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银魂]阿兹卡班房价高 作者:妄想车厢

字体:[ ]

 
文案 
高杉:“我失恋了,哪管这里洪水滔天!”
西里斯:“我失恋了,跟我抢人的哪怕是黑魔王我也要揍死他!”
黑魔王:“其实我失不失恋,完全取决于晋助你的态度。Ps一句,布莱克,你打不过我的,不想死就赶紧把放在晋助肩膀上的爪子挪开!”
 
一句话简介——
当失恋的中二反派男神从银魂穿到HP世界(并不是!)
 
【避雷:人物前期OOC有~请温柔请戳_(:з」∠)_】
 
CP黑魔王,强强互攻有,高杉重新黑化有,银时穿越HP有~~
坑底绝无阿飘~~请各位读者放心跳坑=v=
 
内容标签:HP 奇幻魔幻 穿越时空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杉晋助 ┃ 配角:西里斯·布莱克,黑魔王,HP酱油众,银魂酱油众 ┃ 其它:HP,银魂 
 
 
 
  ☆、第1章 霍格沃兹的麻瓜(上)
 
  阴暗的天空轰隆隆地打着惊雷,一道道闪电毫无停歇地撕裂夜空。如注的雨泼洒而下,仿佛是千针万线,将天与海密密麻麻地缝合起来。
  周围的景色因为天气的恶劣而显得晦暗不清,海面开始波涛汹涌,高高掀起的大浪狠狠地拍打在海中央的一个孤岛上。而那矗立于无边无际海洋中的孤岛,看起来是那么的微小而残破。孤岛上方,浮动着数不清数量的披着褴褛黑色长袍的飘忽身影。在狂风暴雨之中,恍惚一座被幽魂包围了的岛屿。
  “这样的天气真是糟糕透了。”透过铁栏向外看去,入目除了翻滚的浓云就是沸腾了一般的海水,一个傲罗不由感叹道。
  “阿兹卡班的天气什么时候好过?不过也正是因为这里地狱般恶劣的环境,才能让那些该死的食死徒们为他们之前所做过的事情赎罪。”一个脸上布满伤疤的狰狞的男人拄着拐杖走了过来。他的一只眼睛又小又黑,另一只却是深蓝色的,足有硬币那么大,眼珠子总是对着后脑勺,象是要从眼眶里跳出来。
  他是负责看守阿兹卡班的傲罗阿拉斯托·穆迪,一个对食死徒有着近乎病态憎恶感的男人——其实不管是谁,在战场上目睹了自己的亲朋好友全部倒在食死徒的魔杖下,他们对食死徒的仇恨都绝对不会比穆迪少。
  先前的傲罗自然也清楚这一点,点点头正准备开口,视线却忽然捕捉到边上原本空旷的一个地方忽然出现的人影,当即大惊:“谁!?”
  穆迪条件反射地回头,手中魔杖闪电般一抖:“钻心剜骨!”
  一道白光倏忽没入了那人的身体,然而,却没有令他发出类似于痛苦的叫声。相反,那人只是皱了皱眉,适才还紧闭着的眼睛微微一动,睁了开来。
  是个看上去顶多二十五、六岁的男人。头发是罕见的紫色,身上穿着同色的勾勒着巨大蝴蝶纹饰的衣服。虽然那套衣服乍眼看上去很诡异,且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出自巫师界的产物,但衣服的做工细致和精美还是很明显的。高挑的鼻梁,紧抿的薄唇,一只眼睛被绷带遮挡住,另一只眼睛的瞳孔是翡翠一般纯粹的绿。
  穆迪和另一个傲罗警惕地盯着这个无声无息出现,且对一个不可饶恕咒毫无反应的神秘男人。
  而这个男人却好像没有感觉到他们针对自己的敌意般——又或者,他虽然感觉到了,但那些敌意却没有引起他太多的反应——绿色的瞳孔看了看两人,又看向两人身后那扇虽然小、但仍然可以清晰看见外头昏暗景致的小窗。
  穆迪发誓有那么一瞬间,男人的眼底闪现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常年处在战场上,穆迪深谙动手时每个人的眼神都会先比手上动作变化得快的道理,当即往后一跃,沙哑着声音喝道:“昏昏倒地!”
  又是一道魔咒施出,却依然没有带来它应有的效应。
  男人将视线收了回来,淡淡地低头看下再度被白光没入的自己的身体,没什么表情地把眼睛闭了起来。
  ……俨然一副闭目养神的姿态。
  穆迪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即使他是傲罗里出了名的狂徒,即使他在战场上面对食死徒时能快速敏捷地施展出三大不可饶恕咒乃至于死咒,但对魔咒毫无反应的人——梅林的裤子啊,他这辈子还真的只见过这么一个!震惊的情绪都快让他的魔眼直接蹦出眼眶了,哪里还能想出别的办法。
  难道要他扑上去对这个奇怪的男人拳打脚踢吗?
  哦不,这种事情只有那个马尔福家那个该死的食死徒才会做——他可还记得一个月前看的《预言家日报》,卢修斯·食死徒·马尔福和韦斯莱家主在丽痕书店像麻瓜一样对打——他还不至于像那个愚蠢的食死徒一般掉份。
  就在穆迪迅速在脑海中罗列着可能奏效的方法时,身旁的傲罗忽然挥动魔杖,发动了一个“魔力检测”。
  惊呼声在下一秒钟发出:“噢!梅林的尖头袜子!他是一个麻瓜!”
  就算不睁开眼睛,也可以从耳边嘈杂的声音判断出周围慌乱哄闹的状况。
  高杉闭着眼睛,心底却并没有外表那般平静。
  他原本以为,自己应该是死了的。
  劈天盖地炸开来的轰击,飞溅四处的尖锐的土石,还有银时往后一跃避开他的手的动作——赫然成了他失去意识前的最后记忆。
  退一百步来说,就算他侥幸在坂本那个白痴的无差别攻击中留住了性命,银时也并没有将他的存在告知真选组。那他睁开眼睛时,就算看不到鬼兵卫和春雨前来找他的人马,好歹也是坂本的飞船啊?再不济,就是那个宇宙海盗合作对象留在地球的那堆武装部队也好。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方?还要面对两个披着疑似黑色袍子但更像黑色床单的举着小棍子的男人。
  难道在他昏迷的期间,被来自其他星球的人抓住了?所以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是外星球的监狱?抓住他是为了将他公开处置,好一解前段日子禁药事件牵连到他们星球颜面的怨气?
  高杉思索着,忽然一怔。
  是与不是,对他而言又有什么差别呢?
  横竖,也就只是死而已。活在世上,谁都难逃一死。要是可以,他倒宁愿自己能死在十多年前那场大火里,顶替了为救银时失去性命的松阳老师——那样的话,也许他就不必为了得到银时一个回首凝视痛苦地挣扎,站在高处,像只狂暴的野兽般肆意破坏。也许银时就不会拒绝最后时候他伸出的手。也许银时身边还是会站着那个叫土方十四郎的活该从一百层高楼往下做自由落体运动一百次的情敌,但“高杉晋助”这个名字却会一直埋藏在银时的心底某个地方。
  无人可以代替,无人可以超越。
  ……
  高杉努力地勾了勾嘴角,想露出一个笑容。
  然而噙在嘴角的笑意,却不自觉地包含了浓重的悲哀。
  被摄魂怪重重包围着的阿兹卡班内居然诡异地出现了一个疑是麻瓜的人!
  这则消息传到魔法部的时候,以福吉为首的一众魔法部工作人员都呆了。脑子不怎么灵活的诸如乌姆里奇想到的是“什么时候阿兹卡班的防御变得如此弱”;脑子稍微灵活一点的诸如福吉想到的是“居然能在摄魂怪的包围中无声无息地进入阿兹卡班,麻瓜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力量”;脑子超级无敌灵活以至于常常会想太多的诸如马尔福想到的是“如果那个麻瓜实际上是黑魔王回归的伪造身份,那一个月前才将日记本弄到韦斯莱家的他会被愤怒的黑魔王钻心剜骨多少下”。
  当然,在事情已经发生了的时候,想得再多也没有用。
  魔法部一众人马当即飞路到了阿兹卡班,见到了在穆迪等傲罗监视下的那个神秘男人。
  ……
  说是监视,其实也就是一群应该在阿兹卡班各处巡视的傲罗们集中了起来,然后以神秘男人为中心围成一圈排排坐。
  不管是忽略守在外头的摄魂怪突然出现在阿兹卡班内部这一点,还是身为麻瓜且身上明显没有佩戴任何防御物件却能免疫魔法这一点,都让巫师们不得不提高警惕。
  原本傲罗们还想着等魔法部的人赶到后,能就着以上两个问题给他们一个答案。不想那群往日在魔法部办事的杰出巫师在真正对上神秘男人后,脸上的惊讶一点不比他们少。
  “梅林的三角裤衩啊,竟然真的是魔法免疫!”福吉不由自主叫了出声。他刚刚亲手对这个男人施了好几个魔法,从“漂浮术”到“障碍重重”再到“阿瓦达索命”,没有一个显现出了魔法本身的效应——而身为魔法部部长的他,就算在政治上给人的形象再不济,但魔法修养还是有的,绝对不存在施法时魔杖偏了没有对准的可能。
  其余巫师们也纷纷发出惊叹声,就连当初在面对被指控为食死徒时也能一脸淡然的卢修斯,眼底也流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部长,我想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不是围着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议论纷纷,而是先弄清楚他在此地出现的原因。”一个工作人员低声建议道。
  福吉猛然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开口道:“这位先生,你好。我是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请问你是?”
  众人的视线集中在神秘男人身上,或期待或警惕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沉默。
  漫长的沉默。
  男人保持着站立的姿势,没有被绷带遮挡住的眼睛紧闭着,没有对福吉的问话做出任何反应。尽管他的姿态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无法体现出卢修斯等纯血古老巫师奉行的西方古老家族的内涵,却隐隐带着另一种古典的优雅。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们~~箱子我回来了~~~
开新坑,填旧坑~
新坑有存稿几十万,亲们不要大意地跳进来吧=v=
Ps一句:这篇文是建立在“高杉晋助一直喜欢的人不是他家老师而是阿银”的假设下的=v=
具体前传可以看箱子的《HP之一时失手》
——————不过我还没发出来~~
(顶锅盖狂奔~~)
 
  ☆、第2章 霍格沃兹的麻瓜(中)
 
  “部长?”
  又等了很久,还是没有等到任何回答。一旁的工作人员不由再度把视线投回到福吉身上。
  福吉深吸一口气,往前迈了一步:“我是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请问你是?”
  还是沉默。
  漫长得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睡过去了的沉默。
  两度被无视了的福吉脸色有点不好看。这还是他自担任魔法部部长以后头一回遇到的被人忽略的尴尬状况——偏生那个人还不是因为他身为魔法部部长的身份而忽略他的,让他连发怒的心情都生不出来。
  就在众巫师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的时候,面前沉默的男人的嘴角忽然抿了抿,缓缓地露出了一个悲伤的笑容。
  ……
  笑容出现得快消失得也快,当这些巫师们难以置信地眨眨眼想要看得再真切一些的时候,男人已经恢复了先前的神色,紧绷的脸上不带一丝感情。
  “这个人会不会听不到声音啊?”气氛僵了很久,乌姆里奇忽然开口,试图将问题拉回到“男人没有回答福吉部长”的主题上。
  卢修斯在心底极不马尔福地翻了个白眼,对这个女人如此愚蠢的想法表示无语:“又或者,他之所以不回答只是因为他突然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出于麻瓜式的警惕,只好将自己伪装成无法交流的状态。当然,也存在着我们语言不通的可能。”
  顿了顿,卢修斯朝自己挥了一下魔杖:“翻译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