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情缘是生活代练(剑三) 作者:梅香无音(下)

字体:[ ]

 
  “嗯。你到买东西?”
  苏蔼付过的士费,扭头看了一眼楚唯一提着的东西,眉头微微皱了下:“都是速冻的?”
  “嗯,凑合吃。”楚唯一不甚在意。看到苏蔼有点不赞同的目光,忍不住多解释了一句。
  “我经常跟导师出去,吃馆子也吃得比较多。”
  苏蔼更加不赞同了。看一眼帮自己提着重重书本的青年,苏蔼在心里建设了好一会。
  “等下如果有空,再跟我去一趟菜市场吧?”
  楚唯一耳朵微微一动,笑眯眯道:“好啊,我最近比较空闲。有什么你都可以叫我。”
  房东和邻居果然是那种看起来很羞涩实际很好接触的人啊!
  放好东西,楚唯一稍微打量了一下苏蔼的房间。
  和自己租住套房差不多的格局,唯一的感觉就是——清冷,即使家具一应俱全,还是清冷,少了点人气,就像宾馆。
  “久等。”
  苏蔼回睡房换了身衣服,拖鞋的时候露出脚踝,相对羸弱的右脚被楚唯一看了个清楚,苏蔼没注意的时候,楚唯一露出沉思的表情。
  “我去买点菜,你帮我拿一下。”
  苏蔼边走边解释,两人慢慢走着去小区不远处的菜市场,虽然是下午,菜市场里还是有新鲜的鱼类和蔬菜,还有冷鲜肉。
  “你喜欢吃什么?”
  苏蔼问道,楚唯一一愣。
  “我?”青年指指自己,有些诧异。
  苏蔼低头看着水箱里翻涌的活鱼:“嗯,我也要做饭的,你吃鱼吗?”
  “吃。”
  楚唯一一口应到,也不再扭捏,蹲下身来,帮着捞起了鱼。
  摊主秤好鱼后,帮忙去掉鳞片清理干净,苏蔼伸手要拿的时候,站他身边的楚唯一接过摊主递来的袋子。
  “我拿吧。”青年笑道。
  苏蔼也没推辞,继续带着人在菜场里转悠,买了点老姜、葱花,最后买了点青椒,一点香菇和半只冷鲜鸡。
  看一眼种类繁多的蔬菜,苏蔼沉吟了一下:“你有喜欢吃的蔬菜吗?”
  楚唯一摇头:“我什么都吃。”
  他母亲从小身体不好,父亲也是勉强能把饭菜煮熟,即使有外公外婆照拂,楚唯一也很少有能挑拣挑食的时候。小时候他总是学校食堂和医院食堂两边跑。更多的时候一个包子一杯牛奶就能打发。
  鸡蛋羹和面条还是他自己慢慢学会的,酸奶也是养了猫之后,一点点学出来的。
  苏蔼低头买了一大把上海青,提溜着菜,往家里走。
  “晚上你吃半斤米够了吗?”
  到家后,把菜放进厨房,苏蔼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问坐在客厅椅子上拿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的楚唯一。
  “够了。”
  楚唯一笑笑,心想着自己到时候没吃饱就回去煮饺子吃,买的十包速冻水饺早晚也是要解决的。
  苏蔼问完了话,刚准备回头,就看到楚唯一把手机收了,站起身来,边走边挽袖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啊,不用,鱼都切好了。我腌一下就行。”
  苏蔼有些茫然。他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煮饭做菜,会叫上楚唯一也是看到对方一大堆的速冻食物,他一时的心血来潮而已。
  “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做,我白吃啊。”楚唯一走到厨房门口,身材高大的他往门边一站,小厨房显得逼仄起来,苏蔼没来由觉得呼吸一紧。
  “虽然我确实做得少,但是拿个碗,洗碗拖地这种事情还是会的。”楚唯一单手扶门,笑容和煦。
  苏蔼微微后退了一步,扭头到案板前:“那你帮我拿下大碗吧,在柜子上。”
  楚唯一看一眼苏蔼比的方向,抬手就将对方需要掂脚才能拿到的大碗取下来。
  “然后呢?”
  “呃……帮我洗下菜,发黄和烂掉的叶子不要,多漂两次水。”
  拿出小盆,苏蔼将上海青放进盆中,递给楚唯一。
  青年接过小盆,站在苏蔼身边就着水池洗起来。
  空间不算很大的小厨房一个人站是绰绰有余,多了一个大个子,让苏蔼总觉得哪里不对。
  温度比较高,手脚也……有点放不开。
  低头用筷子将鱼肉翻遍,苏蔼低低吐了口气,自己怎么突然就想起来邀请对方吃饭呢?啊,明明就是最不喜欢麻烦的。
  果然是……
  苏蔼悄悄看了一眼低头认真择菜的楚唯一,迅速扭头。耳朵上燃起一丝绯色。
  果然是美色误我啊……
  苏蔼腌好鱼肉,让楚唯一洗好老姜,切好姜丝,拿起菜刀,对着鸡肉卡擦一刀,下手稳准狠。
  看一眼鸡肉,再看看香菇,楚唯一内心冒出几个疑问,这是准备做什么菜?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楚唯一吃完两碗米饭,有些意犹未尽地看着见底的碗盘。
  姜丝蒸鱼被吃得连汤汁都不剩,香菇青椒炒鸡鲜嫩可口,加了一点老干妈的上海青也很是美味,有点没吃饱呢。
  看对方冒光的眼,苏蔼迟疑地放下碗:“是不是没吃饱?”
  天可怜见,锅底都刮干净了,他多搁了三两米,现在一点都没剩下。
  “你做的菜很好吃。”楚唯一大方道:“味道很适口,真是太感谢你的招待了。我只是觉得有点意犹未尽而已。”
  摸摸肚子,楚唯一从来就是个率直的人:“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再品尝你的手艺。来,我去洗碗。”
  说着,青年熟络地接过苏蔼手里的空碗,收拾碗筷就往厨房走,剩下苏蔼有些茫然地坐在原地,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吃个饭而已,有空的话没什么问题的。”苏蔼结巴了一下,只听到厨房里伴着水声的一声轻笑。
  吃饱喝足回自己房间,小黑直接扑到楚唯一怀里,喵喵叫着撒娇要吃,花花蹲在门边,只眨巴眼睛看着楚唯一。
  抱着两只猫蹭了蹭,伺候完猫大爷,楚唯一把速冻水饺放进冰箱,叹了一声后,打开电脑。
  又要开新副本,他的踏炎还在陆寻怀中,身为一个天策,他怎么甘心!
  7月12号新版本,11号月色团抓紧时间又打了个烛龙殿,喜闻乐见,一剑凌霜依旧没有马。
  虽然乌蒙贵掉了个马具,然而一剑凌霜依旧连头上的须须都是垂着的。
  月霓裳不知怎地,同情地嘀咕了一句:“军爷,据说新版本要出驯养了,你可以考虑到时候自己去抓个马,自己养。”
  楚唯一吐了个烟圈:“问题是……我能抓到么?”
  一行人都沉默了,最近的乘风好黑好黑,还是远着点好!希望他不会把黑带到新的副本里去!
  新版本伊始,新副本开荒,虽然是暑假,但是团员们还是会因为三次元的事情而请假,月霓裳自然不客气地抓了一剑凌霜和苏白糖开荒。
  7月底,月色团击退血眼龙王,直逼摩提耶罗。
  说起来有些好笑,之前潺潺如月等人还在指责浩气和恶人走得太近,官方7月新出的版本洱海惊龙里,就有浩气恶人暂时联手对抗南诏叛君。
  打血眼龙王时,久未相见的毛毛莫雨短暂联手,给了不少玩家脑补和添屏的机会。
  用昭昭的话来说,就是“有生之年”。有生之年得见毛毛莫雨再联手,有生之年兄弟再相逢。
  嗯,虽然妹子们嘴里的兄弟和一般人理解的有那么一点不一样。不过,能打过boss就好!
  待到打摩提耶罗的时候,妹子们的热情和兴奋更是到了一个顶点。
  连续开荒四天,苏蔼换了大万花苏白糖奶莫雨,楚唯一开着天策抗boss,坚持到出剧情的时候,歪歪沸腾了。
  半臂带霜雪的莫雨慢慢走过玩家,和摩提耶罗鏖战,让不少恶人的少女们脸红心跳,歪歪里甚至小声一片的“少爷嫁我”。
  被定身的男性玩家十个里面有八个忍不住小小的哼了一声。
  灰扑扑的小少年,有什么帅的嘛!
  唯二的两个,一个在看新出的驯养系统,看着传说中那匹顶级马里飞沙,另外一个则是在跟人交流,寻思着如何抓马致富。
  今天,月色团也是一片生机勃勃呢。
 
  ☆、第40章 腥风血雨里飞沙
 
  自从有了抓马驯养系统,每个开荒团的团长,又多了一件揪心的事情。
  团确加歪歪咆哮喊团员回魂。
  无他,自从有了超级输出宏插件,副本输出不怕团长喷啦~可以双开去抓马啦~一匹好马值万金,发家致富好帮手哇!
  但是,抓马有时候,确实是需要看脸的……
  尤其是抓到好马,插件数据来源于玩家的反馈总结,但数据分析还是要自己去琢磨。虽然有专业的抓马君在行动,也有其他的散人玩家们也在抓马。可能出马的地方都被停了号,各方都等着关键时刻的到来——看谁的数据更准确,谁的手脚最麻利。
  苏蔼双开了客户端,在可能出马的地点下线,决定今天再碰碰运气。
  刚停好号,苏蔼听到门被叩响,不轻不重,三声。
  “来了。”
  苏蔼起身,慢吞吞走去开门,门开之后,是楚唯一爽朗的笑脸,两手满满的菜。
  “今天又来打扰你了。”
  提着整只鸭子,楚唯一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中午的时候他就发短信给苏蔼,问鸭子怎么做好吃,对方说可以煮啤酒鸭,深谙混饭一道的楚公子立马开始仔细询问,鸭子需要多大,调料包括哪些,具体怎么做法。
  末了,楚唯一微笑着打电话给苏蔼:“我去郊区买一只老鸭,然后收拾好了来找你我们交流下感情好吗?”
  苏蔼接着电话茫然了一会,最终默默扶着墙认了。
  堂而皇之带菜上门的楚唯一从进门之后就特别勤快,两手满满的菜也阻止不了他的热情。
  “鸭子已经照你说的宰杀干净,我也买了你说的腐竹皮。葱姜蒜都是新鲜的,现在——”
  楚唯一走到厨房门口,电饭煲正亮着绿灯,蒸汽缓缓而出。
  青年堵在厨房门口笑嘻嘻:“我现在还可以做什么?”
  苏蔼指了指门:“让一下,让我穿上围裙。”
  利索地穿上围裙,支使楚唯一拿下大海碗,苏蔼又让对方去开啤酒。
  清水烧开,焯一下鸭肉,苏蔼手脚麻利处理着食材,刀拍生姜,蒜瓣只切了一刀,八角桂皮装进白色的小布包里,浸入清水里。
  楚唯一帮着打下手,顺便开始小心的聊天。
  “小苏很会做菜啊。像我就不行,盐和糖分得清楚,但东西到锅子里走一圈,出来就不是菜了。”
  苏蔼手里动作不停,将鸭肉慢慢放进高压锅里,头也不抬:“每个人擅长的事情不一样,我也是从小锻炼出来的。今天我们吃鸭没有放魔芋豆腐。沪市很少有,菜市场里我看过,味道也不怎么样。我小时候吃的啤酒鸭不放腐竹,是放魔芋豆腐,或者冻豆腐。”
  “那是什么?”
  “就是魔芋粉,山上收回来的生魔芋磨粉,草木灰水煮成的豆腐块,劲道爽口。冻豆腐就是把新鲜水豆腐放进冰箱或者天气冷的时候直接放在盆子里搁阳台,冻得硬邦邦之后解冻,水分没有了只剩下纤维,天然的蜂窝形状最好吸收汤汁,一口咬下去……”
  苏蔼冲着楚唯一眨了下眼睛:“啤酒香和鸭汤一起迸裂在口里,美味得舌头都能吞下去。最好是加点尖椒,香香辣辣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