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楚陆]妙偶乃天成+番外 作者:夷羊行者(上)

字体:[ ]

 
 
 
书名:[楚陆]妙偶乃天成
作者:夷羊行者
 
当风流侠探遇上多情侠探~
本文是古龙笔下楚留香和陆小凤的拉郎故事,从血海飘香开始。
cp是楚留香X陆小凤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小凤,楚留香 ┃ 配角:花满楼,胡铁花,司空摘星 ┃ 其它:楚陆,陆小凤传奇,楚留香传奇
 
 
☆、血海飘香(1)
 
?  鲜花满楼。此时正值黄昏,夕阳从西边斜斜的照射进来,几许光辉投洒到斜倚栏杆的年轻男子的脸上,将他的侧脸照的近乎透明。
  小楼上和平而宁静,年轻男子手里端着茶杯,小心地品茗着。
  正在这时,他忽然将茶杯放于身前的木桌上,眼睛望向楼梯口。
  披着大红披风有着四条眉毛的男人几乎悄无声息地上了楼。
  “你来了。”年轻男子笑道。
  来人大喇喇地在他面前坐下来,沉吟片刻,道:“你又听到了我的声音?”
  年轻男子但笑不语。
  来人叹了口气,道:“所以我想不通到底会有什么人来偷你的东西。”
  “自然是有的。”年轻男子叹了口气,从怀里摸出一张纸笺递给他。
  『闻君有名花白玉,妙手养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时,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
  短笺上还有淡淡的香气,像是某位妙龄女子所赠一般。
  四条眉毛的男人却没有欣赏的心情,半晌,道:“陆小凤真是倒霉,走到哪里都麻烦缠身。”
  这人自然就是陆小凤了,而坐着喝茶的就是小楼的主人花满楼。
  听了他的话,花满楼不紧不慢地浅笑道:“因为你是陆小凤。”
  陆小凤无奈地笑:“没错,陆小凤若不是陆小凤,就不会有麻烦了。看来,我应该改名叫陆倒霉才对。”
  停顿片刻,他又道:“你那名花白玉,是不是前不久才开花的那一株?”
  花满楼点了点头,道:“正是。所以我很奇怪,我这儿的花刚刚开放,楚香帅就知道了,而且他竟然还知道白玉花子时开放。若是开放之时摘下的话,它可以保持一个月的时间不枯萎,贴在人的身上带着,还能起到玉石的效果。”
  陆小凤惊奇道:“竟然还有这样的花?”
  花满楼笑道:“世间之大,无奇不有。”
  陆小凤又道:“看来这楚留香也是爱花之人。”
  花满楼道:“如果他真是爱花的人,那我倒愿意直接把花送给他了。”
  陆小凤道:“所以你才让我来了。”
  花满楼点头,道:“我知你一向想见识一下楚香帅的轻功,这不正好是个机会?”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然而这种时候,我倒是觉得麻烦了。”
  花满楼笑了笑没说话。
  陆小凤虽然说麻烦,但是却也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反而和花满楼一道儿喝起茶来。
  在陆小凤眼里,花家七童是世上第一风雅之人,他这沏茶的技术,自然也是精妙无比。虽然他爱喝酒,但是每次到花满楼的小楼里作客时,他总是愿意陪着花满楼喝茶的。
  即使相对无言,两人也并没有感到无聊。花满楼就是这样神奇的一个人,让待在他身边的人都能平和下来,陆小凤平日麻烦缠身,只有在花满楼的小楼里,才能安静清闲地歇息一阵。
  可现在,这种祥和却被这张简单的短笺给打破了。
  陆小凤不由得有些发恼。
  将近子时之时,陆小凤忽然问:“为何白玉花之名我从未听说过?”
  花满楼缓缓道:“自然因为它本就不是中原产物。”
  “哦?”
  “这花产自苗疆、林邑一带,五哥前段时间南下一趟,便给我带了一株回来。这地气候不适宜白玉花生长,我也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养成。”
  他说的轻巧,陆小凤却知道养活这花极为不易,花满楼本是养花圣手,他都说“费了好一番功夫”,肯定十分不容易。
  陆小凤道:“若如此,我一定要让盗帅空手而归。”
  子时刚到,夜已极深,小楼里却并没有点上灯。
  花满楼不需要,陆小凤也不需要。
  空气里响起几不可闻的声音,但陆小凤还是听到了。
  陆小凤心里暗笑一声,转眼之间,人已不见。花满楼则到了种花的院子里,没有点灯,院落里却闪着莹莹光辉。
  花满楼朝着光辉走去,好似看得见一般,察觉到白玉花正完好无损地开放着,花香味一下子钻进他的鼻子里。
  陆小凤人在树枝上。
  方才那几不可闻的声音已经完全消失,好似从未存在过。
  “陆小凤。”花满楼的声音从院落里传来。
  陆小凤施展轻功,施施然在花满楼面前稳稳落地。
  “如何?”陆小凤问。
  “还在。”
  “那就好。”陆小凤笑道,“看来盗帅也名过其实。”
  话音未落,方才那声音竟然再度响起。
  有白衣一闪而过,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里那人已在十几丈之外。
  陆小凤鼓足力气,足尖轻点,朝着那人掠去,速度竟然丝毫不在那人之下。
  两人一前一后的飞奔着,速度之快,竟然宛如谪仙。
  “楚留香!”陆小凤大声喊道。
  出乎意料的是那人居然真的停了下来。
  淡淡的郁金香味钻进陆小凤的鼻子里。
  借着淡银色的月光,陆小凤总算是看清楚了他的脸。星眸剑眉,薄唇挺鼻,棱角分明的脸,这实在是个英俊至极潇洒至极的男人。
  “阁下就是盗帅楚留香?”
  白衣男人摸了摸鼻子,从怀里摸出一朵白色花儿来。花在夜里发着光,光芒温润如玉,让人移不开眼。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我实在是看不出你何时偷走它的。”
  楚留香却笑了,道:“因为我一早就来了。”
  “哦?”
  “子时未到,我便在院子里了。”
  陆小凤道:“没想到盗帅居然说话不算话。”
  楚留香诧异道:“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陆小凤摸出纸笺扔给他,道:“盗帅不是说子时来取?”
  楚留香接了,却没有去看,笑着说:“可这花的的确确是我子时才摘下。若不是,它怎么会开的正好?”
  陆小凤无奈地笑了,因为楚留香说的实在是对的。
  楚留香又道:“其实,我本意不在此花。”
  “哦?”
  “这花养活极难,开花也要等上好几个月圆之夜,花家七公子恐怕是费了不少功夫才养成,在下本就不该夺其所好。”楚留香道,“只是在下遭遇困境,不得不出此下策。”
  陆小凤是多聪明的人,很快就明白过来,道:“你是故意扬言要偷走花满楼的白玉花,目的是为了引我出现?”
  楚留香赞许的目光注视着他。
  陆小凤却有些生气了,他道:“可你不该折下花满楼的花。”
  “谁说这是花家七公子的白玉花?”
  陆小凤惊奇道:“难道不是?”
  “本就不是。”楚留香笑道,“这是蓉蓉养成的。”
  陆小凤不知道他说的是谁。解下大红披风忽然间朝楚留香扔了过去,人也迅速上前,一把抓住了楚留香的手腕。
  “楚香帅说的是真是假,还是和我回一趟小楼,才能知道。”
  楚留香叹了口气,认命般地跟上他。
  花满楼的小楼已经点上了灯,等陆小凤带着楚留香回去时,他正安安稳稳地坐在他原来的位置上喝茶。
  “花满楼,你早就知道?”陆小凤道。
  花满楼笑道:“不,我是刚刚猜到的。白玉花还在,我就猜到香帅的目的并不在白玉花,而在于你。”
  “好朋友被我带走了七公子不担心?”楚留香毫不客气地坐下来。
  花满楼笑道:“我相信陆小凤的实力,也相信香帅不会为难陆小凤。”
  陆小凤也在花满楼旁边坐下来。
  楚留香有些惊讶,问:“为什么?”
  花满楼道:“这世上能打败陆小凤的人恐怕不多,其次,香帅的事迹花满楼早有耳闻,而且……香帅身上的白玉花香让我猜测,香帅身边也有一位养花高手,而爱花之人一定不是坏人。”
  楚留香笑了。
  “不知香帅找我有什么事?”陆小凤问。
  楚留香沉吟片刻,道:“前几日我在海上,遇见了一件怪事。”
  楚留香将自己在船上捞到五具尸体的事情对二人一一道来,又说了宫南燕只给他一个月期限让他调查天一神水之事。听完之后,陆小凤和花满楼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天一神水是谁都听说过的,对它的剧毒也有所了解,因此二人都知道那偷取天一神水的人必将对武林造成极大的威胁。
  陆小凤道:“既然如此,陆小凤就和香帅走一趟。”
  楚留香笑道:“多谢陆兄。”
  陆小凤道:“陆小凤若是没有麻烦就不是陆小凤了。”
  说罢,三人都大笑起来。?
 
☆、血海飘香(2)
 
?  船已下了锚,就这样停泊在海面上。
  海上的阳光好的惊人,舒舒服服的让人只想躺在甲板上睡个好觉,最好还能喝点美酒,做个好梦。
  如果甲板上没有五具尸体的话,一切本该是这样的。
  陆小凤跟着楚留香上了他的船,一上船他就看到了这五具尸体,每具尸体都用白布盖着。
  听到楚留香的声音,船舱里已走出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来,一个活泼灵动,另一个则温柔婉约。
  活泼的那个先开了口:“我便是知道,楚留香想要办到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的。”
  楚留香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对陆小凤介绍道:“这两位是李□□和苏蓉蓉。”
  随后他又转身跟李□□和苏蓉蓉介绍了陆小凤。
  “陆大侠的名声我们可都是听过的,四条眉毛实在是想不知道也很难。”
  “甜儿呢?”
  “她当然不敢出来,五具尸体摆在这儿呢!”李□□笑着回答道。
  “这儿还有一位姑娘?”陆小凤惊奇地问。
  楚留香道:“还有一位叫宋甜儿,她们都自小跟了我。”
  陆小凤微笑着点了点头。
  五具尸体死状已经惨不忍睹,陆小凤一一查看了一番,便得出了和楚留香与李□□之前所分析一样的结论。楚留香爱管闲事,陆小凤则是闲事总爱找上他,再加上此事非同小可,陆小凤当下决心定要和楚留香走上一趟。
  更何况,他实在想见识一下楚留香的轻功。
  “看来少不得要上济南一趟。”陆小凤叹了口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