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动漫同人)凤非羽+番外 作者:墨迹残

字体:[ ]

 
 
 
书名:凤非羽
作者:墨迹残
 
再相遇的时候,我只希望不站在你敌对的立场。但即使是那样,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内容标签:原著向 情有独钟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少羽,白凤 ┃ 配角:盗跖,星魂 ┃ 其它:bl,凤羽,强强
 
 
 
☆、锲子
 
?  月色苍茫,黯淡的星辰蕴染出一个迷离的味道。
  血色翻涌,无尽的硝烟弥漫在这个半荒芜的古战场。无休止的杀戮,空气被鲜血的味道充斥。这场战斗已经持续了两天两夜,所有人都已筋疲力尽,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想过退缩想过放弃。因为,他们身后,是他们所要守护的楚国,是他们的信仰,是他们不惜一切甚至生命的存在。
  他们如同困兽一般,在做最后的挣扎。粮草的匮乏以及无休止的厮杀终究是消磨了这帮铁血男儿的斗气。而现在,他们拼尽全力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护送少主突出重围。
  银灰色斗战盔勾勒出少年已经开始棱角分明斗轮廓,带着一种王者浑然天成的霸气。而他,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是楚国最后的希望。
  一队死士终于杀了出去,黑发少年被护在中央,双唇紧抿着凌厉的线条。
  “少主…保重!”死士的脸被半面青铜面具遮掩,染血的刀锋反射着凌厉的月光,泛出一种深灰色的决绝的味道。少年握紧手中的长剑,力道重得几乎要将长剑折断。他忽然举手划破了自己的左臂,鲜血喷涌出来,瞬间染红了大片盔甲。而后少年独特的声线宣誓般响起:“我,项氏少羽,终有一日定会重振楚国!”他最后望了一眼楚国的方向,然后坚定的转过身融入一片苍茫的夜色中。
  “吾等在此恭候吾主。”死士低沉的声线带着郑重的虔诚与忠义,他们缓缓的单膝重重跪下。直到蜂拥而至的秦兵刺穿心脏,他们依旧直直的挺立着身体,没有倒下也没有站起来反击。嘴角被肆虐的鲜血掩盖,但是,还是能依稀辨认出那抹轻轻上挑的微笑。
  吾等在此恭候吾主……?
 
☆、初遇
 
?  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少羽一边感应着身后的情况,一边对树木借力全速向前跳跃。银灰色的盔甲在夜色中散发一种清冷而妖惑的味道。
  只是在看清眼前的状况后,呼吸忽然急促起来,棕褐色的双瞳控制不住的微微眯起。毫无生机的断崖下是一望无迹的足以吞噬一切的黑暗,让人不禁衍生出一种近乎绝望的感觉。
  “跑啊,怎么不继续跑了?”低沉的声线带着莫名的笑意,拥有完备武装的秦兵部队追上后,自觉的向两边退去,一名骑着红褐色战马的年轻男子悠然的缓缓走过来,刀刻般英俊的轮廓,修长的身躯被磨砺的坚实而挺拔。量身定做的灰色盔甲,更衬托出来人高贵的气质。少羽忽然紧紧握紧了拳,清冷的双瞳里涌出血红的杀意。
  蒙恬……
  “你想杀我?可惜……”蒙恬轻轻勾起嘴角,磁性的声线带着一种噬血的温柔,他像是很遗憾的摇了摇头,“你太弱了。”
  “蒙恬,我会让你后悔你所做的一切。”少羽还未完全成熟的轮廓透着一种凌厉的实质的冷冽气息,这让久经沙场的秦兵也不禁微微有些忌惮。
  “后悔?”像是呢喃般的缓缓咀嚼这两个字,琥珀色的如海水般深邃的眼睛牢牢的锁在面前的少年身上,“我倒是很期待,你到底有什么资本让我后悔。”他轻轻抬起手在半空挥了一下,而后缓缓调转战马。
  “走!”
  “将军,这…不太好吧…”士兵们有些踌躇,毕竟,对方是楚国王室遗字,就这样放过,一旦发展起来,日后定是个不小的威胁。
  “我说走,你们没有听到吗?”蒙恬冷冷的回头,琥珀般的双瞳闪着摄人的光,“记着你父辈的下场,不要再死在我手里。”
  士兵只好妥协,调整好队伍缓缓离开。只留下一脸错愕的少羽,棕褐色的瞳眸里闪烁起无尽的恨意与屈辱。
  四周忽然安静下来,有种空洞虚无而又茫然都感觉。“该死!”忽然的疼痛让少羽下意识的扶住身边的树干,却听到有微微的响动从树梢传来。像是感应到什,少羽抬起冰冷的视线向上望去。
  夜空下淡蓝色的长袍散发着深沉而妖惑的色彩,肩部是迎风轻舞的飘带,凌乱的灰蓝色半长发,美玉般的面孔俊美如天神。
  “就这样结束了啊,真是无趣。”白凤双手交叠放在胸前,单脚站在树枝上,轻盈的如同空气一般。
  “刚才,你一直在这里?”等到少羽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个问题问得有多失水准的时候,白凤已经轻巧的俯冲下来,将他抱在怀里跃到一只通体雪白的巨大凤凰上。
  “喂,你干嘛?”
  白凤轻轻皱着眉扫视眼前少年被盔甲映衬出的单薄却已经开始挺拔的轮廓,伸出手开始解他盔甲上的暗扣,从容而优雅,像在对待一件艺术品。
  “……!”打出的拳被后者轻松躲开。
  白凤微微眯起眼睛,不顾少羽的反抗,潇洒而又迅速的解开他身上的战盔:“还是这样抱着比较舒服。”无视掉怀里少年铁青的脸色。少羽的双拳越攥越紧,刚想再向对方招呼过去,却忽然有种奇怪的眩晕感袭上脑海。糟了……
  觉察到怀里少年的异样,白凤好像明白了什么,优雅的挑了挑眉:“你,恐高?”
  “哈,我恐高,怎么可能。”少羽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身体却忍不住的微微颤抖。
  “哦?是吗?”白凤微微上挑的嘴角渲染出一种邪魅的味道,“我忽然觉得,我们也许会有一段很愉快的旅行。”他轻轻松开抱着少年的双臂,优雅的扣了一个响指。凤凰长啸一声,急速向悬崖冲去。一望无迹的黑暗,像野兽张开的巨大嘴巴,随时准备吞噬掉自己的猎物。少羽却忽然露出一个笑容:“白凤,我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低估任何人的实力。”在白凤玩味的目光中,踩着凤凰的翅膀高高跃起,借着岩石的凸凹,轻松的落回地面,而后起身轻轻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游戏到此结束,后会无期。”身影一闪,就消失在重重密林中。
  “后会无期?”白凤微微勾了勾嘴角,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布满血迹和污秽的盔甲,“相信我们可以很快再见面的。”
  ?
 
☆、相见欢
 
?  “蒙将军,这就是你给朕的答复?”剑眉凤眼,紧削的薄唇冰冷的开合。
  “陛下是在担心他会威胁到大秦帝国吗?”不卑不亢的神态和语气。
  “朕当然不在乎区区一个楚国项氏遗孤,朕在乎的,是你的态度。”嬴政微微抬起下巴,黑色的帝王服完美的勾勒出那种君临天下的霸气,“这好像是朕第一次看到,蒙将军也会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自然不是我的风格,我点的戏,就要开场了。”蒙恬微低的脸上勾起一抹极淡的笑意。
  “哦?”
  “我的,王牌棋子。”
  少羽静静的停靠在一棵古树上,清晰的感受着前方愈来愈近的强大的内力。褪去一身冷硬的钢铁凯甲后,少了几分□□,多了几分少年特有的清润与俊秀。而此时他全神贯注的戒备状态,如一只敏捷的豹子,随时准备对突发的情况作出相应的反击。
  对方很高调,毫不掩饰自己的气息,虽然强大,但太过招摇毕竟不是好事。少羽轻轻扬了扬嘴角,看来这次的对手并不像是聪明人。
  但是,这个想法只持续了两秒钟不到,因为对方在无限接近到危险的范围的时候,那股力量却忽然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捕捉不到。然后是无休止的寂静,未知的危险和压抑的氛围几乎令人窒息。
  忽然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少羽下意识的转身后退,却不期然触碰到一个温热的身体。
  “呵……”身后的人笑出声来,清越而明朗,“你就是项少羽?”微微带着些戏谑的声线,却又莫名的给人一种安全感,让少羽缓缓放松下来。
  “你知道我?那请问,你是谁?”
  “我啊…你过来一下。”
  青年的笑容绚烂的耀眼,让转过身来的少羽有一瞬间的怔忡。青年勾勾手指,示意少羽靠过来。温热的气息轻轻扑在耳边,有些痒,却又很舒服:“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你耍我。”反应过来的少羽恼羞成怒,眼睛如燃烧的火焰,妖艳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开个玩笑而已,也不用反应这样可爱吧。”
  “……”
  “好了,现在先让你见一个人。”青年心情很好的对着暗处吹了一声口哨。
  “范师叔?”少羽惊讶的回头,瞳孔有微微的光亮闪烁。
  “大叔,你怎么了?”天明担忧的望着身侧的男子,后者苍白色的衣服上,鲜血正以恐怖的速度蔓延。
  “天明,大叔没事。盖聂微微摇了摇头,他刚想伸出手摸摸天明的头,却在视线触及到自己的双手被血迹玷染的肮脏不堪后,又轻轻垂了下去,“大叔会保护你的。”
  “嗯。”天明难得乖巧的点了点头。
  “以后的路还有很远。”远到近乎让人绝望。盖聂静静的望着天边缓缓下落的残红,他的目光里蕴含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让人无法直视。而此时,那双眼睛弥漫着一层空茫,看不出在想什么,亦或是什么都没想。
  “大叔,有人来了。”天明紧紧抓住盖聂的衣摆,鲜血顺着衣物的脉络滴落在他稚嫩的拳上,这让天明的脸上浮起一种看不懂的情绪。
  盖聂回过头,目光里有微微的惊讶,更多的是苦涩。
  “小庄……”他略带沙哑的声线因为受伤和疲惫染上一种莫名的脆弱。
  “好久不见,师哥。”白发男人在一片模糊的硝烟中,如同一个来自地狱的噬血的恶魔。
  “大叔,他是谁啊?看起来好可怕的样子。”天明躲在盖聂身后,只露出来一个小小的脑袋。
  “这个就是你拼死也要保护的那个孩子?”卫庄淡淡的扫了一眼天明,“也不过如此。我真是不明白,师哥放着大好的前程不要,却为了一个小鬼在这里浪费时间和生命。”
  “你当然不会懂,因为你,不懂感情。”盖聂轻轻握住渊虹的剑柄。
  “是为了荆轲那个家伙吗?”卫庄微微眯起眼睛,“感情,还真是一种固执却脆弱得不堪一击的东西。而我,不需要这些。”
  “这正是你的悲哀之处,小庄,我已经不想再和你争夺什么。”
  “你是在怜悯我吗?那好,我给你一个选择,打败我,或者……”卫庄缓缓拔出鲨齿,如巨兽的獠牙般散发着寒冷的光,“跟我回鬼谷。”
  “小庄,我不想与你为敌。”
  “从进入鬼谷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已经身不由己了。师哥,拿起剑来,让我看看你的实力。”说完提起鲨齿只余下一片残影。
  “不许你伤害大叔。”天明忽然挡在盖聂身前,毫不畏惧的迎着呼啸而来的剑风,“大叔是在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所以,以后,就换我保护大叔吧。”天明脖颈上忽然闪过一道明亮的光,一个若有若无的印迹在他皮肤上隐隐的闪烁。“天明,小心!”盖聂反应过来状况的时候已经晚了。鲨齿夹杂着浓烈的杀气落下,显然,卫庄在发现对方不是盖聂后,也没有停手的打算。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下一秒,天明交叉的双拳硬生生的挡住了鲨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