把问题想得太简单,破案小说都说了,‘幕后黑手往往是最让人想不到的那个’。”——喂,这是哪个奇葩混进来了!
  “局势刚刚稳一点,又来这么一出。”
  ……
  柱间抬手压下争议:“现在不是讨论原因的时候。怎么解决才是正事。”会场静了静,柱间环顾众人,沉声道:“木叶即将竣工,如果被毁,这段时间的努力会功亏一篑。我们布置在那里的战力不足以抵挡九尾的攻击,相信各位都不愿看到损失。”
  众人闻言都沉默下来,他们各家都有精英派到木叶——正在建设中的未来军事重镇。
  他把视线转向南盟情报处的负责人:“九尾来袭前,你们一丝消息也无吗?”
  负责情报处的千手寻和明社的新井河内俱低头请罪。
  看来事情比想象中棘手。
  柱间思忖片刻,对宇智波泉奈和弟弟扉间道:“这段时间,阳郢和烈云城两处交给你们负责。”
  “没问题。”泉奈同意了,他跟扉间合作不是一次两次了,双方都有默契。“不过,柱间君打算一个人去吗?”
  柱间顿了一下,因为站在自己肩上的那只送信的黑隼用力划了划他的肩膀。
  ……感觉不妙啊。
  果不其然,从会议开始前就威风凛凛抓着柱间肩头的黑隼轻巧地跃下,未到地面就嘭地一声变成了一个人。
  在场众忍猛地瞪大双眼,然后反射性地闭嘴端正坐好。整个会场瞬间经历了由安静到死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