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K 因果的红线 作者:应栾

字体:[ ]

 
 
 
书名:K 因果的红线
作者:应栾
 
渴望理解,难以理解,无法理解。为什么不能回头看一眼呢?
明明充满爱意,却一直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无法表达出来,又有谁会在乎呢?
因这无法扭转的命运而放弃希望,
那种事情……
当然是不会发生在这个世界的啦~
勇敢的走下去,贯彻王的正义。
孰是孰非已不再重要,推动世界前行的不是王的固执己见,而是每个人最真实的心意。
主CP伏八~~
最终还是希望能够创造一个幸福的世界,因这必然的因果连缀而成的世界,不论何时何地。
慎重提醒:前方高浓度ooc精神污染,原创角色遍地打酱油,请确定可食用再入内。
如果说还有什么是没被玩坏的?
大概就只有不逆CP了【抠鼻孔望天
你们要相信,作者每一次犯蠢的终极目标都是为了幸福美好的结局!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伏见猿比古,八田美咲,周防尊,宗像礼司 ┃ 配角:七王和氏族,天朝霓虹德意志乱入 ┃ 其它:伏八,双王
 
 
 
☆、无色
 
?  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
  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真治君,今天也去远足了呢。”西子夫人坐在庭院中的石凳上。
  “最近总是独自去后山,也不和其他孩子来往了。问他就什么都不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西子夫人掩面叹了口气。
  后山森林里,男孩发现了一只狐狸幼崽。
  他用手支撑着树干,大半个身子探进了树洞。
  “你好,我叫真治。”小心翼翼伸手触碰蓬松的白毛,幼崽没有表示反感,而是好奇的睁大了湿润的眼睛,抬头蹭了蹭少年的手指。
  “哈,好软。” 
  “吱~啾啾~”意义不明的回答。
  “听不懂呢,不过很高兴见到你。”肩上的背包有些沉重,真治离开树洞卸下了双肩包,小狐狸追逐着他钻了出来。
  “你要和我一起玩的吗?”少年笑眯眯的说道。
  阳光穿透树冠洒下斑驳的光斑,映在雪白皮毛上,亮闪闪的。
  真治蹲下来仔细观察着小狐狸。
  狐狸也瞪着湿润的双眼上下打量他,还用鼻子使劲的嗅了嗅。
  “好奇怪,明明是个人类却没有人类的气味。”小狐狸抖擞抖擞耳朵。“那是不是代表着和他玩也不会被妈妈训呢?”
  “而且他带来的东西里有很香的味道飘散出来。”想到这里,小狐狸撑起腿来开心的甩了甩尾巴。
  “唔啾~”,一起玩吧~
  山下某条小径,有人在匆匆赶路,三轮一言大人就住在偏远的山入附近。
  已经能看到掩映在葱葱郁郁的树木中房屋的一隅。路人放慢步伐抹去鬓角的汗水。
  这时迎面走来一位年轻人。
  “您好,西子夫人”面无表情的黑发和服少年向她古板的行礼。
  “好久不见呢,小黑。”西子夫人微微俯身。
  “家主命我前来接引夫人,并叮嘱我转告您一句话。”
  说到这里,面无表情的少年面部柔和起来。
  他微微一笑,安慰着这个神色略显慌张的女人:“一言大人说,生于朝颜的花,自有其盛开的理由。”
  “生于朝颜的花,自有其盛开的理由。”西子夫人低声絮叨着。
  怎样的花儿都有权利盛开么?
  “谢谢。”
  “您客气了,一言大人现在正在茶室,请随我来。”
  时间流逝到了午后,后山森林里,真治和小狐狸分享着他带来的午餐。
  “很好吃是不是,这可是西子夫人的拿手菜。”真治咬着三明治坐在一边看小狐狸吃得津津有味。
  “狐狸喜欢吃鸡肉么?”突然他问道。
  “狐狸喜欢吃鸡不假,但是不喜欢熟食。”小狐狸心里默默吐槽。
  “只是好多天没吃东西了,话说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呢……”狼吞虎咽的狐狸放慢动作,逐渐停了下来。
  “怎么了?”眼看着突然消沉的小狐狸,少年赶忙凑到跟前。
  “难道是被骨头卡住了?!”慌忙丢掉手中的三明治,真治紧张的抱起狐狸。
  “麻麻说的没错,人类都是白痴。”小狐狸冲在他身上乱摸的人翻了个白眼。
  “糟糕,都翻白眼了!小狐狸你不要死啊!”真治抱住。
  “呜呜……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给你吃带骨头的肉。”下意识的越勒越紧。
  “吱……你勒住我内脏了,要喘…喘不过…气……”
  !!
  不给你点教训,就不知道本大爷其实是野兽啊!
  “刷!”
  锋利的爪子划破了少年衣服的前襟,瞅准机会猛一蹬腿逃离少年的怀抱。
  落在地上的狐狸抖擞着被真治揉乱的皮毛。“小心点啊,愚蠢的家伙!”小狐狸恶声恶气的说道。
  真治无法理解狐狸的语言,过小狐狸那双灵动的大眼倒是很好的传达了他的鄙视之情。
  “原来你没被卡到,那就好。”松了口气的少年坐下来,揉了揉眼睛,朝狐狸招招手,说道:“过来,我不会弄疼你了。”
  “哼,你叫本大爷过去就过去?”
  狐狸转身屁股朝着他,不满的甩甩尾巴。
  “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真治一脸愧疚的说道。
  狐狸偷瞄身后眼巴巴望着他的少年。“算了,”他心想:“看在你真心实意道歉的份上,本大爷不跟你计较,妈妈说对待人类要宽容一点。”小狐狸高傲的扬起头,为说服了自己而得意的动了动耳朵。
  整个白天,少年与狐狸都在森林里玩耍。
  “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我会常来看你的,再见啦小狐狸。”傍晚分别时,少年信誓旦旦说。
  真治孤零零地走在乡间小路上,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蜻蜓从草丛里飞出来,迎着夕阳漫天飞舞着。
  要下雨了。
  有水滴沿着脸颊滑落,滴进泥土,留下一个个深褐色的斑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少年蹲下来抱着膝盖嚎啕大哭。
  “真治君?”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真治君是你么?”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妇人温暖的双手捧起他的脸。
  “西子夫人,少年泪眼模糊的看着她。“我今天见到了,狐狸的孩子,”真治说到这里一阵哽咽,“都是我的错,小狐狸的妈妈再也回不来了……”
  “真治君……”西子夫人把少年拥入怀中,轻拍着他的后背,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暮色苍茫的大地,忽然就想起今天三轮一言大人与她的谈话。
  幽静的屋子里茶香四溢
  “好久不见,一言大人。”
  “好久不见,坐下喝杯茶,西子你不要紧张。”
  “大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
  “孩子们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们这些长辈,适当的引导就好,毕竟他们终有一天会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
  “是啊,小黑被一言大人教导的很好呢。”
  提到了爱徒,三轮一言大人轻笑,“小黑不仅是我的氏族,更像是我的儿子。”
  “真治也是我的孩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吞下上一代氏族种下的苦果。就算是放弃生命,我也要保护他。”
  “西子,你明白我会告诉你预言的内容不是为了让你试图去和命运做斗争。”
  “可是大人,我看着他因为找不到亲生父母而烦恼。明明我就在他身边,可是,可是我不能告诉他,我只能默默看着他被黑暗吞噬,为什么我要如此苍白无力?
  大人,真治他有什么错?命运为什么对我们这么残酷……”西子夫人的眼底蓄满了泪水。
  “因为他是被命运选定的孩子,就像小黑,就像你我。”说完,三轮一言起身离开了茶室。
  “我也希望,每个人都能幸福快乐的生活。”他站在拐角处,回头看着西子夫人。
  “新的青之王,就要被石盘选出来了。
  ?
 
☆、八咫
 
?  镇目町街头
  八田美咲带着满身的伤痕怒气冲冲的朝着HOMRA走,伏见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亦步亦趋。
  他犹豫着开口道:“misaki,让我扶你……”
  “不用!”八田美咲暴躁的打断他,“不用你管,我自己可以走,还有不要喊我misaki!可恶!”
  “啧,misaki你这是在迁怒。”伏见猿比古心底一阵哀嚎。
  今天草薙哥委派给他俩一个任务,本来解决几个小喽啰再轻松不过了。谁知道misaki中途接了个电话,之后就大发脾气,结果一时大意中了敌人的圈套,虽然那帮杂碎后来都被收拾掉了。
  果然那个神秘来电对misaki的影响很大么。
  “好在意啊。”伏见边走边纠结,“是谁呢?害的misaki不让我靠近,啧。”
  “叮铃叮铃”
  八田美咲推门而入,伏见猿比古紧随其后。
  “我们回来了。”小八田有气无力地说道。
  美咲路过沙发,没留意到正在休息的周防尊。伏见跟在后面默默捏把汗,越想越好奇。
  路过吧台,八田美咲停下来,低着脑袋犹豫了片刻。
  “草薙哥,下午我想请假出去办点事。”
  “小八田,你这是?”草薙出云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满脸青紫的他。
  “快去二楼洗个澡,洗完我给你上药。”
  “不用麻烦了,草薙哥。”美咲不好意思的摸摸脸。
  “别废话,快走。”草薙出云拎起小八田就往楼上走。
  “不要紧的草薙哥……”
  “小鬼受伤了就该老老实实地擦药。
  “砰!”
  “好疼!”
  伏见傻站在原地。
  其他的成员似乎都不在,总是热热闹闹的吠舞罗终于沉寂了下来。
  “伏见。”周防尊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示意伏见坐到他旁边的位置。
  伏见猿比古紧张地吞了口口水,说实话,虽然偶尔会鄙视misaki对王过分痴迷的态度,但实际上,自己也会不由自主的被这个强大神秘的王者所吸引。
  “哼”周防尊朝他微微一笑,努力做出亲和状。
  叮!伏见在脑海里拼命回想最近反生的事情。
  “……别紧张,先坐下。”
  “哦。”
  “你加入了吠舞罗,我们就是一家人。”周防尊难得思考了一下措辞,“除了八田,没见你跟其他人亲近,不习惯这里的生活?有什么困难就直说。”周防尊继续皮笑肉不笑的和颜悦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