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英美]我的邻居福尔摩斯先生+番外 作者:巽爻(下)

字体:[ ]

 
    见路易斯如此一说,大家都纷纷点头,进去。
    选了一张靠近窗户的位置,点了食物,又开始说了起来。
    不过,没一会儿,一束玫瑰就被送到了餐桌前,并且之名是送个威廉的。
    难道这又是莫瑞蒂亚送的?
    威廉下意识的接过玫瑰,取出上面的卡片一看。
    竟然不是莫瑞蒂亚。
    不仅如此,那张卡片上还被人用红的发黑的“颜料”写了一个大大的“死”字。
    “这是用血写的,也许,是人血。”
    夏洛克说完,将卡片拿了过去,细细的研究起来。
    
    第三十八章
    
    “字迹还是湿的,是刚写好的,”夏洛克说着,将卡片放在鼻前闻了一下,“上面的香水,是今年香奈儿新出的‘唯爱’,说明是一位十分懂得打扮自己的女人,并且十分时尚。”
    “女人?”
    威廉一愣,他想了许久还是没有得出自己曾经的罪过哪个女人,“我自从来了伦敦之后,好像并没有与哪个女人过多的接触过,根本就不可能得罪哪个女人。”
    “有的时候,你可能无意间就把某个女人给得罪了,”路易斯对这种事显然是十分了解,他解释道,“要知道,让一个女人这样毫无理智,除了爱情,别无它事。”
    说到这里,路易斯一脸贱兮兮的看着威廉说道,“你最近有没有抢了哪个女人的男朋友?”
    “这不可能,”威廉显然有些想也没想直接否认道,“我根本就不喜欢任何人,怎么可能会抢别人的男朋友!”
    “说不定你抢了你也不知道,”路易斯的眼睛在夏洛克身上晃了晃,然后对着威廉说道,“你知道你有什么暗恋者么?”
    “怎么可……”威廉话说到一半,猛地顿住,按照莫瑞蒂亚的说法,他应该是有一名,追求者的,“好像,是有那么一个,不过具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因为这件事是我从另一个人口中得到的。”
    “是莫瑞蒂亚。”夏洛克挑眉,开口。
    “……是他。”
    威廉心中有些忐忑,他望着夏洛克,见他的表情依旧,有些捉摸不透。
    “哦,天呐,威廉,你怎么会和莫瑞蒂亚扯上关系?”华生吃惊的看着威廉,他想不通,为什么威廉竟然会和那个传说中欧德犯罪分子有牵扯。
    “只是见过几面,并不算很好,”威廉解释,“再说了,他伤害不了我的。”
    “你们在说的那个叫做莫瑞蒂亚的人也许喜欢威廉也不一定!”
    路易斯虽然不知道威廉几人说的什么意思,但是他从几个人只言片语中,还是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你们看,那人为什么知道有人追求威廉?要不是他一直注意着威廉,他又怎么会知道?”
    本以为自己的脑洞算大,没想到路易斯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莫瑞蒂亚其实注意的是夏洛克。”威廉忍不住说道。
    “原来是这样!”
    路易斯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一定是因为那个叫做莫瑞蒂亚的人喜欢夏洛克,但是夏洛克喜欢你,他为了拆散你们,就告诉威廉,他有一位追求者,为的是希望,威廉可以与夏洛克分开,这样他才有可能趁机而入!”
    “咳咳”!
    华生听完,下意识的瞥了夏洛克一眼,结果被夏洛克发现,他不自然的咳了一下,将视线移开。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华生解释道,“莫瑞蒂亚是一位十分狡猾的罪犯,我们正在寻找他犯罪的证据。”
    “原来是这样,”路易斯了然的点头。
    “我就说了不要看那么多的家庭伦理剧,路易斯,”怀亚特一本正经的说道,“它们有时候也并不是十分的可靠。”
    “不不不,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更萌了!”路易斯说着一脸的兴奋,“相爱相杀什么的,我最喜欢了!”
    ……
    “我们是不是跑题了。”
    威廉看着路易斯兴奋的模样,抽了抽嘴,侧头看向夏洛克,“夏洛克,你还发现了什么吗?”
    “那个给你留下鲜花卡片的女人,与莫瑞蒂亚有关。”夏洛克说到这里,解释道,“因为她用的手法与莫瑞蒂亚一模一样,这说明她的内心,对莫瑞蒂亚是一种莫名的崇拜。她之所以这么做,应该是有两点,一点事因为妒忌;另一点就是可以和喜欢的人做同样的事的诡异满足感。”
    说到这里,夏洛克向四周张望,“她因该还在周围,因为她要看到结果。”
    忽然,坐在对面的一位穿红色裙子的女人出现在夏洛克眼中。
    “我想我已经找到了。”
    夏洛克说着,站了起来,向对面的红衣女郎走去,其余四人见此,皆起身跟了过去。
    那个红衣女郎正在喝咖啡,见到夏洛克他们的动静,她猛地站起来,急匆匆的想要出去,但是显然,五个成年男子与一个弱女子相比,差距立显。
    眼看他们就要抓到那个红衣女郎的时候,她忽然的掏出了一把枪,枪口对准的不是众人,而是自己。
    在周围人惊讶的目光中,她竟然对着自己的胸口开了一枪,鲜红的血液染湿了棕色的羊绒地毯,红衣女郎一脸苍白的躺在地毯上,鲜血将她红色的大衣染得更加的红艳。
    “你会死的,你一定会死的。”
    红衣女郎虽然倒下,但是她的目光丝毫一直盯着威廉,充满恶意的说着诅咒的话语。
    威廉没有动,他将那名女郎看了很久,但是在他地记忆中,从来都没有认识过这样的一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但是,我认识你。”
    那名女郎显然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胸口上的伤口内,她咳出一大口鲜血,呼吸也显得微弱了许多。
    正当餐厅里的人想要帮忙急救的时候,救护车来了。
    几名身穿白色大衣的医生将那名红衣女郎抬上救护车之后,雷斯垂德警官来到了威廉面前。
    “威廉·斯托克先生,据现场的人士说,这名女士是因为你才自杀,所以,你需要跟我们走一趟。”
    雷斯垂德说完,正想带威廉走,但是见威廉一直看着夏洛克,不由得有些奇怪。
    “夏洛克,你怎么?”
    将视线移到一脸沉思的夏洛克身上,雷斯垂德警官疑惑的问着。
    “不要说话,我正在思考!”
    夏洛克猛地开口,看着众人说道,“现在开始,你们都不准说话!”
    众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夏洛克一个人独自在原地走了两圈,猛地,他的脚步停了下来,看着雷斯垂德警官说道,“我们都被骗了,现在那名红衣女郎恐怕已经没救了。”
    夏洛克的话刚一说完,雷斯垂德警官的电话就响了。
    在众人一脸好奇的目光中,雷斯垂德警官,按开了电话。
    “雷斯垂德警官,不好了,刚才上救护车的那名女子与救护车一起失踪了!并且,医院那边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派出这样一辆救护车!”
    电话中的警官每说一句,就让威廉下心的疑惑大一分。
    究竟是有谁想对付他?
    想到这里,威廉将视线移到了夏洛克身上。
    “从一开始我我的推断就错了,这其实试一次模仿,”夏洛克说到这里,银灰的色眼睛显得有些发亮,“他们故意模仿莫瑞蒂亚的手法,就是为了让我们将注意力转移到莫瑞蒂亚身上,这样他们真正的意图就会被掩盖,这次的行动,与其说是对威廉的诅咒,不如说这是一场试探。”
    “试探?”
    威廉疑惑的看着夏洛克。
    “不错,”夏洛克回答道,“他们将所有的一切都计算的完美无缺,刚才自杀的那名女子,也是真的与莫瑞蒂亚有关的,不过,显然她是被骗了,这场自杀恐怕也是他们预先说好的,不过显然,那人并不希望这名红衣女郎活下来,他将我们所有人都计算在内,但是他却有一个十分严重的漏洞,那名红衣女郎的诅咒显然并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名红衣女郎的诅咒是这次案件的关键?”华生看着夏洛克,疑惑的问道。
    “因为,威廉并没有死。”
    夏洛克说到这里,将视线移到威廉身上,“从她的诅咒中可以看出,她显然是恨透了威廉,但是,在刚才那么好的条件下,她并没有先开枪杀了威廉,然后再自杀,这显然是有些说不通的,但是她却做了,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有人嘱咐过她,不能杀威廉。”雷斯垂德警官说道。
    “不错,有人并不希望威廉死,”夏洛克说着,看着威廉,“因为他需要从威廉身上得到什么东西,或者说,那种东西只有通过威廉才有,我猜测那个东西,是斯托克家族的一件东西。”
    斯托克家族的一件东西?
    威廉想着。
    斯托克家族自从破产之后,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拍卖完毕,唯一留给威廉的也就只有,威廉母亲留给他的那座石榴庄园,其他的也就是一些遗产,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斯托克家族应该并没有留下什么东西了,上次的拍卖会,该卖的都已经卖了。”
    威廉摇了摇头,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东西特殊的。
    “斯托克家族在历史上也算是一个大家族,虽然,英国绝大部分的古老家族已经恢复了普通人的身份,但是,你不觉得斯托克家族这一次破产的速度有些太快?”
    夏洛克说着,看着威廉,“据我所知,这次的金融危机的确是将所有的大大小小投资者弄的一贫如洗,但是,斯托克家族历史悠久,几百年来存下来的东西,恐怕不可能仅仅只有拍卖会上的那些,一定还有些什么。”
    “你是说那些私藏么?”
    威廉见众人将视线移到他身上,才说道,“的确是有私藏的。”
    “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斯托克家族中有一些传家之物,现在的确都在我手里。”
    威廉说道这里,对着夏洛克摇头说道,“不过我并不觉得这些东西,会成为他们的目标,因为……”
    
    第三十九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