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梦行万界(第一卷) 作者:梦里来客

字体:[ ]

 
不知为什么,所有的文案都变成别人的了,重新修改了一下,不过真的好麻烦,凑合着看吧。
“来,SEV,给本大爷笑一个……”某人无耻的挑起小斯内普光洁的下巴。
“滚……”
“阿拉,要不,也给你笑一个……”凑上去,各种吃豆腐。
于是,香碰碰的红蝙蝠出锅了。
其实就是一个无耻之徒的追妻之徒。
 
内容标签:HP 穿越时空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冥空(哈利波特)斯内普 ┃ 配角:阿布,末卡维,赫敏,罗恩,德拉克,卢修斯,以及等等人…… ┃ 其它:
 
 
 
☆、第一章 初次见面 修
 
?  他惊讶的看着眼前破旧的房屋,不可置信。
  事实上,他还没从刚刚还做着美梦,下一刻就来到如此陌生地方的事实回过神来。
  “这一定是在走梦吧!”他扯了扯自己的脸颊
  ……没有感觉
  所以说一定是在做梦嘛!撇嘴干笑了几声。
  既然是做梦,那么不好好玩一玩真是对不起自己,他沉思,不过目前我应该先弄清楚这里是哪里。
  他抬脚向前走了几步,暮然觉得不对劲,十分的不对劲,也许一开始他只关注于自己进入了新的梦境世界,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其它问题,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视觉严重的出现了问题。
  为什么所有的建筑都感觉大了一倍?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颤颤巍巍的抬起自己的手放在眼前。
  “哦!不!”他不可思议的喊道,他的手变小了,这意味着,他竟然又成为了一个小孩。
  他那修长的,能弹钢琴能握枪支完美无比的万能的双手啊。他无力的捂脸,只能坐着自我安慰。作为曾经受天,朝熏陶良久的他表示,一切事物都是可以乐观面对的。
  毕竟可以光明正大的体验一把童年也是不错的经历,呵呵
  他自我安慰着,心中如同十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
  这里是英国,他走出这个像是多年没有清扫过的巷子后,看到街上处处充满了英伦风格的建筑后得到了这个结论。
  他曾经来过英国,这个带着神秘,颓废的地方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诱惑。
  不过,在走了几天后,他基本了解了一下这个梦境的情况,比如他在梦中,能力毫无束缚,原先在现实中被法则压制的力量在这里可以得到完全的舒展。
  所以他才喜欢这个有爱的地方。
  他抬脚,缓缓在街道上行走,不知为何,这里显得很空荡,几乎没有什么人。
  偶尔会遇到一些衣衫褴褛的人无所事事的蜷在墙角,蓬头垢面,在看见他时就会用浑浊的,充满了贪婪与肮脏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但是他对此不闻不视。
  街道是脏的,随处可见的破旧废品随处丢弃着。已经腐烂的食物被堆在墙角,没有人清理而散发出难以忍受的臭味。
  这里真的是人住的地方吗,他走了几步,转过一个巷子,黑暗延伸到了伸出,不时的有老鼠蜘蛛爬过,决计不是他印象中的那个高贵,华美的英国。
  真是一个不美好的梦……他想着,决定为了自己的眼睛着想,还是先离开这个脏乱的地方。
  抬脚间,一瞬间,周围景象骤然变化。
  啊咧?他木然的发现自己又不知被莫名的传送到了一个更加混乱,黑暗的地方。
  黑色带着红铜色的土地,散发着腥臭的泥土味道,不远处有一条河流,那河流十分的肮脏,乌黑色夹杂着沥青的颜色,就像被什么东西污染过了,而河流则飘散着废弃的垃圾,房屋高低不平,破旧的沾满污垢的墙角布满了蜘蛛网。
  他木然的抬脚,决定先沿着河流走,虽然这黑漆漆的河流脏的他都不忍直视。
  一路走过去,脏乱的道路,喝醉的酒鬼摇摇晃晃的举着酒瓶胡言乱语。穿着暴,露的女人妖娆的展露着白皙的肌肤,引,诱着匆匆行走的路人。随处可见,一个小偷慌慌张张跑着,身后,男人手持碎酒瓶追着。女人刺耳的尖叫声,小孩哭泣声,男人的叫骂声。
  这里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他紧皱着眉,不满眼前的混乱的景象,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打他,打他!”
  “嘿,臭小子,让你瞧一瞧我们的厉害。”
  “哼,怪物,以后见到我们要恭敬地叫我们主人,听清楚了吗”
  一阵拳打脚踢,只听见一阵闷哼声。“喂,你听见没,怪物,听见就会一声啊!”站在中间的男生环着臂,轻蔑的俯视下方狼狈不堪的黑发少年,伸出脚踢着少年的佝偻的脊背。
  “不吭声吗,维卡,去,给他清醒清醒!”
  闻言,一个壮实的少年拎着一瓶啤酒,对着黑发少年的头浇了上去”哈哈,让你也尝一尝酒的味道,像你这样的穷小子从来都没尝试过吧!”酒水顺着少年的黑发滑落在深褐色的土地上,一瞬间,一股酒的腥臭味漫延,混在风中一些垃圾混杂的味道,令人难以接受。
  少年没有动,就那样趴在地上,如同死了一般。
  “喂,我跟你说话呢,怪物,你还想挨打吗?”地上的少年仍然没有动静。
  “……老……老大……我们不会把他给打死了吧!”
  “怎么……怎么可能”他们有些慌了“哈哈,反正他是个怪物,应该没这么容易就死吧!总之……我……我们先走吧”
  “哼,怪物,今天先放过你!我……我们走!”
  那几个男生匆匆的离去,像是躲避妖魔鬼怪一般 。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他淡漠的在远处看着,就那样冷淡的看着这一幕,没有任何的动静。走了这么长时间,他大概也弄清楚了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在这样的地方,这种事情简直是司空见惯的,因为周围的人只是麻木的经过,他们的眼神空洞无神,没有丝毫的同情与怜悯。
  而他自然也没有这种廉价的东西,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只能说是他的不幸,不过……这与他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在受到那样的殴打,估计没气了吧。他想到,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呜呜……呜……”隐隐的,他听见一个仿佛小兽嘶喊的声音。
  然后,他惊讶的发现,那个黑发少年竟然动了。
  少年挣扎着,努力的撑着身体,面目满是血,已经看不清他的原面貌了,只是,那双眼睛亮的出奇,那是一种不甘,以及仇恨。
  但是,却不是对他人的仇恨,似乎是对自己的不满和怨恨。
  这倒挺有趣的!
  他眯着眼,受到这样的对待,却怨恨自己,奇怪的人。
  那少年努力的支起了身体,却因为严重的伤势,最终倒下晕了过去。只不过,在倒下的一瞬间,他迅速地瞬移过去,接住了这个破败不堪的身体。
  近处看,才发现,这个少年的伤势比他想象得更加严重。断了两个肋骨,肺部遭受严重的打击,双臂脱臼,右手手腕直接骨折。双腿上到处是淤青。左腿似乎被什么重物狠狠地击打,估计废了。
  他把少年大的出奇的衣服掀起来,发现,瘦弱的身上竟然满是伤疤,烫伤,刮伤,刀刃划过的伤口,有些是指甲掐出痕迹还未退去,甚至有些伤口未完全愈合,正流着鲜血。新伤旧伤遍布全身。
  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个孩子,之前究竟经历了什么,竟会被虐待至此。他的家人呢,难道不管吗,还是,他根本就没有家人。
  他胡思乱想着,不过,当务之急,是先替他治疗,否则,就算他就是真的是那些恶徒所说的怪物,估计也会死的。
  小心翼翼的将男孩楼在怀中,一个响指,瞬移到了一个美丽的二层小洋楼,他简单地为他包扎了一下,然后有些肉疼的从空间里掏出一瓶千年精华的药水,细细的涂在伤口处。
  至于骨折的地方,他表示,他的能力中唯独没有“治愈”,于是只能用最老套的方法固定。
  当然,为了使少年得手和腿保证灵光,他还奉献了自己少数的药膏。
  感谢我吧,少年,要不是我的身体变态的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哪轮得到你。在没有“治愈”能力的那个世界,这些药膏可是圣物啊。
  他悠闲地手持一杯清茶,摇着扇子,享受这难得的清净。一边打量着这个黑发的奇怪的少年,黑色的头发油腻的打结成了一团,看来是很久没有清洗过了,脸上满是灰尘,过于枯瘦的身体,明显是营养不良,恩,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他撑不到十一岁。
  他有些好奇的戳了戳他的脸颊,软软的,还有一丝热度,这样弱小的身体,怎么会有那样强大的眼神?
  所以,他究竟救回来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夕阳西下,玻璃上染上一片金黄。
  等到黑发少年缓缓从昏迷中清醒时,看到的便是一个有着凌乱的长发,穿着奇怪服饰(汉服)的少年慵懒的靠在躺椅上,晒着日光。他一手一杯淡茶,一只手轻摇着青色的古扇,好一副悠然自在。
  他这是……在哪里……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刚刚他明明是被那几个畜生殴打,差点就没命了,现在是……得救了吗……
  他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他这样的人也会被救,却见那个长发少年一脸笑眯眯的转过头,他潇洒的合拢了扇子。
  “呦,少年,我叫冥空,你的救命恩人哦。”
  那轻佻的声音让黑发少年不禁皱紧眉头。
  “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他抿了抿唇,干涩的说道“斯内普……斯内普·西弗勒斯”
  “哦?”冥空挑眉“那么,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指导老师了哦~~”
  指导老师,冥空参上。?
 
☆、老师的责任1 修
 
?  “来,西弗,张嘴……跟我念……啊……”冥空笑眯眯的握着汤勺,送起一勺药汁在黑发少年的唇边。
  “幼稚,你以为我还是小孩子吗?”斯内普不屑的瞪着他
  冥空仍然保持微笑“可是,西弗,你在我眼中就是小孩啊!”
  “哈,容我提醒某位,某位的年龄比我大不了多少。”
  一枪戳中痛处,混蛋,你以为我愿意变成小孩啊,小孩的身体真的是各种不方便啊。
  冥空诡异的扬起一个微笑。
  “是吗?不要试图转移话题哦,乖乖喝药……嗯?”
  敏感的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斯内普咽下含着的讥讽,冷冷的盯着黑色的药良久,那目光就仿佛在看自己深仇大恨的敌人。
  “嗯?不喝吗?”冥空勾唇“难道,西弗你怕喝药?原来如此啊……西弗是怕苦吗”
  于是某人迅速的俯下头,将汤勺里的药汁喝的一干二净。
  “这就对了,真乖!”某只得逞后笑得一脸jiān诈“那么,好好休息!”
  可惜,别扭的黑发少年完全不理他,直接将身子缩进被子中,闭眼,不再看他。
  真是个不可爱的小孩。
  冥空不怎么在意的挥挥手,关灯离开。
  真是意外的顺利,男孩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强烈的抗拒他的接近,是因为即使反抗也无用吗?
  他记得初见这个少年的时候,浑身的伤痕诉说着这个少年不堪的过去,这个孩子究竟遇到了怎样的遭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