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道[洪荒] 作者:翔于野

字体:[ ]

 
文案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个小娃娃,脖子上还挂了个小铃铛,太一觉得自己萌萌哒~(≧▽≦)/~
可为什么这该死的大叔非得认定自己是丢下的巫族!我是人类嗷嗷嗷O(≧口≦)O!!
宸陨:人类是什么?( ⊙ o ⊙ )
 
【小不点太一,你确定你是个“人类”么?】
 
混沌中天地爆发出一声恐怖的震颤,整片西方大陆支离破碎,四十九道玉光冲破天际,只留人间一息尚存的一线生机。
劲风鼓满衣袖,鸿钧将玉蝶召回掌心,目光疏冷睥睨,“此乃天道。”
——
乌云聚拢,天幕低垂,黑龙扬起脖颈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鸿钧眸底含着悲悯,抬手擦去脸侧溅上的一滴龙血,“你逆天而行,终逃不过天诛地灭,此乃天道。”
——
断壁残垣的紫霄宫前,鸿钧背对大殿长身而立,而在他身后,太一一身白袍箕踞而坐。
“天道……么?”太一冷笑。
东皇钟声响彻寰宇,妖皇跌落九霄。
鸿钧漠然转身,沉寂良久,人间沧海桑田,千年过境,他才拂尘一扫,紫霄宫重新恢复原貌。被封闭的九重天外,恍然传来一声叹息。
“此乃……天道……”
 
内容标签:洪荒 强强 灵异神怪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皇太一,宸陨 ┃ 配角:帝俊,鸿钧,后土,羲和,祝融,共工,夸父,后羿,女娲,祖凤,祖龙,祖麒麟,十二祖巫,三清,妖族众人 ┃ 其它:洪荒,强强,穿越
 
==================
 
  ☆、第1章 诞生
 
一片黑暗……
    我这是在哪?
    不知道……头好痛……什么都记不清了……
    似乎上床之前还在和同学商量着明天生日要去哪玩,怎么一觉醒来就忽然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我叫什么,似乎是……太一?不对,我好像不是叫这个名字的,但是又好像的确叫这个名字……
    对,我,就是太一……
    *
    一片黑暗中,太一蓦然转醒。
    周围黑不溜秋,什么都看不清。但太一仿佛能感受到,外面的一切。
    黑暗之外,所有东西他都一清二楚。就仿佛在高空中有只眼睛,在为他进行上帝视角的同步播放——他隐约能“看”到,黑暗之外的一条巨大黑龙,正在对着一个蛋不断喷火。
    那是一头五爪黑龙,龙身很长,盘踞在一个巨大的水晶宫殿中。黑龙裂开的嘴中,锋利的牙齿上还挂着些许血丝。
    黑暗正一点点的变得不稳定,似乎想要要将太一杀死。
    愣了半天,太一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就是在这个蛋里?
    尼玛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一个身高足足有一米七的人类会被塞进一个蛋里!还是被扔在一个龙巢中!
    熟读点娘网文千百篇的太一没过多久就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穿越了,而且好像还穿越成了个蛋。更重要的是,这个蛋还在被黑龙炼化着。他能感受到,这样下去,他迟早就会胎死蛋中
    就在太一满心抓狂的时候,似乎真的有人听到了他的祈祷,黑龙忽的抬起了他硕大的龙头,看向了天空。
    “有一群美味的巫族来了啊,吼——”
    黑龙喃喃自语,将太一化作的蛋攥在龙爪之中,长吟一声冲天而去。
    太一脚下,巨大的水晶宫殿一闪而过,而宫殿的位置似乎是在河底。几乎是一瞬间,黑龙便冲出了河面,来到了天空中。
    “果然又是一伙巫族?呵呵,可以加餐了……”
    黑龙狞笑着,在他庞大的身躯之下,是一群腰间只围了块兽皮的“人”——不,不该说他们是“人”,按照黑龙的说法,他们应该是“巫族”。
    这群人的站位十分有讲究,有一个人站在队首,一看就是领头的。在他身后,则是一个及腰白发的大美女,还有一个身材瘦削的小帅哥。剩下的人统统站在他们身后,手中拿着长矛、弓箭,神色中有些紧张。
    为首的那人一身经年累月锻炼出的强悍的肌肉和小麦色的皮肤,赤·裸着的半身上刻画着玄奥的图腾,仿佛蕴含天地至理。就连他的左脸上,亦是有纹身随着他的严肃的脸散发着威严。
    似乎感受到身后众人紧张的气氛,他忽然笑了笑,转头说道:
    “用不着这么小心翼翼,一条孽龙罢了,除非他们族长祖龙,亦或是祖龙的左右护法亲自来救它,不然的话,我还能应付得来。”
    说着,为首的那个偏着头看向黑龙的视线锐利如刀:
    “一枪。”
    那人虚手一握,绵延的土褐色光泽凭空从大地上浮现,被他从脚下抽出,化作一杆两米的长·枪。是地脉,那人居然能操纵地脉。太一脑海突然出现了那土褐色光芒的身份,地脉是天地灵气贯通与大地的通道,对世界来说就仿佛血脉一般。
    这还没完,霎那间,天地灵气顺着地脉被杂糅到长·枪里,地脉和灵气们哀嚎着,似乎和黑龙有什么苦仇大恨,想要将自己的愤怒重新施加在眼前这个始作俑者身上。
    “你太狂妄了,可恶的巫族!”
    黑龙咆哮着,周围的河水冲天而起,汇聚成无数水带,仿佛黑龙的分·身一般张牙舞爪。可那个带头的人没有丝毫反应,低垂的头上黑发支棱着,也只有前额处的发丝稍稍柔顺,掩盖了他的双眸。
    “不是我太狂妄,而是你太弱。”
    那人略微勾起嘴角,即便看不到他的表情,太一也感受到了他那蓬勃的自信和战意。微微躬下·身子,那人将长·枪拿在右手,做投掷状。
    地脉凝成的长·枪漆黑如墨,天地灵气汇聚在其表面灿若星辰。轻轻一甩手,长·枪便长虹贯日般射向了黑龙。黑龙甚至来不及哀嚎,地脉凝成的长枪就已插入上颚,贯穿整个口腔,噗嗤一声从脑后射出。
    “噗——”
    龙血喷涌,天地灵气在报仇雪恨后重新恢复平静,长·枪也重新化作地脉,钻进了泥土中。黑龙身后,那无数的流水仿佛被定格一般停滞住,而后又哗的一声落回河中。黑龙的尸身也经过了短暂的悬空,砰的一声落到了地面上。
    如果在蛋里有嘴,那太一一定会张得大大的。这人的实力好强,太一能感受到,那条黑龙绝非弱者,但却被为首的那个一枪了断。
    在那人身后,紧靠近他的两个人中,那个美女忽然一声尖叫,嗖的一下就冲到龙尸旁边。
    “啊啊啊……白痴阎快去拿东西接龙血,一会儿龙血流光了,老娘的龙血冻就泡汤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求着王给我做龙血冻的,材料没了拿什么做!!”
    她匆忙的从腰间拿着一个水壶,将龙血收起来。那水壶看上去仿佛就是一个普通的兽皮壶,可水壶口却以一种强大的吸力将仿佛小溪般流出的龙血统统吸入。眼看白发美女吸了半天,也没有一点点鼓起来的迹象,一看就不是凡品。
    在白发美女身后,那个叫“阎”的人围着龙身转了转,忽的眼前一亮,向一只龙爪跑去。
    太一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似乎……还在黑龙的爪子上。
    “大胸孟,看,这里有个蛋,一会儿我们是不是可以加餐了……王做石板烤蛋的味道,啧啧,每次巫族大聚都有一群其他部族的巫羡慕我们呢。”
    “阎”将黑龙的爪子撬开,拿出了太一化身成的蛋,冲着白发美女大喊道。白发美女眼前一亮,挥手叫人拿着兽皮壶继续接龙血,自己则连忙跑到了阎的身边。
    “呵,你个吃货,就知道吃。每次巫族大聚其他巫族羡慕可不是为了什么吃的,而是因为了我们能天天见到王啊。”
    “孟”大声讽刺着“阎”,但她看上去并不像嘴上说的那样,望向蛋的双眼中都冒出了星光。
    “唔,其实听上去也很不错哒。王,您过来看下,我们晚上就吃石板煎蛋吧……”
    没想到刚逃出黑龙的魔爪,又要投入这两个人的口中。两位,里面可不是什么好吃的,不能吃啊。太一欲哭无泪,连忙挣扎着想要动一动,随着他的挣扎,蛋壳也跟着晃动了一下。
    “诶,这个蛋还活着诶……白痴阎,我们把它偷偷砸碎在给王带过去吧。”
    “孟”趴在“阎”的耳边,悄悄说道。“阎”神色一动,似乎对孟的建议很感兴趣。
    吾命休矣,太一忍不住在心中咆哮,谁知道一觉醒来就变成了个蛋,还要被人砸碎吃掉是什么鬼设定啊。
    “别闹了,阎石、孟土,把蛋拿过来给我看看。”
    就在太一以为自己的蛋生就要这样完结的时候,那个带队的人忽然拯救了他。之前还没有发现,那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听着就想让人依赖。
    看得出阎石和孟土对那人很恭敬,见他过来后,连忙神色一正开始行礼。
    “王!”
    “王”接过了阎石手中的蛋,掂量了一下。从蛋壳外传来了淡淡的温度,让太一觉得无比安心,仿佛初生的雏鸟遇到归巢一般。
    “你们两个笨蛋,万一这个蛋不是妖兽的蛋,而是我们巫族的蛋怎么办。”
    “可是,已经过了好几个元会,该苏醒的巫族基本都已经破壳了吧……”
    阎石讪讪的说道,“王”低声地笑了下,随后一股浓郁的生机从蛋壳外蔓延而入。
    “到底是巫族还是妖族,我们看下就知道了……要真是妖族的蛋,大不了给你们做烧烤呗……”
    妈蛋,原本还觉得这个王很靠谱,没想到和其他两个一样凶残。太一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自从他进了蛋里,怎么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咔——”
    浓厚的生机灌入蛋壳内,太一只觉得自己重新找到了身体。手、脚、头……整个躯体渐渐地在这股生机之中孕育,短短的几秒间,禁锢住太一的一片黑暗便露出了一丝光亮。
    “咔咔——”
    蛋壳越碎越大,太一已经顾不得想其他事情了——肉体的急速生长让他陷入了短暂的失神,力量、生机,以及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纷纷涌入脑海……
    传承记忆一旦被打开就仿佛拧开阀门的水,将太一的脑海填满。各种各样种类繁多的术法神通,被烙印在太一真灵的最深处,等待开启。同时,随着磅礴的生机渐渐停滞,蛋壳也终于裂开了最后一丝。
    “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